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內中國將成為愛滋最大國


聯合國向北京發出歷來最嚴重的警告,指出中國現已有逾百萬人感染HIV,但北京政府主管官員對愛滋病缺乏開明態度,在防治工作亦未盡全力,導致愛滋病不斷蔓延,已達「無法想像」的地步,不出數年,中國將成為全球愛滋病患者最多的國家。

中國大陸愛滋病問題,從一九八五年北京協和醫院發現第一樁病例(阿根廷裔美國人)以降,在中國政府長期忽視和隱瞞下,儘管感染愛滋病毒(HIV)患者每年以叁○%以上成長率迅速蔓延,實際情況仍然諱莫如深。所幸在中外愛滋防治專家與國際機關奔走中國各地找出愛滋傳播途徑,提出預防與控制建言的努力下,真相逐漸明朗。

◆二○一○年 感染者可能破千萬

中國愛滋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從下列幾個例子便可見其一斑: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在去年十二月一日「國際愛滋日」之際,向中國發出警告說,中國已成為愛滋大國,若不盡快採取果斷措施,到了二○一○年時中國的愛滋病患者人數至少將達到千萬人。

今年叁/四月號《外交事務》以《中國HIV危機》專文報導說,中國衛生部長張文康去年六月在聯合國HIV/AIDS特別會議上坦承中國感染愛滋病毒者可能高達六十萬人,雖已較前一年公布的登錄病例二二五一七人高出數十倍,但實際數字可能還高出二至叁倍。此外,張文康在聯合國上雖表示HIV感染增加率每年為叁○%,若不妥為因應,至二○一○年時感染率可能高達一千萬人;但若以衛生部副部長殷大奎的說法,去年前六個月實際增加率為六七%來推算,至二○一○年時感染人數可能超過二千萬人。

六月六日,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UNAIDS)發布《愛滋病在中國:新千禧年嚴峻的挑戰》報告,向北京發出歷來最嚴重的警告,指出中國現已有逾百萬人感染HIV,並嚴辭批評北京政府主管官員對愛滋病缺乏開明的態度,加上在防治工作上未盡全力,導致愛滋病不斷蔓延已達「無法想像」的地步,不出數年間將成為全球愛滋病患者最多的國家。

◆聯合國報告 外界無法坐視不管

以上這份聯合國的報告中引述中國官方的數據指出,到去年年底為止,中國已有八十五萬人感染HIV,其中十至十二萬人已經因病去世。患者感染途徑大多為靜脈注射毒品、輸血或性接觸,但官方公布的數字仍無法引起公眾關注賣淫、吸毒可導致愛滋病蔓延。聯合國相信,目前中國愛滋病患者至少已超過一百萬人。更嚴重的是,雖然大陸感染愛滋病毒實際人數不斷成長,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性病愛滋病預防控制中心表示,去年官方愛滋檢測僅有七四二萬八千人。

六月二十七日,UNAIDS結束中國愛滋病最新狀況的評估後,發布長達八十九頁的《愛滋病與愛滋病毒:中國的巨大災難》報告,指出去年中國的數據顯示,在叁○七叁六名登錄感染愛滋病毒者當中,已有一五九四人全面出現愛滋病症狀,另有六八四人已經死於愛滋病,並估計中國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在八十萬到一百五十萬名之間。

針對外界質疑中國官方防治愛滋不力,中國性病暨愛滋病防治協會副會長戴志澄特別在七月下旬提出說明,指出愛滋病毒感染人數至二○一○年時可能增至一千萬人的數字,雖是引用中國衛生部門的預測,但只是預測在兩種不同干預力度下兩種結果之一,亦即在干預不力情況下,愛滋病毒感染者將增至一千萬人左右,在有力干預之下則可控制在一百五十萬人左右。他呼籲外界冷靜看待一千萬這個數字,不要輕易稱之為災難。

◆官方也知道 即將成為國家災難

事實上,中國對愛滋防治工作倒也不是不重視: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李嵐清親自挂帥主持,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二日國務院頒布《中國預防與控制愛滋病中長期規劃(一九九八至二○○二年)》,一九九九年成立國務院愛滋病協調委員會,去年又公布《中國遏制與預防愛滋病行動計畫(二○○一至二○○五年)》,分別由叁十四個部委分工合作,全國愛滋病情監測點也將由目前的一百九十多個擴大到叁百個。

既然從中央到地方都重視愛滋防治,何以□濫至此?

