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名被盜的一代英雄-韓世忠


提起大宋朝,人們自然而然地就會想到楊家將和岳家軍。楊家將和岳家軍是處於不同時代的倆支對大宋朝作出巨大貢獻的集團軍,楊家將起於北宋初,以安邦的楊業始,到因抗遼聞名於世的楊門女將,歷經幾代皇帝。而岳家軍則形成於南宋初,是以名將岳飛為主的抗金集團,只有短短的幾年。其實,有一位本應與楊業和岳飛齊名、而歷時最長、倍受世人尊崇的民族英雄,卻由種種原因,使得其功名被盜,知名度被楊家將和岳飛所罩,這就是一代名將和民族英雄韓世忠。
從北宋初年起,東北方的契丹、女真族,西北方的黨項羌就分別建立了遼、金、西夏政權,與宋王朝分庭抗禮,兵戈相見,成為威脅趙氏政權的主要勁敵。宋朝建立於五代十國之亂的後期,它只是統一了中原和江南的一些割鋸小國,所以,從其建國以來,就處於被包圍和侵略之中。宋太祖趙匡胤陳橋兵變,黃袍加身,不費吹灰之力就篡得了後周家的天下。可當他坐上了皇帝的寶座後,便害怕他的部下有一天也會玩這把戲,等到天下已定,兩次「杯酒釋兵權」,罷典禁兵,把軍權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這種中央集權,使得宋朝沒再出現象五代十國的強藩禍亂之局面,但北宋抑兵太過,外乏良將,「兵無常帥,帥無常師」,使得宋朝的軍隊面對著遼、金、元三國,迭起北方,屢為邊患,只有防守挨打,無力向漢、唐那樣主動出擊。當趙宋全盛的時候,還不能收復燕、雲十六州,後來國勢日衰,加上姦賊當道,外族一入,如摧枯拉朽一般,頃刻間,便將大半個中國淪喪。由於連年戰亂,割地賠款,國力積貧積弱,百姓民不聊生。陝北一帶,尤其處於未與金、西夏交戰的中心地帶,戰禍不已,百姓一貧如洗,「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這片自古以來就是死骨成堆的戰場,不知有多少無辜的生命被埋葬在那一片黃土之中。而韓世忠就出生在這個窮鄉僻野之地、風雨飄搖的時代。
據《宋書》載,韓世忠,字良臣,延安人。風骨偉岸,目瞬如電。早年鷙勇絕人,能騎生馬駒。家貧無產業,嗜酒尚氣,不可繩檢。日者言當作三公,世忠怒其侮己,毆之。年十八,以敢勇應募鄉州,隸赤籍,挽強馳射,勇冠三軍。據《綏德州志》記載,宋元豐六年(公元1083年),韓世忠就出生在綏德城南約二里許的砭上村,因當時綏德州屬延安府。綏德其名始於北魏時期,取「綏民以德」之意。隋末唐初元寶元年(公元742年)撤州設上郡,宋熙寧三年(公元1070年)改綏州。清道光二十八年,江士鬆手書「天下名州」四個大字,每字1.5丈,寬1丈,故後名「天下名州」。綏德自古乃兵家必爭之地,秦始皇的大兒子扶蘇,秦大將軍蒙恬曾駐守此地,歷史上昭君出塞,文姬歸漢,漢武巡邊都從這裡經過,是歷史重鎮。
韓世忠出身於一貧困之家,父母、兄弟姊妹早亡,從小就淪為孤兒,大概排行第五,所以人稱韓五,其名和字可能是他從軍後而得。綏德民間還有許多關於韓世忠青少年時代的傳說故事,最有名的就是他勇降烈馬的事跡,也就是史中所述的「能騎生馬駒」。這裡引述一段故事:「世忠少時家貧如洗,經常在一孔破燒磚窯內棲身,生計十分艱難。他身高八尺,目瞬如電,食量過人,能力負千斤,有萬夫不當之勇。他還結交了一夥朋友,整日間舞槍弄棒,好打抱不平,為窮苦人出氣。當地的地主豪紳又恨他又怕他,背地裏叫他「潑皮韓五」。有一年,綏德的二郎山上出現了一匹野馬,凶如老虎,過路行人往往被它所傷,弄得路斷人稀。官府無奈,只好出了一道告示,說無論什麼人只要能除了這匹野馬就能得到重賞。當時州城上下,多少武夫將士都退避三舍。恰好青年韓世忠路過榜下,他縱身一跳,就把那榜文揭在手中。州官一看,揭榜者是個窮光棍,氣的連聲斷喝:「那裡來的毛孩子,竟敢如此胡鬧,戲弄本官!」韓世忠卻面無懼色地站在大堂上朗聲回答說:「擒拿野馬,易如反掌而已。」州官聽了又驚又疑,只好準其前往,只是加了一個條件,如擒拿不住野馬,便要重重懲罰。韓世忠並不理睬,赤手空拳直奔山上。他在山上睡了半天,還不見野馬蹤影,不覺有些失望,自言自語道:「哪裡有什麼野馬,分明是作弄人。」