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派戳江痛點句句到位 曾慶紅渾身炸刺兒霸氣衝天

2003-03-26 02:16 作者: 林立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做領導最尷尬的事就是沒有威望,不得人心。江澤民專長尷尬之事,曾慶紅也在急起直追。

人要有自知之明

曾慶紅曾經是江澤民的攝政,江澤民到北京來時,唯一帶的人就是他。曾慶紅跟著江澤民這麼多年,但什麼職位也沒撈上,參加了一次上海APEC會議,雖然和布希見了面,也是名不正言不順,中共內部意見極大。

曾慶紅過去一貫霸氣,仗的是江澤民,現在人大會議當上了國家副主席,霸氣就應該收斂了,因為自己掌了實權,就不需要狐假虎威,應該展現出來的是國家領導人應有的大度。否則豈不和江澤民的弱智爭相媲美?

有人說,曾慶紅在中共裡面會起關鍵的作用,他站在哪一邊,整個政局就會向哪方傾斜。這種論調一多起來,曾慶紅渾身的刺兒炸得更歡,不知自己幾兩幾錢重。其實不但他沒有這麼重要,而且沒有任何一個中共當權者這麼重要。中華民族的命運豈能由一個人說了算?

《動向》3月刊透露,二中全會結束的同一天,政治局九名常委,舉行了與各民主黨派的民主協商會。曾慶紅以他一貫的霸氣,和民主黨派人士頂牛,被群起而攻之,部分與會者要退出會議。

中南海的「民主」協商會

二月二十六日,胡錦濤偕八名政治局常委,在中南海與各民主黨派人士舉行了民主協商會,主題是通報新屆國家、政協領導人選名單,以及就深化行政管理體制和機構改革,聽取意見。

出席會議的有九屆人大副委員長、九屆政協副主席中的民主黨派知名人士,有各民主黨派、工商聯、無黨派人士中的新一屆負責人,共約四十多人。

在長達三個多小時的協商會,曾發生少見的緊張氣氛,與會人士幾次要退出會場。

國家機構、政協領導人是自上而下的「選」

會上,曾慶紅代表中共中央,通報了二中全會通過的國家機構、政協領導人名單,他說:有關人選是經黨中央領導集體反複審核、醞釀,反覆聽取、徵求黨內外意見並取得高度一致肯定和贊成下通過的,是能代表國家、人大、各政黨團體的意見和受到人民擁護的。

那麼也就是說,出席這次會議的人不包括在「黨內外」,也不包括在「國家、人大、各政黨團體」和「人民」之列。他們什麼權力也沒有,只是遵命來聽傳達的。這叫什麼民主協商會?

曾的講話,立即引起在座的吳階平、丁石蓀、許嘉璐、羅豪才、張克輝等人的質詢和批駁,指出:今天是中央領導舉行民主協商會,而不是傳達報告會。有關國家、政府、人大、政協領導人人選,既然已經取得「高度一致」,中央全會又「一致」通過,已經有了決定了,再開協商會說聽取民主黨派、黨外人士的意見和建議,那不僅是形式主義,而且有損今天會議的宗旨,也有踐踏民主黨派參政、議政的原則,更把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大常委會,也貶為沒有實際權力的形式議會機構。

針對這種自上而下的假民主,吳階平、經叔平、王文元等更憤怒指出:討論、醞釀國家、政府、人大、政協和有關政府部長人選的形式,又倒退到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中、後期了。政治不改革,經濟改革成果難以保障,近二十年了,政治改革還是舉步艱難,究竟是出了什麼大問題了?

曾慶紅與民主黨派人士頂牛

沾染江澤民獨裁霸氣的曾慶紅揣著明白裝糊塗,馬上回敬道:那究竟是出了什麼大問題?我倒要請教一下。

吳階平一針見血地回應道:不用請教了,大問題就擺在面前。政治改革首先是黨的權力定位的改革,對執政黨監督機制的改革,共產黨領導幹部自身建設的改革;否則,政治改革是空洞的、不符合國情的。

曾慶紅在吳老面前非常不禮貌,多次插話,稱:共產黨的權力不是某政黨團體給的,是憲法規定的、人民給的。現在,社會上有一股強烈的思潮,要共產黨交權、讓權,要在中國實行多黨制、三權鼎立,這就是所謂的政治改革論。

