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八孩之母事件 无数网友不放弃追问(组图)

2022-02-12 06:15 作者: 呦呦鹿鸣的鹿鸣君
手机版 正体 1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徐州
徐州八孩之母(图片来源:网络)
 

【看中国2022年2月12日讯】当人们呼唤人性时,将会惊醒多少妖魔鬼怪?到了2月10日的第四次通报,徐州丰县“八孩妈妈”事件来到了一个节点:徐州调查组确认存在拐卖妇女

第一次通报:不存在拐卖行为;

第二次通报:杨某侠是被董的父亲收留,结婚登记时没有核实身份信息,铁链是因为防止女方犯病,没有发现拐卖行为;

第三次通报:杨某侠是云南人,叫小花梅,因为言语行为异常,父母委托老乡桑某“带她到江苏治病并找个好人家嫁了”,到江苏后走失,未报警也未通知家属;

第四次通报:涉嫌拐卖妇女罪、非法拘禁罪,三人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由此,这一事件具有了里程碑意义,因为这是中国第一起由网友从社交媒体发现并持续关注、不懈追问后被确认的拐卖妇女案。

没有无数网友的仗义执言,这个可怜女人恐怕还在铁链之下,带着谜一样的身世。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无数陌生人给出了答案:不抛弃、不放弃。

我怎么能不为此激动呢?

看看对面的是什么吧。

首先,这些陌生人的追问,要克服过年时节直面恶事件的心理关。人们必须鼓起十足的勇气,才能面对那一个又一个罪恶累累的拐卖妇女事件,面对无比粗粝的丑陋。

比如,这几天,我详细阅读了《中国拐卖人口问题研究》等学术著作,看了各大媒体各个时期的打拐新闻报道,看了《古老的罪恶》《喊山》《极花》等拐卖妇女主题小说/报告文学,看了《盲山》《狗镇》等电影……这个过程中,没有一部作品我是可以一口气看完的,都不得不中途停下然后强打精神再回来。因为工作原因,我是一个见惯了世间真实丑恶的人,相对一般人而言,具有更强一些的抗击打能力,因此,我相信,许多人和我一样,面对那扑面而来的古老罪恶,不由把心揪紧。谁不愿意过一个欢乐祥和的年?但是,谁又能把被囚禁在窑洞的女大学生在墙壁上写下的那几百个“跑”字轻轻松松地放到一旁呢?

其次,这些陌生人的追问,要面临“有关方面”的直接压力。

第三,这些陌生人的追问,要面临与周遭世界的格格不入。要知道,之前,“八个孩子的爸爸”是以正面形象出现的,他的家成为网红打卡地,获得大批赞扬和支持(包括一些主播),他的直播间有几万粉丝,他还接了广告,装修公司的、婚庆公司的……这种现象说明,他有“群众基础”,土壤肥沃。当网友们在朋友圈提问质疑,要面对的不是这位董某,而首先是环绕自己的那些董式思维拥趸。

举别人的例子不合适,还是以我自己为例吧。比如,2月4日,我就此写了第一篇文章《百花羞公主的孩子如何安置?》,探讨被拐卖妇女所生孩子的抚养权问题。结果,在我自己的评论区也遭到不小抨击,为此我不得不拉黑了一大批关注者。比如这位(他在这里也获得144个点赞图片):

拐卖妇女

他们认为我“侵犯了人家的幸福平静”,要我尊重董某一家“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他们认为我应该给董家多捐钱,他们质问我“吃人血馒头”“该删除了,非要别人妻离子散你才满意吗?”……

