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受迫害自尽“钢琴诗人”傅聪染疫过世(组图)


华裔知名钢琴家傅聪28日在英国伦敦逝世,享寿86岁。
华裔知名钢琴家傅聪28日在英国伦敦逝世,享寿86岁。(图片来源:波兰萧邦协会网页nifc.pl截图)

根据波兰萧邦协会在网站上发布的消息指出,华裔知名钢琴家傅聪28日在英国伦敦逝世,享寿86岁。

据《中央社》报导,旅居英国的华裔钢琴家傅聪因为感染武汉肺炎,已经住院两周。波兰萧邦协会(Fryderyk Chopin Institute)今日以一张傅聪微笑,眼神锐利的黑白照片,宣布了傅聪逝世的消息。

1934年生于上海的傅聪,父亲是知名翻译文学家傅雷,《傅雷家书》就是傅雷写给傅聪的书信集。这些家书始于1954年傅聪离家留学波兰,终至1966年傅雷夫妇在“文革”中受迫害自尽。

自幼就展现过人音乐天分的傅聪,是1955年获得第5届萧邦国际钢琴比赛第3名,也是“玛祖卡”最佳演奏特别奖得主,成为首位在国际性钢琴比赛中获奖的中国音乐家。

“有文化为基底 音乐才有品味”

傅聪曾说受父亲傅雷影响极深,“父亲勉励要做有文化、有修养的人,有文化修养,弹琴才会有一定品味。”“先做人,再做艺术家,再做钢琴家”。

1957年,傅聪的父亲傅雷在中共发动的“反右”运动中遭批判并被戴上“右派”帽子。远在波兰的傅聪也因受波及在留学生中成为“批判”的对象。在一位原英籍音乐教师的帮助下,傅聪悄悄买到从华沙飞往伦敦的机票,1958年12月成功出走英国。

1965年,傅聪入籍英国,该行为引发中共的强烈不满,并将傅聪定性为“叛逃”。傅聪弟弟傅敏在父亲被平反后曾表示,如果哥哥(傅聪)回国,只会让傅雷夫妇死得更早。

傅聪说:“我目睹父亲受苦受难,这也是我早熟的原因。我很早就看到人类灵魂的两极,人的灵魂里有多少又渺小又神圣、又恐怖又美好的东西啊!莎士比亚笔下的世界我很早就在家里看到了,哈姆雷特和李尔王的悲剧我也看到了——当然我这是举一个例子,并不是说我家里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家里那种大波大浪我是从小跟它一起成长的。这些经历不是人人都有的,这些经历也更使我有了人生的信念。”

傅聪1980年回忆这段往事时称,自己是“被逼上梁山的”,他不愿意回国发生“父亲揭发儿子、儿子揭发父亲”的惨剧。他出走几年后才得知父母自杀的消息,内心的痛可想而知。

钢琴不是技巧而是艺术

被视为当代最伟大的钢琴大师之一的阿根廷钢琴名家玛莎・阿格丽希和傅聪成为忘年之交,情谊深刻。
被视为当代最伟大的钢琴大师之一的阿根廷钢琴名家玛莎·阿格丽希和傅聪成为忘年之交,情谊深刻。(图片来源:SOEREN STACHE/DPA/AFP via Getty Images) 

傅聪也是1985年和2010年波兰国际萧邦钢琴大赛的评审团成员。晚年的他在音乐路上却始终精进不懈,每天睡早起早,7点起床,9点半练琴,生活里不离钢琴,不过却饱受肌腱炎之苦,练琴与演奏都带着黑色手套取暖。他说手指上其实都贴了膏药,只有尽量保暖,血液才能流通。

傅聪说,技术很重要,“我花那么多功夫练琴,就是因为手受过伤,手指条件不太好。”但光是手指在琴键上跑得飞快,不知所云也没有意义,“钢琴还重视音色控制、层次变化,这不是技巧,而是艺术。”

傅聪的音乐也是其他钢琴家的灵感来源,第七届萧邦国际钢琴比赛首奖得主,被视为当代最伟大的钢琴大师之一的阿根廷钢琴名家玛莎·阿格丽希(Martha Argerich),曾在1965年的萧邦国际钢琴大赛获得最佳“玛祖卡”特别奖,当她被问及如何演奏如此困难的音乐而能掌握细节,阿格丽希回答:“在中国钢琴家傅聪的唱片中。”1941年出生的玛莎·阿格丽希,后来和傅聪成为忘年之交,情谊深刻。

过去傅聪曾多次访台,记者会上有许多精采片段,但他总坚持不现场演奏一小段,这也让邀请他的老友许博允很尴尬。不过他依然坚持“我这行又不是娱乐,我如果要弹,就是弹整个乐章。”

据了解,武汉肺炎爆发以来,已有多位音乐家遭受病毒波及,染疫者包括3月22日,世界三大男高音之一多明戈确诊;3月27日,德国著名小提琴家安妮-索菲·穆特(Anne-Sophie Mutter)在社交媒体宣布病毒检测呈阳性。不敌病毒过世的则有,80岁的法国小提琴家让·勒伯,3月18日染疫去世;美国传奇音乐家、爵士乐第一家族族长Ellis Marsalis Jr.,4月1日染疫去世。

感情坎坷

傅聪曾经历3段婚姻。21岁时傅聪娶了著名小提琴大师曼纽因(Yehudi Menuhin)的长女萨米拉(Zamira )为第一任妻子,两人婚后育有1子,这段婚姻维持了9年。39岁时傅聪与韩国驻摩洛哥大使的女儿玄禧晶结婚,但最终也是离婚收场。

1974年,40岁的傅聪结识了来自厦门鼓浪屿的钢琴家卓一龙,相差6岁的两人相谈甚欢,傅聪的感情稳定了下来,很快就走进了第三段婚姻,两人婚后于英国伦敦定居,育有1子。

根据报导,结褵超过40载的卓一龙和丈夫几乎同时染疫,但现年80岁的她住院3天便康复出院,没想到傅聪却逃不过死神魔掌,从此夫妻天人永隔。傅聪父母的命运,写满中共暴政下的血泪,身为钢琴家的傅聪一生精采传奇,却也因武汉肺炎而从此画下句点,令人不胜唏嘘。

责任编辑:立明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