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衛平: 僅有道義力量是遠遠不夠的

2005-02-20 18:48 作者: 作者:李衛平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近五年多可能是中共掌握政權後最為頭疼的時期。法輪功堅韌不拔,不僅沒有在嚴厲的打壓下,如江澤民狂妄預言的那樣三個月被消滅,反而越戰越強,在六十多個國家落地扎根,取得了巨大的成績。

五十多年來,遭受中共殘酷迫害的群體數不勝數,先有國民黨遺留人員、宗教會道門、地主階級,後有資產階級、獨立知識份子,進而轉向黨內和民眾中的異見者。儘管迫害物件千差萬別,結果卻幾乎完全一致:一打就服,不見絲毫反抗,筆者懷疑他們甚至都沒有這種意願。更可笑的是,部分受害者還高聲附和偉光正「黨媽媽錯打孩子」的理論。民運開啟了受迫害者不服從、反抗淫威的歷史,但基本都是個人行為,只具有道義和理論意義。

法輪功一開始就與眾不同。他們先集體上訪護法,鎮壓後則所有地點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群體或個體抗議,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現形式多樣的宣傳品。2000年後,高科技手段逐漸成為主角:講真相的電話廣泛打進了普通民眾的家中,電視插播多次成功。近兩年又在全球掀起了追究江澤民等人的起訴高潮。中共以前從沒有遇到過反抗,更遑論遭受攻擊。他們原以為法輪功會和以前遭受他們打壓的所有其他團體一樣逆來順受,任其蹂躪,沒想到這次不靈了。面對法輪功的凌厲攻勢,他們始料未及,不由得手忙腳亂、焦頭爛額。他們這才認識到自己並非如自詡般那樣強大,那麼安全,事實上他們隨時都有可能遭受懲罰。如果無法給壞蛋以威脅,他將會毫無顧忌地加倍作惡。而只要存在這樣一支力量,哪怕再弱小,都將令其心驚膽戰,不再敢胡作非為。近來網上頻傳中共將給法輪功平反的消息,姑且不論真假,可以肯定的是,平反源於法輪功強大的壓力,源於中共對其束手無策無可奈何,而絕非因為法輪功可憐巴巴地乞求。

在中共強力的打壓下,法輪功不僅沒有瓦解,反而由一個在國內並不知名的氣功組織,發展為具有國際影響的宗教團體。不過五年,法輪功迅速成長起來,成為中共執政後首個需要認真面對的現實威脅與挑戰。寫到這裡,自然就聯想到了民運。二十多年了,雖然也有數次看似希望無限的時期,但每次都功虧一簣;不僅如此,每次浩劫後都只餘下一片空白,彷彿從前的輝煌只是幻影,民運事業不得不又從頭開始。民運缺乏根基呀!民運式微是不爭的事實!什麼原因呢?結合法輪功的經驗,答案不言自明。

當然,我們不能無原則地主張團結,更不能反對他人保留不同意見。恰恰相反,我們應該歡迎鼓勵保護不同觀點。民主正是要反對強制的大一統,正是為了多元和平共存。但我們也應該認真反思一個問題,那就是多如星斗的民運組織到底有多大的區別?他們的區別是形式的外在的還是本質的內在的?或者是在目標和手段上有原則分歧?抑或僅僅只有利益的紛爭?如果不過是後者的話,就太遺憾了,不,應該是太悲哀了。

難道不應該存在個人利益嗎?難道人們不應該盡全力維護自己的權益嗎?我們當然不會重複可笑的共產主義對人性的嚴苛要求,不會再度以強力扭曲人性。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利益,而資源是有限的,因此不同個體間的利益發生矛盾甚至衝突幾乎是不可避免的,維護自己的權益是本能,無可厚非。問題在於如何維護?如果我們仍然延續威權體制零和遊戲的思維模式、二元對抗的行為方式,繼續採取有你無我、有我無你、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鬥爭策略,最後勢必原子化民運力量。一事無成必然是民運不可避免的前景;民運應該遵循正和遊戲的思維模式、多元妥協的行為方式,以在共同認可並嚴格遵守的規則的指導下的博弈取代你死我活、不擇手段的鬥爭。對此,真正從事民運的人恐怕很少有反對的。但是認識到問題是一回事,於行動中忠實貫徹則是另一回事。在利益面前,這些原則常常不攻自破,很多人甚至從沒有打算在行動中認真堅持這一切。可惜政治不是表達的而是行動的,否則中國民運早就成功了。

政治是實力的遊戲,即使是談判桌,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上的。民運從來不缺乏道義資源,但始終沒有過好硬實力這一關。怎麼辦?值得所有人深思。(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