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傑蓮談連戰訪中、反日等時局


近日,中共當局對待反日遊行的態度180度大轉彎,由之前的支持,甚至煽動和操控到日前的壓制和逮捕部分示威者,中共官方媒體嚴詞抨擊反日示威。在中共全國範圍加緊整黨和強迫黨員從新登記的敏感時機,臺灣在野的國民黨主席連戰抵達大陸,並受到中共高規格接待。在與日本關係陷入緊張之際,中共當局加強鞏固與東南亞國家間的經貿關係。正在菲律賓訪問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週二將宣布送給菲國高達十一億美元的投資大禮。胡錦濤在之前訪問印尼時,也宣布將和印尼在今後三年,把雙方的貿易額提高逾40%至二百億美元。

上週末(4月23日),全球四大洲萬人集會,聲援百萬民眾退出中共。來自20多個國家地區的 200多個團體、約4千名各界人士彙集在紐約中國城旁的福利廣場舉行盛大集會遊行,譴責中共對廣大中國民眾的迫害;並呼籲所有共產黨人立即徹底與中共決裂,退垮中共,建立一個真正民主、自由的新中國。全球四大洲,臺灣、香港、悉尼、倫敦、東京、溫哥華、紐西蘭、舊金山、巴黎、韓國、德國、洛杉磯、墨爾本、聖地亞哥、布里斯本等地紛紛與紐約同步舉行集會遊行,聲援和慶賀百萬民眾退出中共。中國大陸20多省市知名民主人士、維權人士、上訪民眾紛紛接受大紀元採訪,公開發表聲黨(團隊)聲明,積極支持和聲援紐約的百萬退黨集會遊行活動。

針對中共的一系列舉措,結合當前《九評》所掀起的退黨團大潮,大紀元記者辛菲4月28日採訪了大紀元特約評論員張傑蓮先生。

張傑蓮先生指出,中共的一系列舉措都是為了保命。國內的危機很多,中共統治已喪盡合法性合理性,正處於大廈將傾、風雨飄搖當中,政治下流腐敗、社會黑暗壓抑、民眾苦難悲憤都已達到了極點。就像坐在火山口上。對中共來說當前最可怕的,最主要的就是《九評》在廣為傳播,這個點了中共的死穴,隨著《九評》的傳播,人們紛紛覺醒,其中有一部分人通過《九評》真正認清了中共的本質,看清了中共真的是對中華民族利益的最大損害者,是最大的民族利益的破壞者,這些人就擺脫出來,形成退黨的潮流,而且這個潮流越來越大,極強的震撼了中共統治的基礎,所以它感到極度的恐懼。

他說,中共現在正處於權力的危機之中,它正想找能夠利用的人救命。中共現在面臨的就是要保命,它一切一切的思維、一切一切的作法都不會離開這個核心。它就是要保命,因為它知道自己快完了,其實中共的覆滅不光是地利人和的問題,因為中共內部出現了很多內部矛盾,社會危機,還有一點,就是天時已現:天滅中共,實際上是天意。既然天要滅它,天就不會成全它,所以中共現在無論幹什麼,都是很愚蠢的,因為神佛要滅它,恰恰現在也就到了天滅中共的時期,人不治,天治。以《九評》作為一個代表,天降《九評》,就像如來神掌,一下子打得中共喘不過氣來,所以現在就是這麼一個特殊時期。中共成了人類的一個核心問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圍繞中共擺放自己的位置,是遠離它,還是被它利誘,這個事情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中國的事情。

張傑蓮先生指出,世界的未來在逐漸地以中共這個核心問題進行兩極分化,一邊是正義的力量逐漸的在形成,以《九評》呼喚人的道德覺醒,大量的退黨浪潮,還有民間組織紛紛脫離中共,告別中共,所以人類正義的力量在聚集。另一方面,中共又通過它的各種各樣的垂死掙扎,到處去誘惑,還有一部分邪惡勢力跟著中共在聚集,世界未來的格局就是二極化,是跟隨著中共去陪葬,還是脫離中共從而得救。小到一個人,大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是否有未來,完全取決於他現在是否能認清中共邪靈本質,如何擺放和中共的關係,這不僅關係到個人的命運,也關係到這個國家,民族甚至人類的未來,這件事情很大。天要滅共產黨,共產黨從地球上消失以後,人類迎接沒有共產黨的時代到來以後,一切都是全新的。

