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看「港麗事件」香港正變成大陸

2005-10-06 18:03 作者: 盛雪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9月30日,下午2時,香港英資集團「怡和」族下的港麗酒店,以會議廳漏水為理由,在最後一分鐘取消了《大紀元時報》舉行「中國的未來──九評共產黨國際論壇」而預訂的會議廳。論壇被迫在離酒店不遠的香港公園露天空地舉行。加拿大國會議員羅伯特.安德斯(Robert Anders)、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主席司徒華及臺灣大學政治系明居正教授,參加了此次論壇演講。

就此事大紀元記者李佳採訪了加拿大著名時事評論員盛雪

個人私利 社會公益 孰重孰輕

香港這家酒店這種做法,我想一般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什麼原因,雖然他具體有個理由,但是實際上非常明顯的是受到了中國官方的壓力。當然了,兩種可能,一種呢,中國官方中央政府是明確給了他們壓力;另外一種可能性呢,就是酒店自身它有一種行為上的自我約束。現在我們在香港社會看到很多這樣的現象,甚至包括媒體啊一些社會團體,甚至包括宗教界都出現了這種所謂的自律的現象。就是因為面對中共集權這樣一個制度,人趨利避害,知道在什麼情況下去保護自己,但是這樣的做法和這樣的人,實際上他們放棄了一個大的原則,也放棄了一個前提,那就是:這種做法本身呢,可能一時一事上讓他們免於一些麻煩或免於迫害或免於吃虧,但是在整個大環境受到破壞之後,整個社會氣氛, 社會公益的環境被破壞之後,那時候,是沒有人能夠自保的。

所以香港在這件事上,也許他們具體操作人覺得他們很精明,把這個會議用一個非常不高明的狡猾的辦法取消了,沒有招惹來中央政府的不滿,或者避免了來自上面的壓力,但是這一系列的做法,都是在出讓香港人民的民主自由的權力。

我想要告訴香港社會香港民眾,任何一個團體,一個人、一個社會階層、當你在面對中央強權而做讓步的時候,實際上是在出賣香港今天所僅有的民主、自由、人權的這些原則,當這些原則喪失的時候,任何人都不能自保。當你們把自己的陣地一步一步出讓的時候,是所有香港人,不管你是信什麼不信什麼,不管你是站在左也好中也好右也好,任何人的權益都不再有一個基本的保障。

縱觀中共歷史 不存僥倖心理

看看共產黨建政以後五十六年的歷史,哪一個人可以自保的?從劉少奇到胡耀邦到趙紫陽,都是中共頂尖的高層人物,但是在這樣一個沒有基本人權和民主制度的專制集權統治下,任何人不要覺得自己是很能夠有本事通天的人,或者自己很精明很有辦法,自己在權力鬥爭當中會很幸運,不要抱有這種僥倖的心理,在這樣一個沒有公平競爭,沒有民主架構,沒有基本人權保障的這麼一個制度下,任何人都可能成為犧牲品。而今天香港人民一定要認清這一點,每一個人的爭取都是在爭取大家的權益,而每一個人的爭取也是在爭取自己的權益。

香港正在變成大陸

其實在香港回歸中國政權的這些年當中呢,這樣的例子已經不少,而且我們看到這種情況越來越嚴重,在九七年香港回歸的時候,我說香港的未來只有兩種可能性,一種就是香港還是按照以前的這樣一種社會制度繼續演變,繼續發展繼續進步,那麼,中國大陸能夠跟上這個步伐,變成和香港同樣的制度;另外一種可能就是中國大陸沒有變,而香港迫不得已的變成中國大陸內地的一個城市,今天我們感到非常可惜,就是中國大陸在制度上的變化還是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跡象,可是香港呢,卻一步一步的變成了中國大陸的城市。我想這對所有的香港人對中國境內的人都沒有好處。

