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中華民族沒有共同目標嗎?

2010-09-18 00:21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凱迪網站•貓眼看人》有一貼:《中華民族是一個沒有共同目標的民族》。這個貼的標題很雷人,全文加標點符號總共920個字,字字句句充滿戰鬥的力量,一副革命氣概:「共同目標就是歸宿」,「人生有了歸宿,生活才會有獲得幸福和滿足。」這副革命氣概說文解字不論道說理,不雷倒中華民族誓不罷休:「中華民族為何沒有歸宿,為何沒有最終的著落……因為中華民族是一個沒有共同生活目標的民族,沒有共同的奮鬥目標,沒有凝聚力、沒有歸屬感,沒有人生的依托。」顯然,作者在繼續煽動革中華民族命的文化革命,打倒中華民族再踏上一隻腳。

這個21世紀的紅衛兵,完全不知道「民族」的詞意。照理說,下面的文字理應從中國神話傳說到有確切文字記載的國人暴動到國民革命,細緻告訴我們:中國人很奇怪,沒有上帝眷顧,糊里糊塗居然活了五千年,還沒形成一個民族。嘿嘿,這個紅衛兵就是個孩子,完全毛澤東論「痞子運動好得很」似的,直接就宣判:「所以在中國,國家主義,民族主義都是偽命題,都是子虛烏有的事。」

這個共工中國的紅衛兵不是人,是中華民族的法官,地球上惟有共工中國才有如此雷人的法官,被黨文化教育著,天天說著高燒42度的胡話。他從今日共工中國裡的個人想往上爬陞官、想考名牌大學謀個好職位、想經商成功發財、想進入跨國公司做高級白領、想多承包土地賺更多的錢等具體的企望,歸納立論:「可以說絕大多數中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目標」 ,這裡還是正常體溫,緊接著「整個民族就沒有共同的生活目標」這句話就驟然將體溫升到了攝氏99度,差一度就沸騰了。什麼是民族?即部族建立國家之後形成的國民大多數人共同的倫理或宗教價值觀念。也就是說,誰只要使用「中華民族」這個詞,也就認可了中國歷史上或現實中的存在,認可了中華民族及其共同目標曾經有過或現在還有。

說「中華民族是一個沒有共同目標的民族」,就等於在說「成熟女人是沒有乳房的女人」。《貓眼看人》說貓話,原本就讓人難懂。接下來話就飄揚到「中國的文化是一種世俗文化,人們的價值觀,都是趨向功利的,普通大眾的價值觀是:追逐自己的利益,設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依照理性思維的邏輯,原本要論證「中國人還沒形成民族」的古怪,作者卻古怪地談論起中國文化來了,而且一下就跳過中國神話傳說和道儒佛文化傳統上下五千年,直接奔向共工中國鄧小平時代「一切向錢看」、「發展就是硬道理」的跛腳資本主義「唯利是圖」這30年。

這個由毛澤東思想「紅太陽」的鬥爭思維哺育出來的紅衛兵,將明清時代奸商和小人極端自私自利追逐中形成的「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有錢能使鬼推磨」,「人無外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等話語,當成從古到今所謂普通大眾的價值觀,沒有從三皇五帝到三代、秦漢、兩晉、隋唐、宋元、明清、中華民國的典籍、民俗的細微論證,直接就從「中華民族沒有共同生活目標」的立論推論中國底層的「人生就是追逐自己的利益戰場,時時刻刻都要設法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這樣一來,仿效中共1989年為極權政治鎮壓學生運動,全民逐漸形成的「為了個人利益,可以不惜採用一切手段」的不到20年的黨文化思維,居然成了中國草民五千年或者三千年共同行為的「價值判斷」,從三聚氰胺奶粉、地溝油到吊白塊腐竹、假疫苗等昧著良心製造各種有毒食品與假藥的行為「都跟中國底層人民的價值觀相匹配」。中國真有從古到今都這樣的世俗文化嗎?沒有。

如果中國真有所謂底層人民「為了個人利益,可以不惜採用一切手段」的價值觀,再接著這個共工中國的紅衛兵所說中國古代知識份子的價值觀是「學而優則仕」,讀儒家經典做官的絕大多數人,共同目標是「既可以福蔭子孫後代,又可以光宗耀祖」,其人生價值的最高實現是「功成名就,榮歸故里」。他恰恰證明了功利主義就是中華民族「共同生活目標」,這就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還很響。

共工中國這位紅衛兵的話語充滿憎惡華夏中國人的情感意向和思緒混亂。知識份子是西歐中世紀晚期自治城市(公社)裡湧現出來的竭力擺脫鄉村、城堡封建主基督教神學意識形態控制的形成的律師、哲學家、科學家等獨立思想者。中國儒道佛文化傳統中從來就沒有形成這種全面反古代華夏思想傳統的讀書人。中國古代沒有知識份子,卻有不在儒家思想,就在道家或佛家思想中的文人。漢唐以來中華讀書人,價值觀入世必定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出世則修道求真或修佛覺悟。如此傳統價值觀就構成中華民族古代「人往高處走」的共同目標。

雖然中華民族在古代也確有「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之類「水往低處流」的低級趣味的價值觀趨向,但由於長期以來君子「自強不息」與「厚德載物」為儒家「修齊治平」的王道政治的修身基礎,社會發展的脊樑就在儒家的賢人那裡。所以中國古人從來就不存在將社會責任、民族未來交給上帝的問題。只是從中國洋務運動開始,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儒生因丟失禮教「天地人」修道傳統,跟隨西方文化在軍事、經濟、政治和文化領域亦步亦趨之後,洪秀全、孫中山為代表的底層民眾才得以影響中國文化,社會發展的脊樑才逐漸由儒生下移到勞工民眾的底層,從而讓中國共產黨得以「不周山下紅旗亂」。

這卻是歷史安排的價值觀陷阱:共產黨以工人階級名確立起五年趕英、十年超美、四個現代化、奔小康、貓論硬道理,科學發展觀等共工部民的共同生活目標,60年裡相繼硬梆梆地打樁似地打進我們頭腦。貓眼看人人是貓,人就不是人了。貓眼看中華民族也成貓,中華民族也就不是中華民族了。一句話:中華民族是一個沒有共同目標的民族,才真正是個偽命題。共工部族正共同趨向邪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