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調查暴力徵稅 河南農民一夜成名


「我的處境很危險」

記者:許多媒體對暴力徵稅事件發表評論,多家媒體提到「王幸福的幸福與不幸」,我想問您,您感覺自己現在幸福嗎?

王幸福:我現在(稍停頓) 也幸福也不幸福。

記者:為什麼?

王幸福:我感到幸福的是,我反映的事情,拖了這麼長時間,終於得到了全國上下包括新聞媒體的重視。在上級的壓力下,農戶的部分問題也得到瞭解決。我感到不幸福的是,我現在被稱作「農民英雄」,可「農民英雄」卻不敢在家裡住;我被稱作「正義的化身」,可「正義的化身」卻整天被人監視。

記者:您現在過不了正常人的生活,那怎麼會幸福呢?

王幸福:總體來講,我應該感到幸福。我的所作所為就是為群眾辦事,既然辦了些事,我還是滿足的、高興的、幸福的。

記者:您家裡的電話「已停用」,怎麼回事?

王幸福:一是這段時間總打電話,欠費了;二是上面干擾,不讓電話開通。

記者:那您現在怎麼和外界聯繫?

王幸福:我在朋友家裡和外界聯繫,找放心的地方,在不放心的地方我是不敢打電話的。

記者:您說您被監控,何以見得?

王幸福:我在北京還沒回家的時候,一個老鄉給在家的女兒打電話說要去,電話放下沒到10分鐘,那老鄉還沒到呢,鄉政府的人就騎摩托車到我家了,問我女兒這個人來你家了沒有。你說這不監控怎麼能知道?

記者:這次媒體對您的報導,對您的日常生活有什麼影響?

王幸福:我對待這個事很冷靜,媒體是公正的,他們主動找我,我很歡迎。但縣裡對我是更加仇恨,他們認為是我主動找媒體揭他們老底,你也知道,不是那樣的。唉,順其自然吧。我的處境很危險,隨時有被打擊報復的可能。

記者:現在縣裡對您的態度怎麼樣?

王幸福:這個事在半月談被頭次曝光後,全國各地來了好多媒體,都直接跟我接觸,不找也不想找縣裡。我聽說,縣委縣政府領導成夜不睡覺,開會研究怎麼處理這個事。記者一來,縣裡摩托車、轎車全上來了,拉媒體記者去縣裡住賓館,還說我們得招待你們保護你們。有一天晚上,一個記者半夜偷偷跑回我這兒,說縣裡對你進行了人身攻擊。我說那你們怎麼看,記者說:「這表明他們對待你搞調查的事,態度還不端正,還是沒有正確對待你。」其實攻擊我反而增加了社會各界對他們(縣領導)的批評。「

「有些人說我是『民間信訪局長』」

記者:老百姓對您怎麼看?

王幸福:很多鄉親們找我問政策,諮詢利益糾紛、土地糾紛、民事糾紛 我那兒好像一個「法律諮詢處」,有些人說我是「民間信訪局長」。(笑)現在政府派了很多眼線來跟蹤監視我,而其中有兩個眼線已向我表明說,他不但不會為政府通風報信,反而做我的「地下黨」,為我傳遞信息。

記者:可有的人對您還有成見。

王幸福: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我的名聲不好。我跟別人不一樣,很多人隨大流,而我要跳出來,替弱者說話。我敢當面指責幹部的錯誤,人家說我精神不正常,有點二百五。

記者:您做這調查,圖什麼?

王幸福:我不出這個頭,農民們受的苦永遠沒人知道。

記者:家人支持您做這個調查嗎?

王幸福:我的兒子對這事很恐懼,很擔心,也很生氣。有一年過年因為這個事都不回家了。女兒非常支持,她說她爸爸是個大英雄。

「我的調查報告被回良玉副總理批示過」

記者:印象最深的一次調查是哪次?

王幸福:有一次聽說徵稅人打了一個80多歲的老太婆,打完了還踩她。我就偷偷上門調查。那家人聽說我是來調查的,全家人都跪在了我面前。一邊哭,一邊喊我是青天。當時我的眼淚就下來了。我哪兒是什麼青天啊,我就是一個農民而已。可是,他們受了太多的委屈,根本沒地方說去。所以連我這樣的人,都被他們當作救星了。於是,我也忍不住放聲大哭。

記者:暴力徵稅在您身上發生過嗎?

王幸福:在我身上發生過亂收費的事。但是,因為我平時注意學習點相關政策,能講出道理來,他們不敢亂來。

記者:調查中您遇到的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王幸福:有人不願意說;有人怕被打擊報復;有人覺得,你一個農民能管什麼?有些人家,我去了三次都不和我說。

記者:怎樣博取農民的信任?

王幸福:其實很簡單,就是不要想從中得到什麼好處。不問他們要錢財,不求他們報答,農民兄弟自然就知道你這是在幫他們做事。

記者:一個農民做這樣的調查很難被人理解。

王幸福:許多人問我是不是有後臺,我告訴他們,後臺就是中央的政策。其實,政府有很多替老百姓著想的好政策,但是,有些官員不執行,或執行得走了樣。

記者:調查時您有顧慮嗎?

王幸福:調查這個事,就是為瞭解決問題,並不是為了出名。當時也產生過放棄的念頭:花了那麼多錢,還沒有回音。我的信不被認可的話,信轉下來,縣委縣政府再砍我一傢伙,打擊報復,白花錢不說,還得吃虧,將來誰為我洗清冤枉啊?

