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面临亡党危机 习近平的出路在哪里?(图)

2021-06-17 13:10 作者: 王友群

手机版 正体 2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习近平在十九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说,腐败仍是中共最大威胁。
1月22日,习近平在十九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说,腐败仍是中共最大威胁。(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6月17日讯】2021年,是中共成立100年。一方面,中共宣传机器正大张旗鼓宣传百年中共所谓的“辉煌历史”和“伟大成就”;另一方面,中共党魁习近平却屡出危言,语惊党内外,爆中共正面临亡党危机。

1月22日,习近平在十九届中纪委五次全会上说,腐败仍是中共最大威胁。1月23日,新华社发表解读文章称:“政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一些腐败分子结成利益集团,妄图窃取党和国家权力”。也就是说,有人想搞政变,夺习近平的权。

中共腐败至极 腐败的最大源头是江泽民

4月25日,习在广西桂林参观湘江战役纪念园时说:“到广西,来全州看一看湘江战役,这是我的一个心愿。这一战,在我脑海里印象是最深刻的,我也讲得最多。”“困难再大,想想红军长征,想想湘江血战”。

湘江血战发生在1934年11月,是中共历史上最大的一场败仗。经此一战,中共8.6万红军减少到3万。

习出此言,外界解读,中共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危局,习把当前的大困局与当年的湘江血战相比,可见习心中“压力山大”。还有人问:习要跟谁血战?

6月9日,习对青海省委、省政府官员发表讲话时,要求广大党员、干部“铁心跟党走、九死而不悔”。

有评论指出,习的这句话暴露出其内心深处巨大的危机感。这等于说,中共已临“九死”之地,许多党员、干部弃中共而去。

习说腐败是中共最大威胁,这句话没有错。从习2013年1月开始反腐打虎到2021年6月暴露出的中共腐败问题,触目惊心,已达到人类历史上登峰造极的地步。无论中国历史上,还是世界历史上,找不出一个比中共更腐败的党了。

至今,习查办了520多名副省(部)级及以上高官,包括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孙政才,原中共最高权力中心大总管、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原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张阳,原空军政委田修思,原武警部队司令员王建平,原国防大学校长王喜斌等。

这些中共党政军最高层的严重腐败分子都是谁提拔重用的?答案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也就是说,江、曾是中共最高层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

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一边做官,一边经商,利用江的权势和自己手中的权力“闷声发大财”,成为中共高干子女升官发财的样板。

江泽民与曾庆红家族是中共最腐败的两大家族

曾庆红之子曾伟,2008年3月7日,以3240万澳元(约2.5亿元人民币)买下澳大利亚一座豪宅。成交时,没有贷款,一次全额支付。之后,曾伟向悉尼市政府申请,再花500万澳元(约3800万元人民币),将豪宅推倒重建。仅购买和翻修这一座豪宅,总计花了2.88亿元人民币。这是被《悉尼先驱晨报》等国际大媒体广泛报道的事实。

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是中共最腐败的两大家族。至今为止,习近平查办江泽民、曾庆红了吗?查办江绵恒、曾伟了吗?没有。

全中国、全世界,任何一个有常识的人,都能很清楚地看出,中共真反腐打虎,必须查办江泽民、曾庆红,必须查办江绵恒、曾伟。但是,习一边宣称“腐败是中共最大威胁”,一边却不查办江泽民、曾庆红、江绵恒、曾伟,一边忧心如焚,高喊“斗争”、“斗争”、“斗争”。

有常识的人都能看明白、想明白的问题,为什么习看不明白、想不明白?中国古语说:“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对习而言,这一“叶”是什么?就是江泽民、曾庆红安插在习身边的亲信、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识形态总管王沪宁,给习灌的马列主义迷魂汤。马列主义是什么?不管那些被称为“马列主义理论家”的专家写了多少万篇文章,出了多少万卷书,其实,就三个字“假、恶、斗”。试举四例说明。

第一例:关于“一党专政”

6月12日,中共驻香港联络办主任骆惠宁在演讲时称,“那些叫嚣‘结束一党专政’”的人,“是香港繁荣稳定的真正大敌”。

1940年12月,中共领导人刘少奇在《论抗日民主政权》中写道:“有人说,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刘少奇被中共称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请问骆惠宁:刘少奇是香港的“真正大敌”吗?

1941年,毛泽东在“皖南事变”后发表讲话,对中华民国政府提出十二点要求,其中第十条是“废止一党专政,实行民主政治”。毛泽东被中共称为“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请问骆惠宁:毛泽东是香港的“真正大敌”吗?

