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專欄】還有多少史上最牛的?

2007-03-22 22:34 作者: 天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今年3月初,網上各大論壇開始流傳一個帖子,題目是《史上最牛的釘子戶》,帖子的內容是一張圖片:一個被挖成10米深大坑的樓盤地基正中央,孤零零地立著一幢二層小樓,它的四周已經被挖成了懸崖峭壁,猶如一座大海中的孤島……那極具衝擊力的震撼場面讓人深深感到城市拆遷的殘酷性,因此被人們譽為「史上最牛的釘子戶」。半個多月來,這幅照片將開發商與拆遷戶之間的激烈交鋒無比鮮明的展現在億萬人民眼前,在無數網民和各類媒體的關注下,最牛「釘子戶」和最牛開發商的情況層層鋪展在了大家面前,但是,這是我們期望的最終結果嗎?不是,我們期盼看到的是,這幅景象為何出現,這種狀況如何解決,什麼時候才能解決?


這幢「孤樓」坐落在重慶市九龍坡區商業核心地段的鶴興路19號,是一幢兩層磚混結構的商業用房,面積達219平方米。2004年,九龍坡區對鶴興路片區進行改造,由重慶南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重慶智潤置業有限公司共同進行開發。拆遷工作從2004年9月開始,兩年多的時間內,該片區280戶都已搬遷了,僅剩這一戶未搬遷。房主吳蘋說,我不是「釘子戶」,也不是「刁民」,只是一個依法維護自己權益的公民,我願意堅持到底。


由於雙方在具體補償安置方式上分歧較大,開發商和吳蘋之間一直未能達成協議。吳蘋說,根據《重慶市房屋管理拆遷管理條例》第25條規定,她選擇「實物安置」,並依照該條例第37條要求在「原拆遷範圍內進行安置」,按照產權證上的面積、用途還給商業用房,但開發商對此不理不睬。記者瞭解到,開發商提供了「貨幣安置」和「產權調換」兩種方式,與她的要求不能達成一致。


對這幢「聳立」了兩年多的「孤島」,網上一個叫「沒文化的窮孩子」的網友跟帖透露,這棟房子原屬於楊家坪房管所,按道理是公房,歷史原因租給私人住。租住者跟開發商要價2000萬元,否則不搬。他們家有些背景,開發商不敢動,於是造成了現在的「奇觀」。而吳蘋卻告訴記者,自己從來沒有向開發商提出過貨幣安置,至於「索要2000萬」一說純屬子虛烏有。多次組織雙方進行調解的九龍坡區房管局原局長鄧小如也向記者證實,吳蘋沒有要求過2000萬的補償,她的房屋評估價格約200多萬元。


2005年2月,開發商向九龍坡區房管局提出拆遷行政裁決,要求裁決被拆遷人限期搬遷。在多次調解無效的情況下,九龍坡區房管局於2007年1月8日下午召開了拆遷行政裁決聽證會。但是,這個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信訪和街道幹部參加的聽政會,唯獨缺了被拆遷人——吳蘋。九龍坡區房管局拆遷科科長任忠萍說,我們提前通知了吳蘋,並且還在1月5日的《重慶晚報》上登報公布了聽證會的時間、地點。但吳蘋卻否認這種說法,她稱自己在沒有得到任何通知的情況下,房管局就與開發商召開了所謂的「聽證會」,後來她才發現聽證通知書被有關部門塞進了根本無法居住,且已經成為「孤島」的房屋中。


聽證會後,房管局於2007年1月11日下達了拆遷行政裁決書,並於2月1日向九龍坡區人民法院提起了《先予強制拆遷申請書》。15日下午5時,這棟房子的房主吳蘋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與丈夫繼承的這處房產屬營業用房,繫個人私有財產,產權證和國土證都齊全。自己選擇實物安置,要求開發商按產權證上的面積和用途,歸還相同面積的商業用房,並且提供臨時過渡門面則屬正當要求。


據瞭解,該項目二期工程分為鶴興路與空壓廠兩個部分,吳蘋的房子原址在鶴興路,所以要求安置房(商業門面)也應該在這個範圍。同時,吳蘋還要求安置房門面朝向不能變,並要和開發商做出書面約定。吳蘋表示,這是最合理的方案,自己也非常講理。而楊家坪「百老匯」項目開發部經理王偉稱,鶴興路片區項目改造從2004年8月31日貼出動遷公告,隨後整個片區280戶都已經搬走,惟獨剩下了吳蘋一家。其間,公司與吳蘋進行了數十次協商,但她始終沒有接受安置方案。針對吳蘋要求提供臨時過渡門面一事,王偉表示,開發商並不是沒有為拆遷戶考慮,最初雙方曾就「不提供過渡門面,按樓上20元/平方米、樓下140元/平方米的標準進行過渡期間補貼」達成一致,但是吳蘋後來又反悔了,造成協議一直無法簽訂。王偉稱,對於吳蘋選擇房屋安置的要求,開發商多次調整具體位置和新房結算價格,但吳蘋仍不願簽訂協議。然後,開發商接到通知,定於19日下午在區法院召開聽證會,這個聽證會是由九龍坡區房管局申請舉行的。


