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科幻 史前恐怖病毒已被激活(图)


病毒 中共病毒
史前恐怖病毒已被激活?(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场两万多年前的史前恐怖病毒被无意中发现,并且被人为的激活,培养成为一种可怕的生物武器,散播到全球,造成一场人类大劫。这不是科幻故事,而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下面,我们就详细的和大家聊一聊最新发现的一些惊人的线索。感谢美国的生物学专家怀海鹰博士为我们提供了相关的线索和信息。

首先,我们从上个月生物科技界发现的一条线索说起。6月24日《当代生物学》(Current Biology)期刊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说东亚地区居民的DNA里面保存了大约在2万5千年前因感染冠状病毒后留下的痕迹。

澳洲广播公司(ABC)报导说,这份研究分析了世界各地26个地区居民的DNA,发现了东亚地区居民两万多年前抗击冠状病毒所留下的证据。这些区域包括中国、日本和越南,说明这几个地方的居民在大约2万年前遭遇过一场可怕的冠状病毒大瘟疫,最后这场瘟疫在他们体内DNA中留下了印记。

在显微镜下,冠状病毒外层有很多冠状的突出物,因此而得名。这两年肆虐全球的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就是其中的一种。

研究认为,冠状病毒需要依赖人体基因的微观机制来复制和感染人体,所以通过研究人体DNA中的某些基因与冠状病毒的互动情况,就可以发现人体感染冠状病毒后所留下的印记。

研究团队在五个不同区域的人体DNA中发现了42种基因,分别位于中国、日本和越南,这些基因都有着足够数量的变形版本,显示它们是与一场瘟疫斗争后演化的结果。具体的说,这些基因可能为了更好地对付病毒,使自己的机制出现一些变化而让病毒难以利用它来进行复制。研究称,具有这些变形版本基因的人口在瘟疫中更容易存活下来,这些人再把他们的基因传给下一代,从而把这印记一代代的保存下来。

这份研究的作者之一,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的生物信息学专家苏伊米(YassineSouilmi)告诉ABC新闻说:几代之后,抗病毒基因的变形版本出现的频率就会增加。便在后代人口的基因里面留下了明显的印记。但是这种基因内的印记至少要500∼1000年后才变得很明显,并且在同一区域内传播。

为了了解这些抗病毒基因是在什么时间出现的,研究人员检查了这42种基因内随机变形版本的情况。理论上说,这些特征形成的时间越长,随机变形版本的数量就越多。研究人员发现这42种基因有着同样数量的变形版本,这说明它们大致是在同一个时间点开始出现的,也就是说这不同区域的人是在史前同一个时间点感染冠状病毒的。这份研究推测出这些基因大约是在距今2万∼2.5万年前开始出现抗冠状病毒特征的,就是说在大约两万年前,中国、日本和越南人的祖先,曾在同一时间大量感染了冠状病毒,爆发过一场可怕的大瘟疫,并在他们的基因中留下了这个印记。

要是按照这种说法,那造成目前这场全球大瘟疫的冠状病毒,至少在两万年前的史前时期就已经存在了,并且同时感染了中国人、日本人、越南人的祖先。

中国人、日本人和越南人的祖先到底有什么联系呢?为什么他们会在同一个时间点感染冠状病毒大瘟疫?提到这个问题,不得不让我们联想到云南这个地方。

现在很多人认为,泰国人和越南人的祖先,主要来自于中国的云南,是经过云南南下而发展出来的,这种说法比较普遍。那日本人和云南有什么关系呢?日本人的祖先是不是也来自中国云南呢?如果是这样,那中国、日本和越南人的祖先就在云南这个特殊的地方有了交集。

20世纪70年代末,日本学者鸟越宪三郎提出了“日本人的祖先来自云南”的学说。此后,在整个80年代到90年代,日本便兴起了一股“云南热”。

1979年,日本大阪教育大学人类学名誉教授鸟越宪三郎发表学说称:“日本人的发源地在中国云南”。

1982年,佐佐木高明、渡部忠世等一批批日本学者相继奔赴云南,他们踏入了滇南的西双版纳密林中,进行了艰苦的实地考察。

1984年2月23日,致力于社会人类文化研究的鸟越宪教授又宣布:对中国云南南下地带(越南北部等地区)的少数民族进行了实地考察,发现那里婴儿的臀部都有胎斑(婴儿臀、腰、背、肩部有青色的斑块),而日本人恰好也有这一人种特征。这种皮肤上的黑色素细胞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消失。鸟越宪教授就这一发现强调:“日本人的胎斑特征的渊源就是云南,这是一个旁证,证实云南是日本人的发源地。”

