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冤屈得雪 研究指羟氯喹可有效救治病毒患者(图)


美国医疗研究发现早期服用羟氯喹药会大大降低武汉肺炎(Covid-19)住院患者的死亡机率。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因推荐该药而受到左派媒体政要攻击。研究不仅提供了新疗法,也洗涮了强加给川普的冤屈。
羟氯喹药物事件再次表明美国总统川普对公众是关心和负责的,而左派媒体、政要一直在肆意歪曲和诋毁其声誉和形象。图为放置在药房架子上的瓶装羟氯喹片剂。(图片来源:GEORGE FREY/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4日讯】(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综合报导)美国密歇根州东南部的亨利·福特(Henry Ford)医疗系统的研究人员发现,早期服用羟氯喹药会使武汉肺炎(Covid-19)住院患者的死亡机率大大降低。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此前因建议使用该药物而受到左派媒体和政要疯狂的口诛笔伐,这一最新的研究成果不仅提供了有效救治武汉肺炎病毒患者的新方法,也帮助川普终于洗涮了强加在其身上的冤屈。

据福克斯新闻网周五(7月3日)报导,发表在《国际传染病期刊》上的这项研究确定,仅使用羟氯喹治疗的患者的住院死亡率为13.5%,同时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两种药物治疗的住院死亡率为18.1%,仅使用阿奇霉素的为22.4%;两种药物都不用则死亡率高达26.4%,与单独使用羟氯喹时相比增加了近一倍。研究人员指出,“需要进行前瞻性试验”以进行进一步审查。

医院传染病科负责人马库斯·泽尔沃斯(Marcus Zervos)博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的结果与其它一些研究确实有所不同。”“我们认为重要的是……要及早治疗患者。为了使羟氯喹发挥作用,需要在患者开始遭受某些武汉肺炎患者可能有的严重免疫反应之前就开始治疗。”

支持川普方欢呼“好消息”

一份来自川普总统竞选活动的声明称该研究为“了不起的新闻”。

声明说:“幸运的是,几个月前,川普政府已确保为国家储备大量供应了羟氯喹。”“然而,这就是媒体和拜登竞选活动花了数周时间试图抹黑以及散布恐惧和怀疑的药物。”他们那么做,仅仅“因为川普总统敢于提出将其作为武汉肺炎的潜在治疗方法。”

声明补充说:“亨利·福特医疗系统的这项新研究应该给了媒体和民主党人一个明确的信息:停止怪异的使羟基氯喹信誉受损以满足你自己的反川普议程的尝试。”“那可能会使人失去生命。”

保守派说,这一研究发现曝光了媒体游击队为破坏(公众)对药品的信心而做出的努力只是为了削弱总统的地位。

国家情报局前代理局长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写道:“死亡的人数减少了许多,因为他们服用了川普总统推荐的药物...谢谢您,美国总统,即使面对无论您做什么华盛顿特区文化都要袭击您的环境,您也能做正确的事。”。

一位亲联邦的人士肖恩·戴维斯(Sean Davis)痛批左派政要和媒体说:“媒体和无能的腐败政府官员对社会隔离向您(川普总统)撒了谎,他们对羟氯喹向您撒了谎,他们对儿童和普通民众的风险向您撒了谎。他们撒谎不是帮助你,而是控制住你。”

“他们不会停止的。”

川普因推荐使用羟氯喹受到左派疯狂的攻击

川普总统在3月19日的白宫简报会上说:“现在,一种叫做氯喹的药物,有人会添加成羟氯喹,所以氯喹或羟氯喹……已经显示出非常令人鼓舞,非常、非常令人鼓舞的早期结果。”

总统承认这种药物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测试,但可能不会“按计划进行”,“我们将能够几乎立即使该药物可用”。

