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搞“四区检测” 遭议员质疑利益输送(图)


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宣布扩大检测范围,为黄大仙、屯门、观塘及油尖旺大约8.6万位居民。有屯门区议员表示,港府决策完全无咨询区议会,也未就合作机构公开招标,质疑当中涉及利益输送。
香港民政事务总署宣布扩大检测范围,为黄大仙、屯门、观塘及油尖旺大约8.6万位居民。有屯门区议员表示,港府决策完全无咨询区议会,也未就合作机构公开招标,质疑当中涉及利益输送。(图片来源:Pixabay/公有领域CC0)

【看中国2020年8月7日讯】香港民政事务总署继上月起为慈云山居民安排了自愿性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检测后,昨日再宣布扩大检测范围,为黄大仙、屯门、观塘及油尖旺共4区46座楼宇,大约8.6万位居民,通过派发鼻咽拭子采样套装检测,而不是收集深喉唾液样本。卫生防护中心曾经表示,深喉唾液样本准确度高,但是“类全民检测”最终以鼻咽拭子检测,做法与大陆看齐。有屯门区议员表示,港府决策完全无咨询区议会,也未就合作机构公开招标,质疑当中涉及利益输送

据《立场新闻》报导,署方与东华三院、仁爱堂跟旺角街坊会陈庆社会服务中心合作推行此计划,样本会交由中资“华大基因”旗下的“华升诊断中心”测试。惟翻查条例,任何化验须由注册医生转介,政府做法疑违规,也未表示会修改法例。而且政府如何拣选检测机构、合作机构,其中有否从中获利,推行细节等,迄今没有交代。

多名区议员均对计划表示忧虑,就有屯门区议员表示,港府决策完全无咨询区议会,也未就合作机构公开招标,质疑当中涉及利益输送;亦有观塘区议员认为“DNA送中”至今仍是很多人的忧虑,政府的说法无法令市民安心。

香港与大陆看齐 首改以鼻咽拭子检测

自疫情爆发以来,医管局及卫生署普遍通过收集深喉唾液为市民检测,即使是早期慈云山区推行的全民检测,市民亦是到楼下领取检测样本瓶,隔日交回样本测试。大陆与香港不同,主要以鼻咽拭子测试收集样本。

“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先遣队7名队员来港后,曾与其会面、“凯普”的香港分子病理检验中心主任黄利宝6日亦表示,先遣队期望提高每日检测量,因此倾向使用鼻咽拭子测试,用液体保存样本进行“混合样本检测”。“支援队”发表意见后,民政总署便一改之前的做法。

直接拣选合作机构 检测计划详情未明

港府此次扩大全民检测,用什么标准拣选有关机构提供服务,当中涉及了多少人手、过程有否招标、有否咨询过区议会、机构会否从中获利等,在新闻稿中均没有交待。

民政事务总署在7日凌晨1时许发稿回复传媒,称检测的做法是“派发取样套装”和“收集样本”,意味居民需自己“撩喉咙”。还解释东华三院、仁爱堂以及旺角街坊会陈庆社会服务中心,“多年服务有关地区,熟悉地区且受人信赖”。

然而《立场》记者翻查资料显示,陈庆社会服务中心管理委员会的主席梁华胜经营跌打医馆,曾经接受亲共媒体访问,批评示威者阻塞交通,被网民形容是“蓝丝”。

无医生转介作化验 疑违香港规例

记者翻查《医务化验师(注册及纪律处分程序)规例》,获得注册或临时注册的人士,不得于没有来自注册医生、牙医或者兽医转介的情况下,为医务诊断或者治疗进行任何化验。

惟政府现时推行全民检测,市民直接到楼下领取咽拭子采样套装跟登记表格,预计8日收回样本进行测试,期间由几家非牟利机构职员负责统筹,当中没有涉及任何的注册医生转介,有违规之嫌。

香港医务化验所总会会长李伟振对此表示,在一般法例理解下,若病毒测试为用作诊断或治疗,便须由注册医生转介,即使疫情期间,私家化验所仍需要医生转介方可为市民化验。他认为,若法例有例外或豁免的地方,需由当局解读。

涉嫌强行收取新疆人士基因 华大基因有违人权

政府早前在慈云山推行全民检测时,其实其承办商是“中龙检测认证”,惟之后该公司被揭发并不列在医务化验师业务的公司名单、或政府所认可提供检测的医疗机构列表,故被外界质疑其检测水准,引起轩然大波。(详报导:“中龙”被揭无专业资格再曝医验中心与汽检中心同地址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b5/2020/08/07/942165.html)

政府近日再推展至观塘、黄大仙、屯门和油尖旺区,已改由“华升诊断中心”负责。但记者翻查资料显示,华大基因在大陆多个城巿设有实验室,可其位于新疆的机构“新疆丝路华大基因科技(Xinjiang Silk Road Huada Gene Technology)”则被美国商务部列入了实体黑名单,指其涉嫌强行收取当地人士的基因,有违人权。

区议员质疑利益输送 仍忧“DNA送中”

屯门区议员何国豪认为全民检测效用成疑、“唔做好过做”,因为检测计划只能够测试当刻是否受到感染中共病毒,但测试后可再到其它的地方感染。而且即使完成检测,政府现阶段也没有足够配套,比如病床数目、个案追踪的人手等。此外,政府采用中资的华大,亦惹来“DNA送中”的忧虑,“根本安唔到市民嘅心”。

屯门区议员张可森则认为,不可所有事都以“直接采购”解释,他举例指,若区议会需要购买口罩,亦经过很多程序、会议、公开招标并设立独立听审团等,质疑为何港府可以直接安排有关机构负责检测,而不需咨询和招标。

关于民政处的安排,观塘区议会主席蔡泽鸿认为,中港两地的医疗标准不一,认为有关人员需要跟从香港的规矩登记。他称,担心市民的DNA资料会否被“送中”,若政府否认此说法则应交代会如何处理市民资料。他又说,当地机构有能力为市民提供检测,质疑港府为何要委派大陆机构负责。

油尖旺区议会的副主席、公民党余德宝则表示,若居民需到同一地点取样本瓶及登记表格,或许会引致大批人流聚集,反而增加了区内交叉感染风险。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