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专访】人工影响天气是毛泽东当年提出的“消灭灾害”延续(视频)

2021-08-11 22:31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1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img3.secretchina.com/pic/2021/8-11/p2987751a741238248-ss.jpg
王维洛专访(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1年8月11日讯】 (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 据悉,最近中国国内有知名教授在微博上发文称:中国极端天气频发,需警惕敌对国家‘气象武器’的攻击。有网友指,这位教授似乎在暗示,最近河南的超强暴雨是来自某国的“气象武器”。无独有偶,中国国内有位导演最近明确散步言论指,美国和台湾,利用“气象武器”,造成了郑州大洪水。看中国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德国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中国人工影响天气世界第一

王维洛在采访中指出,说到“气象武器”,中共是先祖。如果用来对付台湾,美国,是绰绰有余。“中国人工造雨的第一次试验是在1958年,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在中国吉林省试验的。当时是由中国空军出动飞机在撒碘化银,造成人工降雨。从那个以后,中国这个工作就一直没有停下来。

到了改革开放以后,也是把人工影响天气作为一个手段在考虑的。到了2008年的时候,国家发改委和气象局就做了一个规划。到了2009年的时候,就直接把这个措施和中国粮食增产连在一起了。到了2012年的时候,国务院就出台了一个文件,要把人工影响天气作为国务院的一个重要的工作。到了2014年,就制定了一个2014年到2020年的全国人工影响天气发展规划。到了去年的年底,国务院又发了一个文件,也是讲人工影响天气的,到2035年的时候,中国要把人工影响天气做到世界第一。其实应该这么说,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中国现在就是人工影响天气的世界第一。美国也有,澳大利亚也有,都是科学试验的。别的国家,像以色列也有小规模的,德国也有小规模的,其实是试验性质的,但是,是没有大规模的投入的。

中国无论在技术方面,在设备方面,在使用的广泛的程度上面,在组织结构上面,中国不仰视世界,也不是平视世界,现在是俯视世界,就是老大。如果对付台湾,对付美国的这个气象武器,中共是绰绰有余的,中共是先祖。”

中共人工影响天气的政治目的

据报道,2008年奥运会时,中共当局为了北京及周边地区能保障重大活动,多次实施人工降雨,引起了国际上的关注。王维洛对此表示,中共为了面子工程,化巨资来搞人工影响天气。“中国它最有的吹的就是2008年的奥运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这个钱就花了大的去了。2001年中国拿到了北京奥运会的主办权。从2002的时候,当时就提出了要保证开幕式和闭幕式不能下雨。

8月份因为北京下雨的天气又很多。这个项目就纳入了国家科研的重点项目,投的钱很多,投的设备也很多。在奥运会之前它就调了飞机,什么火箭啊什么东西,都已经在北京四周全部布置好了。奥运会的开幕式,本来说是要下小雨的,说降雨的概率是47%,不是降大雨,可能是降小雨,但降小雨也不行,给中国人丢脸嘛。最后是发了一百多枚火箭,把雨给打掉了,保证了奥运会那天是晴空万里,晚上的烟火放的多漂亮,没有人赶过中国的。那么到了杭州开G20的时候,那天晚上张艺谋要搞一个大型演出,那天的雨也给打了,做的很好。

这次在中共百年党庆的时候,它也是展现的最为清晰的。记不记得中共的党庆好像是29号的演出移到28号了,因为它预测到29号有大雨,所以提前到28号了。

而且7月1号这一天过去后,马上通过中共官方的报道,就说我们这次预测的多少准,都已经准到分了,到了习近平讲话完了的时候,雨下来了。我们气象预报保证了党庆一百年,在北京召开的一个庆祝大会的这个举行。

还有就是很多重要的会议,比如说像广州的亚运会,南京举行的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西安举行的世界公园什么展览会,还有习近平那年阅兵检阅的仪式,都用了人工影响的措施,成果是大大的。”

中国人工影响天气的失败案例

根据中国公开的资料显示,到20世纪70年代,中国人工影响天气的作业一共造成了410人受伤,169人死亡。王维洛对此也举了几个例子。“最新发生的是2021年3月1号的这一天,在江西租用了北大荒的一辆飞机在进行人工增雨的时候,飞机突然之间坠落了。机上5个人都死了,飞机掉在一个村子的民居上面,造成一个居民受伤,还有三座房子被烧掉了。

2020年的9月8号,福建宁德市它说长久没下雨了,我也来一点人工增雨。火箭打上去以后,就造成了宁德市,以及福州和厦门的暴雨,这三个城市都被洪水给淹没了。

还有一次,根据中国的自媒体的报告,2018年的8月6号这一天,辽宁沈阳市人工增雨,发了一百多枚火箭,最后造成了辽宁市的暴雨,整个街道都淹了,街道上的汽车都淹了,实际上是制造成了一次洪灾。”

人工增雨并没有得到统计学证实

有报道指,中共的宣传机构称,每年通过人工增雨,增加了中国的水资源。但事实上,人工降雨这种备受中共吹捧的技术,其实还没有从统计学上得到有效的证明。王维洛对此指出:“在水利部发的中国水资源的这个上面,它就没有体现出中国这么多年,每年从天上打下来的水资源,是比以前的降雨多了,它的资料没有能够证实这个。而是中国很多科学家研究说,中国的降雨,由于气候的影响,就是现在北方的雨增加了,南方的雨少了。

中国说它降雨人工影响天气的范围有多大呢?有550万平方公里。中国的面积中国官方说的是960万平方公里,那么,就说人工影响天气的范围,将近达到了60%。”

人工影响天气和GDP有关系吗?