記者:近日來,中共當局對待反日遊行的態度180度大轉彎,由之前的支持,甚至煽動和操控到日前的壓制和逮捕部分示威者,上海解放日報於4月25日發表評論員文章,稱近期發生的反日示威是帶有「不可告人目的」的「陰謀策劃」。早些時候,中共當局採取多管齊下的措施,給民眾中不斷高漲的反日情緒降溫。中共的自相矛盾的說法引起了海外媒體的吃驚和關注。有分析家們認為,過去幾個週末中國各地城市的大規模反日抗議示威活動對中共政府造成了威脅,促使中共當局不得不採取這種剎車行動。 不知您如何認為?

張傑蓮先生:關於反日示威要說有「不可告人目的」,恰恰是中共有不可告人的陰謀策劃問題,典型的賊喊捉賊。我們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看:

第一:從黨文化角度看。中共鼓勵煽動的時候,就說是愛國熱情,它要降溫的時候,藉口是要穩定,國民的素質不高,會受到利用,「陰謀論」,出現各種違法的行為等等,所以要壓制。中國人的思維模式是陷入在中共的模式裡面,聽這兩個都有道理,叫我愛國,我就上街;玩高漲,現在你說有人破壞,不要被利用,叫停,那們就降溫,不上街,好像普遍接受了這樣的一種思維模式,而這恰恰就是中共長期對民眾愚化洗腦的結果。其實對中共來說就兩個字「保權」,中共歷來是不講什麼原則的,昨天說的,今天就推翻,一切都是為了維持權力,當然它會叫出許多藉口,甚至用特務製造藉口,把老百姓就像耍木偶一樣玩弄。

我舉一個例子,「六四」的時候,一百萬人在北京示威遊行,各個方麵包括治安狀況,都是很好的,人民群眾是很自律的,小偷都罷偷,說明中國的百姓素質根本不低的。現在要壓制了,就搬出來說國民不自律。就算按它的這個說法,請問中共在十幾年之後的今天,在中共長期的黨文化教育下,民眾為什麼會顯示出它所說的的低素質,各個方面不能控制自己?這不恰恰實際上恰恰是中共洗腦愚化的結果,素質低正是中共教育出的結果。「六四」的時候,人們表現出的高素質,恰恰是擺脫黨思維,人們不受中共控制的時候的自覺行為,顯示出人們的高素質。

第二:從起因來看,是一個有關歷史真相的問題。中共挑起反日遊行,就是為了掀動民族情緒,其中一點,它要日本侵華的真相。但是我們可以知道,中國的歷史真相非常多,比如說,抗日的真相,「六四」真相,趙紫陽的真相,法輪功的真相、文革的真相、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三反、五反等等這些歷史真相中共都不要,在眾多的真相當中,唯獨挑出日本侵華的真相,而且作為一個訓練國人的敲音鼓,常常的敲,無論老幼都統一受訓。所以現在的中國人,不知道抗日是誰打的,大學生不知道趙紫陽是誰,連「六四」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對這些不僅不給國民真相,而且是年年紀念日都要封鎖真相,怕得要命。所以中共實際上是很怕事實真相,不關心真正的歷史真相,它是謊言與暴力統治。但是為什麼唯獨關心日本侵華的真相,用這個代替所有的真相,就是說這事可以為它所用,用來挑動民族情緒,轉移危機,因為它長期訓練過,好像很管用。

日本侵華的事實成了中共手中的一張牌,它在合適的時機會拿出來,打一打,轉移危機。維護歷史真相,人人有責,但是在中共的統治下,所謂的要真相都變了質,要清醒的認識反日遊行後面中共真實的動機,它根本不是為了民族的氣節,而是為了它自己的權力利益。