拐卖妇女
拐卖妇女

这种意见很是有一批人。我是如此,其他人也差不多。

可想而知,当人们在朋友圈呼唤人性时,要惊醒多少妖魔鬼怪。

第四,这些陌生人的追问,要触动的是一个难以触动的体系。

这一点比较关键,需要重点说。先举一个例子,也是丰县的一个真实故事。

2019年12月24日,中央电视台CCTV-1《等着我》节目播出,帮助刘环环——一位29岁徐州丰县女子寻找妈妈

在节目中,刘环环说:妈妈有精神疾病,被人贩子从哈尔滨带到徐州,因为没有卖出去,就被抛弃了,一个人在流浪。爸爸看着这个人很可怜,把她收留,结婚,爸爸是大龄,有残疾,所以很重视她。10岁左右,妈妈走失了,5年之后,表姐在山东收蒜时偶然在一家包子店看到打工的妈妈,就把她带回来,一家人团聚了。家里从不留钱,不放交通工具,也不让妈妈单独出门。没想到,3年之后,2011年,妈妈又走失了,因为,这一次刘环环从县城带回了一辆自行车,妈妈骑自行车走了。

这个故事的蹊跷就在于:刘环环一家都知道妈妈来自哈尔滨,知道她被拐卖,她写下很多字,其中写得最多的字,就是“哈尔滨”。“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我妈妈有一个很大的愿望,就是要找到她自己的家(哈尔滨的)”。当刘环环2019年打电话给哈尔滨电视台,很快就找到了妈妈的家人。那么,之前二三十年,当地各有关部门在做一些什么?

拐卖妇女
刘环环妈妈在哈尔滨(图片来源:网络)

拐卖妇女
刘环环妈妈在丰县(图片来源:网络)

那么,当初是如何收留的?精神病人如何完成的婚姻登记?是不是《婚姻法》规定的自愿?很可惜,在节目中,央视没有提出这些问题。

在这些年中,梁希在哈尔滨的父母和哥哥也一直在找她,“东奔西跑寻找,到处打听也找不着。”直到去世,父母亲都不知道她困在丰县一个农村里。如今,哥哥也年过70。

后面的故事更加离奇。2021年10月,“环环妈妈梁希已回家”微博发出控诉说:“妈妈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栏杆镇王庄村张庄被一个老头收留,当地违规上了户口把名字梁希改成了张兴荣,落户在一个单身汉户口上,说是捡到的,小孩都知道捡到一分钱需要交给警察呢,这样捡到一个活人(是不是捡到的还要调查),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栏杆镇派出所户籍处就能有权利直接上户口,不需要调查核实?不需要采血入库?公安机关办户口不需要发声明?”

微博控诉说,徐州打拐办和央视栏目组在解救梁希时被打,遭到镇政府和村委围攻,经过高层协调,第二次接人成功,但被当地索要3万块,给了1万块现金才把人带走。此时,梁希满口已只剩下一个牙齿。

昨天,“环环妈妈梁希已回家”微博还在,今天已经看不到了。

这个故事最令人唏嘘之处是:阻扰解救的人竟如此理直气壮。请注意,在人贩子之后,明确说自己家在哈尔滨的梁希两次被“收留”,两次被成功“落户”,在媒体、丰县地方各部门、宿州地方各部门的眼中,这种收留和落户都是合法的,她仍然被当作“合法妻子”。

今天,当人们发出质疑,在他对面,横亘着一个长期存在的、根深蒂固的庞大体系。那些未被解救的妇女是如何“合法化”、如何长期存在的?这些“合法化”措施和理念体系如何将严酷的拐卖问题遮掩?又如何让拐卖案生生不息?

这是更大的挑战,也是更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也许,到了这里,您会更明白,为什么第一次通报说没有拐卖;会更明白,为什么董某有那么多粉丝可以接那么多广告;会更明白,为什么董某已经成年的长子可以在地方机构打电话给一些微博作者威胁要封号;会更明白,为什么像我这样只是写一篇探讨文章就要在后台受到那么多自发攻击。

也许,到了这里,您会更明白:全国各地的人们,冲破重重阻力牵挂一个远方陌生女子的苦难,有多么难能可贵。

选择直面问题的刘环环是一个好女儿,特别是,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正义不该被隐藏”。

是的,那些妖魔鬼怪将会被惊醒,但正义不该被隐藏,正义应该被伸张。是的,黑暗里的眼睛将被阳光刺痛,但那些无法发声的人应该被听见,那些被困在某个洞里的人应该被看见。

他们不该被抛弃,不该被放弃,正如我们不会抛弃自己,放弃自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呦呦鹿鸣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