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法律已死 维权14年河北人揭上访黑幕(组图)

2020-10-11 10:00 作者: 卢乙欣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河北省上访者张梦颖,因婚后户口迁移问题,被剥夺了村民待遇,如今已维权14年,问题仍未解决。
河北省上访者张梦颖,因婚后户口迁移问题,被剥夺了村民待遇,如今已维权14年,问题仍未解决。(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0年10月11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河北石家庄市上访张梦颖,因婚后户口迁移问题,村民待遇被剥夺,目前已维权14年,仍未果。她曾于7月26日在网上质问政府开设信访局,为了解决民众的问题,还是在“钓鱼”执法、故意害人?10月9日,她再透过文章怒批“中国法律已死,县令权势盖帝王”,期盼跟她拥有相同遭遇、无处申冤的信访受害者出来揭发“黑幕”。

维权网10月9日刊登上访14年未果的河北省石家庄市宋营镇南辛庄维权女子张梦颖撰写的文章〈失地农民张梦颖:中央各级各部门信访已进入闭环〉,她透过文章控诉:“中国法律已死,县令权势盖帝王”,并期盼拥有跟她“相同遭遇的无处申冤的信访受害者都出来揭发信访黑幕。”

张梦颖是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高新区宋营镇南辛庄村的一名上访女村民,同时是一名已经结了婚、并由男方赴女方生活的农嫁女。由于中国政权在统治之后,实施的土地公有及集体所有制政策,导致这些农嫁女的基本生产要素、也就是赖以生存的土地权利都遭遇所谓“村规民约”的侵害。因此,张梦颖长期上访维权,为了要争取宪法法律赋予自己的权利。她曾在中共18大三中全会期间,赴钓鱼台国宾馆割腕自杀。至此往后,张梦颖及家人在敏感时期屡屡遭到当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公安统一行动 凡是上访者都得拉黑  

2020年7月26日,据张梦颖透过维权网发布的文章〈出嫁女张梦颖不惧株连威胁再发声:国家开设信访局是化解矛盾还是“钓鱼”害人?〉显示,她于7月3日前往石家庄市委办公厅接待处(信访视窗),反映石家庄市信访局及石家庄市高新区14年“不按政策解决群众诉求”等问题期间,获得接待员告知,“你们上访以后对孩子政审都有影响。”接待员称是为张梦颖好,才跟她说的。

张梦颖透过该文表示,因上访这个身份,“凡是到这些信访接待视窗登记的上访人的身份证被县(区)分局上报上级公安部门,然后统一(拉黑)”,张梦颖说自己曾经问过省涉法涉诉公安部门,为啥要将上访者的身份证拉黑?还带领着黑恶势力控制上访者的人身自由,连身份都不敢亮?对方竟说这是这些上访者的区分局所上报来的名单,“凡是上访的都得拉黑,这是公安统一行动,凡是对上访人做出的任何行为,都不属于黑恶势力范围。”

张梦颖表示,身份证拉黑,无论是坐火车、汽车,或住旅店都会被扣押,无论在哪个城市、大街上走,若遇到员警查身份证,都会“无故失去人身自由”,尤其是北京,连电话号码也会因上访身分而被限制,“从去年开始有的地方因为上访人到国家信访局登记回去被属地关进拘留所”。她怒批,“现在因为上访这个身份连后代也要受连累。你们到底有什么权力这么做?你们把上访人冤民当成了什么?”

张梦颖质疑,各级政府开设信访视窗,是要让百姓反映问题,而公检司法政府各职能部门也都设有接待视窗,“上访既然是国家允许的行为,为什么要拉黑上访人的身份证?让上访人寸步难行?”她接着批评,这么多年的政策没人执行,没人解决问题,问责条例成了空谈,问题官员却都坐着火箭高升了,权利没被关进笼子,“举报人却被关进了信访这个笼子里了”,有的冤民还遭关进拘留所笼子里。

她又进一步质问道:“中国开设的信访局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这不成了‘钓鱼执法’?”并表示,到底是希望群众去?还是不希望群众去?“请党中央给百姓指条路。如果不希望群众去那就把信访局全都关了门,这样‘株连九族’的部门百姓要不起。”

最后,张梦颖批说,权利的私用及利益的交换,让信访局脱离了法制,问责条例都成摆设,用广播工具以使用障眼法欺上瞒下,真是费尽心思;“河北省石家庄市是省会城市都这样了,河北你到底还能黑到哪?”