日本的情報一直很厲害,它也摸到了中共的脈,它知道中共根本不是為真相而來,而是控制利用國民的情緒,所以它知道鬧大了,中共自然會自己趕緊收場。因而日本在這個方面顯得比較強硬。而且表示也要查中共的教科書,看看它的歪曲事實的地方,這真是點到中共的要穴,日本人明白得很。所以一個為了統治者的自己的政權利益,以民族的利益作為幌子挑動人民,這樣的事件,是根本不會受到其他國家尊重的。唯有在真正脫離中共控制的前提下,民族的氣節才能真正顯示出來,在真正的自由民主的環境中,才有真正的民族氣節可言。

第三:什麼是真正的民族利益、民族氣節?中共是外來邪靈,共產主義是從歐洲過來的,根本不是中國人的東西,也不是中國人的文化。不僅不代表中國,而且把中國的文化破壞殆盡,嚴重的損害中國的民族利益。在中共的控制下,根本就沒有民族利益,也談不上民族氣節。如果國人尋找自己民族的東西的話,第一要做的就是要擺脫中共,告別這個中華民族利益的破壞者。

這場反日眼看著最後逐漸轉化成了要反共,這是必然,老百姓開始聚集在一起,因為中共操控下的反日遊行它本身沒有民族內涵,真正的有內涵的有民族的東西在裡面的,首先就是反共。所以反日遊行轉為反共,是一個必然,這才是真正爭取民族的利益的行為。

整個過程到後來,中共看到了這一點,它就很害怕了。所以它從積極的鼓勵轉向了積極的壓制,雖然拋出了一些藉口,但都是欺騙世人,黨文化,黨思維的東西,跳出來看,清清楚楚,它就是在利用國人的情緒來轉嫁國內的危機。

記者:您認為國內的危機是什麼呢?

張傑蓮先生:國內的危機很多,中共統治已喪盡合法性合理性,正處於大廈將傾、風雨飄搖當中,政治下流腐敗、社會黑暗壓抑、民眾苦難悲憤都已達到了極點。就像坐在火山口上。對中共來說當前最可怕的,最主要的就是《九評》在廣為傳播,這個點了中共的死穴,隨著《九評》的傳播,人們紛紛覺醒,其中有一部分人通過《九評》真正認清了中共的本質,看清了中共真的是對中華民族利益的最大損害者,是最大的民族利益的破壞者,這些人就擺脫出來,形成退黨的潮流,而且這個潮流越來越大。上週末在紐約舉行的全球範圍聲援百萬中華民眾退黨的大遊行集會,極強的震撼了中共統治的基礎,所以它感到極度的恐懼。真正民族的東西,中共是最害怕的。

我們應該清楚,中共不可能帶來民族的東西,而民族的東西就是中共的致命傷,是它最恐懼、最害怕的。退黨就是民眾的覺醒,是中華民族道德的復甦,精神的覺醒。從被中共壓制中擺脫出來,從長期被灌輸的黨文化、黨思維的桎梏中解脫出來,這是一場最有意義的、最負責任的民族的精神覺醒。

記者:臺灣在野的國民黨主席連戰星期二(4月26日)抵達南京,開始他對中國大陸為期八天的訪問。這是被迫退守臺灣50多年後國民黨最高領袖第一次訪問大陸。歷史上出現過兩次所謂的國共合作,都是中共處於困境之中搞統戰,利用國民黨渡過危機,最近的國共會談,國民黨黨史館主任將其定位為第三次國共合作的開始,有輿論認為中共是在困境中搞統戰,轉移國內危機,您怎麼看?

