黎智英一连三日被跟踪 手法纯熟如部队 跟踪者与警同名(图)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6月16日起连续三日被可疑私家车及人员跟踪和通宵监视。(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6月16日起连续三日被可疑私家车及人员跟踪和通宵监视。(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19日讯】北京强推“港区国安法”以来,香港多位民主派人士近日被不明人士跟踪,最新一例是壹传媒和《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该报18日报导,黎智英连续三日被可疑私家车及人员跟踪,包括在其家门外通宵监视;不同车辆在香港不同地点接力尾随黎的座驾,还有配备耳机人员近距离跟踪,“跟踪手法纯熟如纪律部队”。报导还揭发其中一名跟踪者与一名资深警员同名同姓。

据《苹果日报》报导,自6月16日起,黎智英便开始被可疑人士跟踪。到了18日早上,黎智英从寓所驾车到位于将军澳工业邨的《苹果日报》大楼,被寓所外通宵监视他的白色七人车及黑色七人车继续近距离跟踪。两辆车一时在工业邨范围绕圈,又曾躲在大货车后,企图避开记者镜头,车内有人隔着玻璃反拍记者。

多辆汽车接力跟踪 不断切线场面惊险

到接近中午,黎智英驾车离开大楼,被上述两辆车继续跟踪,最终成功摆脱。但之后又有最少其它三辆车接力跟踪他,其中一辆是没有载客的的士(出租车)。谁料黎摆脱之后,在湾仔再遭一辆私家车和一辆客货车追踪,并反复左右切线,情况惊险。

黎智英下车后,车内人士亦下车,紧跟着黎智英进入一座大厦和他用膳的餐厅。《苹果》记者在大厦外再看到另一批戴着耳机接收指示的可疑男子,报导形容他们穿着“执法部队狗仔队常见的行装”。当发现记者镜头时,他们急步离开现场。

至于之前的16日和17日,《苹果日报》报导,报社大楼外至少有5辆可疑车辆徘徊,包括七人车、宝马、平治和的士,部份车辆一车数人,车上人员多次拍摄大楼多个出入口,又不断追踪黎智英的车。

迷彩男自称记者 与高级警员同名姓

到了17日,《苹果》记者上前查问两名跟踪黎智英的男子,其中一名穿迷彩服者展示证件,证件写有“李X业”(Lee XX Yip Robert)和“真传媒服务公司”资料搜集员(Researcher),办证日期是2020年6月15日。记者追问其意图、公司地址和电话,该男子不断答不知道,自称到场搜集资料及刚刚入职,之后与一名戴墨镜男子会合并离开苹果大楼范围。该名墨镜男在记者追问下说,“我们都是收人工打工的,不要再问我了”、“我不能说,大家心照,不要再问”,然后离开。

《苹果》报导指,该名迷彩男与一名加入警队逾30年的高级警员同名同姓,不知道是否同一人。而该名高级警员在2006年及2018年两度取得长期服务奖章,未知是否退休。

17日当日,还有大批“蓝丝”(亲共撑警人士)大妈拉起“铲除卖国贼”横额到苹果大楼闸外示威,声称要声讨黎智英。扰攘约10分钟后,这批人士陆续续登上中港车牌的私家车及七人车离开。而当黎智英离开大楼时,座驾再被白色及黑色七人车尾随,中间还有一辆黑色平治私家车加入。黎智英回到寓所大宅后,黑色七人车就停泊在街口把风,白色七人车更公然停在大宅附近。

记者再上前查问时,车上人也自称记者,但一直未出示“记者证”,又称“黎智英是名人,公司叫我来看看,放心啦没什么事。”

“真传媒”疑由大陆背景人士持有

追查下发现,所有在苹果大楼徘徊的七人车及私家车都属于租车公司。迷彩男报称任职的“真传媒服务公司”(Kingsman media company),在2017年2月开业,报称业务地址为尖沙咀丽斯中心10楼一个单位,业务性质为“media”。据商业登记资料,“真传媒服务公司”唯一拥有人叫Zhu Zong Jie(朱宗杰),英文名字使用普通话拼音,身份证号码是R字头,相信是由大陆来港后获身份证的人士,家住元朗一屋苑。但记者查不到任何其它有限公司与朱氏关连,朱的身份背景亦不详。

当记者根据“真传媒服务公司”商业登记证上门了解时,发现单位只是一间服务式办公室,门外亦未有挂上“真传媒”的招牌,单位内接待员称负责人已经下班,也不愿透露该公司何时开始租用上址单位。

记协谴责有人冒充该会发信

至于网上有两个名为《真传媒》的网站,分别源自台湾及马来西亚,声称去年成立开站。但网站内几乎见不到香港新闻,也没有写明地址,难以证实是否与“真传媒服务公司”。至于台湾《真传媒》发言人17日晚回应《苹果》称,跟踪事件与其无关,又自称是“正派经营、独立运作”的媒体。

到18日晚,香港记者协会发声明,指有人在社交平台上载伪冒该会发出的信件,指控《苹果》记者强行拍下“真传媒服务公司”记者员工证及造访机构骚扰,“意图威吓记者及损害新闻自由”。记协强烈谴责有人伪冒信件,指事件已构成虚假文书刑事罪行,不排除报警及法律追究。

北京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决定,当中包括在港设立国安机构,令外界担心秘密警察将在港横行。惟法例还未生效,已有多位香港民主派人士被不明人士跟踪滋扰,白色恐怖提早降临。

国安法宣布后 黄之锋、谭文豪等人被跟踪

6月6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与南区区议员袁嘉蔚都被人跟踪偷拍。当晚8时,黄之锋与友人发现一辆白色私家车停在新蒲岗一带,意识到情况并不寻常。3小时后,他们离开工厦,发现有4个人组成的跟踪队伍,分别尾随各人。对方被揭发后,“马上发难,更大声乱叫我们抢劫,最后跑上一架的士败走。”黄之锋表示,最近“这些跟踪者都由同一架白色私家车接应,惟当时他们已被揭发,白色私家车也不顾那位跟踪狂而去”。

黄之锋感叹:“跟纵、偷拍、踩线,贩卖情报予国安单位,在大陆也许并不意外,但国安法仍未落实,针对民主派人士作全天候监控,已成香港日常,实是可悲。”

6月5日,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亦被跟踪。他当晚七点半离开立法会,发现一名内地口音人士跟踪并尾随他至演艺学院附近。当时他主动上前质问,发现对方手机内有偷拍他的相片,对方当场打电话给同党报信并删除相片,之后一同党过来尝试解围。最终他答应跟谭文豪去警署,但忽然拔足逃走。谭文豪表示,约一个多星期前已经感觉被跟踪,但不知道对方身份,“提供线索、跟纵我、知道我出行,下一步想做什么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