王维洛指出,中国政府现在要求大家搞什么新的花样出来,说什么中国的人工降雨能创造GDP的。“中国从2009年开始,就直接把人工影响天气和中国粮食增产连在一起。它说我每年多降雨550亿立方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呢?中国每年的用水量大概是700亿立方米,雨多降了500亿立方米,它说现在每年创造几千亿的收益。

中国的农业生产平均每一亩土地,它所需要的水是400立方米。如果你说它收益是五块钱一立方米的话,一亩农田的这个水,就是两千元人民币,农民活不活了?农民种水稻全部种下去,把一亩地的水稻卖掉,也卖不出两千块人民币。还有农药、化肥呢?,还有种子、他的劳力呢,还有那个机械呢……

中国政府可以把它算作GDP里面,我们GDP每年增加多少,我们几年以后就可以赶过美国了。但是你要仔细想一想,其实这个人为的影响天气,它并不创造出你所谓这么多的利益来。

无论是西方的国家,它经济怎么发达,西方国家的农业还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这么一个水平上。西方的农民就说你今年风调雨顺了,我收的多一点,这个自然条件不好,粮食减产了,那就减产。正因为西方是还处在一个靠自然的生产的这么一个情况下,所以西方国家他们的粮食是够吃的,他们能够自给,而且还有输出。正好是中国这么样靠所谓的人工影响天气呀什么东西,才造成中国粮食不够吃。

在最近的十年里头,中国的人工影响天气的措施,使用的次数就越来越频繁了。但是你就没有看见中国的粮食大幅的增产。在数据上它可能是有点增产。但是你在数据上也可以看到,中国的从国外进口的粮食,它是在逐年的增加。中国现在就是靠着中国手里还有点外汇,用外汇来买粮食。中国将近有10%-20%的粮食,是依赖于国外进口的,而不是依赖于人工影响天气的。”

毛泽东号召-消灭自然灾害

王维洛表示,中共的人工影响天气依据,最早其实是从毛泽东的消灭自然灾害的口号中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开展全民打麻雀。把麻雀全部都消灭了,就可以省下多少粮食。因为麻雀每年吃了我们多少粮食。但是把麻雀打完了以后,忽然之间发现害虫多了很多,这个害虫的天敌没了。

对于自然界来说,雨下的太大和雨下的太少,它都是一个自然过程,是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

老子他在道德经里面说的,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二十五章又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就是说人是依据了大地而生活劳作,繁衍生息,大地又按照上天寒暑交替,化育万物,就是人和世上的万物,要顺应自然才能生存。”

人工干预天气是破坏自然生态

据悉,对于中共当局的大力发展人工影响天气,专家其实持不同观点。有专家认为,人工降雨其实是有违自然规律,把本不应该下雨的地方让其下雨,而真正需要下雨的地方却没雨,时间久了就容易破坏自然环境,最终遭受惩罚的还是我们人类自己。

王维洛对此指出,目前世界的西方发达国家,并不主张大力发展人工影响天气技术,而是顺应自然。“为什么像美国这些发达的国家,他们研究人工影响天气研究的最早,但是他们为什么不大量的使用?是他们缺乏技术?还是缺乏资金?还是什么的东西?

我们讲一个很简单的一个例子,比如说你去坐飞机,那天说因为气候原因,飞机取消了。飞机公司是让你改签票子,它不给你赔偿的。如果说飞机取消是因为飞行员罢工了,它就要做出赔偿。我们就可以知道,如果是人为的因素,产生了一个后果,这个人为的因素是要承担责任的。如果是自然的影响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那就像新冠病毒一样的,大家讨论了很多。它是一个自然的产物,还是受人工影响的?如果是实验室的产物,在实验室里改造这个病毒、并使它(病毒)出来的这个人,这个国家就要承担责任了。如果只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只是这个蝙蝠在你们国家里飞,飞到最后飞出这么一个病毒来了,那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所以你人为干涉的时候,你所认定的那个目的,它并不一定是一个最好的目的。你说我要增雨,增多大的雨算是好的,增多大的雨算是不好的。

这个寒来暑往,秋收冬藏,冬天冷,夏天热,这就是一个这么自然现象,在中国的季风阶段,春夏的时候,降雨多,秋冬的时候,降雨少,这就是一个自然的现象。上海下雨下的比北京多,这也是个自然的现象。如果通过人工降雨,北京的降雨量和上海一样的话,那是一种灾难。”

人工降雨碘化银污染问题

据悉,目前中国人工增雨使用的催化剂有碘化银等化学物质。根据联合国环境保护署制定的清洁水法案中,碘化银被列为有毒物质。王维洛对此指出:“中国的科学家分两派,一派认为是会有污染的,另一派认为是不会有污染的。不会有污染的人,他也是说不是说不会有污染,而是他是说污染的程度很轻,你把每次排放的碘化银分在这么多的雨里面,它的含量是很低的。

但是这些人其实他忘了一点,或者说他有意的忘了一点,就说人为什么会重金属中毒,或者铅中毒,或者什么中毒,他不是喝了一次含铅的水过量了,或者是吃了一次含铅的物质过量了,而是它在人体当中是一个累积的过程。

如果你认识了这个重金属污染的过程,你就知道怎么来理解碘化银的污染。所以我们需要了解的是一种常识。”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