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潮下仍选择留下 因为“不想放弃最珍惜的香港”(组图)


国安法让不少港人绝望,恐惧将彻底失去仅有的自由、人权和法治,纷纷考虑移居海外,而很多国家也表示愿意接收港人,提供庇护。但都有一大部分香港选择留下来,守护家园。
国安法让不少港人绝望,恐惧将彻底失去仅有的自由、人权和法治,纷纷考虑移居海外。但都有一大部分香港选择留下来,继续守护家园。(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7月31日讯】北京当局在香港强推的国安法生效后,有人被逮捕、起诉。就在两日前(29日),四名16至21岁学生动员前成员被国安人员上门逮捕。国安法让不少港人绝望,恐惧将彻底失去仅有的自由、人权和法治,纷纷考虑移民海外,英国、澳洲、加拿大、台湾等国家也表示愿意接收港人,并提供政治庇护签证。但都有一大部分香港选择留下来,守护家园。

美国之音就此采访了两位香港人,其中一位30岁化名T的港人指,虽然香港环境急转直下,但作为香港人,有责任守护家园;自反送中运动起,抗争者一直以“手足”互称,若放下手足一走了之则对不起香港的年轻人。

香港曾经历数次移民潮,1967年六七暴动和1989年六四事件引发了两次移民潮,而在1997年主权移交前夕,平均每年6万香港人移民海外。

港版国安法在6月30日刊宪生效,第二日即7月1日,香港人无所畏惧地上街游行反对国安法。随即,国际社会也发声明谴责国安法破坏《中英联合声明》,香港自治及一国两制。美国总统川普对此发表演讲指香港已经“一国一制”,因此取消对港的特殊待遇。英国方面亦公布接收290万持BNO(英国公民海外)护照的港人及其直系家属赴英国定居,澳洲政府则表示将在澳港人的签证延长5年,加拿大政府则表示愿意接受没有BNO的香港年轻人,美国国会亦推动避风港法案,给予身处险境的香港人政治庇护,而台湾政府则启动了“香港人道援助关怀行动专案”,等等。

世界各国都愿意接纳港人,而香港人也在考虑去留的问题。根据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的民调显示,近四成的受访港人考虑移居海外。

放弃绿卡毅然回港

上文提到的T在曾移民美国,持有绿卡的他本打算居住五年后申请成为美国公民,但一年后,T便选择回流香港。他感叹,虽然身处美国,看着美丽的草地和广阔天空,心却想着香港示威的画面。

亲身经历了回归前的英殖香港和回归后的中国香港,T感受到香港这个城市的褪色——地产商慢慢垄断香港经济,导致一间接一间的本土特色小店因无法承担高昂的租金而结业,换来的就是满街的连锁店和地产铺;贫富悬殊也日趋严重,功利主义主导的社会令T对感到灰心丧气。恰逢多年前申请的绿卡在这时获批,他遂决定离开香港。在雨伞运动后期,新闻画面都是示威区被清场的镜头,隔着屏幕,T感觉一水隔天涯,看到自己的家园沉沦,自己却无能为力,很难受。

T表示,家是教导他做人、塑造价值观的地方,而他在美国时,会自豪地说I'm from Hong Kong。他认为,香港是个独立的地区,有自己的货币、政治制度,在参加国际体育比赛,有自己的团队等,这都令T自豪。而雨伞运动期间,示威者在占领区组成小社区,每天守望相助的生活,令T重新感受到香港的人情味。他悟到,自己作为香港人有责任守护这个家,守护香港的精神文化价值。

于是T毅然回流,为了支持雨伞运动中年轻的抗争者,也为了感受并守护香港的这种人情味。当时还未有反送中运动和国安法,现在会否后悔?T表示没有后悔,留在香港的决定情感大于理性,如去年的反送中运动,全靠一群年轻手足(中学生、大学生)的牺牲,香港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注目,如果中年港人因为国安法而移民,那对得起香港的下一代吗?