話音剛落,只聽見東山梁後長嘶一聲,剎那間山樑上果然縱出一匹紅鬃野馬,四蹄踏得四山八溝亂響。野馬看見世忠,便朝他直撲而來。世忠待那馬衝下山坡,縱身一躍就騎在了馬背上。野馬見人上了背,氣得連連嘶鳴,前蹄騰空,想要把他掀下來。誰知世忠兩腿夾得緊緊,雙手揪住鬃毛,死也不鬆手。就這樣野馬狂奔亂跳了一頓飯時辰,翻山越溝,始終無法掙脫,一直到大汗淋漓,筋骨顫顫,這才漸漸變得乖順了。當世忠騎著馴服的烈馬回到城門時,早已是人群熙攘,個個拍手讚嘆。世忠翻身下馬,高興地仰天哈哈大笑說:「好馬!好馬!今得此馬,真天助吾也!」從此,他每日裡騎著這匹紅鬃烈馬,奔馳在大理河畔,二郎山下,挽弓射箭,練習武藝。後來,又騎著它馳騁疆場,殺敵立功。」可見,韓五是一個因父母早亡、貧寒而沒有教養但心地善良,當地人稱的「二愣子」。
十八歲時,青年韓世忠以勇力應募鄉州,從此開始了他的戎馬生涯。崇寧五年(公元1105年),西夏軍又南下騷擾,世忠適在軍中。在交戰中,他勇冠三軍,斬關殺將,擲敵頭於城下,宋兵一擁而上,夏兵大敗。隨後他又躍馬力斬西夏監軍駙馬兀口移,遂被提為統制官。
韓世忠的功名第一次被盜是他平南方方臘之亂並獨自擒獲方臘之大功。《宋書》記,宣和二年,方臘反、江、浙震動,調兵四方,世忠以偏將從王淵討之。次杭州,賊奄至,勢張甚,大將惶怖無策。世忠以兵二千伏北關堰,賊過,伏發,眾蹂亂,世忠追擊,賊敗而遁。淵嘆曰:「真萬人敵也。」盡以所隨白金器賞之,且與定交。時有詔能得臘首者,授兩鎮節鉞。世忠窮追至睦州清溪峒,賊深據岩屋為三窟,諸將繼至,莫知所入。世忠潛行溪谷,問野婦得徑,即挺身仗戈直前,渡險數里,搗其穴,格殺數十人,禽臘以出。辛興宗領兵截峒口,掠其俘為己功,故賞不及世忠。韓世忠這一大功被其上司辛興宗佔為己有,使得他沒能得到朝庭的重賞和提拔,更可恨的是,施耐庵
在《水滸》中,竟將著一大功記在宋江一夥的頭上,更虛構出了一幕「武松獨臂擒方臘」的故事,使得這位英雄的功績不僅在宋朝庭被盜,而且使後世的民間也將他永遠地遺忘,可見盜名者乃辛興宗,而欺世者則施耐庵也!我們應當撥亂反正,為韓世忠將軍正名,功歸於其人,還名於其人。
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議復燕山,調諸軍,至則皆潰。世忠往見劉延慶,與蘇格等五十騎俱抵滹沱河。逢金兵二千餘騎,格失措,世忠從容令格等列高岡,戒勿動。屬燕山潰卒舟集,即命艤河岸,約鼓噪助聲勢。世忠躍馬薄敵,迴旋如飛。敵分二隊據高阜,世忠出其不意,突二執旗者,因奮擊,格等夾攻之,舟卒鼓噪,敵大亂,追斬甚眾。時山東、河北盜賊蜂起,世忠從王淵、梁方平討捕,禽戮殆盡,積功轉武節郎。他以非凡的軍事才能率領僅五十名精銳騎兵,在河北滹沱河一帶,襲擊了金兵二千人的來犯之敵;在真定戰役中,又親領三百士卒的敢死隊以閃電般的出擊,一舉打亂了金軍的大營陣腳。從此,他威名遠揚,受到宋王朝的重用,出任山東單州團練使,成為獨當一面的抗金將領。
南宋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金兀朮又統兵十萬大舉南犯,其勢洶洶。在這緊急關頭,有人勸宋高宗放棄臨安遷都長沙。面對投降派的屈辱行為,韓世忠義正詞嚴地說:「國家已失河北、山東,若又棄江淮,更有何地?」於是高宗任命他為浙江制置使,守衛南宋王朝的重要門戶-鎮江。當時正值元宵佳節,金兵突至,韓世忠屯兵焦山寺,雙方在黃天蕩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在這場光輝的阻擊戰中,其夫人梁紅玉。與韓世忠併肩指揮作戰,與全軍將士同生共死。在戰鬥最激烈的關頭,她在金山親自執桴擂鼓,打退了金兵一次次的進攻,這就是流傳千古的「梁紅玉擊鼓退金兵」的歷史故事。錢彩著的《說岳全傳》中曾描寫韓世忠戰敗金兵之夜一夫人飲酒舞劍,並口吟《滿江紅》詞一闋:
萬里長江,
淘不盡、壯懷秋色。
漫說道、秦宮漢帳,
瑤臺銀闕。
長劍倚天氛霧外,
寶弓挂日煙塵側。
向星辰、拍袖整乾坤,
難消歇。

龍虎嘯,
風雲泣。
千古恨,
憑誰說?
對山河、耿耿淚沾襟血。
汁水農吹羌笛管,
駕輿步老遼陽月。
把唾壺、敲碎問蟾蜍,
圓何缺?