張傑蓮先生:談到這兒,我想到了一個很熱門的電影《功夫》,裡面有一個火雲邪神,據網上廣為流傳的說法,火雲邪神就是中共的縮影,紅色的邪靈,特點是張牙舞爪,自以為是,在跟包租公、包租婆戰鬥的時候,幾乎要被擊敗,那時它開始求饒,當正義之士原諒它、給它機會的時候,它卻毫不猶豫的拿出暗器,傷害別人。同樣,被如來神掌打倒在地上的時候,它再次求饒,但還是本性不改,用暗器再來傷人,後來求饒沒死,那是為了拍續集。裡面也有一段,當它把包租公、包租婆打傷的時候,它說過一句話:從來就沒有人能從我的手上跑掉。它的本性刻劃得淋澧盡致,跟中共是一模一樣的,實際上也是在暗喻中共的本性,中共邪惡的本性其實是根本改不了的。

要看清連戰的舉動,先要看看大的前提,中共是處於權力的危機和滅亡之中,還是處於權力的強勢之時?如果能看清這個大前提,對連戰的舉動就能看得比較清楚。

怎麼看呢?歷史上國民黨和共產黨有兩次合作,都是共產黨不行了的時候,想攀附、依附國民黨發展的時候,兩次合作,實際上國民黨救了共產黨兩次,等中共緩過來的時候,得勢的時候,它是要一直打到臺灣去把國民黨徹底滅盡的,它從來沒有想到給國民黨一個機會。但後來,老天保佑臺灣,中共沒有得逞,但是它是一定要把國民黨趕盡殺絕的,就像火雲邪神說的:從來就沒有人能從我的手上跑掉。

現在第三次所謂的「和談」,中共又發出了邀請,它就是又處於極度的危機之中,處於老朽而亡的狀態,這時它又想到了再借國民黨來苟延殘喘,借國民黨給它充電補血,造聲勢,所以從它邀請的本身,就說明它處於危機中。

可惜連戰由於各種社會的政治環境的因素,產生了錯覺,從他的角度看,可能覺得中共看得起他,在眾多的人物中,唯獨他能跟中共說得上話,他是這麼一種感覺,他把中共看成是一個強勢的政權,其他人都不能靠近,唯獨他能靠近,他的心理很像是被皇帝打入冷宮的妃子,突然又被皇帝招進宮的那麼一種受寵若驚的心情,這也是因為他沒有看清這麼一個大的前提所造成的錯覺。

中共現在正處於權力的危機之中,它正想找能夠利用的人救命,如果看到這一點,再看連戰的舉動,那就不是妃子進宮了,而是一個中共流氓處於最後的一個苟延殘喘的階段,還要去欺負人,它還在眾多的人之中,挑選誰還有弱點,它還可以抓得住的,還可以被它所利用、控制,甚至為它補血充電。結果選中了國民黨,還有親民黨,一拍即合。這根本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是被一個無恥的政權,在沒落的階段,受它操縱,被選中獻血,說明它已經控制了你的弱點、看到了虛榮、盤算的東西,這並不是一件什麼值得自豪的事情。

對比來看,中共為什麼不敢選《九評》的代表談一談,不敢和法輪功談談,也不選西藏、新疆那些人士談談,還有上訪維權人士,甚至也不選陳水扁。它選國民黨並不是說他看重國民黨,而是覺得國民黨有弱點,被它抓住了,歷史上就是這樣。

這件事情我們也有一個良好的願望,連戰也有機會,當然這是我們良好的願望。他既然能夠靠近中共,他也可以利用這個大好的機會來證明他的民族氣節和道德勇氣,他可以當著中共的面大聲的譴責它人權上的惡行,談談《九評》中所敘述的歷史事實,談談至今法輪功所受到的迫害,談談退黨,中國的老百姓的維權運動,真的能夠當著中共的面,在最靠近它的地方,向它的最高領導人發出最強烈的聲音的話,我想這件事情就變成了一件好事,不但可以雪恥,向世界宣告自己的清白,而且同時也將名垂青史。這說明,連戰還是有路可走,但這需要極大的勇氣,這就看他自己是否能夠認識得清。

記者:美國《黃花崗雜誌》受大陸委託,4月25日在紐約曼哈頓羅斯福飯店舉行重大新聞發布會宣布:中國17個省市的秘密同盟會組織的代表4月23日在南京中山陵前宣布重建中國國民黨,以表示對臺灣中國國民黨的失望和對中共政府的不滿。 這是否說明大家認清了中共的伎倆?