記者:聽說您的調查報告被中央領導批示了?

王幸福:我的調查報告轉到上級有關部門,被回良玉副總理和河南省省長批示了,現在批件在河南省稅改辦公室。

記者:現在的處理情況您滿意嗎?

王幸福:一部分問題是解決了,還有一部分問題沒解決。但很多人告多少年都沒有結果,而我這兒,中央領導、省縣領導都批示,對我還表示感謝啥的,這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記者:事到如今,您還有什麼遺憾嗎?

王幸福:有,暴力徵稅一事,被打殘農戶仍沒有得到補償,打人幹部也沒有得到處理。我還是希望這個事能從上到下地解決。(聽得出來,王幸福對受害農戶一直甚是牽掛)

「咱不是『刁民』」

記者:許多媒體到你們村裡採訪,聽到了一些詆毀您的話,您對這個怎麼看?

王幸福:有一定的原因。為啥呢,1988年我曾打過一個人。但那次我們發生爭執,是他先把我打了。當時,我小有名氣,會畫畫、能作詩,還會武術,辦過武術班。人家說,你辦武術班還讓人家給打了,是人家武藝高強,還是你犯啥錯哩?我委屈,向派出所反映,可所長和他是親戚,沒處理他。我就決定報復他,把他腦袋打個「窟窿」。就這麼個事,其他的事都是捏造的,都是對我的誣陷。

記者:您寫的這個調查報告,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可有人說您是「老上訪」,是「刁民」。

王幸福:咱不是「刁民」!我只是愛管老百姓的事。1985年,我看到村裡的孩子們在危房裡上課,孩子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可是,沒有一個幹部為孩子們擔心。當時,我們村裡是有收入的,建個好學校一點問題沒有,可沒人管。我把包括這個問題在內的六個問題寫了一封信給縣委書記,要求解決。後來我得知,縣委書記批示了:情況若屬實,不辦甚惜,望鄉政府協助解決。

記者:後來解決了嗎?

王幸福:鄉政府領導和村幹部不但沒有解決問題,還對我非常有意見,他們做了假匯報。一次我去縣委辦公室,問他們:我反映的問題你們很重視,可為什麼不解決?縣領導說:「解決了呀?」我說:「學校還沒人管!」縣領導說:「你看,你們鄉政府都寫瞭解決的匯報材料,都蓋了公章了,你說我是相信你個人還是相信你們鄉政府呢?」就這樣一句話到底了。我很氣憤,已經答應的事、合理的事,卻因為一個假匯報就過去了。

記者:這件事對您後來的所作所為有影響嗎?

王幸福:有,我決定給中央寫信,就給國務院寫了一封信。信寫了20多天,還請教過我們同學裡念過大學的,他們說:信沒啥毛病,寫得很好,可是,農村裡雞毛蒜皮的小事,人家不會管的。我說:「不管管不管,沒毛病就行。」我就花了8分錢,郵了出去,其實也沒抱啥希望,就當沒這回事了。可意外地,一個月後我接到中央一封回信,上面說:王幸福同志,我們認為你這種認真、積極、負責地向領導反映問題的精神是很好的,你來信反映的問題我們已經轉請河南省人民政府認真調查處理。後來問題解決了。

記者:問題解決後,您的處境怎樣?

王幸福:問題是解決了,可我也被大隊領導注意了。他們想,一個農民寫封信就驚天動地,把我們這些人折騰夠戧,又寫檢查又寫匯報又幹啥的,要給他提成個幹部,再替群眾說話,那他可就了不得了。乾脆給他弄個中學老師干吧,圈住他,他就不再告狀了。但後來因為種種原因老師也沒干長。因為這次寫信我有了名氣。

記者:也因為這次寫信,您落下了「老上訪」、「刁民」的罪名?

王幸福:雖然當時我辦的事是正義的,但當時我的法律知識、工作經驗、為人處世都是有缺陷的。那時我不成熟,我好心好意幫人家忙,卻常常遭誣陷。

「我就是想當人大代表」

記者:有人說,您這是和政府作對,您怎麼看?

王幸福:我這不叫和政府作對,黨的政策在那裡,你卻不執行,不和黨中央保持一致,那才是和政府、和中央作對。調查後我發現,農民其實都是願意交稅的,可當地政府先虧欠了農民,拖欠了農民幾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工錢,或者沒有調整好土地,農民在交稅的時候當然要發發牢騷,那怎麼就變成「抗稅釘子戶」了呢?

記者:上訪往往是農民不得不採取的利益表達方式,而這又是非常艱難的,您不畏難嗎?

王幸福:很多人為了上訪都付出慘重代價,受打擊後一蹶不振。但我王幸福不會,我就是被打擊一百次,我還是會把正義的事情做完。

記者:您說過您會作詩。

王幸福:2000年4月我寫過一首詩叫《問鼎村座有感》:陋居蓬徑獨悠悠,天海星繁月中樓。書倦燭換枕又起,一歡未忘十年愁。壯懷久在酬方寸,豪氣長存貫中州。欲借天外金百萬,福造一方復何求?

記者:下一步,您有何打算?

王幸福:我想辦一個「農民維權網站」,與關心和研究農民的有識之士一起深入探討「三農」問題,推進農村改革,促進社會文明進步。

記者:您的願望是什麼?

王幸福:我就是想當人大代表。我想更好地維護廣大農民的利益,還有就是總結政府工作中存在的誤區,提出一些建設性的意見,給黨和政府當好參謀。


半月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