資本主義優於社會主義

為什麼香港能夠享有五十年不變的這樣的一個特權?就是不論香港人還是中國領導人都是心知肚明,資本主義制度是優於社會主義制度的,資本主義制度對人的基本人權是有保障的,他是有基本自由法制人權精神的,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才會說在共產黨共產政權的控制的版面上,讓一小塊地方讓它有自由發展的空間,是因為它沒有辦法讓那塊曾經已經享有自由民主法制人權的那塊地方的人民一時間就變成在專制統治之下,因為在當時這樣做的話,那香港人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可是今天共產黨是用另外一種柔性的辦法,是用另外一種更加狡猾的辦法在改變香港的顏色,如果香港在可預見的將來變成了中國大陸的一個普通的城市的話,那麼香港人所曾經擁有的這些權益就完全被剝奪了。

一國兩制 狂人的狂想

關於中國共產黨一直在講一國兩制,在香港資本主義五十年不變,在這個事情上,我還要再強調一次,就是說香港回歸就開始講,一直沒有得到輿論的重視,為什麼?幾乎在這個世界上,不管是西方國家,特別是中國人,也包括香港人,都認為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這樣一個構想是一個偉大的構想,能夠讓香港在100年的殖民地的統治下回歸祖國,可是我一直強調的是,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這樣一個構想,不是一個偉大的設想,是一個狂人的狂想。

它從基本上違犯了中國的憲法。我們知道一個基本的道理,就是任何國家,憲法是一國的立國之本,是一國的基本大法,任何一個區域一個州一個省,任何一個特殊的管轄區,都不可以在憲法上,不管它當地的司法有多麼特殊的重要性,都不可以跟憲法相衝突,都是必須在憲法之下。

在具體的條文上,可以有自己的一些特殊性,或者有一些不同,那麼中國的憲法,我們知道,直到今天,中國憲法的第一條第一款是什麼?是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在這個前提下,鄧小平的設想是完全違背憲法的,它是一個違法的設想,在這樣一個基礎上,所謂的一國兩制根本就是不真實的,根本就是虛的,因為香港的基本法在具體的操作上,跟憲法相衝突的時候,那個時候就必須以憲法為基準。所謂堅持資本主義道路五十年不變,根本就沒有法制保障的,這麼一個非常空虛的承諾,所以我們才看到,在許多具體的事例上,共產黨是不讓步的,因為香港自己沒有那樣一個能力。

今天共產黨還希望用一國兩制這樣一個誘餌兒去吸引臺灣人,那更是夢想了,如果你今天在香港的事情上不能夠給香港一定的空間讓它自由發展,繼續去發展它的民主自由的話, 這個世界上的人也不都是傻子,都是你共產黨強權所能控制的東西所能控制的區域,所以我想在這個問題上關鍵是共產黨自己也沒有辦法,因為它自己不能違背自己的那種一黨利益,不能夠違背它自己定出來的東西。說實在的,四項基本原則才是共產黨的根本利益所在。

中共對國人的政治歧視

中共一方面它提出一國兩制一方面它又不可能違背它這個黨性的利益,第一個出路就是修改憲法,去掉四項基本原則,可是當共產黨去掉了四項基本原則的時候,共產黨就完了,共產黨的末日就到了。所以當初在香港回歸的時候,共產黨同意讓香港走資本主義道路五十年,它當中還包含兩個含義,一是它明白資本主義制度優於社會主義制度,二,它是對刨除香港之外的全中國人民是一種政治歧視,既然它知道香港人有權力有自由去享受資本主義制度下民主、人權,為什麼大陸人不可以?它從政治上是完全歧視自己管轄的這13億人民的,這些人不配享有更好一點的制度。它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為什麼答應香港可以五十年不變呢?完全當時是一個計謀,是一個權宜之計,不把自己13億人民當人嘛。

人權鬥士 請勇敢的站出來

加拿大一直在國際社會被認為是一個人權國家,她的立國之本本身就是有這樣一種道義標準,有這樣一種人權的基礎,也有民主法制的保障,特別是這樣的一種精神應該是彰顯於整個國際社會,而不僅僅是在自己的主權之下。

在今天香港的事件上,因為牽扯到了加拿大的國會議員,我想至少應該引起加拿大社會的一種關注,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特別是享有人權鬥士這樣一個稱譽的一個國家的角色,在這類的事情上一定要勇於站出來。不應該放棄基本人權、民主這些原則,當他放棄這些原則的時候,道理是一樣的,不光對中國人民絕對沒有好處。就是對整個國際社會也是一個很大的傷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