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國外前受訪 許智峯:漫長黑夜會過去(圖)

2020-12-06 08:37 作者: 李晴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5日許智峯和家人先後抵達英國倫敦,本網站刊出對他出國前的最後一次採訪內容。
5日許智峯和家人先後抵達英國倫敦,本網站刊出對他出國前的最後一次採訪內容。(圖片來源:李明/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12月6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採訪報道)12月1日驚傳許智峯赴丹麥消息;2日,記者在西九裁判法院等候黃之鋒周庭案件庭審時見到長毛及許的議助,他們皆證實許赴丹麥參加一個氣候和環保會議;3日,許突然在其臉書上宣布正式流亡;5日許和家人先後抵達英國倫敦。

黃之鋒周庭被判重刑 疑下一個是許智峯

許智峯正式流亡的消息一經傳出,引起各界很大迴響。許多認識許智峯的香港人大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並對過去一年在他身上所發生的事深感同情,當然也有反對派的聲音和譴責。

12月4日,香港保安局發聲明,不點名批評許智峯保釋期間棄保潛逃,並揚言若其當日深夜屆滿仍未能歸港,警方將通緝他。而另一邊廂,12月5日清晨Now新聞台播報獨家拍攝採訪的消息,指英國時間(4日)傍晚,許智峯由丹麥哥本哈根抵達倫敦希思羅機場。

在機場,面對Now新聞記者的連串提問「為何及何時決定流亡?」「是否以外訪為名棄保潛逃?」「家人是否都在英國?」「用甚麼旅遊證件,是否用旅客身份或其他簽證入境英國?」等問題,許智峯都未做回應。

有外界揣測,流亡早有「預謀」,亦有人認為,12月2日西九裁判法院對黃之鋒、周庭、林朗彥三子的重判,即刻收押不準保釋,以及黎智英未審先還押,皆可見,政權對民主派的打壓,絕對不手軟,而下一個將會是許智峯時,他將面臨更重的刑罰。此理由或是導致他流亡的原因?

離開立會無留戀 最難忘同事和市民

當我們將時間拉回到11月27日,《看中國》記者對他的最後一次採訪中,或可見端倪?11月28日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撤離立法會的最後一日。27日是許智峯議員撤離的日子。本報記者跟蹤拍攝了許智峯議員撤離立法會前最後一日的行程,從他在立法會收視物品到運送第一批物資到中環區議會辦事處。

一路上,大家一邊觀賞沿途景色,一邊談論過去4年他在立法會的心路歷程以及過去9見他的從政經歷。當記者問他離開立法會的心情時,他第一句話就是「毫無留戀」,他說「立法會更像是一個戰場。過去4年都在這裡打仗」人當然不會留戀戰場。但「唯一留戀的是一班職員和同事,還有市民寫給我的心意卡,以及手工製作的小禮物。」他說,那些已經一早拎回家,將成為一世的珍藏。

9年從政換來9條罪 一對兒女或是他的軟肋

從中環辦事處再折返立法會,一路上他回答了記者的很多問題。當記者問他,針對時下中小學洗腦教育,會否擔心他那對正讀小學的兒女在扭曲的教育下難分善惡真假時,他直言不怕他們被洗腦,但就驚太清醒之下,長大時會出來抗爭反抗。到時他們承受的可能要比我們還要多得多。到時會很辛苦」

他說,他們現在還不懂,等到他們讀中學時會很辛苦。而父親一次次被拉,甚至被警察上門拘捕,孩子會否受驚嚇,又如何同年幼的孩子解釋呢?他說,「孩子會問,但是他們太小,很難講明白。我對他們說,這個政府被壞人控制住了,又將警察都變做壞人,會拉很多好人。而那些好人都沒有做錯事,全部都是爭取民主自由的人,」

(孩子會不會嚇到哭,甚至擔心有一日會突然見不到父親?)他說,「暫時還未有,遲些坐監時可能會發生,因幾次被捕都可以保釋,他們還感受不到,爸爸可能要離開他們好長一段時間。」

法律系畢業的許智峯,從2011年開始一共做了9年中環區議會議員,4年立法會議員,但去年一場反送中運動,他卻意外得被控9條罪,當中《侵害人身罪條例》中的意圖損害等而使用毒藥等一項,最高刑罰可處監禁3年。而他在2019年4月的立法會搶手機案,被判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普通襲擊、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罪成,有人估計,或者此宗罪可將他重判至10年。

運動令香港人流血流亡 信漫長黑夜會過去

記者問許智峯未來三年是否要到中環的辦事處找他?他說,是。但不確定能做三年,因為大家隨時可能都會被拉去坐監。

(如何理解過去一年香港這場運動?)他回說,「過去一年令香港徹底不同了。這麼多年來,大家都講爭取民主自由,我覺得始終都亂中有序。無論多少抗議、爭取、抗爭,大家都知道事情會怎樣發展,哪怕爭取民主爭取不到,大家亦都有預期。」

他還說,去年一場反送中運動,北京才揭開真面目,令以往的假惺惺和承諾給香港人的真普選,甚至時間圖路線圖,都令人真實看到是假的時,中共徹底開始打壓和消滅所有反對的聲音。

他表示,當過去十幾年的夢突然清醒時,「經歷越深刻,受打壓的市民越痛苦,亦越接近真實:我們一直都在專制暴政的管制底下。」而當這層虛假的面具被揭開時,誰也不用再騙誰了。

提起十年前後抗爭的代價不同,許智峯感喟:「十年前的抗爭,可以安穩爭取民主,不會令社會和個人犧牲很大,不用坐監不用流血……眼下時空,則很動盪,大家流血的、坐監的、流亡的,全部都出現了。」

他坦言,眼下的時空好差,但從一個闊的脈絡歷史看,一個專制的政權要做最瘋狂的事,揭開所有瘡疤給全世界看,令全世界都圍堵它時,會不會令民主理想更接近了呢?「漫長黑夜不知道還要等多久,但縱觀歷史,漫長黑夜就算多漫長,最後都衍生出一個民主國家。」他堅信,「擺脫漫長黑夜,就要人心不死。」

許智峯自言是一個樂觀的人,「經歷反送中運動。這個政權已經失去三代人的民心,專制暴政下,養精蓄銳,灌溉民主聲音,同政權不合作,保持心中那團火」他相信「黑暗會過去的。」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