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最殘忍的鏡頭大收集(組圖)


肖恩冒險出門僅僅為了尋找一頓可以果腹的早餐,然而迎接他的卻是一陣從背後射來的子彈。對於殺紅了眼的士兵來說,殺人不再是為了自衛或打擊敵人,僅僅是肌肉的神經性顫抖。這張沒有兩人面孔的照片提示:這是普遍狀況。生命在此一文不值。

在賴比瑞亞內戰中有一些居民死得很無辜,比如一個名叫肖恩的男子。據說,當天早晨他從自己的房子裡出來,覺得肚子裡空空的,準備到街上找點吃的,但卻被街上的士兵無理而粗暴地誤殺而死。賴比瑞亞的內戰十分複雜,前線的游移度也非常大,有時一天改變二次甚至三次。昨天這條街道還屬於政府軍,今天中午又變成叛軍的了,也許晚上還會變回去。最後,連士兵們自己互相也分不清誰是敵人,哪裡是前線。通常抓到普通人時,他們總是大叫「我是市民我是市民」,但無濟於事。兩邊的士兵都接到命令可以射擊一切可疑目標。於是肖恩因早餐而丟了性命。




《紐約時報》記者金伯利在南非目擊了這兩個男人被槍決的全過程,據說他們謀殺了一個4歲的女孩。死刑由當地的警察行刑隊執行。這是那個地區13年來第一次執行死刑。地點選在一處叢林後面,時間是破曉時分。

兩個謀殺者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任何表情,甚至沒有留下任何辯解或遺言,就直接走向了死亡。他們被綠色的手帕蒙住了雙眼,掛在樹幹上。隨著一陣槍響,他們的軀體成了「蜂窩」,就此了結了一生。




一個政府軍的士兵正在槍斃一個叛軍,他的槍盡量接近敵人的臉。子彈過後,那面孔就像西紅柿湯一樣無法再看了。牆後面的幾個看客似乎對此感到開心,這種場景他們已經司空見慣了。這是賴比瑞亞軍方在內戰晚期的做法,為了更嚴酷地處罰叛軍,他們決定在執行槍決的時候對準頭部,以表示政府的不妥協。

1996年,賴比瑞亞的春天是殘酷的。雖然長達7年的賴比瑞亞內戰已經結束了。但許多無辜者的死並沒有得到安慰,而且首都似乎隨時會被失敗的叛軍以同歸於盡的方式毀滅。

《紐約時報》特約記者卡羅恩.達夫卡曾在賴比瑞亞看到過無數的暴力行為,還有數不盡的受害人。譬如像這位男子,他當時離攝影師還不到20米。卡羅恩.達夫卡拍到了他被一個無情的士兵掃射頭部而死的情景。




血流滿面的阿富汗前總統被吊在旗桿上,繩子已經鑲進了肉裡。一個背著槍的塔利班士兵還在搖晃他們,以使他們顯得更狼狽。以暴力起家的塔利班最後也為更強大的暴力摧毀。

1996年,阿富汗塔利班組織正準備佔領阿富汗的首都喀布爾,以反對北方的反對派同盟。9月26日。《紐約時報》駐巴基斯坦站攝影記者撒赫前往阿富汗進行報導。

撒赫去的目的是想拍一些塔利班佔領喀布爾的情景。從阿富汗斯坦東方的省府一直到喀布爾,到處都是損毀的戰車和被亂丟的垃圾。在一個山丘邊,撒赫看見了前任阿富汗總統拉布拉耶和他兄弟的屍體一起被懸掛在一個旗桿上。塔利班組織的士兵為了侮辱他們,還在他們手上分別塞上美元和美國香菸。




1995年4月19日,查爾斯.波特正在俄克拉荷馬城商業區的獨立銀行信貸部工作,突然傳來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就好像地震。整棟建築都在顫動,玻璃前後搖晃。人們朝窗外看去,碎塊被揚在空中。升起了一朵淺褐色的雲彩。