張傑蓮先生:這就是一個強烈的訊息,說明:如果去討好中共,去討好這麼一個即將沒落的、垂死的邪靈,很多人根本不願意跟著一起去陪葬,明白的人就會自動的脫離出來。連戰的舉動,是不符合歷史潮流的,也是不順乎天意的事情,所以馬上就有國民黨在大陸重組,紛紛的要跟它分離,這也是一個強烈的信號。如果連戰不能有明智之舉的話,將會極大的損害國民黨。

記者:歷史有驚人的相似。前兩次所謂的國共合作,國民黨在關鍵的時候,幫助了共產黨,共產黨通過跟國民黨的所謂的合作中,滋養壯大,等到一定的時候,它又開始反戈一擊。您怎麼看當今這種關係的表現?在326大遊行當天,台商許文龍發表退休感言,支持反分裂法,臺灣政界認為是在中共的脅迫下所作的,之後,一些台商也跟著公開表態。《九評》引發退黨潮,加上中國大陸重重危機,中共面臨瀕於崩潰的局面,而中共是中國和平與統一的最大障礙,在中共就要垮臺的前夕,國民黨和台商應該怎樣做才真正對自己有利?您認為《九評》對國民黨和台商有何啟示?

張傑蓮先生:國民黨和共產黨表面是一對冤家,但往往在關鍵的時候,國民黨又充當了共產黨的救命恩人,所以共產黨就通過跟國民黨的所謂的合作中,偷偷的滋養壯大,等到一定的時候,它又開始反戈一擊。

國共兩黨歷史上兩次「合作」,1925至1927年間國共第一次合作,「聯俄容共」結果使中共由小做大,合作破裂後導致了十年內戰。1937年至1945年間國共第二次合作,使中共有弱變強,抗戰勝利後再度破裂並帶來四年內戰。1949年中共佔領中國大陸,國民黨退守臺灣,台海兩岸分離狀態延續至今。

國民黨在歷史上非但不吸取教訓,在現在的時期,在共產黨快不行的時候,還在給它輸血,大量的台商投資到大陸,實際上佔了外資的一個很大的比例。據我所知,台商是有苦難言,中共的那套根本不是商品經濟,它有它的一套非常道德墮落、毀人心智,使人道德下滑的機制,很多台商原來是一種按照經濟規律辛苦創業的,投資到大陸以後,一看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大陸表面上給你提供了一套很完備的快速解決你問題的渠道,如辦理手續等,但實際上,你去了以後,它就讓你往人性的墮落方面走,送禮、受賄,包二奶,山珍海味的享受,人就像著了魔一樣,完全不是商業經濟的那套東西了。他所學所用的都不能行,相反卻在腐蝕你的心靈,所以很多的台商的家庭很快就破裂了,到那兒以後,很難回頭,就像吸了毒癮一樣,層層控制你,抓住你的把柄。到了一定時期,它把你牢牢的拴住了以後,它就開始訛詐你。廣東有一些監獄,造得非常漂亮,裡面是豪華設施,專門給台商預備的,號稱「星期五監獄」。當地的官商勾結,到了星期五,它給你發一個通知單,因為抓住你的把柄,它總有你的把柄了,說你違反什麼政策什麼的,要抓你,當場就把董事長抓到這個監獄,要放人,可以,董事長就得上上下下的打點,送禮,送足了之後,星期天放人,星期一照樣上班,就像這個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沒有人知道,監獄裡面的設施很豪華,住在裡面也不受委屈,但是就是訛詐你,要你的錢。所以有很多台商有說不出的苦,默默的吞著苦水。這是我所瞭解到的一些台商的實際情況。

許文龍,他背後的壓力,也是很顯然的,這個根本都用不著細嚼了。台商大量的資金投資大陸是一方面。現在看來連戰一行,不僅是在經濟上,表面上好像是,在精神上也要被共產黨所利用。