一会儿反对“一党专政”,一会儿反对“结束一党专政”。这就是中共信仰的马列主义。这个马列主义是没有标准的,一切可以根据需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中共没掌权时,坚决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中共掌权后,又提出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党政军学民,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不许反对一党专政,更不许结束一党专政。

第二例:关于“人民就是江山”

2月20日,习近平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指出:“历史充分证明,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

2019年香港爆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送中运动。从6月12日起,中共不断升级对香港的暴力镇压。据香港电台2019年12月9日报导,半年内,香港警方发射弹药29,863枚,其中催泪弹15,972枚,共抓捕6022人。

2019年11月25日,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果揭晓:支持反送中运动的民主派大胜,获388席;支持中共的建制派大败,仅获59席。

这个选举结果是在中共对香港人民持续5个月零13天的血腥镇压后出来的,无疑是香港大多数人民意志最真实的体现。

按照习的上述说法,习理应顺应香港大多数人民的意志,反省1997年7月1日中共收回香港以来在香港问题上有哪些错误,然后,痛下决心,改正错误,这样,才能真正赢得香港的人心。

但是,习在香港所做的与习所说的完全相反。2021年7月1日,中共公然背弃在《中英联合声明》中向国际社会作出的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在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将香港的“一国两制”硬变成“一国一制”。

第三例:关于“一国两制”

2019年1月2日,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指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实现国家统一的最佳方式”。

但是,就在这一年的6月12日,中共在实行“一国两制”的香港发起暴力镇压运动。香港警察在大街上野蛮殴打、甚至开枪射杀香港民众的血淋淋的画面,传遍全世界,震惊无数人。短短半年时间,香港沦为一个“警权至上”的城市,香港“一国两制”被毁得面目皆非,不仅寒了香港人的心,也寒了台湾人的心。

这正是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中坚决反对中共“一国两制”的蔡英文以817万张的高票当选最重要的原因。

第四例:关于必须搞好中美关系

2017年4月6日,习近平亲口对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但是,到2020年,中美关系恶化到建交41年来最坏的程度。7月21日,美国责令中共驻休斯顿总领事馆72小时内关闭。10月3日,美国驻中国大使布兰斯塔德返回美国,美中关系事实上降到代办级。

2020年8月25日,中共《人民日报》发表长达三万多字的文章,批判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文章列举了蓬佩奥的26句话,每句话的下面有一个结论性的字眼:“错”。然后,针对蓬佩奥的所谓“谎言”,以所谓“事实真相”来驳斥。结果是:错的都是别人,对的都是“老子”。

这篇文章的结论是,美国最坏。“美在全球范围非常不受欢迎”;美国是“国际秩序最大破坏者和当今世界最大不稳定因素”。

此文发表时,习可能将他2017年4月6日亲口对川普总统讲的话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古诗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上述自相矛盾的四个典型案例,无论是骆惠宁,还是习近平,至今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是,有人看得一清二楚,比如,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就是其中之一。2020年6月24日,奥布莱恩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演讲时,深入反思了美国误判中共的原因。他说:“这种误判导致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美国外交政策最大的一次失败。我们怎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我们怎么看不懂中共的本质?答案很简单,因为我们没有留意中共的意识形态。”

中共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

奥布莱恩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共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该党的总书记习近平把自己视为约瑟夫・斯大林的接班人。”

“中共是一个马列主义政党”,这是中共全部问题的根源所在。纵观170多年的国际共运史,100年的中共党史,可以清楚看见:马列主义政党是一个千变万化的政党,极具迷惑性,堪称“九条尾巴的狐狸精”,迷倒无数人。

它曾迷住了中国最优秀的一批高级知识分子,比如,被称“教授中的教授”的国学大师陈寅恪,1948年底,中共军队开进北平城前,蒋介石派飞机接他去台湾,他不去,结果,在文革中被中共羞辱批斗而死。

它曾迷住了中国共产党内的一批元帅、将军、高官,比如,48岁被授元帅衔、58岁被确定为毛泽东接班人的林彪,曾经历无数枪林弹林而没有丧命,却在1971年9月13日,一家三口在蒙古温都尔汗坠机身亡,葬身荒漠。

它曾迷住了一批向往革命的热血青年,比如,1937年投奔延安的北京大学才子、作家、翻译家、在延安翻译了一、二百万字的马、恩、列著作的王实味,仅仅因为讲了几句大实话,竟被中共秘密枪杀。

它曾迷住了从国民党员转为共产党员的一批“文化精英”,比如,著名作家聂绀弩,黄埔军校二期毕业,后来跟中共干革命几十年。1967年却被中共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无期徒刑。聂晚年时,一位民主党派人士想加入中共,特地征求他的意见。他一听说,异常激动,高声说:“这个党你想进去,我正想出来呢。当年,我要是知道共产党是今天这个样子,我决不会参加的。”

习近平最终的出路在哪里?

直到2021年的今天,中共党魁习近平仍为这个“九条尾巴的狐狸精”所迷。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至今,仅3年零8个月多月的时间,习沉迷在这个“九尾狐狸精”制造的妖雾中,听不到真话,看不见真相,一个误判接一个误判,将一手好牌打成烂牌!

6月8日下午,习近平考察青海省海北州时,新华社记者为他拍了一张气氛诡异的照片。习穿一身黑衣,戴一个黑墨镜,独自一人,站在一个伸向浊浪翻滚的水中的木板桥上。一位评论者说,这幅照片让他想起“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这句形容人处于极端危险中的古诗。

今年的中共“两会”上,习被一批中共高官吹捧为“掌舵领航”的“舵手”。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李希自称,深刻体会到“总书记领航把舵”是“我们最大的信心所在、底气所在、力量所在”。

习明知中共最大威胁是腐败,明知江泽民、曾庆红是中共最高层最严重腐败分子的总后台,却听任江、曾逍遥法外。由此可见,习近平的出路其实只有一条,那就是:解体中国共产党,法办江泽民和曾庆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杨天龙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