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信访局前现“龙”队 维权者:冻结贪官海外资产(组图)

2020-08-14 10:3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博主“永川区李朝秀”先后PO文怒批:“我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今天上午又交了一封信,是因为2016交了多少次数,一直到今年都还没有给我们立案,所以我们2020年7月22号上午又交了一封行政起诉书在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收”“你看上访的人排队上访好辛苦,政府按法律法规办事哪有访民”;“骗,骗,农民最好骗!”
访民们在北京坚守一个多月,信访局门口访民成“龙”。(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0年8月14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目前中国境内的中共病毒疫情尚未全部消除,民众却已经纷纷聚集在某处好一阵子了。河北维权公民蔡志国已经在北京坚守一个多月了,他看见国家信访局的门口是天天由上访民排成中国特色的“龙”队,令他不禁联想习近平主席反贪腐了八年,追缴数以万兆的民脂民膏了,但权利受到侵害的访民却都没有获得解决,因此他就开始举牌抗议西方国家给中国的贪官污吏提供避罪天堂的行为,并要求西方国家冻结中国贪官污吏的海外资产。

维权网8月11日报导,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河北公民蔡志国在家乡创办了一家回收有色金属的冶炼厂,但在1992年到1994年的三年之间,蔡志国前往辽宁省阜新市采购有色金属废料时,先后遭到阜新市公安的三次敲诈勒索,并导致蔡治国投资的私营企业倒闭,甚至是欠下了大量外债。

经过多年的艰难维权,辽宁阜新警方最后以案件久远无法查证为由,提出了以“困难救助”的方式,将这三起涉嫌敲诈勒索的案件,仅给蔡志国三十万元来补偿了事。

到了1999年,不因上述挫败而丧失创业梦想的蔡志国,又藉着西部大开发的时机,前往新疆经销棉花打包布。2001年,蔡志国跟新疆喀什市供销社直属城郊供销社签订了一百多万元的供货合同,蔡志国按照合约履行价值四十多万元货物,却遭对方玩起了人间蒸发,蔡志国遂向喀什市公安局报案,但后续却遭遇原经侦大队长冯建源的徇私枉法办案,并被迫在2005年9月开始再次进京上访

这次,蔡志国遇上了尽职尽责的警官李源(时任喀什地区公安局纪检副书记),得以让案件步入正轨,并将涉案人卡斯木、木拉提抓获归案,也追回了部分款物,但直接损失却远未追回,而他长达18年维权导致的经济损失更是无人谈及。

虽然改革开放已有40年,蔡志国却因置身在一个缺乏法治的环境下,已经落得一头白发、两手空空的状况,但他却也因此拥有了国家主人翁的意识,逐渐转变成一名会关心身边小事、会思考国家建设方向及世界秩序的维权公民。

当蔡志国得知中国存在着大量的贪官污吏,并已经将搜刮的民脂民膏转移至西方发达国家后,他认为西方发达国家既然是民主法治之表率,应要配合习近平提出的“反腐败工作”,并采取冻结中国所有贪官污吏的不法财富之措施,在适当时期归回给中国人民。

有在京上访的民众讽刺表示,在习近平这个新时代轰轰烈烈反腐八年,虽然已让许多贪官污吏收缴了天文数字的巨大赃款,却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因为截访的人员队伍是越来越壮大了,这些人也似乎是越来越有钱了,如今社会是“稳定”到几乎没有维权空间了。

根据近期推特视频显示,在国家信访局前的上访队伍仍是天天展现出奇特的“中国龙”之状。

推特网友“冯孝彬”亦于8月6日发布“国家信访局网上信访投诉请求时QQ截图”,并表示,“8:30至10:35我拨打电力局(现供电公司)给的四个电话号超20次对方都不接听.标题:是骗子土匪流氓无赖邪恶聚合体还是政府管理体我这事实摆着你们比“黄世仁周扒皮”还邪恶无耻没底线他们没举政府牌号披国家外衣”。

推友“上海冤民”8月13日表示,“中国如有法制每年会有那么多冤民?国家信访局门口有那么多人上访?”

