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也活不起,死也死不起


殯葬店主:死人的錢最好賺

「別看幹我們這一行名聲不太好,可死人的錢真是太好賺了。利潤一般都超過300%,最高的甚至可以達到1000%~2000%。」近日,在保證不透露姓名的前提下,一位在廣西從事殯葬經營服務近10年的老闆接受了記者採訪。以下是他的自述:

死一個人要花多少錢,坦率地告訴你,至少要上萬元,搞風光大葬花40萬元~50萬元也不嫌多。

從殯儀館的賬目上看,消費並不多:火化費300元,整容費300元,遺體接運費200元,租用告別廳大廳300元,小廳120元,加上租用花圈等開銷,最多不過3000元。

賬面上的消費不多,可實際操作起來開銷可不少。如死者下葬時的壽衣,普通的棉布麵料要800元~1200元,綢緞麵料最少也要2000元一套;骨灰盒最廉價的1500元,一般家庭至少要購買三四千元的紅木骨灰盒,面子上才勉強過得去。購買墓地或靈塔的費用就更昂貴了,交通不便,距離較遠的公墓,最便宜的一塊墓地也要五六千元;交通便利,「風水」較好的地段,最普通的也要2萬元到4萬元。這些花銷都能給我們帶來巨大利潤,如壽衣成本不過五六十元,骨灰盒中用料最好的玉琱製品成本不過2000元,卻能夠賣到3萬元,別的行當用同樣的材料做成商品,遠遠達不到這個價格。

除了花在遺體安葬上的費用,需要「打點」的地方也不少,包括給搬運遺體的工人、火化爐工人、遺體整容師、墓地風水先生、墓碑刻字工人以及墓碑下葬工人的「好處費」,每個環節平均都要花費200元~400元。這筆費用怎麼說也要1000元~2000元。

雖然說我們賺的不少,心裏壓力卻很大。我從1994年下崗後就開始在這個行當裡摸爬滾打。孩子現在已經上初中了,可還不敢告訴同學自己的父親是幹什麼的。

一網友說的一則真實故事

從前,我只是聽說過因為沒有錢而看不起病,吃不起飯,送不起孩子上學.昨天我聽一個朋友說他晚上十二點要出去幫人辦點事.我感到納悶:難道去當小偷?這麼大的年紀了還晚上十二點出去,但是他好像向來不做偷雞摸狗之事,而且近年來,他孩子給了他足夠的生活費.懷著疑惑的心情問:那麼晚了出去幹啥呀?在我的再三追問下,他告訴我:一個老鄰居死了,死者原本有三個孩子,其中兩個坐牢去了,還有一個沒有用,生活窮困,現在送火葬場需要上千元錢,加上一些其他的費用,沒有一萬塊錢就沒有辦法去火化.但是現在殯葬改革,在城市死的人都要火化,不准土葬,他兒子哪裡來那麼多錢呀?他只好請幾個人在深更半夜偷偷地把父親安葬.白天容易被別人發現,殯葬改革執法大隊的人會阻止並被處罰的.沒有辦法,只好在深夜裡偷偷地安葬.聽完這些,我在 想:原來還有人在當今社會死不起呀.

殯葬收費:連死人都「敲骨吸髓」

「化不化(妝)?」廣西西寧某醫院的太平間裡,手拿粉盒的「白大褂」面無表情地問一旁肅立的逝者家屬。短暫的沉默後,一個聲音說:「化吧。」「白大褂」利索地拿起粉扑。很快死者的臉上變得粉白,又顯出了紅潤。「白大褂」又摸出一支唇膏,分別在上下嘴唇塗抹了一下。前後不到3分鐘。隨後,家屬拿到一張寫著「停放、穿衣、化妝700元」的收據。顯然,家屬對700元的收費感到不解,但什麼也沒說,默默地接受了。「700元就700元吧。這種事情也不好討價還價,人家說多少就多少吧。」家屬這樣對記者說。

生命已息交費不止

據死者家屬提供的票據,僅在殯儀館一處,就有十幾個收費項目,分別是:運屍費、抬屍費、小廳費、休息費、火化費、衛生費、取灰費、辦證費、樂隊、火袋費等。記者算了一筆賬,按照最低標準,從太平間到火葬場、再到骨灰堂、最後入土,最低的費用需要七八千元。

有關記者走訪了西寧市的殯儀館、部分公墓及有關部門後發現,成本區區幾元錢的花圈,賣到幾十元甚至上百元;雖說物價部門核定的火化收費標準僅為92元,但一般火化環節的費用都在千元以上;成本僅有幾十元、最多不超過100元的骨灰盒,賣到一二千元;一塊不足2平方米的土地,上面建有或繁或簡的墓碑,少則幾千元,貴的幾萬元。有關人士做了這樣一個簡單的分析,「一套紅木沙發多少錢?再說做骨灰盒用的都是邊角料,值不了幾個錢;墓地都是建在荒山荒坡上,土地的成本不會多高,無非是墓碑的石材和工錢。」

特殊消費任人宰割

暴利不僅僅表現在成本和價格的懸殊上,還表現在人們在這種特殊消費上的無可選擇。「人已經死了,我們這兒提供停放、穿衣、化妝、悼念一條龍服務,反正就這個事,到哪兒都一樣,你們也別講價錢。」這是一家太平間的「常用語」。而一個殯儀館公然掛牌稱:「凡非在本館購買的骨灰盒,不得在本館存放。」難怪有過經歷的人深有感觸地說:「雖然說現在都是市場化經營,消費者可以選擇,可以商量,但這個行業基本上是宰你沒商量」。

公墓要價:方寸之地要價10萬

張先生年過7旬的父親去世了,當他和家人踏訪完貴陽市周邊幾家公墓後,心中卻頗為躊躇,因為即使造型最為樸素的普通單體墓,價格也在3000元左右,且基本都已售罄。若再想選擇墓位較大、材質較好、做工較細的墓穴,價格不低於5000元,即使價格超過1萬元、2萬元的墓穴在這些公墓中也僅屬中、低檔墓位,而高檔墓穴售價可達數萬元、甚至10多萬元。在孝心與自己並不寬裕的經濟能力之間,張先生感到左右為難。

像他這樣處境的人,在貴陽市還有很多。為杜絕散埋亂葬行為、遏制死人與活人爭地的矛盾,貴陽市政府於去年9月出臺新規定:市民要將已去世親人的骨灰進行安葬或者寄存,必須持有公墓墓位證、骨灰堂寄存證等證明,否則骨灰就不能領走。這一規定出臺後,對遏制以前城市周邊林地中亂墳遍佈的狀況發揮了積極作用,但公墓價格遠遠高出私葬的花費,這個殯葬市場中最主要的消費環節,很快成為市民街談巷議的熱點話題。

貴陽市人大內務司法委員會主任郭達公說,今年不斷有市民向人大反映公墓價格過高,去年貴陽市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不過7300多元,城鎮居民中享受低保待遇的還有7萬多人,消費能力很有限。

以上基本上是2003年和2005年的媒體摘錄,可以說至今為止,看不起病、住不起房、上不起學、養不了老、就不了業、申不了冤,生活和工作環境惡劣,還有死也死不起等民生問題根本沒有得到多少改善,某些以作秀為能事的人需要好好反省。既不讓人民擁有民權並嚴厲封鎖和拑制言論自由,自己又不能做出多少利民利國的實際成就,到底是想幹什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