九龍坡區房管局拆遷管理科任忠萍科長表示,按照拆遷管理條例,依法維護被拆遷人與拆遷人雙方合法權益的原則,作為拆遷行政主管部門在拆遷雙方長時間協商未果的情況下,可以依照法定程序向司法機關申請「強制拆遷」,以保障該建設工程順利推進。19日下午,聽證會如期舉行。被申請人吳萍在法庭上稱,她從未接到裁決書的副本,也未接到過房管局的任何其他書面通知。並且她稱,在此之前,她和開發商就拆遷補償方案一直在協商當中,也曾經和開發商就補償安置方案達成了一致意見,但由於開發商無法在雙方補償安置協議上加蓋公章,無法形成一份有效力的合同,所以才造成房屋一直未能拆遷。因此責任應該在開發商,而不是被拆遷人。吳蘋當庭出示的證據中,就有一份是開發商未加蓋公章的說明材料。最後,法院還是裁定支持房管局關於搬遷的裁決,併發出通知,要求被拆遷人在本月22日前拆除該房屋。如不履行,法院將強制執行。


21日下午5時許,吳萍和她的丈夫楊武都爬上了自家樓頂。楊武把一面寫有「公民的合法私有財產不受侵犯」的橫幅掛在面向楊家坪輕軌站的屋頂上,還插上了「國旗」,立即引起對麵人流的駐足觀望和熱烈議論。穿著和19日在法庭上同一件紅衣的吳蘋說:「我們絕對不搬,我們要用生命捍衛我們的合法財產!」 楊武告訴記者,自從2004年9月這一項目動遷以來,他們已有2年半沒有回到這裡。屋裡的東西都被偷了,牆也被開發商打破了。根據19日九龍坡區法院的裁定,楊武他們須在22日自行搬遷。這個拆遷項目的開發商說,他理解的期限應是22日24時以前。


以上事實表明:房主吳萍一家的確是塊難啃的「骨頭」。他們「雙證」齊全,又不糊塗,知道怎樣維護自己的權益,且在開發商的威逼利誘之下毫不退縮,還能適時拿出有利於自己的證據。而開發商則為能最大化地實現自己的利益,真是想盡辦法、不擇手段。一開始連蒙帶騙,虛與委蛇;再就是「垓下之圍」,斷水、斷電甚至斷路,大有四面楚歌之勢;還不行,就在網路上造謠中傷、混淆視聽。當這一切都無法達到目的時,便勾結房管局和區法院搞所謂的「聽證」,試圖運用黨匪機器把這塊「硬骨頭」攪碎。如今,22日是最後的期限,這個富於強烈抗爭意識的家庭恐遭滅頂之災。「釘子戶」的稱呼對他們雖然不適用,但他們卻真有銳意進取的「釘子」精神,實在讓人欽佩。他們在最後的時刻抬出憲法,又插上「國旗」,但終究擋不住共匪的鐵蹄,畢竟他們是「一個人」在戰鬥。即使他們最後以失敗告終,但雖敗猶榮,而悲哀的則是集體沉默的全體國民。


其實,要說大陸「最牛的釘子戶」,當屬上海的「插頭之家」。據說女主人很是「生猛」,曾全身倒滿汽油對抗開發商。現在,她的「堡壘」仍「矗立」在繁華鬧市之中,無人能夠撼動。而「史上最牛的釘子戶」當屬德國號稱「軍人國王」的普魯士國王弗裡德裡希——威廉一世時期的一位老漢莫屬。這位威廉一世甚是了得,大名鼎鼎的鐵血宰相——俾斯麥,就是他的屬下,現在德國街頭還有他騎著青銅戰馬耀武揚威的塑像。一日,國王嫌他的磨坊擋住了自己眺望行宮的視線,就派人前去與磨坊的主人協商,希望能夠買下這座磨房。可這個老漢卻說這座磨坊是從祖上傳下來的,不能敗在我手裡。幾次協商,國王許以高價,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可這個老漢始終軟硬不吃。終於,國王「忍無可忍」,「龍顏」大怒,就派警衛人員把他的磨坊給拆了。有趣的是,這個「釘子戶」拆遷時倒很配合,展現了良好的紳士風度,好像一點都不擔心,既沒有哭天喊地,滿地打滾,也沒有把汽油倒在身上威脅要自焚。而是袖手站在一邊,嘴裡嘰嘰咕咕:別看你是「皇上」,我德意志尚有法院在,待我到法院與你理論。


