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界的密探–何祚庥一生缩影(一)(组图)

2021-10-26 00:30 作者: 守真 瑜正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科院
中科院(图片来源:N509FZ/维基百科 CC BY-SA 4.0)

序 

世间对何祚庥的评论向来争议颇大,那么真实的何祚庥到底什么样?为验证何祚庥的真实为人,笔者仔细查询了现有的公开资料,包括何祚庥的访谈自述、何祚庥的撰文、记者的采访报道、及相关人物的回忆、提供的证据等,核实了网上的部分争议。

笔者发现,综观何祚庥的一生,半个多世纪以来何祚庥热衷于监控、向中共汇报中国人的思想言论是否符合马列,然后揭批打压中共确定的迫害对象。从这个意义上,何祚庥是一个投靠政治的扭曲党棍,是中共在科技界的高级线人和密探

何祚庥
何祚庥的真实一生(图片来源:作者制图)

根据文献资料查询,笔者整理成《科学界的密探–何祚庥一生缩影》,现借看中国一角,拟以连载的形式,全文分成七次刊载。欢迎反馈。

A 何祚庥的人生始于政治投机(1947-1952)

何祚庥,1927年生于上海。1947年,20岁的何祚庥在秘密加入地下共青团组织,同年转入清华大学,并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游行等学生运动。中共建政前,政治积极的何祚庥已是清华大学地下党的支部书记。[1]

周培源教授曾在清华大学课上不点名批评何祚庥:“不要去忙活动,那些活动都是浪费时间,那些‘唯心’‘唯物’的问题是搞不清楚的”。[2]何祚庥自述到,“我以前就是地下党。物理学界党员很少,一些重要的科学家都是我发展他们入党的,包括钱三强都是我做的工作。钱三强自己都说:‘小何是我的领导,我的启蒙人。’”[3]

那时候的清华大学常常罢课、游行,老师们也难以完成授课内容,专注于组织政治活动的何祚庥所学或更微渺。从各种资料来看,何祚庥在学业上并不出众。

1950年初,中共宣传部理论宣传处副处长于光远,到清华大学与在校学生座谈。何祚庥在座谈会上提出“自然科学有没有阶级性”的问题,表明其愿意配合中共干预科学研究的立场。1951年,何祚庥毕业,被于光远指名分入中共中央宣传部理论宣传处。1952年中宣部成立科学处,何祚庥成为最早的处员[1]。何祚庥同时兼任政务院文委科学卫生处成员。[6]

B 参与破坏中国科学研究的何祚庥(1951-1956)

熊卫民着的《对于历史,科学家有话说》书中,何祚庥在访谈中承认,在科学领域缺“自己人”的中共在建政初期在思想领域搞了多次运动,例如批判电影“武训传”,至批判《红楼梦研究》、反对胡适唯心论等,目地是彻底控制思想理论领域。

何祚庥曾自夸到:“我在中央宣传处是走红的干部,可以直接见部长。陆定一喜欢我,胡乔木也喜欢我”[3]。在和熊卫民的访谈中,何祚庥自称因他是参加革命较早的地下党员,又懂得一些理论物理学知识,所以大事小事都交给他去干[6]。

大学毕业时何祚庥已参与多年的政治运动,再加上初建的中宣部科学处只有他读过物理学。当时何祚庥虽然年纪轻职务低,却在协助中宣部科学处于光远等破坏中国科学研究方面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从熊卫民的访谈中可见,何祚庥是中共运动的拥护者和组织者,而不仅是被动参与者。

何祚庥在这段期间的作为至少包括:

1)中共建政初期的思想改造运动(1951年秋-1952年10月)

中宣部科学处负责主持中国科学院方面科学家们检讨材料的审查和思想谈话,何祚庥为中科院东区思想改造学习委员会委员[5]。

何祚庥作为中宣部的代表,跟一百多位科学家一一面对面地交谈[3],监控他们的思想状况。用当代的名词描述大概就是请哆哆嗦嗦的科学家们“喝茶”吧。何祚庥工作伊始就参与了思想控制工作,这给他后来监控科学家们的意识形态打下了基础。何祚庥曾提过华罗庚与他的交谈中提及希望提高待遇,给人一种轻松愉快的印象,然而何祚庥避而不谈的是华罗庚在思想改造运动中承受不住压力而自杀未遂。