张梦颖近日再透过文章怒批“中国法律已死,县令权势盖帝王”,期盼跟她拥有相同遭遇、无处申冤的信访受害者出来揭发“黑幕。”
张梦颖近日再透过文章怒批“中国法律已死,县令权势盖帝王”,期盼跟她拥有相同遭遇、无处申冤的信访受害者出来揭发“黑幕”。(图片来源:维权网)

检察机关失去监督作用 却帮政府挖火坑害百姓

维权网2015年3月24日刊登张梦颖的一篇投诉文章〈河北女村民张梦颖投诉检察机关帮政府挖火坑害百姓〉,她透过该文控诉:“检察机关本来是对政府部门不作为乱作为起到监督作用的,但现在他们却帮着地方政府挖坑(还是火坑)让老百姓跳。在此我只想说,中央的属地管理分级负责基本已破产。”

张梦颖表示,石家庄市高新区检察院控申处3月19日开始在找她,但因她不在家中而未果。23日上午,她的父亲代替前往高新区检察院控申科,并向他们反映女儿(张梦颖)“被区、乡、村干部绑架抢劫,还遭戴黑头套非法拘禁的事”,但女接待人员听后,却说给领导打个电话,之后就开始劝他不要再争取村民待遇,又说“一到国家有什么会议或节日哪都会看人,这都是上边让这么干的,就是找一辈子也没人管。”

张梦颖又说,她的父亲回说“你们是监督一府两院的,按说应该站在最公正的立场,国家政策有规定,我女儿是拿起法律武器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你们却让她放弃,干违法乱纪的犯罪分子你们却不管?!”

张梦颖表示,该位女接待员拿了份档案要让她父亲签字,而该文内容的大致意思为“经调查村、乡、区,张梦颖反映的非法拘禁不属实”。

最后,张梦颖表示,她父亲不签,那名人员就让手下在纸上写着拒签,而张梦颖父亲看见后,就跟对方说“你们纯粹就是失职渎职包庇犯罪分子,你们就是一伙的。”结果,对方也不让张梦颖的父亲拿走那份文件。

河北3访民钓鱼台国宾馆自杀 抗议政府不作为

新唐人2013年11月13日报导,当月12日下午4时40分许,石家庄高新区访民张梦颖、石家庄正定县访民张春花、唐山缝纫区缝纫镇访民于振云3名来自河北省的上访女访民,因状告无果,最后决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的门前割腕自杀,以抗议地方政府的不作为、胡作非为。后来这三人被紧急送到了北京海军医院进行抢救。

不过,次日凌晨2时许,3人又均遭到各自地方政府截回。唐山访民于振云截回至派出所后,居然又遭到殴打,另外2访民电话无人接听下落不明

上访8年、身为于振云唐山老乡的访民张爱民当时正在国宾馆门前发传单,在目击了整个过程后表示,自己对这3人的很了解:“于振云是因为暴力拆迁而上访;张春花是因为土地被强征,补偿不到位,女儿残疾得不到保障而上访;张梦颖是农嫁女身份,村委会违反国家法律,拒绝分给土地口粮地而上访。她们是逼得上访许多年都没人管,当地截访的来了把她们打一顿截回去、再打一顿又截回去。”

来自唐山古冶区卑家店乡范毅村的张爱民,还向记者叙述他的遭遇,其实跟于振云她们是一样的:“6月4日在马家楼被打一直也没人管,我上访8年多,从2005年我的档案被村弄没啦县里也不管,我现在成了黑户,无论做什么连个介绍信都没地方开,上访这么久都没人管,老百姓真的没法活啊。”

附〈失地农民张梦颖:中央各级各部门信访已进入闭环〉全文(有删减),如下:

上下勾结蒙蔽帝王眼,各个信访局已成了贪腐黑窝点,属地对付解决信访积案有绝招,今天我来跟你说一说。中国法律已死,县令权势盖帝王。 

我是河北省石家庄市高新区宋营镇南辛庄村失地农民张梦颖,电话13333043309,在地方河北省内见不到阳光,我今天用我14年的上访经历的所闻、所看、所亲身经历揭露走访北京各部委信访部门遇到的匪夷所思的黑幕,多次向中纪委及驻各部委纪委监委反映,也向中办、国办反映多次,直至今日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用事实说给国务院秘书长肖捷,中央办公厅主任丁薛祥听。 

