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不会向习近平屈膝(图)

2021-05-03 08:29 作者: 樊冬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前美国国务次卿凯斯·克拉奇
前美国国务院负责经济发展、能源和环境事务的国务次卿凯斯·克拉奇(图片来源:Riccardo Sav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5月3日讯】前美国国务院主管经济、能源与环境事务的国务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去年九月代表川普(特朗普)政府到台湾参加台湾前总统李登辉的追思仪式,成为四十多年来访台级别最高的现任美国国务院官员。

克拉奇在任内并为川普政府擘划5G干净网络(Clean Network)倡议,他曾马不停蹄地访问各国,希望敦促这些国家在本国的5G网络建设中不使用华为等中国公司提供的设备和技术。

今年一月,克拉奇连同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等二十多名川普政府官员被中国政府以“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与中美关系”为由实施制裁,禁止他们入境中国和港澳,与其相关的企业、机构也被禁止与中国打交道。

克拉奇在于2019年进入美国政府服务前,是白手起家,在硅谷打拼三十多年的企业家。他曾担任互联网电子签名软件龙头DocuSign的总裁兼CEO,B2B电子商务公司Ariba共同创办人、总裁兼CEO;26岁就当上通用汽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副总裁。他在1981年任职通用汽车时首次拜访中国,之后几十年来多次到中国洽公。

克拉奇是如何从一位考虑带领自己所经营的公司进军中国的企业家变成被中国政府贴上反华政客的标签?

记者:克拉奇先生,您是硅谷的资深企业家,曾是国务院官员。您在私营部门的经验是怎样的,特别是与中国有关的方面?您为什么决定要在政府中任职?

克拉奇:我最早与中国的经历是在1981年,那是我第一次去那里,当时我刚加入通用汽车公司。我是一个中国历史和中国文化的爱好者。我过去几十年来常去中国,主要是为了公务。但在我进入政府之前的最后一次中国之行,当时我在经营互联网电子签名公司DocuSign,那是一次倾听之旅,因为当时我们正在决定我们是否要进军中国,但就在那一次,我可以看到情况已经改变,我可以看到习总书记是多么的咄咄逼人。这也是真正让我感到有些忧虑。

我当时并不认识任何在联邦政府里工作的人,除了一位以前与我合作过的高级官员。我想看看他们是否真的了解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他们显然是了解的。然后他们问我,他们说你有没有想过要为你的国家服务?

我告诉他们,那将是一个我从不知道的梦想。我会很荣幸。他们说你能搬家吗?我说我可以,我可以搬到世界上任何地方。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荣誉。我的任务是制定和实施全球经济安全战略,这将最大限度地提高全球经济安全和各国的国家安全,并推动经济增长,以及对抗中国的经济侵略。

记者:当你去年去德国访问时,你在社交媒体上说,我在此引用您的话,“习先生,推倒中国的防火墙”。您为什么选择在柏林说这句话?您在国务院担任国务次卿时,您的总体中国战略是什么?

克拉奇:我当时就在柏林墙边。它真的提醒了我,我就做了个比较,柏林墙如何将德国人民分开,就像中国的单向防火墙如何将中国人民与真相分开一样。就在那时,我要求习总书记拆掉那道防火墙,因为所有的数据都进来了,但没有出去的,所有的宣传都出去了,但真相却没有进来。因此,如果你看看我在国务院的战略,我在参议院的确认听证上说过,它实际上是利用美国最大的三个竞争优势:即加强我们与盟友和朋友的关系,利用私营部门的创新和资源,并扩大民主价值观的道德高地。

访台之行是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关系的催化剂

记者:去年九月您成为1979年以来访问台湾的最高级别的国务院官员。能否请您从您的角度与我们分享这一重要行程的更多细节?

克拉奇:这显然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它确实符合我们的整体战略。我此行的目的是去参加李登辉总统的追悼会。我们会称他为台湾的乔治・华盛顿。我受到40架战斗机和轰炸机的欢迎。那次访问让我有机会和许多我之前在经商时结识的商业人士进行交流互动。我也花了很多时间与台湾政府交流,我与蔡(英文)总统共进了一顿丰盛的晚餐。那次访问是台湾和美国之间经济繁荣伙伴关系的催化剂。

记者:您说您与台湾的商界人士进行了交流。我们知道您也帮助促进了美国与台湾之间强有力的经济关系,特别是包括与台积电(TSMC)的120亿美元的协议。那是一笔大交易。

克拉奇: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一笔在岸交易。台积电也许是对美国国家安全最重要的全球性公司。这是一次很好的经历。

我们实际上在两周内完成了这笔交易,他们还带来了他们的生态系统。我真的认为这真的有助于加强美台关系。它是如此重要,因为台湾在该地区是民主和资本主义的一个榜样,实际上他们是整个世界的榜样。

记者:您还提到,您在台湾时,解放军派出了近20架战斗机和轰炸机。你对此的反应是什么?

克拉奇:我的反应是,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认为他们想展示一些军事实力。但是我去那里是为了纪念一个伟大的人。我想这是中国共产党经典的行为方式。

记者:我们知道,近几个月来,台湾海峡两岸的紧张局势实际上已经大大加剧。现在我们听到华盛顿很多人士在谈论如果中国试图入侵台湾会发生什么。您有多担心中国会在台湾问题上与美国爆发战争?

