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别字琐谈(图)

2020-07-02 09:03 作者: 园丁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在1956年实行汉字改革,把神传汉字的正体字改为简体字,阉割了天人合一的内涵
中共在1956年实行汉字改革,把神传汉字的正体字改为简体字,阉割了天人合一的内涵。(网络截图)

汉语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由于中国是一个多民族国家,地域广,地形复杂,交通不便,所以语言有各种方言,文字也较复杂。进入现代社会,为便于交流,所以才提倡讲普通话。汉字是神传文字。在历史长河中也经历了变化演迆过程,才形成了今日的汉字。因此汉字,字形为方块字,其书写和读音都有讲究。书写有下笔顺序,字体有篆书、隶书、楷书、行书等多种字体。汉字发音有四声,汉语音韵有五音。汉字中还有一些一字多音和同音不同字的区分。所以文化修养水平不高的人,读书写字出现读错字、写白字,也不见怪,有情可原。但是如果是教科书出现这种错误,就会误人子弟,严重影响神传中华文化的流传。如果作为国家领导人,出现这种过失,就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自古以来,在人们观念中,皇帝出语是金口玉言,除了谏官可以提醒陛下言出有误,恕你无罪,如果其他人若说皇帝说错话,认错字,就是犯忌。

今年,在中共瘟疫染遍全球是期间,人们为了公共健康、安全,自觉遵守当地政令,闭门自行隔离,少外出。笔者也就有了在家浏览网上视频的时间。最近,见网上有人写文章说,中国现在的“一尊”习近平,他是清华大学博士生毕业,是中共党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他对外国人曾经以报书名的方式讲演说,说他看过古今中外的很多名著,涉及历史、地理、文化、哲学、科技等领域的书籍。然而他却在国内外许多重要场合讲话中,闹出读错别字,念错中国成语的笑话。我对此好奇,于是在网上搜索,要核实一下这种传闻,不搜不知道,一搜惊一跳,下面就列举几例,供读者核实真伪。

2016年9月他在20国峰会第十一次会发言时,将“通商宽农”一词的“农“字给改成了“衣“字。

2017年6月1日在中共建军90周年大会讲话中,要求解放军战士要忠于党,他说“烈火焚身也岿然不动”。他把岿(kui)字读成了归(gui)字。

2018年5月1日在北京大学对学生讲话,他把“赡(shan)养老人”说成“瞻(zhan)仰老人”。

2019年3月26日,在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会讲话时,他说:“我们不要由于猜疑,总要提防身后。当前逆全球化思潮正在发酵”。这句话中的“提防”二字应当读(di fang),习读成了(ti fang).发酵(fa jiao)习读成了(fa xiao)。

2019年4月27日,在一带一路峰会,习近平讲话说“希望各方一道,绘制精湛的、细腻的工笔画,让共建一带一路走深走实”。他把精湛(jing zhan)读成精甚(jing shen)。

2020年1月23日,在国务院春节团拜会上,习在讲话时念稿,:“中华民族千百年来,民亦劳止,汔可小康的憧憬”。他把憧憬(chong jing)中的“憧”字平声读成了读成了入声。

2019年6月11日,在吉尔吉斯斯坦媒体讲话把“颐指气使”读成“颐使气指”。

2020年3月31日他在杭州视察讲话中说“现在防控不能麻痹”。他把麻痹(bi)读成了马屁(pi)。

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讲话中,他把“金科玉律”读成“玉律金科”,把“颐指气使”读成“颐使气指”,“自强不息”读成“不强自息”。

好了,举例就到此为止吧。下面就说说“习一尊”念错白字,不懂装懂闹出来什么笑话。也顺便普及一点文化常识。

习近平把“通商宽农”一词它读成了“通商宽衣”于是就闹出一个笑话。有的网友在网上嘲笑说,习包子要“通商宽衣”,这不就露了馅儿了,原形毕露了。因为宽衣的意思就是解可衣服扣子,敞开胸怀。

“赡(shan)养老人”,这是中国传统的道德,意思是子女有报答父母养育之恩的义务,要供养老人。如果把它读成“瞻(zhan)仰老人”,那就只有尊敬而没有报答养育之恩来供养老人的义务了。

“提防”二字,应当读(di fang),习近平读成了(ti fang),这可能,也是不少人容易读错的一个词。”发酵(fa jiao)”这个动词,习近平读成了发笑(fa xiao),这就是两码事了。发酵(jiao)是指使用酵母菌,通过酵母菌在繁殖过程中放出气体,从而使面膨胀的一个过程。而发笑,是哈哈大笑。

