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丹麦前外交大臣卷入华为设的陷阱(组图)

2020-07-16 17:25 作者: 黄清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对丹麦外交官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图片来源:WANG ZHAO/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7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报导)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对丹麦外交官施加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并试图影响丹麦政府谁将成为未来5G网络供应商的决定。

据丹麦最老牌媒体《贝林时报》 Berlingske 7月16日发表《一位在丹麦的中国女子》的文章披露,华为已将前外交大臣佩尔·斯蒂·穆勒 (Per Stig Møller))卷入肮脏的游说活动中。

华为在丹麦的副总监、与丹麦前外交大臣穆勒 (Per Stig Møller)结婚的中国女子Xukun Ji,她于今年4月致函丹麦外交部门负责人拉尔斯·洛斯(Lars Lose),后者此前曾是穆勒的大臣秘书。

就在丹麦首相梅特·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宣布,即将推出的5G网络对社会安全至关重要、丹麦不采用华为之际,Xukun Ji于今年5月给拉尔斯·洛斯(Lars Lose)写了封信。

“我很难理解丹麦正在选择这种极端的方法”,Xukun Ji在致丹麦外交部门负责人的信中用英语写到。

华为还把目光投向了外交部门的高级外交官,从发出的九封信件和电子邮件揭示,华为敦促丹麦外交大臣耶普·科弗德(Jeppe Kofod)书面保证,将华为引进丹麦市场。

华为通信总监汤米·兹维奇(Tommy Zwicky)却认为信件中没有“任何威胁”。

他说:“我已经仔细阅读过信件,但没有看到问题所在,除了可以被认为是有点笨拙的游说之外。”

但是Xukun Ji的游说不仅仅是这一次,她在去年2019丹麦政府出于对华为安全的危险因素考量,宣布放弃使用华为5G之际,突然受雇于华为。据《贝林时报》Berlingske报导,Xukun Ji自2019年6月1日开始担任华为驻丹麦副总监。在此之前,Xukun Ji还向《贝林时报》发表了一篇辩论文章,其中指出,这家中国公司并未受到美国的公平对待。

据Xukun Ji自己向丹麦媒体介绍,她出生于“文化大革命”期间的北京,在西藏出售过拖拉机,并赞助了北京首届选美大赛。她与时任丹麦外交大臣的亲密关系始于一次生日聚会,结成夫妻后却仍保持各自不同的住址。

Xukun Ji喜欢扮演摩登现代女性形象,但似乎这还不够,她还出演过丹麦民间喜剧电影《安雅与维克多》。

‘我喜欢挑战自我。挑战来临时,您必须尝试一些新事物。这也很有趣,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难,”她谈到电影角色时说。

她认为自己出生于近代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和高级党政工作人员被派往偏远农村地区或劳教所进行“再教育”,以学习真正的社会主义。这也适用于她的父母和祖父母。

“我父母”的故事是一个巨大的悲剧。我父亲是法国的外交官,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操家。当他被派往四川省的一个大水坝建筑工作期间,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在我三岁时被整死。”

她只从照片和别人说的话中记住了父亲:“他们说我长得很像他。他给了我一些很特别的东西。即我的名字,意思是“地平线上的日出”。

现居住在丹麦的中国异见人士、前香港媒体人杨光先生对《看中国》表示: 这就是中共如何渗透西方上层、主流社会最典型的作法,利用美女引诱,混入高层,然后步步进逼,做中共想做的,这些例子最近在西方被揭露的太多了,比如英国。 华为在丹麦拒绝使用中共的5G之后,一直小动作不断,而且在敏感时刻雇用一位完全外行做副总监,你就应该知道华为和中共是多么卑鄙。

丹麦报导链结: En kineser i Danmark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