不想,第二天,這個老漢居然就在當地一紙訴狀把國王告上了法庭,而地方法院居然受理了,判決結果居然是威廉一世敗訴。判決皇帝必須「恢復原狀」,重新把那磨房蓋起來。威廉雖貴為一國之君,拿到判決書也只好乖乖執行,心想明明是拆了個「違章建築」,現在竟搞得比竇娥還「冤」。而那個「刁民」彼時卻躺在他的小磨坊裡,一邊數著鈔票,一邊還偷著樂,壓根就用不著冒被遣送拘留的危險,也不擔心什麼打擊報復,秋後算賬,從此天天心安理得地磨他的麵粉。後來,威廉一世和那個老漢都「駕崩」了,輪到小磨房主想進城,希望把磨房給賣了,不由想起了那個老買主,但他不知第二代領導人對這個磨房感不感興趣,就給威廉二世寫了一封信。威廉二世隨即給他回了信:「我親愛的鄰居,來信已閱。得知你現在手頭緊張,作為鄰居朕深表同情。你說你要把磨坊賣掉,朕以為切切不可。畢竟這間磨坊已經成為我德國司法獨立之象徵,理當世世代代保留在你家的名下。至於你的經濟困難,朕派人特送三千馬克,請務必收下。如果你不好意思收的話,就算是朕借給你的,以解你一時之急。你的鄰居威廉二世。」到現在,那個磨坊歷經了多少個統治者,仍像紀念碑一樣屹立在德國的土地上。它作為德國司法獨立的象徵,代表了一個民族對法律的堅守。


無獨有偶,最近媒體報導,美國華盛頓也有一個「最牛的釘子戶」。這是一對叫斯普瑞格思的夫婦,他們在1980年花了十三萬美元買下了一棟小樓,到2003年,小樓的市場價格升到了三十萬美元。建築商一口氣成片買下了他們小樓周圍的房子,但在斯普瑞格思先生那裡卻碰了釘子,最後建築商提出了三百萬美元的高價,斯普瑞格思先生仍然不為所動,說了一個三千萬的天價就把建築商們拒在了門外,弄得當時的鄰居惶恐不安,生怕建築商連他們的房子也不買了,壞了他們發財的好事。原來,這位仁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建築設計師,這棟小樓就是他的事務所。他不要錢,為的是把他納入新建築的備案設計師。但他的設計思路實在是不入流,最終遭到了建築商的婉拒。現在,小樓的三面都被建築工地包圍,深深的建築地基使小樓看上去像空中樓閣一樣搖搖欲墜。但是,斯普瑞格思先生每天都會開車按時到小樓裡上下班,任憑周圍如雷的喧嘩,斯普瑞格思先生自巋然不動。


美國有此「牛人」,英國自然也不能「落後」。這不,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一位83歲的老婦成了英國最有名氣的「釘子戶」。任憑房地產開發商威逼利誘,她就是拒絕從她出生的小屋搬出,眼看著周圍建設的豪華公寓把她的小屋淹沒,她就是不為所動。這位老婦名叫吉恩·泰勒,房地產開發商多次勸她搬走,而且多次承諾按市場價賠償她所有財產,還讓她搬進一套新公寓。但都被她一口回絕,她不願離開她的三間小破屋。泰勒說,她一家在布里斯托爾市貝德敏斯特村的這所房子裡居住了125年,絕不離開這裡。她告訴開發商:「你們唯一能讓我離開家的時候就是抬出我棺材的時候。」目前,泰勒的房子位於一個5英畝建築工地的中央,這個建築工地即將建成價值7700萬英鎊的公寓房。她說:「以前這裡是一個和平溫馨的居住環境,但是,現在這裡成了人間地獄。我討厭在這裡生活,因為建築工程影響我的生活。他們按當前的市場價買我的房子,但是我為什麼要因為他們離開自己的家呢,我想在我去世的時候,我能躺在自己的家裡。」


顯然,與以上三個「最牛的釘子戶」相比,重慶的吳萍一家還不算是最牛的,但她的命運卻是最悲慘的。為什麼?就因為她「不幸生在了中國!」剛剛結束的共匪「兩會」雖然通過了「物權法」,但從吳萍這個事件來看,當普通百姓的利益與某些強勢集團的利益相衝突時,無一逃不過被踐踏的命運。毫無疑問,這個所謂的「物權法」,只是為了保護貪官污吏和不法商人的非法所得而通過的,而「賞給」人民的只是一張「空頭支票」而已。


嗚呼!何來「史上最牛的釘子戶」,只有「史上最邪惡的獨裁專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