从研究文献《思想改造运动对中国科技事业的影响–以中科院为中心的初步探讨》[4]来看,中科院的思想改造运动虽然比后期运动要缓和一些,但本质是相同的,过程也颇为残酷。这是中科院所经历的第一次运动,但对之后的科学发展有深远的负面影响。

2)中科院的《科学通报》

张藜、赵涛整理的《科学处与新中国早期的科学领导工作》中记载,1952年的中科院的《科学通报》实际由何祚庥和龚育之掌控,从科学刊物变为翻译苏联科学文章的译报,主旨也变为配合思想改造运动和照抄苏联科学批判。[5]除了后面提到的事项,《科学通报》还主导了批判共振论、批判部分太阳系起源学说、批判魏尔啸学说等。

3)《苏联科学界批判量子力学中的唯心论观点》(1952年5月21日《人民日报》)

何祚庥在此篇文章中把量子力学的部分主流观点叫做唯心论,挥舞政治大棒予以打击。

4)《坚持生物科学的米丘林方向》(1952年6月29日《人民日报》)

1952年中共开展了批判摩尔根基因遗传学说的运动,宣扬苏联李森科一派的“米丘林生物科学”,高喊“米丘林生物科学是自觉而彻底地将马克思列宁主义应用于生物科学的伟大成就”,正常的科学研究受到了政治的强烈干预。

批判摩尔根基因遗传学说《坚持生物科学的米丘林方向》一文由孟庆哲、何祚庥等人主笔。此文在人民日报发表后,全国兴起了模仿苏联,打压消灭摩尔根遗传学的各种措施。[5]

5)《布洛欣采夫:保卫列宁关于运动的学说》(1953年第3期《科学通报》)

何祚庥翻译的此文把列宁的一句话强加于关于物理运动的科学研究。

6)《论梁思成对建筑问题的若干错误见解》(1955年10月2日《学习》)

中国古建筑大师梁思成主张新建建筑在经济和美观之间取得平衡,主张在城市开发中多保留古建筑。这和中共的主张相悖。何祚庥(自述奉上级命令)把建筑政策问题政治化,发表了批判梁思成的文章,指责梁思成的思想根源是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称梁思成的建筑理论违反(中共)总路线。

仅就建筑风格争论本身来说,何祚庥文中的指责也是断章取义。注:梁思成在1957年5月接受《北京日报》采访时为自己的理论做出了辩解。[6]这篇直接出自何祚庥之手的文章是迫害梁思成的开端,而且可以说何祚庥推动了破坏中华民族遗产。何祚庥表示他是在彭真的指示下发表文章,于光远则说是何祚庥本人将文章送到《学习》杂志发表的。[5]

7)《斯维契尼柯夫:苏联以外各国进步学者反对量子力学中的非决定论的斗争》(1955年第4期《科学通报》)

何祚庥参与翻译了此文,再一次支持用马列理论干预量子力学研究。

8)《论所谓“热寂说”的错误》(1956年第2期《哲学研究》)

“热寂说”是一种科学假说,并不一定是真实的,学术讨论无可厚非。然而,何祚庥写此文的出发点是袒护马克思主义和为政治目地而束缚科学研究,学术争论本身倒是无关紧要了。

参考文献
1.何祚庥的无界限探索(李宾)
http://www.chinatoday.com.cn/china/z200311/38.htm
2."宗师”周培源(宋春丹)
https://www.tsinghua.org.cn/info/1952/34284.htm
3.何祚庥:我不是一个纯粹念书的人
http://news.sina.com.cn/c/sd/2009-08-17/102818451162_2.shtml
4.王扬宗:思想改造运动对中国科技事业的影响–以中科院为中心的初步探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3740-859516.html
5.张藜、赵涛:科学处与新中国早期的科学领导工作
https://core.ac.uk/download/pdf/48311404.pdf
6.何祚庥:在科学和宣传之间
https://freewechat.com/a/MzI3MzM3MzQ2OQ==/2247485340/1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