關於這一點,中國科學院院士、愛滋病研專家曾毅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在院士大會學術報告上,發表《愛滋病流行趨勢、研究進展與遏制策略》專題演講時就已指出,中國愛滋感染人數已進入快速成長期,再不全力防治就會進入□濫期,中國將成為愛滋感染人數最多的國家,愛滋流行將成為國家性的災難,隨之而來的是社會經濟損失可能高達四千億到七千億人民幣。

◆欺瞞與掩飾 媒體宣導過於拘謹

中國能用在愛滋防治的時間和機遇已經不多,但在愛滋流行實際控制上卻呈現停滯現象,主要肇因於對愛滋出現大流行的估計、對愛滋危害的認識、對防治工作投入嚴重不足,由此便衍生防治政策、宣傳、有效干預力度、科學研究投入不夠的現象。

這些現象的形成,極大部分原因是地方官員欺瞞掩飾愛滋病情況,對調查研究者採取排斥態度,甚至以有損黨的形象、破壞改革開放大好局面為由,一面騷擾乃至以□密罪懲治研究調查人員,一面隔離患者,如河南後楊村這樣的「愛滋村」,在雲南、新疆、廣西和廣東這四大愛滋肆虐地區屢見不鮮。

此外,社會歧視愛滋患者,官方對利用媒體宣導安全性行為過於拘謹,也是個重要因素。譬如說,二○○○年十一月一日「世界愛滋日」媒體打破禁忌,首次播放以安全套為主題的公益廣告,但只播一星期就被有關當局下令停播,理由是違反《廣告法》中禁止廣告宣傳性生活用品的規定。

◆窗子一打開 蒼蠅也飛進來了?

中國愛滋蔓延有個很重要關鍵,就是從一九八五年北京協和醫院發現第一樁病例以來,官方民間一直存在著愛滋是境外舶來品的觀念,始終沒有太大戒心。例如,中國官方在一九九四年發布的《我國愛滋病狀況及防治》報告,就把國際交往日漸頻繁、開放以來國內外通婚增多、從國外輸入血液製品,列為愛滋叁大主因,其次才是暗娼死灰復燃,性病蔓延;毒品□濫,靜脈注射毒品者增加;同性戀者增加。

殊不知,當年鄧小平為改革開放政策可能帶來外國污染所做的辯護:「窗子一打開,新鮮空氣進來了,蒼蠅也飛進來了」,固然不無道理,一九八六年六月發現中國人感染愛滋的第一樁病例,也的確是在改革開放窗口廣東,但到了一九九八年青海省發現愛滋病毒感染者,中國叁十一個省和各直轄市、自治區已無一倖免,不但愛滋從舶來品變成「具有中國特色」的土產,更成為全世界愛滋病毒類型最多、最齊全的國家,儼然是國際愛滋防治最明顯的惡例。

◆重組型病毒 絕對是中土的產物

中國愛滋感染群雖分布於各職種,但基本上是集中在農民、歸國勞工、無業遊民和個體從業者,且七九%為二○至四十歲間的青壯年,男女比例約為五比一。

依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的說法,這些樸實善良的農工群眾所以會染上愛滋,除了改革開放後性觀念隨之解放,暗娼賣淫和色情行業勃興、同性戀行為日趨公開等客觀因素外,中國官方在一九九○年代初期引進外國技術,發展血液製品企業,應該是最主要原因。

中國衛生部愛滋預防與控制中心,曾就流行於中國的八種愛滋病毒進行分析研究,結果發現 B'亞型佔四七.五%、C'亞型叁四.叁%、E'亞型九、六%,其餘四種分別佔五.七%至○.叁%之間。若從地區分布來看,源自泰國吸毒群的B'亞型幾乎遍佈全中國;源自印度吸毒群的C'亞型分布於吸毒人口較多的雲、貴、川、疆等西南和西北地區;並隨兩地流動人口傳至華東與華南;源自東南亞的E'亞型主要分布於西南邊境和東南沿海;少數從非洲回國的海員和勞工,感染的是非洲A'、D'、G'亞型,主要分布在勞工輸出較多的內陸省份;南美F'亞型則僅見於廣東。

衛生部這項研究最驚人的發現是,流於行四川、甘肅、寧夏和新疆的純土產重組型病毒,從流行到接近七○%感染率,在雲南用了五至六年時間,在新疆竟只用二到叁年,傳播速度之快和發病期之短,超越現知的各型愛滋病毒。因此,單是這重組病毒的蔓延趨勢,便不難看出中國愛滋防治時間緊迫與形勢嚴峻,已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