波特衝向他的汽車,抓起相機朝爆炸現場跑去。街上到處都是碎玻璃。他看到一些人躺在地上。一個沒穿襯衣的人走過,頭上還流著血。

這次爆炸傷害了500多人,有168名遇難者,其中包括波特照片中的那個孩子。他叫貝利.奧蒙,年僅一歲,殘酷的命運沒有放過他幼小的生命

消防隊員脫下手套捧著這個破碎的小生命,心情難以平靜。小孩已經死去,但他是希望這只是暫時的昏迷。




1944年8月1日當蘇聯紅軍在與德軍作戰中佔據上風時。華沙的許多波蘭公民加入了反抗德國軍隊的波蘭地下武裝。雖然波蘭人在開始的幾天裡奪回了大部分城市。但很快就被武裝精良的德國部隊消滅。當紅軍1945年1月進入華沙時,華沙一片廢墟,有上百萬的居民在戰爭中死亡。

這是德國人前在戰敗前在波蘭境內屠殺最後一批俘虜。即便馬上就要槍決,他們對死囚還是要百般折磨。綁在柱上的俘虜如同散了架,連腰都直不起來。




攝影記者安妮.威爾斯為加利弗尼亞州聖達羅莎市民主出版社工作已有八年了。她知道在北加利弗尼亞的冬季暴雨,阻斷的道路和大面積的洪澇災害是她要拍攝的主題。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在1996年的2月4日。洶湧的洪水將一名15歲的少女瑪格林.帕瑟卡困在了馬坦薩斯水灣,「我來到這裡的時候,她孤零零一個人被水困住了。」威爾斯說,「我的心一下子就收緊了,這種情景簡直令人震驚。這個女孩子的生命正處於極度危險中。」

救生員將自己的性命維繫在一根比自已骼膊還要細的樹枝上,希望藉此營救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孩。生命在洪流中變得弱不禁風。對於渴望生存的女孩來說。救生員粗壯的臂膀卻比樹枝可*得多。

救生員在千方百計地解救那個孩子。威爾斯拍下了這個場面。「我拍了幾張必不可少的臉部特寫,又用廣角鏡頭拍了幾張。這樣,人們就能清楚地看到這個水灣多麼大!」瑪格林掙紮著將頭伸出水面。她尖叫著,哭喊著。一個消防員向她游去,想要給她系一根繩子,但湍急的洪水將他沖走了。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瑪格林開始發冷,說話含糊不清,她的時間不多了。淚水浸濕了攝影師威爾斯的雙眼,她將鏡頭轉而對準了洪水。「在那種情況下,我知道只有兩種選擇,那個可憐的女孩要麼得救了,要麼就是被淹死。我所能做的就是等。」

這個消防員在做最後一次努力。安妮.威爾斯快速拍下了這個鏡頭。疲憊不堪的救生員、救生帶和瑟瑟發抖的小女孩構成了這動人的一刻。在幾秒鐘後,一條救生帶繫在了瑪格林的身上,她被拉到了岸上的安全地帶。




這是美國十年來最轟動的新聞事件之一:18個月大的傑西卡.麥克盧爾蹣跚地走過位於得克薩斯州米德蘭市她嬸嬸的院子,不幸掉進一口大約22英尺深的窄井裡。幾分鐘後,救援人員迅速趕到,開始了緊張的救援工作。幾個小時內,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記者也聞訊趕到。

攝影記者斯科特.蕭擠在人群中為報紙做現場採訪,蕭說:「我一直在嘗試各種方法……這是我做過的最艱難的事情。」

救援人員決定在這口井的附近再挖一個豎井,然後在兩口井間挖一條橫向通道,把傑西卡拉出來。他們用鐵鏟、挖土機和鑽機拚命地挖掘,以接近嚇壞了的小女孩。為了緩解傑西卡的情緒,救援人員大聲對她喊話,甚至為她唱她最愛聽的歌曲「Winnie the Pooh」。

一晃兩天過去了,包括蕭在內的所有人都沒有睡覺。「我擔心,一旦我睡著了,再醒來的時候,所有的人都走了。」10月17日,事件發生58小時後,鑽孔機打通了通道。「傑西卡一被拉上來,我就意識到這是拍照的最佳時機。我盡我所能按動快門,只想到一定要拍出最好的照片。」儘管人群極度擁擠,蕭仍拍到了他想要的照片:憔悴,身上帶有淤傷卻活下來的傑西卡和解救她出來的,筋疲力盡但卻如釋重負的援救人員。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