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金融平台被查封:1.2亿人断了后路(组图)

2021-04-02 10:20 作者: 财经冷眼
手机版 正体 9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2021年4月2日讯】我们都知道,在中国的医保体系是非常不健全的,不仅收费高,而且保障的范围非常有限,很多药品都进不了保障体系,都是需要自费的。最终综合算下来,生病还不如自己掏钱划算。所以很多人拒绝进入医保。如果不是因为职工的强制缴纳,很多人都不会缴纳医保费用。

医保不行,商业保险的坑也多,很多人就像找其他途径来防止生重病,导致整个家庭被拖垮的问题。一场大病拖垮一个家庭在目前的中国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我们经常可以在网上看到这样的视频和消息。既然中国没有这样面的措施和福利,那么民间就只有自救了。这就是这些年互联网众筹以及互助组织风生水起的主要原因。有些平台会员高达上亿人,一年只要交10块钱左右,生大病后就能得到救助,可以说完全是替代了医保和商业保险的功能,当然也动了很多人的奶酪。

网络互助计划是一种互助性经济组织,利用互联网的信息撮合功能,会员之间通过协议承诺承担彼此的风险损失,并采取小额保障,避免个人负担过重。在这种情况下,拥有“一人患病,众人分摊”理念的网络互助,开始得到越来越多人,特别是三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用户人群的关注和认可。

最近,两个非常大的互助平台被取消了,一个就是水滴互助,另外一个就是轻松互助,可以说在国内引发了非常大的反响。今天我们就来讨论一下中国官方取消这些互助平台的情况以及背后的目的,看看这件事对中国普通老百姓的影响,同时也分析一下最近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

3月26日,国内最早成立的网络互助社群之一的水滴互助宣布关停
3月26日,国内最早成立的网络互助社群之一的水滴互助宣布关停(网络图片)

3月26日,水滴互助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了关停公告。公告称,原互助计划将于2021年3月31日18点正式终止。在会员的解决方案中,水滴互助表示,在此之前,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自首次诊断之日起180天内,可继续向平台发起申请,若符合原互助条件,将由平台提供合理赔付。对于用户账户内的余额,平台将从3月26日起5日内发起退款。

3月24日,国内一家致力于互助共济、共享健康的互助平台—轻松互助宣布关停
3月24日,国内一家致力于互助共济、共享健康的互助平台—轻松互助宣布关停(网络图片)

而在这个事件发生的前两天,3月24日,轻松互助官方网站突然发布关停公告。公告称,关停后,对于关停前符合互助条件的会员,将核定合理的互助金额进行最后一次均摊。对于2021年3月31日前不幸确诊大病并在此之前提交救助申请的会员,轻松互助将继续提供合理的互助金妥善救助。这些都是关闭之后的一些补救措施,也就没什么好细说的。

从2017年开始,同心互助、17互助、蒲公英互助等等众多平台业务均已陆续关停。百度的灯火互助在2020年8月份就已关停。今年1月15日,美团互助发布公告称:因业务调整,美团互助将于2021年1月31日24点正式关停。但是与美团互助提前公告的做法不同的是,轻松互助的关停十分突然。尽管不论是水滴互助还是轻松互助,这两家背后有比较大的资本集团在作支撑。

我们先来看一下水滴互助,它在2016年5月上线,是国内最早成立的一批网络互助社群之一。截至目前,上线近五年来,累计服务了8000多万会员,其中70%以上来自国内三线以下的城市和地区,都是经济条件比较困难的地区的人群。

除了水滴互助之外,水滴公司旗下还有水滴保、水滴筹、水滴健康等业务。其实对于水滴互助关停,确实还是让人比较吃惊,因为近期有市场报道说水滴公司正在计划上市前的新一轮融资。据路透社3月10日报道,水滴公司计划在(今年)三月进行一轮美国上市前融资,融资额约5亿美元。