该声明立即引起了左派记者的嘲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斯蒂芬·柯林森(Stephen Collinson)在3月20日发表的“分析”中写道:“川普在黑暗时期兜售毫无根据的希望。”柯林森说,川普在“采用虚假的希望的胆量”和拥有“过早的乐观主义”,并说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没有提供批准使用该药物治疗病毒的明确时间表,指责川普总统“毫无疑问,他夸大了该药物的近期前景”。事实上,FDA在一周后就紧急授权使用该药物。

媒体的猛烈攻击在继续着。

《华盛顿邮报》的标题写道:“川普给人们带来了武汉肺炎治疗的假希望。全都是大力丸。”邮报编辑部补充说:“川普正在散布对治愈病毒的错误的希望,而且那不是唯一的损害。”

尽管没有提供医学专家的评论或证据,该文章坚持说:“对这种大流行病最有希望的答案将是疫苗,研究人员正在争相开发一种疫苗。”“川普的言论引起了虚假的希望。与其将骰子掷入未经证实的疗法,不如让我们信任科学家。”

《波士顿环球报》的专栏作家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敦促网络停止播放川普的病毒新闻发布会,因为他正在散布有关可能治愈的“错误信息”。

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抱怨:“川普,推广未经证实的药物治疗,在病毒简报会上侮辱了NBC记者。”

《沃克斯》(Vox)新闻嘲笑该药品是川普的“新的最喜欢的治疗方法”,并说证据“不足以”表明该药有效。但是,它并没有提供证据。

《今日美国》的编辑委员会同样具有侵略性和嘲讽性,写道:“病毒治疗:唐纳德·川普医生兜售大力丸和虚假的希望。”

该文章写道:“尚无批准的疗法或药物可用于治疗武汉肺炎,但总统在白宫简报会上大肆宣传氯喹的初步试验,并在推特上大肆宣传未经证实的疗法。”然而,几天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就批准了该药物。

3月28日,FDA授权了一项紧急使用许可(EUA),容许在医院或临床试验中使用羟氯喹和氯喹治疗武汉肺炎住院患者。

然而,即便如此,左派媒体的攻击仍然没有停止。

传播策略师德鲁·霍尔登(Drew Holden)在一篇长推文中标记了许多媒体关于此事报导误导和错误信息的例子。

例如,《纽约时报》的库尔特·艾兴瓦尔德(Kurt Eichenwald)报导说,在“武汉肺炎战斗的前线”上的“路易斯安那州的医学博士”告诉他,“羟氯喹不起作用”,而“不了解研究的业余者”正推动对此药品的需求。(“在这里,我对你的消息来源持怀疑态度。”发表推文的霍尔登写道。)

除了媒体,民主党的政要,包括国会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在川普推荐该药物后纷纷发表评论对此指责。

以严厉的封锁措施闻名的民主党人密歇根州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甚至威胁要用“行政措施”处罚开具羟氯喹治疗病毒患者的医生。

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积极证据表明羟氯喹对治疗武汉肺炎患者卓有成效。并且,一项对数千名医生进行的国际民意调查将羟氯喹评为治疗武汉肺炎的“最有效疗法”。

左派媒体在此情形下不得不有所退缩,但仍然在尽量降低对羟氯喹疗效的描述。

《纽约时报》在4月报导说:“在很少的研究中,治疟疾药物(羟氯喹)可以帮助病毒患者改善病情。”并补充说:“一组中度患病的人接受了羟氯喹治疗,看来可以迅速缓解他们的症状。但是,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而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则从威胁开具该药的医生变脸到要求联邦政府向她的州运送一些药物贮备。其它州的领导人也纷纷效仿,包括内华达州州长史蒂夫·西索拉克(Steve Sisolak),而他也是此前对羟氯喹持强烈批判态度的民主党人之一。

左派们的强力宣传也使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承受了极大的压力并因此摇摆不定,6月15日,它宣布暂停对羟氯喹的紧急使用许可,称仍需进一步的数据检测。然而,研究该药物在治疗病毒方面的可能应用一直在继续进行当中。

现在,最新的研究成果再次证明羟氯喹对治疗武汉肺炎是有效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