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中國繞不過「六四」(圖)

2009-06-02 08:06 作者: 陳破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六四之後的北京
大屠殺之日天亮後,天安門附近佈滿學生的屍體和自行車殘骸(美聯社照片) 

"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這是八九期間,鄧小平留下的"名言"。轉眼間,二十年過去了。穩定的,是中共政權,在中國民眾面前,它仍如泰山壓頂,難以撼動;在國際上,它財大氣粗,聲勢逼人。

但中國社會,何曾穩定?民眾抗議事件(被當局化名為"群體性事件"),逐年激增,僅官方公布,每年就多達十幾萬起。若按民主國家報導標準,其景象,猶如遍地烽煙。

而北京政權的穩定,竟賴於無處不緊的防範機制、無所不至的輿論導向。拱衛它的軍力和警力空前龐大,特務系統無孔不入,線民如蝗蟲遍地,網路控制似銅牆鐵壁。這一切,恰恰又證明,這個表面穩定的政權,內在極其脆弱,稍一不慎,就可能全面崩盤。

所謂"殺二十萬人,保二十年穩定。"明眼人早已看出,這種提法本身,不是為了國家穩定,而是為了政權穩定。而這一"名言"的另類含義,還事關鄧小平自私的個人願望:至少讓他自己安度晚年。"任我生前榮華富貴。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鄧某內心深處,迷信的,仍然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那句臭名昭著的名言。

聞"小平您好",鄧大人則喜;聞"小平下臺",鄧大人則怒。手握權力寳劍,鄧大人喜怒由己、生殺任意。鄧大人安度了晚年,其代價,卻是成百上千的學子頭斷血流,成千上萬的精英被投入黑獄,千百萬民眾橫遭迫害。

"六四"二十週年前夕,趙紫陽生前的秘密錄音被整理成書並出版,"不想當一個對人民開槍的總書記",是其中最令人動容的一句。這句話,發自趙紫陽的良心,出污泥而不染,與鄧小平的境界,有若天壤之別。可惜,奸詐壓倒忠義,邪惡擊敗良知,黑暗戰勝光明,盛行厚黑學的中國,讓歷史悲劇,一再重演。

"六四"之後,中共當權者轉向集體保守、集體左傾,只有維持局面之人,沒有開創局面之人。並非他們認識到其中有什麼深理,而僅僅因為,黨內嚴酷形勢使然:鄧小平嚴厲叮囑於前:"絕不能變";特殊利益集團虎視眈眈於側:"誰變誰下臺";兩任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的淒涼結局昭示全黨:牢記既得利益,休要侈談真理。

可以說,鄧小平一手製造的"六四"屠城,不僅嚇住了一般老百姓,也嚇住了中共高官:看吧,弄得不好,就是這等結果,血流成河!弄得不好,就是胡耀邦和趙紫陽的可悲下場!

然而,中國繞不過"六四"。"六四"事件,成為中國歷史的最大懸案。"六四",成為一個最大公約數,介乎中國歷史與未來的連接,介乎中國與國際社會的關係,介乎兩岸三地的互動。

在臺灣,馬英九說過:"六四不平反,統一不能談。"馬上任總統後,偏重兩岸經貿關係,淡化"六四"話題,但"六四"問題的解決,攸關兩岸統一,仍是不爭的案底。在香港,每年最大的集會,莫過於"六四"燭光晚會,"平反六四",是港人最大呼聲,二十年如一日。至於西藏,"六四"屠城發生前,同年3月,中共血腥鎮壓藏人和平示威,"六四"的解套,顯然可為西藏問題的解決,帶來連鎖效應。達賴喇嘛和藏人,莫不翹首以待。

"六四"事件,攸關中國國際形象。各國涉及當代中國的資料和敘說中,"六四",始終是濃墨重彩的一筆,對中國的褒貶譭譽,集中於此。

秘密錄音中,被軟禁的趙紫陽,明確提出,西方民主,議會制民主,是中國的必由之路。趙的結論,直接顛覆了中共領導群"中國決不能搞西方民主"的集體囈語。這實際是趙紫陽留給中國的政治遺囑。"六四"並非死結。如以趙紫陽為旗幟,中共尚可為;仍以鄧小平為旗幟,中共不可救。

打開"六四"枷鎖,放飛民主中國,讓中華民族,以文明之姿,傲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海內外華人的共同呼聲,假以時日,必由散而聚,如百川匯海;由弱轉強,如大海揚波。

政權雖然龐大,百姓雖然惶慄,但誰能說,神州就此沉淪?中華民族的不屈分子,誰又能斬盡殺絕?"楚雖三戶,亡秦必楚。"當權者可以拒絕改革,歷史卻不會拒絕光明。"暴秦無道,天下共擊之!"

(原載香港《開放》雜誌,2009年6月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