推友“红岭创投周世平大骗子—诈骗180亿,GCD不管!”则已经多日持续发文强调,“请帮帮我们,深圳P2P红岭创投周世平,诈骗10万出借人180亿,贿赂中共深圳政府全体官员,收买中共深圳公安局全体官员,警方不立案,政府不闻不问,派员警拘留上访人员。广东省政府默许,国家信访局层层推脱,把信访案件转交深圳。出借人已经走投无路!”

上访的民众多得令人诧异,而截访的状况也持续上演,同时也让人心惊。

公民记者“Leiting”表示,“2020-08-12早上7点多,北京国家信访局已经排满了人,连日来排队人数有增无减,即使在各地方政府加大力度截访、稳控的情况下!”、“2020-08-10凌晨四点多,北京国家信访局已经排了很多访民,截访人员也很早来狩猎了!”、“8月10日哈尔滨铁路局110人在国家信访局集体访,被一辆大巴车带去九敬庄接济服务中心。”、

推友“飞得更高”8月10日表示,“北京员警奉命驱赶来京访民,见到访民就带走!!2020-08-10早上5时许,天还没亮,两名东北口音的访民刚下火车,在17路公车站候车准备去国家信访局登记时,被北京巡警拦截,没收了身份证和上访材料,要将二人送去九敬庄接济服务中心(黑监狱)。设信访却阻防,怪哉!”

推友“王申红”8月10日表示,“北京警方参与拦截进京维权信访人员,当事人说:现在把我们身份证和相关材料都收走了,既然不让信访人上访反映问题,那么为什么不将国家信访局关闭?”

公民记者“Leiting”8月14日发布视频称,“辽宁抚顺维稳人员在车站口非法拦截一女访民,有票也不让她过检票口。”视频内的知情者则怒批,国家赋予他们权利,因此这些人无权限制人身自由。知情者亦称当天日期是8月9日。

虽然官方持续截访,但访民依旧络绎不绝,因此推友“Herb”于8月6日强调,“监狱员警跑断腿,8.3日国家信访局门口,依旧是长队。”

不少推友也针对国家信访局前方所展现出来的独特“中国龙”现象表示,“这个要取决于回国后住在什么地方,想看些什么。如果你每天到市府门口或者信访局门口看,你就会吃惊。我有金华市朋友住在市府附近,每天被访民堵路,痛苦不堪,最后被逼搬家。”“也不要把信访局的官员看成青天大老爷,那些官员官官相护并且担负起维稳的责任。”“我家亲戚就有反贪局局长,他贪了多少钱,那是普通人都想像不出来的金额,我们只是个十八线大农村的破地方,官官相护,中国政府机关事业单位连门卫手都不干净。申冤上访信访办就是个笑话。”“信访局就是精准猎杀的管道吧。”

还有推友直批说,“到北京信访局去看看,小心别被当成上访人员被消失。”

公民记者“Leiting”则是在8月6日强调这一现象,“8月6日,这位重庆访民在国家信访局内,喊‘打倒共产党’之后失联。”

除此之外,不少访民纷纷遭遇欺压,导致上访权利受到侵害。

微博帐号“上访人家”8月13日发文怒批,“湖南省桂东县信访局负责人郭锦田,包公脸、蛇蝎心,滥用职权侵犯群众信访权益,吹胡子瞪眼、拍桌子、威胁恐吓信访群众扶小晶!信访群众的‘终极杀手’,打击报复、迫害、陷害合法百姓信访人的高手,篡改信访诉求和内容,假冒信访人签名虚假回复,欺上压下对待信访工作,全心全意镇压访民!”

上访者受到欺压,在微博上PO出图文,揭发实情。(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上访者受到欺压,在微博上PO出图文,揭发实情。(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