1984年,鸟越宪教授再次率队进入云南,随行考察的有大约30余名著名学者。1988年9月,日本电视工作者同盟抵达云南,拍摄《日本人的起源》记录片。随后,日本国内掀起的“云南热”风潮达到了顶峰。

此后,日本人的推论又由“日本人起源于云南”,进一步演绎为“日本人祖先是云南的少数民族”,其范围与核心,基本圈定到彝族、哈尼族、傣族等说法。

比如:云南石林等地的彝族支系每年都过“火把节”,而日本也有“火把节”,这个节日在日本被叫作“盂兰盆节”,并且它的时间与云南“火把节”的时间是同一天。另外,云南哈尼族与日本大和民族的信仰极为相似,日本最权威的“天照大神”和哈尼族的“阿匹梅烟”神都是女性,并且同为太阳神。日本崇拜“谷神”,奉樱花为国花;而哈尼族也崇拜“谷神”,并视樱桃树、樱桃花为神花……除此之外,在鸟越宪教授的学说发表后,又有日本的语言学者们研究发现,最古老的日语土语口音,竟然和云南纳西族的语音很多相似之处。所以说日本人的祖先来自中国云南,是有据可查的,不是空穴来风。所以说中国、日本和越南的先祖们,在云南这个地方有了交集。

根据最近科技界对人体基因的研究发现,两万年前就曾经爆发过一场可怕的冠状病毒大瘟疫,并且中国人、日本人、越南人的祖先都在同一个时间点大面积感染过这种冠状病毒。而中国的云南则很可能是中国人、日本人、越南人的祖先共同生活过的地方,他们在那里交集。所以史前爆发的那一场冠状病毒大瘟疫会不会和云南有着密切的关系?会不会在云南这个地方也留下过印记?并且这种可怕的病毒会不会一直在云南这块古老而神秘的地方休眠着?然后被中共偶然间发现,又被它培养和改造成了生物武器,故意散播到全球,造成了现在的这场全球大瘟疫?这一切似乎能连成一条线,这是巧合吗?

2003年,SARS病毒大爆发,波及全球,这是这一轮人类历史记录中的冠状病毒第一次大爆发。然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等人追踪发现,导致这场大瘟疫的冠状病毒来源于云南蝙蝠洞中的蝙蝠身上,他们从那里提取了冠状病毒,并且拿回武汉病毒实验室中观察培养,他们还将这一发现写成论文在国际上发表。

位于云南的蝙蝠洞是一处废弃的铜矿,地处中国西南部云南省墨江通关镇的大山深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在此蝙蝠洞的采样工作持续了5年,在采集的样本中检测到293种冠状病毒,并且发现蝙蝠冠状病毒感染人的现象。

早在2012年,有六名在该铜矿工作过的工人感染了一种神秘的病毒,患上了严重的肺炎,最终夺走了其中三人的生命。一位名叫李旭(Li Xu)的中国医生早年发表过一篇硕士论文,他说在2012年4月,中国云南墨江一处矿场有6名矿工在打扫矿洞中的蝙蝠排泄物后,患上了严重的肺炎,其中3人迅速死亡。李旭后来又将病毒样本寄给了武汉病毒研究所,从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团队便前往云南蝙蝠洞追踪调查冠状病毒的来源。

石正丽在《自然》杂志上公布了蝙蝠冠状病毒RaTG13,并且说这个病毒与此次爆发的中共病毒全基因组同源性为96.2%。中新网在2020年9月21日的报导中说,在病毒所数据库里有一条被命名为TG13的序列是石正丽团队2013年在云南蝙蝠洞里发现的。

这就是说,这次祸害全球的中共病毒来源于云南的蝙蝠洞,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等人于2012年在云南蝙蝠洞中追踪发现的。他们提取了数。种冠状病毒样本,并且带回到1600公里外武汉的实验室中培养研究。在其后的几年时间中,他们有可能对病毒进行过改造,改造成生物武器,然后于2019年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导致武汉在2019年底首次爆发了中共瘟疫,然后中共故意隐瞒疫情,将病毒迅速散播至全世界,造成了当下的这场祸害全人类的大瘟疫。

这些线索在这里似乎都连在了一起,共同指出:中共的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并唤醒了休眠于云南蝙蝠洞中的史前病毒,并且将它们培养改造,故意泄露出来,祸害人类。这些就是我们根据当下的最新线索,对这次中共病毒的来龙去脉所作的一些推论。

来源:第三只眼睛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