所謂的國共共識,其實根本上是沒有任何意義的。連戰只不過是想跟陳水扁爭得一點政治資本,為了這麼小小的一點利益,但是恰恰被中共利用,不管它談出什麼,不管結果怎樣,中共都會利用這個事件大肆造聲勢,因為在大陸,中共是一言堂,它所有的宣傳機構都是由中共控制的,中共也禁止了一些據說會發出噪音的媒體來隨同一起採訪,說明它想全權控制連戰的訪問,所以實際上據說是訪問,是不對的,其實是一種人質的挾持。一切都在它的控制之下,它會利用這個東西在精神上再次欺騙老百姓,愚弄老百姓,也為自己贏得一些喘息的機會。從這個角度來講,說是第三次國共「和談」(合作),還不如說是第三次再來救共產黨的命。

三次國共合作,根本稱不上合作,完全就是三次救命,就是這麼一個實質性的東西,我們希望明白的人在這方面多多的思考。中共就像一個大的漩渦,它在往下沉,沉的時候,它在旋進更多更多的人,利用各種各樣的名義,抓住人的弱點,誘惑,做各種各樣的事情。誰靠近它,實際上就是去陪葬和送死。在這種情況下,唯一的解脫就是脫離它,用《九評》對付它,徹底解體它,這才是正道。

記者:在與日本關係陷入緊張之際,中共當局加強鞏固與東南亞國家間的經貿關係。正在菲律賓訪問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週二將宣布送給菲國高達十一億美元的投資大禮。胡錦濤在之前訪問印尼時,也宣布將和印尼在今後三年,把雙方的貿易額提高逾40%至二百億美元。您認為中共的這一系列舉措,一系列事件中,之間有何內在聯繫呢?

張傑蓮先生:中共現在面臨的就是要保命,它一切一切的思維、一切一切的作法都不會離開這個核心,它就是要保命,因為它知道自己快完了,中共保命的招數基本上是三個:

1。掀動民族情緒,轉移矛盾,在打打鬧鬧、喊喊殺殺、爭爭鬥斗當中,它可以得到喘息的機會,一旦民族情緒被挑動起來,它可以借這個機會得到充電。中共的一個特徵就是在鬥爭中反而能夠充電。

轉移視線的就是兩張牌,一張就是臺灣,對臺灣:或者是打、恐嚇,比如拋出反分裂法之類的行為,另外一個就是拉攏,搞統戰,包括對國民黨發出邀請。另外一張就是國際牌,反美或是反日,它會等待時機,兩家輪流,碰到哪個事,它搞哪個。現在是碰到日本,它就打反日的牌。這些都歸結為它利用民族情緒轉移危機。

2。對內,嚴密的控制。採取招數,就是控制新聞與人們的思想言論,對自己的黨員內部,就搞整黨、保先,反反覆覆灌輸,威嚇,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的時間、精力都花出去了,不讓你講別的事情。對民間的呼聲,民主人士,抓捕打壓。最近中共又掀起了一輪新的對法輪功的大搜捕。還有很多民運人士、民主人士都遭到了拘禁。

3。收買,到處出去收買,撒銀子,搞經濟收買。

中共一切都為了保命,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中國的股市已經降到了歷史上的最低點,在這樣的情況下,它還要發行大量的新股,就是想圈錢。就是因為它缺錢,胡錦濤到東南亞去,許諾了很多事情,普遍的就是送錢,送地。南美洲也去撒了銀子,對歐洲也去紛紛拉攏法國和德國,經濟拉攏收買。法國和德國,對美國有一定的戒心,希望搞世界多中心,平衡美國的實力。中共看到這一點,就跑去叫嚷:我們合起來就是多中心,對抗美國。拚命拉攏法國和德國,也在經濟上百般收買,這樣取得的國際上的喘息機會,降低國際上對它的壓力。

這些做法在《聖經啟示錄》中早就預言了,紅龍(邪靈)、獸(中共)和大淫婦(北京)在世界範圍的利誘世界各國君王,「讓他們和淫蕩的酒」,這是世間大審判來臨前邪惡的種種表現。

中共基本上就是這三招。

記者:您認為中共的這些保命措施真能保命嗎?能夠緩解它在國際上孤立被動的局面嗎?