克拉奇:我想有这种可能。而且,你知道,这是实现美台经济繁荣伙伴对话的一个重要目的。一个月后,我们签署了一项通常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在美国政府完成的科技协议,并真正为来自美国的更多贸易和投资奠定了基础,它也吸引了来自其他国家和我们盟友的投资进入台湾。我认为当涉及到防卫台湾时,这真的很重要。

呼吁美国企业和人民联合起来就新疆问题采取行动

记者:您最近在《新闻周刊》上与人合写了一篇专栏文章,其中您讲到,“结束新疆种族灭绝的道德责任是我们这个时代最能团结两党的议题之一。”您还呼吁美国企业帮助制止新疆的种族灭绝。您认为他们可以采取什么行动提供帮助?为什么在这个议题上采取行动对您如此重要?

克拉奇:首先,种族灭绝是应该受到惩罚的。这些是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一些最严重的反人类罪行。因此,我认为呼吁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认为,它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三C原则:隐瞒(concealment)、吸收(cooption)和胁迫(coercion)。现在它已经发展成为种族灭绝。我呼吁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为此采取行动。我给所有美国的CEO写了信,希望他们能确保他们的供应链是干净的,没有来自新疆的奴役劳动。

我也给所有大学的管理董事会写信,我给所有公民社会团体写信。但我认为到头来,对于美国公民来说,发出最响亮的声音是敲响中国那边的收银机,因为有这么多企业,让中国公司帮助了政府在新疆的监控和暴行。因此,整个重点是剥离这些公司,不要对这些公司投资。

记者:您认为美国应该因为在新疆的暴行而抵制北京冬奥会吗?

克拉奇:种族灭绝在那里正在发生。我认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说,嘿,让我们在那里举行这伟大的、人道主义奥运会,那是虚伪的。我认为他们有一个重要的决定要做。

记者:您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但对于世界各地的企业来说,有时站出来反对中国践踏人权的行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新疆棉花就是一个例子。您曾担任Ariba和DocuSign等科技公司的总裁和CEO,我相信您非常清楚企业在与中国做生意时必须在利润和道德之间做出的艰难的决定。您会对那些经常需要做出这些困难决定的跨国公司领导人说些什么?

克拉奇:我想这是一个关于你的原则或利益的问题。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在我的家乡,到头来,你的诚信是一切。如果你没有这一点,你就什么都没有。因此没错,你必须做出这些决定,作为首席执行官或董事会主席,你拿那么多薪水就是要做出这些艰难决定的,他们也有道德责任和诚信义务,以确保与他们做生意的人是正直的,特别是当你在谈论像种族灭绝这样的大问题时。

记者:让我们来谈谈美国和中国正在进行的一场非常激烈的科技霸权的竞争。作为科技行业的杰出领导者,您如何看待这场竞争,美国现在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来确保它不会在这场美中科技战中成为失败的一方?

克拉奇:是的,我认为有三个基本方面。首先是为我们自己的经济竞争力提供动力。第二是保护我们的资产,我们的战略资产,我们的技术,这些年来有很多知识产权被窃取。第三个是形成一个民主国家企业和民间社会的联盟,在经济合作的所有领域按照一套信任原则运作。因为如果你想想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他们已经利用这些信任原则,如诚信、透明、互惠、尊重法治、尊重地球、尊重各种财产,来获得他们的经济利益。因此,我们利用“民主国家清洁网络联盟”来对付他们。我们说,如果你不遵守这些原则,我们就不会和你做生意。

《干净网络》倡议打败了中国拥有5G通信的总体计划

记者:您在国务院时您的团队开发了5G干净网络,扭转了对华为的局面。那个5G干净网络有多重要,您能解释一下吗?

克拉奇:我认为这真的很重要,因为它打败了中国拥有5G通信的总体计划。而5G通信不仅仅是你的手机,这是攸关电网,攸关物联网,攸关制造过程,卫生系统等。因此,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但它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它显示中国模式是可以被打败的,并且暴露了他们最大的弱点,那就是缺乏信任。

另外两个目标是创造一个与中国体制竞争的模式,以及为许多其他领域的经济合作提供一个滩头堡,无论是得到干净财政支持的清洁基础设施和能源,或其他技术领域。

记者:今年早些时候,您和前国务卿蓬佩奥先生以及其他26人被贴上了反华政客的标签,您被中国列入制裁名单的第三位,这意味您和您的直系亲属被中国禁止入境,与您有关的公司和机构也被限制与中国做生意。您对中国对您、您的企业和您的家人的制裁有什么回应?

克拉奇:我被制裁是因为我做了我的工作,并且得到了成果。这对我和我的家人来说无关紧要,你知道,这真的不重要。也许你知道,也许这是一枚荣誉勋章,但当我可以采取行动时,我为什么要做出反应?我不会向习总书记屈膝,我认为其他人也不应该。

记者:那么您对美中关系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克拉奇:我当然是始终抱有希望的,但我也认为,习总书记确实加强了侵略性,尽管他们说,嘿,这是个双赢的关系,但它不是。这是个零和游戏。

而且我认为世界已经醒悟到他的三个C的理论,即隐瞒、吸收和胁迫的真相。而世界现在明白了,新冠大流行是隐瞒病毒的结果。我的意思是,他们关闭了一切,人们失去了生命,所有类似的事情。我认为人们可以看到对香港的吸收已经导致其公民自由被剥夺。而现在,对新疆的胁迫已经发展到种族灭绝,世界看到了并不喜欢。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能统一两党的议题。如果你看一下,房间里的八百磅大象就是中共的报复和恐吓。

这就是为什么清洁网络如此成功,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安全毯。人多力量大,有力量,有团结,我认为世界现在已经醒悟了。

想告诉习近平:全世界不信任你

记者:克拉奇先生,如果您能给习近平发个信息,它会是什么?

克拉奇:我想我会说世界不信任你。你对我的制裁对我来说毫无影响,但它向拜登政府发出了一个信息,向全世界的商业领袖发出了一个信息,即你不值得信任,而且会有后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美国之音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大唐英雄榜 电子书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