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难言“忧郁之岛”反思香港去处(图)


香港纪录片“忧郁之岛”导演陈梓桓表示,2019年后的香港面对巨大转变,有人选择离港、有人深陷牢狱,更多人是被困在各种忧郁、孤独、罪恶感与无力反抗等情绪中,甚至有无法与他人言说的“失语感”;虽然他也同样痛苦,但身为纪录片工作者,顺应时代记录下这些事情是他的职责。
香港纪录片“忧郁之岛”导演陈梓桓表示,2019年后的香港面对巨大转变,有人选择离港、有人深陷牢狱,更多人是被困在各种忧郁、孤独、罪恶感与无力反抗等情绪中,甚至有无法与他人言说的“失语感”;虽然他也同样痛苦,但身为纪录片工作者,顺应时代记录下这些事情是他的职责。(图片来源:中央社/光年映画提供)

香港纪录片忧郁之岛”藉探索香港近代史,反思香港未来。导演陈梓桓坦言,反送中后香港面临巨大转变,人们像失语般有话难言,但他依旧选择留下来创作,时刻警惕但不恐惧。

陈梓桓执导的“乱世备忘”曾入围2016金马奖最佳纪录片,这次他与“迷航”监制任砚聪、“十年”监制蔡廉明共同合作,由香港及日本团队共同筹备5年,在全球近3000名匿名群众募资下,倾力完成了“忧郁之岛”。

忧郁之岛”追溯香港重要事件,如1967年“六七暴动”、1970年代“(文化大革命)大逃港”与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借此映照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片中透过纪实和戏剧重现手法,探索几名过去曾投入抗争运动的青年,看这些经历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痕迹,并以此窥探港人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陈梓桓与监制任砚聪今天出席媒体联访。陈梓桓表示片子从2017年开始制作,当时尚未发生“反送中运动”,香港“国安法”也还没出现。陈梓桓认为2019年后香港太多人需要倾诉,“我不断地问,香港是什么?”希望能寻找一个香港的解答,也让观众思考20年后,“你是否依然相信自己相信的事”。

陈梓桓说,2019后的香港面对巨大转变,有人选择离港、有人深陷牢狱,更多人是被困在各种忧郁、孤独、罪恶感与无力反抗等情绪中,甚至有无法与他人言说的“失语感”。虽然他也同样痛苦,但身为纪录片工作者,顺应时代记录这些事是他的职责。

由于“忧郁之岛”涉及敏感政治题材,在香港没有机会上映,形同“禁片”,不过目前导演与监制依旧住在香港。就此,被问及是否会担心人身安全?陈梓桓坦言“国安法”出来后,无论从事什么职业,每个港人或多或少都有怀疑跟恐惧,他选择以“时刻警惕,但不要恐惧”的态度面对。恐惧会使人脚步停下,可是他还想再拍下去,“香港正经历大时代转变,希望创作人要更努力坚持”。

继“乱世备忘”角逐金马后,陈梓桓再度获得入围肯定,现年35岁的他表示依旧开心,但不像年轻时那么兴奋,期待藉难能可贵的金马提名,让更多观众关注电影,引发对香港的讨论。

这回来台参与金马盛会,还有一点让陈梓桓与任砚聪特别感动之处,就是近年四散各国的香港影人好友,都因金马齐聚台湾,“看见大家都还在,能在这里相聚很特别”。

“忧郁之岛”将于12月16日全台上映。

责任编辑:一帆 来源:中央社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feitian.edu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blank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