張傑蓮先生:其實中共的覆滅不光是地利人和的問題,因為中共內部出現了很多內部矛盾,社會危機,還有一點,就是天時已現:天滅中共,實際上是天意。

既然天要滅它,天就不會成全它,所以中共現在無論幹什麼,都是很愚蠢的,因為神佛要滅它,我們舉幾個例子:

它推出反分裂法,隨即在歐洲苦心經營的解除武器禁運就被擱淺了,因為大家都感到了它飛揚跋扈的樣子,連想要討好它的人都不得不收斂。

326 大遊行,整個臺灣通過反對「反分裂法」的聲浪,大家形成共識,326遊行中,很多九評的橫幅,「九評是良藥」「 九評解體中共」等等,據我所知,30萬本《九評》當場就發出去了。現在臺灣掀起了《九評》的高潮,到處都在談論《九評》,電視廣播紛紛談論《九評》,《九評》研討會從鄉村一直到高級別的學府,你看,中共最怕的恰恰就出現了。它做什麼事都是愚蠢的。

在海外,新唐人傳播《九評》,推廣民主自由的理念,在中國上空有衛星播放,它就千方百計要把衛星消滅掉,在後面去給歐衛施加壓力,做了很多的經濟許諾,給了很多好處。但是新唐人不畏強暴,做了廣泛的草根運作,現在從歐洲議會,到美國議員,還有普遍的老百姓,都知道新唐人,名聲大振。美國國會寫信給美國總統布希,要求對這件事情要聲援。「新唐人」牢牢的刻在了美國的行政系統人包括總統布希的頭腦裡,現在上上下下誰都知道,如今要想支持民主自由,那就支持新唐人,大家都知道新唐人是中共最害怕的一個電視臺。中共本想打壓新唐人,不但衛星沒拿下去,還在談判,沒有達到任何目的,自己還被曝光。這都是它愚蠢的例子。

中共做的事情都是愚蠢的,包括現在它做的一些事情,我們很快就要看到它愚蠢的一面。

記者:您剛才提到天滅中共,在這個背景下,您覺得國人,甚至世界人民應該如何做才是最明智的呢?

張傑蓮先生:中共的問題並不是簡簡單單是中國的問題,實際上是一個世界範圍的問題,中國只是中共的棲息地,在中國,中共控制人的思想,掌控人的心智,用黨文化來克隆人類。其實很多人的大腦思維都不是自己的了,完全就是共產黨控制的那套東西。

對西方中共影響很邪。中共實際上是披著共產的外衣,內涵卻是一個千變萬化、善於欺騙偽裝的一個黑幫性質的這麼一個邪靈惡黨,歐洲、前蘇聯紛紛都解體了,其實真正的共產陣營是敵不過西方的自由民主的,到了一定程度,自然就解體。為什麼中共留下來了?它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共產主義思維,它是披著這麼一個外衣,它本質上根本沒有信仰,也沒有原則,它唯一想做的就是掌握權力,去控制人,去改造人的思想,實際上就是在做魔要做的事情。實際上就是中共存活下來的原因。它隨時變,什麼都可以變,昨天說的今天就否定。所以,人類面臨的就是這麼一個邪靈怪物,盤踞在中原地帶。並把它的邪惡輻射全世界。

一般來講,靠人類自身,是很難逃脫中共這樣的一個魔掌控制,光靠人的力量是鬥不過它的。所以西方從經濟、政治、軍事手段上,都企圖想改變中共,實際上都失敗了,但卻反過來,很多逐漸在喪失立國的人權原則,受到中共的誘惑,做了違心的事。西方社會被中共攪和的道德普遍下滑,國家利益高於人權,視野變窄。

恰恰現在也就到了天滅中共的時期,人不治,天治。以《九評》作為一個代表,天降《九評》,就像如來神掌,一下子打得中共喘不過氣來,所以現在就是這麼一個特殊時期。中共成了人類的一個核心問題,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要圍繞中共擺放自己的位置,是遠離它,還是被它利誘,這個事情並不是簡簡單單的中國的事情。