T表示,即使现在有机会再移民,也会选择留在香港抗争到底。有人说,国安法代表香港正式死亡,但T认为前路纵然黑暗,成败仍未有定论。他表示,在历史的洪流中,要放远目光,唐朝作为中国最好的朝代,也只维持289年,中共政权还能维持多久?他还表示,也许自己无法见证香港胜利的一天,但至少在人生中曾经为香港这块土地贡献过。

抗争中找到归属感

1999年出生,化名Karen的港人表示,香港属于真香港人,要走,也应是那些所谓爱国爱党的人离开。

Karen在反送中的运动中找到了归属感,她不愿放弃香港,即使有机会离开,她也会毅然选择留下。她相信香港的情况只会越来越差,但想亲身见证这一切,不愿意去外国做旁观者。

她说,“香港始终是我的家”。雨伞运动时,Karen还是个初中生,对政治不甚了解,当时家人跟诋毁抗争者。她对于抗争者通宵不眠感到不解,自到现场了解。当时正值香港炎热的晚夏,占领区很多人向她递上清水和退热贴,又友善地向她讲解抗争诉求,虽没有参与运动,但Karen开始感受到香港人的团结。

去年的反送中运动,Karen开始关注香港政治,并亲自参与运动。Karen的父亲立场亲共,跟她说示威者死了就对。作为示威者的一员Karen心里特别难受,政见不合令她跟父亲的关系急转直下。可幸的是,在反送中运动中,她又找到了家的感觉。

一次,香港长者举行银发族游行,支持年轻人抗争,Karen跟朋友在附近观察,一名长者看到Karen,随即握着她的手,声泪俱下地劝勉Karen保重,说很担心香港的年轻抗争者。望着这位老婆婆,Karen感受到香港人之间的关爱,虽然大家互不相识,却也如此真诚地担心着对方,相比家人,Karen运动中更能感受的家的温暖。

逾九千港人出席银发族游行,支持年轻人,守护香港,提出撤回恶法等五大诉求。
反送中运动期间,逾九千银发族参与游行,支持年轻人,守护香港。(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虽然Karen没有经历过英殖时代,但就深切感受到中共操控香港越来越严重,眼见香港的文化逐步被侵蚀,大学校园内充斥着说普通话的大陆学生,街上也听到普通话,看到简体字,身边的朋友使用抖音、微博。这些是香港人会做的事吗!Karen形容这一切好像有一群贼人到来自己家,把财富都偷走,还将主人赶出家门。

Karen认为自己对香港的归属感不是来自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而是来自一群香港人。是否有一刻想过离开?Karen表示,要走大家一起走,即使某日香港人在海外建国,但只要有一个香港人仍然留在香港,她也不想遗弃这个人。

最后Karen寄语港人,虽然这年香港人经历过很多灰心的时刻,但都请不要轻易放弃我们最珍惜的香港。

放弃美国国籍参选立法会

除了上述二人,身为美国公民的岑敖晖为了参加立法会选举,毅然决定放弃美国国籍。他曾在脸书专页上表示,“美国国籍一旦放弃就是放弃了,这是一个不能逆转的决定”。

7月24日,岑敖晖正式报名参加争夺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的立法会议席。
身为美国公民的岑敖晖为了参加立法会选举,毅然决定放弃美国国籍。(图片来源:看中国视频截图)

对此他也挣扎过一段时间,为了参与立法会战线,要以放弃美国护照为代价,很多人都认为这很愚蠢。

但思考过后,岑敖晖还是选择了香港,他认为香港是自己的归宿,就算可以轻易地到美国展开新生活,“那份自由,都终究不会是自己心中所渴望的自由。唯有在自己最珍重的地方,建立起那份共同属于我们的自由,才是一份真正有意义、对自己重要、对彼此重要的自由。而这些,只能实实在在地在自己的家园建立”。

虽然昨(30)日他被选举主任剥夺参选资格,但他仍然没有后悔当初的决定,他表示“宣布参选时,我说过要留在香港,奋斗至最后一刻。不论能否参选,这依然是岑敖晖的承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