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与君子大不同 柏庐先生入冥司说分晓(图)

2022-05-13 06:00 作者: 晓净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先生遂乘舆到一所堂殿巍峨,气象整肃的衙门;回身自顾发现一身已是王侯打扮,随即升堂入座,两旁尽是衙役捕快、牛头马面随伺在侧
先生遂乘舆到一所堂殿巍峨,气象整肃的衙门;回身自顾发现一身已是王侯打扮,随即升堂入座,两旁尽是衙役捕快、牛头马面随伺在侧。(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其为人所熟知,出自《朱子家训》,作者是朱用纯,自号柏庐,江苏省昆山县人,关于“柏庐先生”有这样一个发人省思的故事。

先生平时存心忠厚,立品端方,某夜朦胧入睡,忽见无数奴婢迎接,恭请先生前往冥间审判,先生遂乘舆到一所堂殿巍峨,气象整肃的衙门;回身自顾发现一身已是王侯打扮,随即升堂入座,两旁尽是衙役捕快、牛头马面随伺在侧,庭下仪仗排列,兵器、旗帜,无一不有。后一判官请先生服下黑团子汤一碗,先生问所食何物?判官道:“是五个铁丸。此阴司规矩,凡鬼魂当面,即有亲属朋友,亦要照律科断,不得留一毫情面。若有徇私,腹内铁丸就会变红烧起,教你片刻难忍。”随后就上呈卷宗给先生审判,天明方醒,却不敢泄漏于人。

尔后常闭门高卧,时日既久,学生心疑,先生才说出因由。又某日晨起,先生接连感叹某旧识,弟子不解问道:“某人现正于某处做官,虽遭遇荒年,赈饥安边,却赚了若干大元宝,正是得意的时候,先生何说他可怜?”先生回道:“正为这节事上,不久就要有灭门之祸了。”弟子不解追问,先生方才娓娓道来。

原来,先生的旧识虽为地方官,却趁百姓流离困苦,饿得发慌之际,昧着良心将朝廷加恩于百姓的大米,该给两口米的,克落了一口;该给一石粟的,克落他五斗;虽设厂施粥,强逼大户捐米、捐银,却在粥中和入冷水和石灰,还限定一人一碗;大老远赶来的老百姓,要是来迟了,也不施一碗粥,饥饿难耐,死者无数,臭气熏天,官府却漠不关心;只愿死者多食者少,便可多积几担米,多挣几万银子。

而先生昨晚判定画押的正是此侵盗赈米的官吏,罪刑是以侵盗的多寡而定,轻者暴死,重者灭门,贬入地狱,转世为牛马或猪犬;轻者子孙乞丐,重者断种绝嗣。不过,先生旧识却是罪大恶极,亲友和其协同作恶者,罪易不免,不久就要勾到他们的魂魄了,因此先生才为之叹息不已。

弟子又追问起先生,忏悔补救有用吗?先生答:“要看这个人平时的作为,若本来为善的,修斋礼忏,只当存养善心,不求福而福自至。若积恶的人,罪证确凿,欲借僧道之力,经典之功,以资冥福,就如割别人的肉,贴得上自己身子上吗?恐怕此一家,就有凶信来到。”

果不其然,数月后,此官吏全家都感染了时下正在流行的瘟疫,父子合家总计四五口,不上数日,相继而亡;更为奇异的是,其平日所骑乘的爱马,到他身亡当日,尾上之毛竟也脱落得精光,确是绝嗣灭门,恶报不爽。

瘟神不取君子之命

唐以后,五代十国的第一个皇朝是梁(西元907年至923年),某夜天晴月皎,一位读书人趁着透亮的月光漏夜从河南徒步前往陕西方向赶路,恰在一处荒郊野地,忽闻后有马车声响,声音越发靠近,读书人就顺势在路边草丛闪避一会。

惊见三名骑士,头冠穿戴如王爷之相,徒步徐行交谈,读书人又再退避了数十步之遥,但仍清晰听见某一骑士说:“今奉命往邠州(今陕西省彬州)取命三千人,但不知将以何种方式取命为好?想听听二位高见。”其中有一人建议:“当以兵取。”即当以兵家争战取命为好;但另一人又言:“兵取虽优,其如君子小人俱罪其祸何。宜以疫取。”此人不同意以战争取命,因为虽然争战取命数量多又快,却会让君子和小人同遭祸害,所以建议应该以疫病取命。商量后,三人皆表认同,但闻车骑声渐远,再无交谈之声。

此读书人行至邠州后,果然发现瘟疫流传,死人无数。(引自《太平广记》)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