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百日复辟帝制”中的墙头草们

2021-04-15 00:33 作者: 晓说历史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拿破仑一枪未放仅依靠着自己的威望就击溃了波旁王朝,再次收复巴黎称帝。但是他知道称帝之后绝对不会像以前那么轻松,反法同盟的国家不会给他喘息的机会,所以拿破仑立即着手排兵布阵,做好打仗的准备。

虽然波旁王朝仅仅复辟了十个月,但是它对法国军队的破坏是十分严重的。因为经济原因,波旁王朝开始大规模的裁军,大批军官只能拿一半的薪水,而成千上万的士兵复员回乡了。同时波旁王朝为了笼络人心还废除了从大革命时期开始的征兵制,拿破仑同样为了获得民众的支持而不敢恢复这一制度,这让本就兵力薄弱的法军很难补充兵员。

唯一能恢复军队人数的方法只有号召那些已经退伍的军官、士兵以及被各国遣返的战俘尽快的回到军营,这些老兵们是军队急需的骨干力量。同时让拿破仑最头疼的是“法兰西中无大将”,曾经的自己任命的元帅们大多都厌倦了战争,并且抛弃了拿破仑向路易十八效忠了。拿破仑可用的元帅也只有苏尔特、内伊、莫蒂埃、絮歇和布律纳等寥寥几人而已。

法军不仅是人员短缺,武器弹药储备严重不足,马匹基本都损失在远征俄国的路上了,补充数量基本无望。在这种情况下,拿破仑加紧命令图尔和凡尔赛的两家兵工厂提高两倍的产能,并授权商人们通过黑市从敌国英国和瑞士购买了20万枝步枪。

而就在这分秒必争的时刻,保王党势力还在南方作乱,为此拿破仑不得不派遣2万正规军前往南方平叛,让这支生力军没有办法赶到滑铁卢前线作战。

尽管拿破仑已经全力以赴,但是他的敌人实在是太强大了,包括英国、俄国、西班牙、葡萄牙、奥地利、普鲁士、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瑞士、瑞典等国都对拿破仑的一举一动虎视眈眈,而法国这时偏偏积贫积弱,军队基本没有战力,这也注定了拿破仑未来在滑铁卢的失败,并且即便拿破仑能够打赢滑铁卢,法国也禁不住第八次、第九次、第十次的反法同盟的围攻消耗,法国注定要因此衰落下去。

1814年4月13日,穷途末路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Napoléon Bonaparte)被放逐地中海的厄尔巴岛,虽保留皇帝头衔,但“领土”却局限在岛上,波旁王朝宣布复辟。翌年2月26日,他趁反法同盟发生内讧,对自己注意力下降,在支持者帮助下逃离意大利港口费拉约,3月1日在法国南部港口昂蒂布登陆,并在众目睽睽之下说服了驻扎在附近儒安堡的波旁王朝守军,开始重返巴黎的复辟征程。

普遍流传的说法,称当时一家巴黎报纸在3月1日至6日的标题变化十分戏剧性,第一日是“科西嘉怪物在儒安堡登陆”,第二日“食人魔鬼正进向格腊斯”,第三日“篡位者进入格勒诺布尔”,第四日“波拿巴占领里昂”,第五日“拿破仑逼近枫丹白露”,第六日“陛下将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藉以勾勒和讽刺“百日复辟”之际法国一干“变色龙”的嘴脸。

 

这则记载始见于《机智、智慧和致命弱点:统治者和老百姓间的逸闻趣事》一书,这本书是1918年由美国Funk andWagnalls出版社出版的,作者是美国作家谢里内CharlesAnthony Shriner。本书并非一本严肃的历史专著,所采这则逸闻趣事并未说明出处,且其叙述的日程和拿破仑进军日程并不吻合(拿破仑直到3月9日才进抵格勒诺布尔,抵达里昂是3月13日,而抵达巴黎则已是3月19日的事了,很显然,报纸是不可能在3月1-6日间发生前述“变色龙效应”的。

 

