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的老外鄰居怎樣做家庭婦女(圖)

2007-12-05 22:44 作者: 蔡真妮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孩子

兩年前搬到這個小城,我們家和左鄰右舍的院子之間都沒有柵欄,後面有兩排古樹是自然屏障,孩子們都在草地上敞開跑。右邊鄰居家有兩個男孩和小女差不多大,很自然地就玩到了一起。因此我也很快認識了這家的女主人Kelly

Kelly中等身材,金髮碧眼,精明幹練。交談中得知,她老公和我老公在一個研究中心工作,家有四個孩子,分別為八歲的女兒,六歲、四歲、和兩歲的三個男孩,個個活潑可愛。她白天照顧小孩,晚上到大學裡修課,每學期選一到兩門課,得到足夠學分了就能拿碩士學位。我聽了後心生敬佩,要知道帶四個孩子對於普通人已經是滿負荷的工作量了,還怎麼有精力去上課拿學位?

傍晚時分,當我領孩子散步經過他家門前時,常會聽到悠揚的鋼琴聲。原來是Kelly八歲的女兒在練琴。Kelly聽說我正在為女兒找鋼琴老師,就熱情地為我介紹本地的鋼琴老師。她家兩個大孩子都在學鋼琴,女兒在學校還選修小提琴。督促兩個孩子練琴肯定是Kelly每天的必修課了。

我給女兒報名學體操,上課時碰到Kelly領著兩個六歲、四歲的男孩也去上課。等到我領女兒去上游泳課時,發現她家的幾個孩子都在不同水平的班裡學游泳。她家老二還要打棒球,踢足球,女兒打籃球和壘球,都是每週各兩次。我算了算,光是領孩子上這些課,她和老公的業餘時間就排得挺滿的了。

有一天起得早,到外面走走,看到Kelly和幾個朋友在跑步,他們都是「跑步俱樂部」的成員,天天室外跑步鍛練,風雨不誤。

老公有一次回來跟我說,他在單位的體育館裡打球時碰到鄰居Kelly兩口子,他們請臨時保姆看著孩子,每週都到體育館打兩次壁球。然後我們兩人不由地感慨了一番人家的生活質量。

我們老中大概很難做到專門請人看孩子,兩口子去打球。

春天,我看到Kelly在前院種花種草,把房子周圍打點的萬紫千紅,花花草草繁茂昌盛。

秋天,Kelly會讓孩子給我們送來她自己種的蔬菜,她在後院開了一個很大的菜地,自己家吃不完,我們這些鄰居都跟著沾光。

女兒當時五歲,剛上學前班。有一天我在她的書包裡發現一份釘在一起的幾頁印刷品。仔細讀過,原來學校裡有個叫「家長教師聯合會」的組織,每月會發「通訊」。他們管的事很多,像安排家長到教室裡做義工,舉行各種為學校募捐的活動,舉辦「International Fair」等等。這學期曾就學生的成績單形式展開大討論,起因是有的家長反映成績單上「不及格」的說法不合適,刺傷孩子的自尊心。於是他們召集各方麵人士開了好幾次會議探討,最後將成績單中「不及格」一項的說法改為「有待提高」。

當我偶爾去做義工時,大吃一驚的發現這個聯合會的主席是Kelly 她主持工作,下面有十多個人負責具體事務,安排的有條不紊。她們都是孩子家長,雖說在學校也有辦公室,但都是義務在做。Kelly的工作量不是全職至少也相當於半職。

等到我拿到我們居民小區管委會的繳費通知和去年的費用清單時,再一次目瞪口呆地發現是Kelly在負責這個小區的日常事務。小區裡三十多戶人家,公共樹木修理、草坪、水塘,路燈等等都要請人打理。甚至誰家安裝柵欄都要申請,怕不合規定會影響整個社區景觀的和諧。Kelly要管的雜事一堆,就收費這一項來說吧,收支票、存支票、記賬,就夠讓人頭大的了。

聽說她還在教會裡擔任著職務。

今年聖誕節前夕,Kelly領著七、八個兩到四歲的孩子來敲門,送來她自己烤得聖誕節餅乾,裝在非常精緻的盒子裡。好幾個小孩都拎著同樣的盒子,準備送給周圍幾家鄰居。她說那些孩子是朋友的小孩,她和朋友們輪流互相照看孩子。

顯然她組織了一個「輪流看孩子俱樂部」!

見到的她,都是容光煥發,服飾鮮亮,說話辦事從容不迫,從沒有焦頭爛額忙不過來的樣子。

我常想,像Kelly這樣的人,出去工作一定也是做得風起水生。只是她選擇了在家裡照顧孩子,並把自己的力量貢獻給社區、學校和社會,同時不忘照顧好自己的身心。

這樣的人,無論做什麼工作,人生都是充實和有意義的,也是令人心生敬意的。

曾有人問我,做家庭婦女是否會和社會脫節?

端看怎麼做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