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上游水库群是中华民族的难逃之劫(图)

2020-06-29 07:15 作者: 郑义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长江 水库 三峡
三峡大坝(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6月29日讯】全国民众都在密切关注重庆水灾,因为重庆在三峡上游,若爆发特大洪水必将危及三峡水库。所以王维洛警告下游民众要有思想准备,见势不好就要往高处逃。最新的消息是6月23日的官媒报道:《重庆16个区县出现暴雨成功抗御乌江洪水》,称“重庆16个区县出现暴雨,61条次中小河流出现1至3米涨水过程。多部门通过科学开展联合调度,成功抗御乌江洪水。”乌江是长江的一条支流,发源于贵州,在重庆汇入长江。细读这条新闻,找不到如何抗御乌江洪水的详情,但可以判断乌江洪水不算大。16个区县下暴雨是整个重庆地区,具体到乌江流域,并无大暴雨,因为最大的日降雨量在江津,不过113毫米,刚刚达到大暴雨的级别。但是,官媒在报告水库削峰成就时却阵仗不小,值得引用:

经重庆市水利局与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上游水文局、重庆相关区县水行政主管部门及中国大唐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适时信息共享,开展滚动会商研判,对乌江贵州境内构皮滩、思林、沙沱,以及重庆境内彭水、银盘江口等水库(水电站)科学开展联合调度,通过拦、错、蓄、泄多措并举,削锋效果明显。监测显示,乌江洪峰已于22日20时20分顺利通过乌江武隆站,洪峰水位191.19米(低于警戒水位0.17米),较调度前预报洪峰水位下降1.59米。

重庆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水库群联合调度成效显著,有效减轻了重庆彭水及武隆防洪压力,实现了“零伤亡”和“零转移”目标,保障了乌江流域沿江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经过多座水库联合调度,削减洪峰1.59米;如果没有这些调度呢,实际上的水位也就是刚刚超过警戒水位,离保证水位还有相当距离。这样说,并不是否定水库群联合调度,而是说这次乌江削峰是打太平拳,水不够大,有没有这个“水库群联合调度”都可能是“零伤亡”和“零转移”,没必要夸大战绩。

更新的消息是,南方强降雨不减,安徽省六安地区河水暴涨且漫出堤外,若干村庄被淹,万亩以上农田被淹,数百人被困。有300座水库的蓄水同时超出防洪限制水位,佛子岭、磨子潭、白莲崖、龙河口等大型水库已紧急泄洪。就在一天之前,6月24日的新闻还特别提到“精细调度佛子岭、磨子潭、白莲崖三大水库联合调控洪水,在确保水库水位安全可控的前提下,保证了下游防洪安全。”一天之后就变成“必须紧急加速泄洪”了。也就说,这个水库群自身的安危都成了问题,首先要泄洪自保了。最新的消息是:中国中央气象台昨日继续发布豪雨特报,长江沿岸已有逾900座水库满水位,正全力泄洪中。从任何角度看起来,情况真是不妙。900座水库满水位!一座溃坝,就是天大的事情!

以乌江削峰、淠河泄洪为由头,我想谈谈“水库群联合调度”的话题。中国建水库已达疯狂之程度,1995年数字是8.5万座,占世界水库总数的一半以上,现在据说有9.8万座,接近10万了。不仅仅是数量超高,而且往往在一条河上搞“梯级开发”,造成数百条河流不同程度的断流。祖先遗留给我们的河流,全被这些混蛋毁了!新的名称是“水库群”。官媒浪漫地宣称:“从长江中游溯流而上,能见到几十座具有防洪功能的大型水库遍布干支流水脉,鳞次排开。这是近几十年来,中国水利建设在长江上中游史诗般的呈现。……多年来,长江防总统筹协调长江上游水库群,结成一条水库生态链,奏响了一曲互利多赢的‘合奏曲’,惠及长江全流域。”

让我们来看一看2017年长江流域主汛期的“水库群联合调度”。

首先是三峡以下洪水滔天,水位持续快速上涨。根据事先的预案,此刻三峡水库要尽可能蓄住上游洪水,减轻中下游负担。于是长江防总34个小时内,先后发出5道调度令,一步步将三峡出库流量从每秒2.73万立方米削减到每秒8千立方米。这种调度的风险是三峡削减泄洪量会造成本身水位快速上涨,用尽防洪库容,并使大坝陷入险境。危急时刻显出水库群联合调度的优势:根据天气预报,长江防总让金沙江等上游梯级水库提前放水,腾空库容,然后尽量蓄住上游洪水,减少进入三峡水库的水量。实在蓄不住了也只能泄洪,但金沙江梯级水库下泄的洪水,要经过6天才能流到三峡水库,而这时中下游洪峰已过,三峡水库开始泄洪已不致造成叠加洪灾。2017年的调度不能不说是一次成功的经验,但侥幸的成分很大,如果天气预报不准,上游梯级水库群来不及腾空库容,来水太多,为了自保只能拼命泄洪,三峡大坝就可能遭受来自上游的叠加洪水。那时候,三峡大坝为了自保,也只能来多少水放多少水,把多次叠加形成的千年洪水、万年洪水全放下去,使下游遭到灭顶之灾。2017年是打了个时间差,但如果老天爷不给你这个时间差,三峡水库蓄满了,但中下游洪水还不退,那么三峡要不要开闸泄洪?

再以1998年洪水为例,先后有八次洪峰,事先并不能准确预测,你到底决定拦截哪一次?1998年长江第三次洪峰之后,中央气象局预报“长江流域的降水可望近期结束”。不料雨区又转回来,形成了第四、五、六、七、八次洪峰。如果三峡水库调度者根据国家气象台预报,下决心拦截第三次或第四次洪峰,后来接踵而至的几次洪峰就可能产生迭加效应,造成比单一洪峰更大的灾难。幸好1998年三峡大坝尚未完工,否则刚建成就要出大麻烦。水库群调度比单一水库调度要复杂得多,合奏比独奏难得多。应付一加一等于二这种简单情形,水库群无疑有优势。但在复杂的条件下,相关因素过多时,水库群则难以调度,顾此失彼,一招失算,满盘皆输。

生态平衡是经历了亿万年的自然调整逐渐形成的,人为的干预,以工程措施解决生态问题必定造成更大的灾难。这跟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道理一样:市场、价格是自然形成的,天然合理;政治权力、那些自以为是上帝的人一旦介入,必定是灾难。

水库群不出问题则已,一出问题必然是毁灭性的。不要忘了,1975年板桥、石漫滩水库群60多座水库相继垮坝溃决的大惨剧。包括三峡在内的长江上游水库群,总有一天会给中华民族带来一场亘古未有的浩劫。

2020年6月26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