但另一方面,这个“段子”之所以脍炙人口,是因为它的确艺术地概括了当时许多“变色龙”的狼狈和尴尬,以及出色的“变色”能力。

比如银行家独子出身的圣日耳曼-蒙特佛尔顿(Auguste-Jean Germain deMontforton),此人依靠拿破仑打破门第出身的改革才得以飞黄腾达,1813年还因自己“蒙陛下厚恩成家立业”向拿破仑皇帝写出肉麻的赞颂信,拿破仑退位前不久,被任命为莱比锡国民自卫军副总司令的他还信誓旦旦“效忠陛下到最后一息”,拿破仑被贬至厄尔巴岛翌日他就转而效忠波旁王朝,并大肆发表针对拿破仑的、极富个人侮辱性质的讲话。“百日复辟”时他担任索恩-卢瓦尔省长,最初认定拿破仑兵不过600(其中有战斗经验的不到一半),成不了气候,还发表了恶意抨击拿破仑的讲话。等拿破仑兵临城下他已来不及再“变色”,只得逃命。“百日复辟”期间他不断抗议自己被“政治迫害撤职”,不过等波旁王朝回来,他也再未能得到信任,余生里只能做一个落寞的后座议员。

 

最出名、地位最高的“变色龙”是拿破仑的爱将内伊元帅(Michel Ney)。这个出身低微的元帅从拿破仑炮轰土伦起就追随后者,却在1814年最危急时刻叛变逼宫,直接导致拿破仑退位,他此后在波旁王朝平步青云,为保住自己地位更献计让路易十八将拿破仑“装在铁笼子里带回巴黎”就近关押。但这只“拿破仑的看家狗”在旧主子步步紧逼下再次倒戈,并重新获得后者信任,成为滑铁卢战役中法军最高指挥官之一,然而这名昔日名将却再次误了拿破仑大事,并在关键时刻只身逃离战场。战后他未能再次获得波旁王朝谅解,成为少数被公开枪决的高级将领之一。

另一名高级“变色龙”是拿破仑的妹夫、雾月政变中率先冲入议会大厦的缪拉元帅(Joachim Murat),这名小旅馆掌柜儿子出身的元帅依靠拿破仑当上了那不勒斯国王,却因与拿破仑的个人龃龉和政治野心,在1813-1814年背着拿破仑和奥地利媾和。当“百日复辟”消息传出,他立即宣布废除和反法同盟的一切条约,对奥地利宣战,并跑去向拿破仑宣誓效忠。然而对他已有成见的拿破仑并未任用他这个当代最出色的骑兵将领,而是把他关了起来。滑铁卢战役拿破仑兵败消息传出,他逃离关押地,用类似拿破仑“百日复辟”的手段在那不勒斯王国的皮佐发动了“10.13事变”,结果“模仿秀”一败涂地,他很快被捕,不久便被枪决了。

 

后来当过外交部长的梅松将军(Nicolas Joseph Maison)更为戏剧性:他是在拿破仑手下飞黄腾达的,却在拿破仑战局不利时率先和敌人媾和,拿破仑被贬后获得波旁王朝重用。“百日复辟”时他的屈服有些不得已色彩,或许拿破仑看出了他的勉强,并未重用他而是将他关了起来。这让他在“百日复辟”后反倒时来运转,甚至晋升为元帅。在政治生涯晚年他再次发挥“变色龙”本色,支持奥尔良派发动七月政变推翻了波旁王朝,并在新政府中出任外长、国防部长等一系列要职。

和他经历相似的是德索勒将军Jean-Joseph Dessolles。他受到拿破仑赏识出任过一系列要职,却在最艰难的时刻倒戈相向。“百日复辟”期间他一度坚决抵抗复辟,但大局已定后也表示屈服,同样未获拿破仑谅解并被解职,“百日复辟”结束后他因为这段政治经历得以重返政坛,但政治生涯从此黯淡无光,所幸在“七月政变”前两年去世,幸免了再一次面对“是否变色”选择的尴尬。

来源:看中国投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