這場戰爭一直持續了四十八天,金兀朮欲勝不能,欲退無路,只好乞求韓世忠放他一條生路。兀朮窮蹙,求會語,祈請甚哀。世忠曰:「還我兩宮,復我疆土,則可以相全。」兀朮語塞。後來,金兀朮手下的一個漢奸獻計,星夜偷鑿渠三十餘裡,金兵才得以狼狽脫逃。這場戰役大長了南宋抗戰軍民的鬥志,大滅了金兵和投降派的威風,在宋抗金史上寫下了輝煌的一頁。韓世忠和岳飛,併肩峙立,英勇抗金,威震敵夷,成為南宋王朝賴以偏安支撐的兩根擎天玉柱。
韓世忠在抗擊西夏和金過的戰爭中為宋朝立下了汗馬功勞,而且在平定各地的叛亂中也作出了重大的貢獻。除平定方臘外,還為宋庭平定了建安範汝、廣西曹成、淮南李橫、淮陽劉豫等反叛,為偏安一隅、搖搖欲墜的南宋支撐了幾十年。這些赫赫戰功,使得他從一名士兵,一步步地被提拔為副尉、承節郎、軍統制、團練使、節度使,並歷任為江南東、西路宣撫使、兼河南、北諸路招討使等要職,進太保,封英國公、潭國公。建炎十三年,封咸安郡王。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抗戰英雄,卻觸犯了南宋小朝廷求和媚外的投降政策。由於韓世忠反對議和,多次上疏彈劾奸相誤國,為投降派所不容。岳飛蒙冤,舉朝文武多不敢言,而他卻敢於當面質問秦檜。當秦檜以「莫須有」三字回答時,他氣憤地道:「『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有人替他擔心,勸他不要與秦檜作對,他回答說:「畏禍苟同,他日有何面目見先帝於地下。」後來,他終於被解除了兵權。自此他社門謝客,居家閱書讀經,絕日不言兵。他經常騎著毛驢,攜小童一二,帶著酒壺,悶游於西湖之上。他一生清廉,仗義疏財,歷年所得賞賜都分給了部下,田產都分給了他封邑的百姓;他持軍威嚴,能與士卒同甘苦。解職後居家十餘年,澹然自若。宋紹興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這位一代名將憂鬱而死,時年六十八歲,死後被拜為太師,追封通義郡王;孝宗時,又追封蘄王,溢忠武,配饗高宗廟廷。
論曰:古人有言:「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將。」宋靖康、建炎之際,天下安危之機也,勇略忠義如韓世忠而為將,是天以資宋之興復也。方兀朮渡江,惟世忠與之對陣,以閑暇示之。及劉豫廢,中原人心動搖,世忠請乘時進兵,此機何可失也?高宗惟姦檜之言是聽,使世忠不得盡展其才,和議成而宋事去矣。暮年退居行都,口不言兵,部曲舊將,不與相見,蓋懲岳飛之事也。昔漢文帝思頗、牧於前代,宋有世忠而不善用,惜哉!小子亦有詩為嘆:

窮鄉僻野出英雄,
收復中原立功勛。
匡扶宋室擎天柱,
功蓋千秋遭盜名。

韓世忠逝世的消息傳到故鄉綏德後,家鄉父老遙望南天,泣不成聲。乃集資建世忠詞,四時祭祀香火。清乾隆三十二年(公元1767年綏德知州舒世祿在一步崖修建了蘄王廟,以後又多次重修。
總結這為功蓋千秋、功大於岳飛的將軍,卻知名度遠不及岳飛的原因有四:
第一,韓世忠出身低微,他是從一名士兵開始,全憑自己的忠勇,一刀一槍地拚殺出來,在軍中地位低。
第二,韓世忠成名比岳飛要艱難漫長的多,也沒有像岳飛那樣傳奇。岳飛起於南宋最危機的年代,可以說是受命於危難之中,更因其母背刺「精忠報國」而成名於起兵之前。
第三,岳飛奸臣所害,死的冤屈,是中國史上最大的冤案之一,所以被歷代史家、文人和百姓所頌揚的最多,自然而然地就將韓世忠罩住了。
第四,民間傳說和小說的推波助瀾,使得這位將軍的功和名被他人所盜,多少年來,老幼皆知「武松獨臂擒方臘」的故事,除了史家外,沒有多少人知道是韓世忠所為,更無人公開為其正名,岳飛和岳家軍,《水滸》和武松有多少小說、故事、戲劇和電影為其頌揚,而韓世忠只是在岳飛中的一個配角,或是歌妓梁紅玉中的襯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