此前据国内媒体报道,2018年3月,轻松互助健康会员数就已经突破3300万,累计发放互助金超过1.1亿元。资料显示,轻松互助的母公司为轻松筹,轻松筹体系还包含轻松筹、轻松e保。所以目前,单单就是这两家平台的会员就高达上亿人,加上管理的庞大的资金,都不是小数目。网络互助曾一片繁荣,2019年是“最高光时刻”,中国网络互助平台的实际参与人数为1.5亿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10。规模很大,影响面也非常广。

那么,中国官方为什么要关闭这些民间互助组织呢?也就是说,政府自己不投入,为什么也要禁止民间来做这样的好事呢?当然,中国政府也给出了冠冕堂皇的理由:网络互助平台会员数量庞大,消费者权益保护处于监管真空,涉众风险不容忽视。2020年9月8日,银保监会打非局发文《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点名批评了一些平台,明确将相互宝、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定义为非持牌经营的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并提出坚持对所有保险活动实行严格准入、持牌经营,严厉打击各类非法商业保险活动。

大家注意到没有,主要理由是“没有持牌”的经营活动,意思就是没有持有保险牌照,而这样做显然是在抢保险生意。如果这些平台做起来或者说做得更大,保险就更加没人买了。所以,银保监会当然会打压。

当然,银保监会官员指责这些平台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存在跑路风险,如果处理不当、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当然,这个算是一个风险,但可以说风险非常小。一年十多块钱或者几十块钱,还没有共享单车的押金多。只要能保证生大病得到治疗,这种风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只要国家监管部门加强监管,控制这样的风险可以说都不在话下的,不会因为这种理由而关闭这样利大于弊的平台,可以说是典型的因噎废食,居心不良。

银保监会关闭的另外一个理由就是网络互助平台“理赔难”。认为目前互助行业没有形成行业性的理赔解决方案,互助平台的用户数量有的以亿为单位,之前保险公司的理赔调查方案很大程度上难以满足网络互助行业的需求;二是调查的严格程度比保险公司更高,因为互助金需要所有成员分摊,因此要做到透明化,这导致用户感觉比保险公司理赔更难,影响理赔体验。

其实,这些也都不是大问题,说理赔难,谁能难得过中国的商业保险。互助平台只要建立更透明的理赔标准和机制,在平台上公开,按照事先确定的标准理赔。相信这个也不是难事。

当然,这些平台也不是说就是完美无瑕。以上说的问题都有,也存在一些做流量,实现资本套现的目的。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资本投入这样的平台,当然是希望获得回报的。但是只要在利他的同时,获得合理回报,实现利己的目的,其实也无可厚非。而且这些问题可以通过监管以及改革来改进的,不是一刀切叫停的理由。

目前,中国银保监会以监管难为理由,叫停了这些网络互助平台。在我看来,监管难、风险高都是幌子,真正的理由是这些平台动了保险和医保的奶酪,所以才受到打压,切断这些穷人的退路。最终的目的是将更多的人逼到商业保险和医保里去,来收割更多的韭菜。可以说用心非常恶毒。自己不投入钱给百姓看病,反而还反对百姓自救,纵观全世界历史,几乎没有这样的政府。

这又让我想到了前两天的一件事,就是招行金葵花卡体现出的贫富分化问题。

3月19日,招商银行公布的2020年报告显示,占比仅1.96%富有客户掌握了82.15%的财富,也就是说,大约2%富人掌握了80%的财富。而98%的人,只占有20%的财富。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二八分化”,也就是2%的人掌握了80%的财富。

对比2019年,占比1.84%的金葵花及以上客户掌握了81.2%的财富。2020年比例均有所提升,表明中国的贫富差距还在继续扩大。

再联想到前面我讲的中国政府关停水滴互助等这些草根的互助组织,可以说就是在对越来越多的穷人赶紧杀绝,确实非常可悲!

责任编辑:宇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