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国外前受访 许智峯:漫长黑夜会过去(图)

2020-12-06 08:37 作者: 李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5日许智峯和家人先后抵达英国伦敦,本网站刊出对他出国前的最后一次采访内容。
5日许智峯和家人先后抵达英国伦敦,本网站刊出对他出国前的最后一次采访内容。(图片来源:李明/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12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采访报道)12月1日惊传许智峯赴丹麦消息;2日,记者在西九裁判法院等候黄之锋周庭案件庭审时见到长毛及许的议助,他们皆证实许赴丹麦参加一个气候和环保会议;3日,许突然在其脸书上宣布正式流亡;5日许和家人先后抵达英国伦敦。

黄之锋周庭被判重刑 疑下一个是许智峯

许智峯正式流亡的消息一经传出,引起各界很大回响。许多认识许智峯的香港人大都表示理解和支持,并对过去一年在他身上所发生的事深感同情,当然也有反对派的声音和谴责。

12月4日,香港保安局发声明,不点名批评许智峯保释期间弃保潜逃,并扬言若其当日深夜届满仍未能归港,警方将通缉他。而另一边厢,12月5日清晨Now新闻台播报独家拍摄采访的消息,指英国时间(4日)傍晚,许智峯由丹麦哥本哈根抵达伦敦希思罗机场。

在机场,面对Now新闻记者的连串提问“为何及何时决定流亡?”“是否以外访为名弃保潜逃?”“家人是否都在英国?”“用什么旅游证件,是否用旅客身份或其他签证入境英国?”等问题,许智峯都未做回应。

有外界揣测,流亡早有“预谋”,亦有人认为,12月2日西九裁判法院对黄之锋、周庭、林朗彦三子的重判,即刻收押不准保释,以及黎智英未审先还押,皆可见,政权对民主派的打压,绝对不手软,而下一个将会是许智峯时,他将面临更重的刑罚。此理由或是导致他流亡的原因?

离开立会无留恋 最难忘同事和市民

当我们将时间拉回到11月27日,《看中国》记者对他的最后一次采访中,或可见端倪?11月28日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撤离立法会的最后一日。27日是许智峯议员撤离的日子。本报记者跟踪拍摄了许智峯议员撤离立法会前最后一日的行程,从他在立法会收视物品到运送第一批物资到中环区议会办事处。

一路上,大家一边观赏沿途景色,一边谈论过去4年他在立法会的心路历程以及过去9见他的从政经历。当记者问他离开立法会的心情时,他第一句话就是“毫无留恋”,他说“立法会更像是一个战场。过去4年都在这里打仗”人当然不会留恋战场。但“唯一留恋的是一班职员和同事,还有市民写给我的心意卡,以及手工制作的小礼物。”他说,那些已经一早拎回家,将成为一世的珍藏。

9年从政换来9条罪 一对儿女或是他的软肋

从中环办事处再折返立法会,一路上他回答了记者的很多问题。当记者问他,针对时下中小学洗脑教育,会否担心他那对正读小学的儿女在扭曲的教育下难分善恶真假时,他直言不怕他们被洗脑,但就惊太清醒之下,长大时会出来抗争反抗。到时他们承受的可能要比我们还要多得多。到时会很辛苦”

他说,他们现在还不懂,等到他们读中学时会很辛苦。而父亲一次次被拉,甚至被警察上门拘捕,孩子会否受惊吓,又如何同年幼的孩子解释呢?他说,“孩子会问,但是他们太小,很难讲明白。我对他们说,这个政府被坏人控制住了,又将警察都变做坏人,会拉很多好人。而那些好人都没有做错事,全部都是争取民主自由的人,”

(孩子会不会吓到哭,甚至担心有一日会突然见不到父亲?)他说,“暂时还未有,迟些坐监时可能会发生,因几次被捕都可以保释,他们还感受不到,爸爸可能要离开他们好长一段时间。”

法律系毕业的许智峯,从2011年开始一共做了9年中环区议会议员,4年立法会议员,但去年一场反送中运动,他却意外得被控9条罪,当中《侵害人身罪条例》中的意图损害等而使用毒药等一项,最高刑罚可处监禁3年。而他在2019年4月的立法会抢手机案,被判不诚实意图而取用电脑、普通袭击、阻碍公职人员执行职务罪成,有人估计,或者此宗罪可将他重判至10年。

运动令香港人流血流亡 信漫长黑夜会过去

记者问许智峯未来三年是否要到中环的办事处找他?他说,是。但不确定能做三年,因为大家随时可能都会被拉去坐监。

(如何理解过去一年香港这场运动?)他回说,“过去一年令香港彻底不同了。这么多年来,大家都讲争取民主自由,我觉得始终都乱中有序。无论多少抗议、争取、抗争,大家都知道事情会怎样发展,哪怕争取民主争取不到,大家亦都有预期。”

他还说,去年一场反送中运动,北京才揭开真面目,令以往的假惺惺和承诺给香港人的真普选,甚至时间图路线图,都令人真实看到是假的时,中共彻底开始打压和消灭所有反对的声音。

他表示,当过去十几年的梦突然清醒时,“经历越深刻,受打压的市民越痛苦,亦越接近真实:我们一直都在专制暴政的管制底下。”而当这层虚假的面具被揭开时,谁也不用再骗谁了。

提起十年前后抗争的代价不同,许智峯感喟:“十年前的抗争,可以安稳争取民主,不会令社会和个人牺牲很大,不用坐监不用流血……眼下时空,则很动荡,大家流血的、坐监的、流亡的,全部都出现了。”

他坦言,眼下的时空好差,但从一个阔的脉络历史看,一个专制的政权要做最疯狂的事,揭开所有疮疤给全世界看,令全世界都围堵它时,会不会令民主理想更接近了呢?“漫长黑夜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但纵观历史,漫长黑夜就算多漫长,最后都衍生出一个民主国家。”他坚信,“摆脱漫长黑夜,就要人心不死。”

许智峯自言是一个乐观的人,“经历反送中运动。这个政权已经失去三代人的民心,专制暴政下,养精蓄锐,灌溉民主声音,同政权不合作,保持心中那团火”他相信“黑暗会过去的。”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