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之锋遭单独囚禁 罗冠聪点出危机(图)


黄之锋脸书公布的内容,他在医院被单独囚禁三到五日,亦不能“放风”(自由活动),全日都待在24小时亮灯的囚室。黄之锋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危机呢?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发表看法。资料照。
黄之锋脸书公布的内容,他在医院被单独囚禁三到五日,亦不能“放风”(自由活动),全日都待在24小时亮灯的囚室。黄之锋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危机呢?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发表看法。资料照。(图片来源:PETER PARK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1月25日讯】根据黄之锋在脸书公布的内容(点此),得知如今在医院被单独囚禁三到五日,亦不能“放风”(自由活动),探访时间外全日都待在囚室。然而,囚室却是24小时亮灯,照射得让人难以入眠。大家只要稍为想像,就会得知状况有多么难以忍受。黄之锋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危机呢?前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在脸书上对此发表看法。

相关新闻报导

出庭恐即刻入狱?黄之锋吁:铺凯旋之路

黄之锋周庭遭还柙 勉港人苦难中撑住

虽然我不太清楚医院的单人囚室状况是否跟监狱的相似,但我相信囚友在两种情形下所遭到的待遇大同小异。在监狱中,单独囚禁的房间是被称为“水饭房”,以往作惩诫用时只会给予清水与白饭予囚犯,以作施加更大惩罚而命名。此种惩罚早已被废除,但惩罚本质不变—在狱中犯事,比如于囚犯打斗、赌博等,会被施以单独囚禁刑罚。

黄之锋在医院被怀疑“肚内有异物”,可能就是惩教以“怀疑肚中藏有毒品”的名义,将黄扣押在不能接受其他囚犯的地方,一方面把他与其他“手足”隔离,另一方面施展下马威,让过去都一直提倡囚权的他先吃惩教一招。

以往网上都流传一个故事,说一个奖金丰富的挑战,只要挑战者在全黑暗的地方独自居住一段时间,并断绝外界联络,便可获得奖励。然而,最后有很多人却在半途就挨不下去,皆因个体在失去时间跟空间感的状况之下,极容易情绪焦虑,产生超大精神压力。当然,这些故事真伪无从考究,可单凭想像,都可以幻想到困在四面墙壁、无法跟外界沟通是一件相当困扰的事情。

虽黄之锋所面对的状况没故事那么惨烈,但是同样也不好受—没有书本(外界无法于这么短时间成功“入书”)、没有沟通交流,更在24小时光线照射时难以入眠,必定非常难挨。

我在监狱时,时常听到一些囚犯于单独囚禁释放后大吐苦水,网上有位释囚指:“(单独囚禁)是一场恶梦,每次想到那情况,都觉得死过翻生。喺入面死咗都无人知。”而黄之锋更是没有合理的关灯休息时间,变相精神的压力更大。

这个“小动作”或能被视为惩教对黄之锋的恶意—他在过去不单多次揭露惩教的流弊丑闻,如沙咀更生中心虐待少年犯、壁屋惩教职员打虐高唱“荣光归香港”的手足、主张成立“监惩会”等等,都尖锐地直指这个同样是“独立王国”的制服团队,要求改革。

当然,以上种种可能仅是“树大有枯枝”,我在坐牢时便遇过相当友善的“阿sir”,但假如心怀不轨的惩教职员滥用职权,则黄之锋的处境可谓相当危险。毕竟已有很多手足因为政治见被惩教无理针对,在如今全面归边的政治状况下,整个政府都默许惩教“二度惩处”这些政治异见人士,也并非空穴来风的忧虑。

所谓的监狱就是难以向外界求援的地方,是让在囚者感到无比孤单的世界。我希望各位能继续关注在囚手足的状况,最起码保持舆论的压力,为他们提供最基本的保障。

责任编辑:许天乐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