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現代史還原(二十四)

中國現代史還原 第九章-1

2009-01-31 02:14 作者: 史明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現代史還原
 
第九章 陰陽反背 文革慘禍
1966-1976

"文化大革命"是邪惡中共瘋狂的大曝光。

中共欺騙人民說,"文化大革命"是毛魔頭晚年的錯誤被少數人利用所致。許多不願動腦的中國人也就接受了這個謊言。

可是你為什麼不問一問:為什麼在其他國家少數人的錯誤就掀起不了這麼慘烈的人禍呢?(在任何一個國家領導人都可能犯錯誤啊)一個人或少數人的錯誤竟然能導致如此慘禍,那說明這個體制也真是有大問題啊!一個良好的體制應該是能限制錯誤的氾濫的呀。

歷史的真相是:整個中共都有組織的參與了文化大革命。如果不是有組織、"有法可依"地去做,又怎麼能做到這種波瀾壯闊的程度呢?

歷史表明:唯有在共產邪惡主義制度下才會發生如此的慘劇!在一個正常的、良好的社會裏,任何少數人的錯誤都會受到整個社會的機制的制約,使得整個社會不致於出現劇烈的動盪。唯有在共產惡黨統治之下,少數人的"錯誤"才能大行其道。因為,這個惡黨正是把錯誤當作最崇高的東西來推廣的。這個邪教存在的最大愛好就是對社會犯罪,因為這正是它的本性。在它治下,好人是沒有用武之地的,而越是邪惡的東西卻越有廣闊的市場......

《九評共產黨》稱這段歷史為"文化大革命--邪靈附體,乾坤倒轉"

文化革命是共產黨邪靈附體全中國的一次大表演。1966年,中國大地上掀起了又一股暴虐狂潮。紅色恐怖的狂風咆哮,如發瘋孽龍,脫韁野馬,群山為之震撼,江河為之膽寒。作家秦牧曾這樣描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連坐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蹟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以進行。"據專家們的保守估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達773萬人。

人們對文化革命中的暴力和屠殺往往有一種錯覺,覺得這些大都是在無政府狀態下由造反運動形成的。殺人者也都是"紅衛兵"、"造反派"。但根據中國出版的數千冊縣誌所提供的資料,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時期不是紅衛兵造反有理,中央各級政府處於癱瘓的1966年底,也不是造反派武鬥正盛的1967年,而是"各級革命委員會"已建立,毛澤東恢復了對國家機制全面控制的1968年。在全國著名大屠殺案件中,濫施暴力、血腥殺伐的大多是政府控制的軍隊、武裝民兵和各級黨員骨幹。

從下面這幾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文革中的暴行並非紅衛兵、造反派的一時過激行為,而是共產黨和地方政權的既定決策。文革時期的領導人與各級權力機構對暴政的直接指揮和參與,常常被遮掩起來而不為人知。
1966年8月,北京紅衛兵以"遣返"為名,把歷次運動中劃為地、富、反、壞、右的北京市居民強行趕出北京押往農村。據官方不完全統計,當時有3萬3千6 百95戶北京市民被抄家,有8萬5千196人被驅逐出城、遣返原籍。此風很快在全國各大城市蔓延,多達40萬城市居民被遣返到農村。連有地主成份的共產黨高級幹部的父母也未能倖免。實質上,這種遣返行動是中共在文革前就安排好了的。彭真任北京市長時就說過,要把北京居民成份純淨為"玻璃板、水晶石",即把成份不好的市民全部趕出北京。

1966年5月,毛澤東發出"保衛首都"的指示,成立了以葉劍英、楊成武和謝富治為首的首都工作組。這個工作組的任務之一就是通過公安局大規模遣返"成份不好"的居民。如此就不難理解,為什麼紅衛兵對超過2%的北京市居民抄家遣返,不但未被政府阻止,相反還得到市、區公安局和街道派出所的大力支持。當時的公安部長謝富治曾要求公安干警不要去阻攔紅衛兵,要為紅衛兵當"參謀",提供情報。紅衛兵不過是被當局所用。到了1966年底,這些紅衛兵也被共產黨拋棄,不少人被宣布為"聯動分子"而入獄。其它的隨大批"知識青年"被送到鄉下參加勞動、改造思想。當時主持遣返活動的西城紅衛兵組織,就是在共產黨領導人的"親自關懷"下成立的,他們的通令也是由當時的國務院秘書長修訂後發表的。