信访不能回应群众任何解决问题的期待,滋生腐败,公款大量养活以县(区)驻京办为首的黑恶势力常年盘踞北京,每天出没于北京国家信访局、中纪委、全国人大信访办里外,及公安部、国土部、民政部、城乡建设部、人力资源保障部、卫计委等各部委接待场所周围,可以说只要有接待群众的场所,都可以看到全国各地截访人的身影,人员众多,有组织有预谋听命于县(区)纪委书记的统一指挥,带着属地公安人员和地方党政干部和黑恶势力分子,主要以拦卡堵截正常反映地方贪腐行为的百姓为职业,工具以警车和私家车为主,用绑架、抢劫、搜身、戴黑头套、非法拘禁等黑恶势力手段阻止百姓反腐举报,主要藏匿关押反腐人员的地方,多以隐蔽的山区景区、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医院为主,有的是家庭内24小时值班看守,他们的行为令人发指,北京尤其公安对此不但不制止,还里应外合,北京已沦为全国各地属地政府殖民地了,他们和全国各地属地团团伙伙。 

下面用事实告诉党中央习近平主席一个真实的恶劣的信访环境。

2012年11月2号,我走访民政部接待室,工作人员以机器坏了为由扣留我身份证让我等待,后来等来了属地截访的乡镇干部和黑恶势力分子和派出所人员,我才知道我被民政部出卖了,报警后,我们属地三四十人包围了东城分局派出所,在我出了东城派出所后强行拦车将我劫持后,带回河北省石家庄市,由时任石家庄市秘书长兼任高新区党委书记现任正定县委书记张业指挥在大山里,由村、乡干部和黑恶势力分子24小时看守非法拘禁军属17天。

民政部这样以机器坏了为由扣留信访人的身份证配合维稳,我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因为经常有人说遇到他们这样干。向民政部部长和驻民政部纪检反映无果。 

2014年9月末,我走访原计划生育委员会部委接待处,工作人员拿出一个本问我认识李吉臣吗?我说怎么了?他让我看了看他的本,上面记录着李吉臣的名字和电话号码,李吉臣是我们高新区驻京办主任,工作人员问我上次是不是在他们部委被带走的,我说没有,他说不可能,就是在他们那被带走的。我也没再说什么,我知道我这次又白来了,估计也登记也是白登,地方又把这里买通了。以前来此也听别的地方老乡说里面通知地方截访。 

2015年冬在北京遇到一个辽宁的大姐,我们聊了聊,她就说起前两天她到中组部接待处登记,工作人员扣留她身份证不给她,她觉得可能被卖给了地方,可能被截访,于是她身份证也不要了,直接跑了,后来过了几天她又去组织部要身份证,工作人员说给他们属地了,管他们要去。 

以前经常看有访民被抬出公安部,有人就说过这是卖给地方了,地方来人截访了。

2015年夏季走访公安部接待处排队,工作人员用仪器扫我身份证后,我向前走,我就听那个女工作人员说他进去了,我知道我这又被卖给地方了,我知道我的人身安全不保,根本也登记不了,于是我没进门直接跑掉了。

2016年,我到北京西章胡同国土督察北京局反映土地问题,以前也反映过,但这次前台电话联系督察人员报我的姓名,后就听前台说是本人,后又听接待员说她一个人,后来前台让我等待,然后她就出去了,等了会也没人出来,我就走出去正好看到前台在跟保安嘀咕并在门外张望,一看到我他俩就不说了,那前台就匆忙离开了,我知道这又把我出卖了,于是我没再等,再等也登记不了,人身也不安全,于是我就走了。

国家工作人员多人对公民实施多次的非法拘禁行为地方检察院不受理,走访最高检也拒绝受理,请问党中央这问题到底找哪里?

掌管“一府两院”的人大,走访各级人大没有判决书根本就不会被接待,全国人大也一样,没有法院的判决书门口保安都不会放你进去。

中纪委接待室很少有人能登记上,每个接待口都有一个管事的,他说能登就能登,他说不能登就不给登,能让纪委管的事少之又少,贪污腐败不登,失职渎职不登,干部问题不管,他们到底管啥?