世界的未來在逐漸地以中共這個核心問題進行兩極分化,一邊是正義的力量逐漸的在形成,以《九評》呼喚人的道德覺醒,大量的退黨浪潮,還有民間組織紛紛脫離中共,告別中共,所以人類正義的力量在聚集。另一方面,中共又通過它的各種各樣的垂死掙扎,到處去誘惑,還有一部分邪惡勢力跟著中共在聚集,世界未來的格局就是二極化,是跟隨著中共去陪葬,還是脫離中共從而得救。

小到一個人,大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是否有未來,完全取決於他現在是否能認清中共邪靈本質,如何擺放和中共的關係,這不僅關係到個人的命運,也關係到這個國家,民族甚至人類的未來,這件事情很大。

天要滅共產黨,共產黨從地球上消失以後,人類迎接沒有共產黨的時代到來以後,一切都是全新的。現在的世界很多思維模式長期的都是在受中共的影響,包括西方,中共用很長的時間來腐蝕西方的道德觀念,現在西方世界,國家利益幾乎要高於民主自由的理念,腐蝕很嚴重,道德下滑也很厲害。

天要滅中共,實際上人類就要得到淨化。在沒有共產黨的世界裡,不是我們現在能想像的,真的是全新的,道德會普遍回升,想問題的方式方法,脫離了黨的邏輯思維以後,完全不一樣。所以我們想問題一定不要侷限於現在受到的共產黨還在,還在苟延殘喘的時候影響,我們的基點應該落到未來去,我們要多想一想未來沒有共產黨的時代的藍圖設計,我們的心胸視野要變得更加廣闊。

要看到未來的情景,立足點要落到那裡去,全世界都應該多想沒有共產黨的時代,多設計未來,而不是說現在在方方面面受到中共的控制、制約,在長期形成的對中共的恐懼之下,在思考問題,在它的挾持下思考問題,如果我們看到天滅中共的天意之後,我們的思維和行為都自然的會歸正,判斷問題也很清楚了。

這件事情是好是壞,就很自然,看看是否合乎天意。從這個角度回過頭來再看,很多事情,都能夠一目瞭然,看看它是否符合天意。

記者:您認為《九評》和退黨之間的潛在聯繫是什麼?中華民眾退黨所具有的道德勇氣源於何處?

張傑蓮先生:《九評》引發了退黨浪潮,《九評》與退黨之間的關係就是:《九評》是精神上的道德上的喚醒,退黨是人的具體的一種行為,一種方式,是被喚醒以後的一種行為方式。人被喚醒,到落實到行為,中間還有一個勇氣的問題。在中國的現代史上,「六四」是給人勇氣的一個重大的歷史事件,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被打壓下去了,沒有成功,反過來就給人增加了恐懼,因為人們看到了失敗,看到了中共的血腥,更加恐懼。

10年以後,99年4月25日,有這麼一群普通的百姓,信奉著「真善忍」,在中南海外面靜靜的請願,這就是我們知道的「425」事件。這些人到了那兒,是為了向中央政府澄清事實真相,是為了維護作為百姓的一種最基本的權利。中共鎮壓後,江澤民叫囂要3個月消滅法輪功,但現在已經是第6個年頭了,法輪功還是好好的存在。這些默默無聞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6年之中默默無聞的做著一件事:一直在向全世界講述真相。無論中共如何去打壓,都是在傳播著、講述著真相,講真相的勇氣潛移默化的在鼓舞了許許多多的人,這個6年的勇氣,敢於講真相,敢於堅持真理,勇於維護自己的權利,6年當中,多少人受到感染和鼓舞。

天降《九評》,呼喚人的道德,在中共即將要毀滅的時候,人們需要立即撤離,脫離出來,要退黨自救,其中的勇氣在受到長期感染後,是具備了。明白了以後,就具備了這個勇氣。《九評》、退黨,還有勇氣,實際上在整個過程中,形成了浩浩蕩蕩的天意的安排,真的是合乎天意,合乎道,符合人性的最高的精神境界。(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