繼北京遣返地、富成份的人去農村,農村也掀起了又一輪對地、富成份人群的迫害。1966年8月26日在北京市所屬的大興縣公安局的局務會上,傳達了公安部長謝富治的講話。其中要點之一是公安干警要為紅衛兵當參謀,提供黑五類(地、富、反、壞、右)的情報,協助抄家。大興縣的屠殺運動直接來自縣公安局的指令。組織殺人行動的是公安局的主任、黨委書記。動手殺人,連孩子都不放過的大多是民兵。

文革中,很多人因在屠殺中"表現好"而得以入黨。據不完全統計,在文革中突擊入黨的,在廣西一省有9千多人是殺人後入黨的,有2萬多人是入黨後殺人的,還有與殺人有牽連的1萬9千多人。單從這一省的統計,就有近5萬共產黨員參與了殺人事件。

文革中,對"打人"也要進行階級分析:好人打壞人活該;壞人打好人光榮;好人打好人誤會。毛澤東當年講的這句話在肆虐一時的造反運動中廣為流傳。既然對階級敵人的暴力是他們"活該",那麼暴力和殺戮也就廣泛傳播開去。

1967年8月13日到10月7日,湖南道縣人民武裝部的基層民兵屠殺"湘江風雷"組織成員及黑五類。歷時66天涉及10個區,36個公社,468個大隊,2778戶,共4519人。全地區10個縣共死9093人,其中"地富反壞"佔38%,地富子女佔44%。被殺人中,年紀最大的78歲,最小的才10 天。這僅僅是文革暴行中,一個地區的一個事件。在1968年初"革委會"成立後的清查階級隊伍運動中,內蒙古清查"內人黨"製造了35萬餘人被殺的血案。 1968年在廣西有數萬人參與了對"四.二二"群眾團體的武裝大屠殺,死人11萬。

由此可見文革中的暴力屠殺首案、大案全是國家機器的行為,是共產黨領導人縱容和利用暴力迫害殘殺百姓。直接指揮和執行這些屠殺的凶手多是軍隊、警察、武裝民兵和黨團骨幹。如果說,土改是為了土地而依靠農民打地主,工商改造是為了資產而依靠工人打資本家,反右是為了讓知識份子緘口,那麼文化革命中這種你鬥我,我鬥你,並無哪個階級是可依靠的,即便你是共產黨依靠過的工人農民,只要觀點不一致,就可以殺你。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這就是為了造就共產黨一教統天下的大勢。不光統治國家,還要統治每一個人的思想。文化革命使共產黨、毛澤東的"造神"運動登峰造極。一定要以毛澤東的理論獨裁一切,置一人之思想於億萬人腦中。空前絕後的是文化大革命不規定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做的,而是"什麼可以做,要怎樣去做,而除此之外什麼都不能做、不能想"。文革中,全國人民實行著宗教崇拜一樣的"早請示,晚匯報",每天數次敬祝毛主席萬壽無疆,早晚兩次政治禱告。認字的人幾乎人人寫過自我批評和思想匯報。言必稱語錄,"狠鬥私字一閃念","理解要執行,不理解也要執行,在執行中加深理解"。文革中只允許崇拜一位"神",只誦讀一本"經"--毛主席語錄。進而到不背語錄、不敬祝就無法在食堂買飯。買東西、坐汽車、打電話也要背一句毫不相干的語錄。人們在做這些事的時候,或狂熱興奮,或麻木不仁,已經完全被罩在共產黨的邪靈之下。製造謊言、容忍謊言、依靠謊言業已成為中國人生活的方式。


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