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在大陸當「盲流」


三十三歲的阿文頂著臺灣知名大學碩士的學歷,一九九八年跟隨父親帶著全部家產三千萬台幣前往廣州從事文具批發生意,不過生意並未如預期順利,加上懷疑內部大陸員工趁機從中「污錢」後,阿文的父親在二年前一病不起,鬱鬱而終。
工商時報報導,對該行業還不熟悉的阿文,不久就草草結束父親在當地的批發生意,以僅剩不多的資金留在廣州尋找新的機會。他對經營農場頗有興趣,也看過幾個有意讓售的農場,但都不符合自己的期待。兩年過去了,阿文仍未找到適當的工作,盤纏也幾乎用盡。半年前,他已付不起近一百平方米的高級公寓租金,不得不搬到僅二張榻榻米大小的民工宿舍,當起名副其實的「臺流」。

為顧顏面不願返臺

像這樣吃喝拉睡都在同一處的民工宿舍,通常都是給大陸貧困地區民眾前來廣州打工的棲息地,床鋪緊鄰茅坑,用一塊板子將茅坑蓋起,就成浴室。這就是阿文現在的生活環境,常常一餐吃不到五元人民幣,一有臺灣的親友來訪,就成了他最快樂的時光,因為如此才有機會好好打個牙祭。

在珠三角地區,流浪街頭的「臺流」不僅僅止於像阿文這樣經商失敗的台商,更多的是遭到台商僱主開除的臺干。據瞭解,在台商聚集的東莞厚街一帶,甚至形成所謂的「臺干流浪一條街」。原先在東莞厚街一家台資制鞋廠擔任幹部的吳志明,二個月前遭到解雇,原因是工廠獲利有限,為了節省人事開銷,先拿臺干開刀。失去工作的志明,一來是嚥不下這口氣,二來又怕回臺灣面對親友覺得丟臉,決定還是留在東莞找工作機會。目前他與幾個有相同遭遇的臺干在厚街鬧區合租一間三房公寓。

自降身價幹起臺勞

根據大陸媒體報導,目前光在東莞厚街一帶的「臺流」便可能高達一千多人。一位當地台商協會幹部指出,數字應該沒有這麼多,但是失業的臺干確實有增加的趨勢。這些「臺流」等待再就業的日子並不好過,除了生活日趨拮据,台資企業對臺干的需求大大降低,找工作經常碰壁,使許多還有一技之長的臺流有志難伸,更有人因此「自降身價」,當起「臺勞」。

曾擔任台資成衣加工廠副理的鄭姓臺干,在工廠經營不善關門後,只得向其他台商尋求工作機會,當了半年的臺流後,最後僅有一家台資連鎖餐飲業者願意接納他,但是給的薪資是一個月五千元人民幣,雖比大陸員工待遇稍好,但已非過去月薪十萬的榮景。

在珠三角地區,不僅僅台商必須面對當地中資企業的崛起,連當地臺幹的就業機會也遭遇大陸員工的威脅。一位還在流浪的臺干便表示,臺干被解雇的主要原因是薪水高,因為在相同的能力基礎上,一樣的職位,大陸的員工可能只要一半的薪水待遇。他說,老闆在商言商,早期公司業績還不錯,老闆還願意留住臺干;近幾年面對大陸民營企業的競爭,獲利大不如前,公司為了縮減開支,第一個便是裁減臺干。

除了薪水的考量外,另一個使臺幹工作難保的原因便是臺干相對於大陸員工難於管理。在東莞經營鑄造業的陳姓台商就不諱言,臺干往往抱持高人一等的統治心態,出錯時又不容易被說服,而且臺干的行事作風往往給大陸員工帶來無謂的困擾,加上大陸員工跳槽風氣逐漸盛行,多數台商因此啟動人才本土化策略,希望藉此留住大陸員工,讓他們有參與感,同時增加向心力。

另覓出路伺機翻身

也就是這些原因造成「臺流」不斷增加,但並非所有臺流就因此無法翻身。據瞭解,許多臺流其實不斷思考新出路,一些人透過自己累積的人脈集資創業,其中又以不需龐大資金的餐飲業最多,成功的例子屢有所聞,也印證「一時成敗不足以論英雄」。


林則宏:臺傷、臺流、臺巴子


不少民眾在大陸可能都有被人用不屑語氣叫「臺巴子」的經驗,究竟「臺巴子」是什麼意思?「巴子」是上海人專用來罵人的俚語,指涉的意義很廣,不易定義。對一些不識相、不懂規矩的人可以稱為「巴子」;喜歡吹噓、不懂裝懂、沒見過世面的人也可以罵他「巴子」。據說,「臺巴子」則是早期上海「小姐」(風場女子)背地裏罵一些喜歡耍闊又「俗擱有力」的臺灣人。

早年前往上海的台商素質參差不齊,不少台商喜歡出入風月場所,出手闊綽但談吐粗鄙。有人形容這些台商,「脖子挂的項練比狗練還粗,手上戴的戒指比麻將還大」。上海小姐們看不起這些台商,但為了皮肉錢還是得裝傻陪笑,背地裏則罵這些台商-「臺巴子」。現在臺灣民眾在大陸若是被認為土裡土氣、不懂行情,都可能被人罵「臺巴子」。

至於「臺流」,則是這幾年從「盲流」借來的新名詞。大陸改革開放後,大量農村剩餘勞動力為了謀生,成批從農村移往沿海城市。這些農村廉價勞動力在城市沒有固定住所、沒有特定目的地,只要聽說哪裡工作較容易找就往哪裡跑。

這幾年在大陸各地有不少投資失敗的台商,或是原有職位被薪資較低的大陸員工取代的台籍幹部,因為無顏面對江東父老,只好窩在大陸打零工,或找一份月薪水人民幣一、兩千的工作。「臺流」因此成為大陸各地失意台商、臺干的代名詞。

「臺傷」這個名詞則較不常用,主要是指一些人原本懷抱淘金夢前進中國想當「台商」,最後卻鎩羽而歸、傷痕纍纍,因而自嘲或被人戲稱為另類「臺傷」。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