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中原:青海官场反习 煤业大案涉中南海(图)

2020-08-11 06:04 作者: 郑中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左)和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右)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左)和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右)(图片来源:Getty Images合成)

【看中国2020年8月11日讯】陕西官场因在秦岭违建别墅问题上对抗习近平指示,结果一大帮陕官,包括前书记赵正永等人落马。日前青海也被曝光一宗矿区非法开采影响祁连山生态的煤业大案,涉事的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被抓,两名青海官员因此落马。

中共官媒《经济参考报》8月4日推出调查报导,指私营企业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木里矿区,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活动已持续14年。

14年间,兴青公司从木里煤田非法采煤2500多万吨,获利150亿元左右。该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

据称,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进行生态环境整治的背景下,兴青集团疯狂的开采行为未受到过一丝撼动,依然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进行掠夺式采挖。

马少伟还曾凭借一纸疑似造假的青海省商务厅红头文件,非法将青海省紫金矿业煤化有限公司的股权全部据为己有,而此前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金土地公司”)就已出资紫金公司,后因兴青公司以“零投资”夺走紫金公司估值千亿元的聚乎更一井田矿权,从而引发金土地公司长达15年的维权诉讼。

前述“红头文件”其实是关键证物。但2018年6月,青海省商务厅称“该文件已被收回撤销”。

今年8月6日,青海官方称,涉事5名官员已被免职,马少伟已被采取强制措施。5名官员中包括时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常务副州长梁彦国(正厅级)、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李永平(副厅级),对兴青公司非法开采问题,在监管上失职失责,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另有3名海西州委官员因负有监管责任被查。

有亲共港媒在报导此事时,特别提到习近平从2014年至2016年多次对祁连山环境问题作出批示,指已经落马的时任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当时曾对习的指示“消极应付”。

显然,因为政令老是不出中南海,习近平怒了,竟敢逆我一尊?!可以说,这次青海官场出事的情形,和陕西官场卷入秦岭别墅案象极了。在中共官场,一旦涉及高层,所有经济案都是政治案,所谓因生态问题是表面,实际上是官场权斗,顶着习近平不干的陕西官场已经崩塌,无视习近平的甘肃官场也被掀翻,现在轮到青海了。

据陆媒称,2014年,青海省委、省政府官员曾带队到木里矿区现场办公,指导督办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工作。但兴青公司白天修复整理弃渣,夜间照旧采掘、出煤。

陆媒还说,兴青公司为家族性企业,由父子四人持股,其中马少伟占股四成,其父马登科占股二成。马登科曾任青海省政协委员;马少伟则曾是西宁市政协委员。

父子是政协委员,且只是“私企”,这个马少伟就能在盘踞青海“非法采煤”14年,省委官员来了也不怕?假如没有省部级大员甚至更高级别的高官罩着,又如何能安然无恙?

资料显示,现任青海省委书记是王建军,兼任青海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建军是湖北郧县人,他长期在青海任职,曾任中共西宁市委书记、青海副省长、省长,2018年3月21日任省委书记。他是第十九届中央委员。

在王建军之前的省委书记,依次是赵乐际(2003年8月-2007年3月)、强卫(2007年3月-2013年3月)、骆惠宁(2013年3月-2016年6月)、王国生(2016年6月-2018年3月21日)。

这些官员当中,赵乐际现在高居政治局常委,是掌反腐的中纪委书记,强卫转任江西书记后,已于2016年转任人大闲职;骆惠宁调任山西后于2019年底前去职转任人大闲职,却在今年初再被任命为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国生2018年调往河南省。

从时间上看,马少伟父子的问题是从赵乐际任上开始。而习近平2014年至2016年就祁连山环境问题对甘肃下指示,应该是同时对青海下了指示,这期间顶着没处理兴青公司非法采矿的正是骆惠宁。

由此,赵乐际和骆惠宁是历任青海主政者中有暗中反习的最大嫌疑者。而这两人目前都遇上了麻烦。

因为秦岭别墅案,赵乐际这两年一直在陕西抓自己的旧部,被官场同僚耻笑,甚至本身也卷入该案。有亲北京港媒去年10月披露的消息称,曾主政陕西的赵乐际已因为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案和千亿矿权案,受到习近平的警告和敲打。

笔者此前也分析过,赵乐际掌反腐可能是名义上的,实权在中共十九大后新成立的国家监察委主任杨晓渡手上,对于陕西和青海这两地的敏感大案,可能赵乐际必须回避,由他人运作,至少是被盯紧。

上月底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突然搞了个第一次代表大会,中纪委副书记、国家监委副主任李书磊当选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党委书记。李是习近平的“笔杆子”。该会议赵乐际也罕见未出席,由杨晓渡代行讲话,杨晓渡当时一再强调中纪委机关要维护习核心,让中央放心。

笔者前述文章分析过,这则消息能够说明习近平和赵乐际之间正发生不寻常的冲突,即:赵乐际掌中纪委让习不放心。

那么另一个疑卷入青海煤业大案的骆惠宁呢?骆惠宁与习近平并无工作交集,显然在习近平亲信圈之外。他去年底在退居二线后却再被安排任香港中联办主任这一“烫手山芋”,未必说明是习信任他,这个毕竟是火线职位,是必然会受到国际制裁的高风险部位。

在习近平今年5至6月发狠强推港版国安法,摧毁香港“一国两制”、打压香港人权的这一次行动中,骆惠宁首当其冲,8月7日成为第一轮被美国制裁的中港官员之一。骆惠宁对此扬言自己在国外没有一分钱资产,也被网友将其和薄熙来当年类似言论相提并论。而薄不但涉贪腐和迫害人权,又已被官方定性是野心家、传涉政变,这是否也可以对应骆惠宁,在青海对习指示阴奉阴违的所为?

 

(仅代表作者本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