最后说说国家信访局来访接待室,怪事多多,第一,大门外排队想要进去信访局院里,必须得每个人的身份证都被保安看一遍,凡是被他们记录的,听人说都是被地方买通了,保安通知保安头然后通知地方他们的人进去了,然后属地的人被放进院里,寻找自己辖区的信访人,以达到不能登记的目的,听说保安们告发一个上访的属地地方给他们100到500提成不等,现在他们仍然在这么干;第二,国家信访局接待室院里常年有各地截访的人在院里截访,国家信访局到底是不是正常接待场所?到底是谁把全国各地截访的放进院里的?国家先后出台政策不允许拦卡堵截正常访,他们到院里截访是正常的吗?他们这么干违不违纪?;第三,“三办”胡同永定门甲一号到底是不是正常接待场所?为何每天在外面全国各地截访的大摇大摆在外面拦卡堵截正常访?截访的人员众多,比上访的还多,每天保安只象征性的把他们赶到两边,全国截访人员众多,他们是国家财政供养的一群人,以阻止人民向上反应各级贪腐为职业,他们阻止的是民意。 

2011年,开始走访国信办,很奇怪,一开始都是按政策说话,不知道为何时间久了,说话就变了味,河北省也是这样,2011年有一次我们去登记,就听个大姐说连续登了三天都没登上号,于是我们也排了四天队,前三天真的被销号了,第四天我们换了两个人(那时我们是五个人集体访)拿着我们其它人的身份证也才登记上,工作人员念了念我的名字还笑了笑,才让我们的人去了里面接谈了。不过那次我们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 

每年登记也不解决问题,时常去了有时候工作人员还得问你反映什么问题,我知道我的号又被销号了。

到底是谁在阻止民意向上反映?北京各部委都这样腐败,成了属地同盟军了,百姓到底去哪里说理?有问题向党中央习主席反映,最后还是由国家信访局代处理,民意几乎是反映不上去。

区驻京办跟市驻京办和省驻京办已经是酒肉朋友,市和省驻京办吃、喝区驻京办的,嘴短了。

截访已成为巨大产业链,截访人员:主要是以县(区)纪委领导的驻京办、属地公安、雇佣社会人员等组成,人员众多,由中共财政供给;截访工具:地方属地警车和私家车为主,还有的使用北京雇佣车;截访目的:拦卡堵截反应属地贪腐问题的群众;截访手段:(1)买通部委销号。(2)买通部委里应外合,群众只要去登记人就得想法被部委扣下交给地方。(3)各部委接待处守株待兔。(4)属地公安人员在北京随便定位抓捕上访人。(5)北京公安配合地方,只要是上访的不管是登记住宿或在路上行走坐车,只要身份证查出是访民,就必须扣押交给属地驻京办,使属地把反映问题的群众强行使用黑恶势力手段(绑架抢劫非法拘禁回地方,关进派出所,最后有的送进拘留所、看守所,有的被关进隐蔽的大山景区内,有的被24小时在家看守,有的送到宾馆等地24小时,由基层党组织和公安人员和黑恶势力分子贴身看守)。

信访,好像总有一只无形的手在阻挠群众正当反映诉求和解决问题的权利,从乡镇到各部委,都默契地形成了一种无坚不摧的一道城墙,百姓和法律都无法穿越这道墙,不管党中央出多少政策,这道墙有的是办法把它关进中南海里,让老百姓永远见不到阳光,各部委认为,就没有群众会把他们跟全国各地的蝇营狗苟所作所为揭发,所以长年累月拿着党中央的俸禄,却为属地干着违反国法的勾当,中央纪委派驻纪委监委接到群众反映此等问题,几乎是石沉大海,派驻机构成了摆设。党中央的问责条例成了空谈,不作为乱作为的基层党组织都能稳步高升,党中央还在权力下放,历届县令权利捅破天,怪不得百姓诉求久拖不决,百姓苦,百姓冤,百姓无地去喊冤,问问到底中央管不管?

请党中央说说,属地和部委他们这么团团伙伙到底是正当关系吗?同时我也希望有跟我相同遭遇的无处申冤的信访受害者都出来揭发信访黑幕。

最后总结:

全国各级公检司法信访局纪委驻京办,

历届铜墙铁壁对立宪法阻政策,

北京各部委吃了秤砣铁了心,

沦为县令驻京办盘中餐,

县纪委领导驻京办常年驻扎京都圈,

带领众黑帮云集京城阻反腐,

鸣警笛公车私用抢劫非法拘禁等样样精通,

北京路路任他们畅通。

党中央成了县令代言人,

县令统领中国党政军,

党中央被关在了中南海,

军中再无杨家将,

朝堂再无包青天,

属地管理的信访制度害苦了百姓,

中国法律政策已死,

历届县令权势盖帝王。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