“通商宽农”一词出自《国语晋语四》,是晋公子重耳,成为国君晋文公以后,实行的促进经济发展的政策。意思是发展商贸,同时减轻农民的负担。

“颐指气使”这个成语,出自唐朝,元祯《追封李逊母崔氏博陵君太君》,意思近似于盛气凌人或趾高气扬。习近平把它改成“颐使气之”是什么意思,我看他也不明白。

“金科玉律”这个成语出自前蜀,杜光庭《胡常侍修黄箓斋词》,意思是金子做成的斗,和玉石制成的律管。比喻已定标准不能随意更改。这里的“律”是指音律。律管,即定音的乐管。中国的成语之所以能在千百年来流传后世,就是因为大家已经公认,这个词组对事物或感情的表达,文字最简练,最恰当,在人们引用中已经约定成俗,不能随意更改。“习一尊”,是党、政、军最高官,给自己又加封了数不清的这个那个委员会主任,那个领导小组长头衔,创专制独裁者头衔最多记录。尽管他是中国独裁统治者,把中国的成语“金科玉律”篡改成“玉律金科”后,别人也就不明白他在说啥,也就同别人没有共同语言了。

无独有偶,就连中央下面的省长,北京大学的校长也有讲话念错字的。例如2016年12月,云南省的省长阮成发,在沪昆高铁开通仪式上,把“滇越铁路”读成“镇越铁路”。2017年2月他在北京一次介绍云南旅游资源时,把”抚仙湖“,读成了”抚优湖”。这个省长可也是一个拿博士学位证书的。还有的中共高官,把饮鸩(zhen)止渴的“鸩”字读成了“鸠”(jiu)字。还有的官员将“趋趋若鹜”的“鹜”(wu)读成“鹰”(ying)字。鹜是鸭子,而鹰是吃鸭子的猛禽。还有的把“熠熠生辉”的“熠”(yi)字读成“习”字。熠是光耀、鲜明之意,而“习”字就不能和“生辉”二字搭配组词造句。2018年5月7日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在给学生做报告时,把“鸿鹄之志”中的“鹄”(hu)字读成了浩(hao)字。在古汉语中,鸿鹄是指天鹅。读成洪浩,就改变意思了。

为什么中共高官,念讲话稿,会出现这么多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我们得从他们的主观和客观两方面找原因。

从他们主观上看,现在的中共高层官员,都有高学位,貌似很有学问。可是如果从他们的年龄段分析,包括习一尊在内,好多人是文革期间耽误了上学。那时他们仅仅是个中学文化程度的知识青年,又经历了上山下乡,所以文革过去恢复高考后,即便有人上了大学,拿了文凭,语文基础仍然欠缺。更何况有人是通过干部进修专科拿到的大专文凭。

从客观分析,现在的官场,官位越高,级别越高,他的讲话稿,就越不用自己费功夫写,都有秘书班子伺候。中国古代就不同。谁想当个大官,就得经过科考,得经过“十年寒窗,八月科场,X篇文章”,中举了才能当朝廷命官,就是当了大官,无论上朝奏章还是著书立说,都得亲自动脑筋,亲自动笔写。现在领导读别人给写的稿,遇到生、辟字,就难免不出差错。

中国汉字正体字是神传字,汉字内涵体现天人合一。中共在1956年实行汉字改革,把神传汉字的正体字改为简体字,阉割了天人合一的内涵,这也是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祸害。而当代中国的中共高层统治者,又在使用汉字、成语上出洋相,真令人嗤之以鼻。

前面提到,习近平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国际交往讲话时,爱炫耀自己读书多,在讲话稿中罗列很多书名,似乎是想说明自己了解对方国家的历史文化。这令我想起过去在中国大陆听的相声,有报菜名的节目,那只是逗人开心。但是作为现代中国家领导人,既然江泽民在外交场合不拘小节,做出搂抱别国元首夫人的“改革开放”先例,那么习近平“报书名”也就不足为奇了。有个网友看了习近平有关报书名的讲话,写的留言很有趣,他说,习总“读书比图书管理员毛润之还广泛”。我倒怀疑,他是否真读过那些书,是否王沪宁给他起草讲话稿时,蒐罗来给他的主子装饰门面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