既然共產黨的權力是憲法規定的、人民給的,那麼也就是說共產黨應該是置於國家、人民監督之下的,既然如此,為什麼黨領袖要高於國家元首呢?現在更熱鬧,軍委主席高於黨主席、國家主席。怪不得有人要求實行多黨制、三權鼎立,怪不得「社會上有一股強烈的思潮,要共產黨交權、讓權」,因為中國已經走進了江澤民軍事獨裁統治的死胡同。

《動向》還透露,會議上,曾慶紅還一度打斷民主黨派人士的多次發言,要民主黨派人士發言能集中會議主題,有關建議用書面向中央政治局提出,云云。

會議主題是什麼呢?就是說話要說黨愛聽的話,支持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支持江澤民的獨裁統治。打橫炮、出噪音是江澤民最怕的,因為有人一帶頭說出真話,就戳到了中共的痛點上,那局面就會急轉直下,矛頭都會指向江澤民最「輝煌燦爛」的十三年,這裡面不可能沒有曾攝政的「苦勞」!

曾慶紅的心虛造成了表面的霸道,頓使會議氣氛趨於對立。吳階平、丁石蓀、許嘉瑞、孫孚凌等十多人,當即起身,向胡錦濤打聲招呼,要退出會議,會議陷於十分尷尬的境地。

於是,胡錦濤、溫家寶等人,都出面勸解,以緩和氣氛。這時,有民主黨派人士當面斥責曾慶紅說:你的作風要改一改。黨內外對你的評價、議論都很差。黨風這麼差,黨的幹部素質這麼差,你的責任不小。

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不要做民族的罪人

「能力強」這個字眼是褒意也是貶意,看在什麼場合用。幹好事能力越強越好,幹壞事能力越強越糟糕,還不如無能!曾慶紅能力強但選票卻非常低,那麼在別人眼裡,他的能力強是好事還是壞事就一目瞭然了。

這不能怪別人有看法,「攝政」這個詞可不是一般的詞,它包含著重大的責任在裡面。江澤民當政十三年來,國家搞得一團糟,這和攝政沒有關係嗎?這個政是怎麼攝的?

現在,從人大以後,曾慶紅是國家副主席了,那麼他就到了直接承擔責任的時候了,也有了一個重新為自己未來選擇機會的時候了。曾慶紅應該已經看明白,江澤民是沒有未來的、沒有前途的,如果還甘心情願聽從江澤民的指令,繼續幹著危害國家、民族和人民的事情,不把勁兒使在國泰民安上,而是用來製造分裂和內鬥,那麼就是自己把自己定在民族罪人的位置上!

曾慶紅,到了和江澤民徹底決裂的時候了!

胡錦濤的責任和承擔

二月二十六日的會議上,劍拔弩張時,總書記胡錦濤出面勸解說:今天誠意請各位前輩和後起之秀來,就是向各位求知、學習,聽取意見和建議,一起來討論、協商的。一個執政黨、政府只聽到讚揚、歌頌,是不實用的,對事業、對工作、對個人,都只有害,沒有益和利的。如果各位德高望重的前輩的意見、建議都聽不進,都不接受,那共產黨還有什麼人民基礎,還有什麼知己諍友!

胡錦濤這些話沒有錯,但反過頭來想,總書記在場,曾慶紅就這般放肆,讓與會者如何不擔心國家民族的前途和命運呢?如何不擔心總書記的一切承諾能否落實呢?

作為總書記的胡錦濤在多次會議上都呼籲過要尊重憲法,要以法治國,可是曾慶紅等中央書記處的幾個書記在江澤民的唆使下,公然多次向胡的權力挑戰。扣著總書記的講話不發、不報,或刪改。因為他們的胡作非為換來的只是胡錦濤的默不作聲。這種默不作聲不但引不起他們的反省而只能得到嘲笑,所以團結是有條件的,姑息養姦只能適得其反。

三月的人大上,胡錦濤又兼任了國家主席,成為黨和國家的最高元首;雖然軍委主席沒有在自己手裡,難道不和在自己手裡一樣嗎?元老們、軍隊老將們、絕大多數的軍心在誰一邊,支持誰?這個連江澤民心中都有數。

以前,人們管胡叫「小媳婦」,說他為了接班在忍氣吞聲,大家都理解和同情;可是如今他大權在握,管理的是十幾億人口的國家,那麼就有了在其位謀其政的責任和承擔。如果胡錦濤不制止江澤民的劊子手、賣國賊等禍國殃民的罪行,那麼有朝一日江站在被告席上,胡也罪責難逃!因為軍委主席江澤民是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胡錦濤的下屬,下屬做出的事,上級要承擔責任,這是中國的法律。

與其讓江拖下水溺斃,不如先下手為強!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