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黨史二卷》引廣泛爭議(圖)


《中共黨史》二卷
在新華書店慶祝中共建黨90週年的優秀圖書展銷中, 《中共黨史》二卷受到特別推薦(美國之音)

【看中國訊】中共建黨九十年之際,高層領導們開足宣傳機器高調舉行黨慶。外國媒體刊文評論,除了用唱紅歌這等低級愚民手法麻醉民眾的同時,今年年初出版的《中共黨史二卷》,更是一項中共政治精英們的「大工程」,專為中共塗脂抹粉,但面世後也受到尖銳批評。其中,爭議的內容包括:對毛澤東的評價、大飢荒、1957年反右運動、朝鮮戰爭如何爆發、「文革」等歷次政治運動有多少人死於非命等等。

在7月1日中共九十年大慶之時,法廣刊載了專文評論。內容指中共在今年為黨慶開足馬力,包括今年初出版的《中共黨史二卷》(下簡稱:《黨史》二卷),是為1949年到1978年間的中共歷史塗脂抹粉,但不可避免的受到尖銳的批評聲浪。隨後,美國之音也在3、4、5日連續刊文評論《黨史》二卷受到各方批評爭議的內容。

《黨史》二卷反映中共政治倒退

法廣刊載了評論員肖曼的專文評論說,今年1月11日由中共黨史研究室編寫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第二卷(1949-1978)》。《黨史》二捲出版後,中共官媒立即造勢,發表了海量解讀文章,中共中央直屬部門率先用黨費購買《二卷》,分發給黨員。2月20日中組部、中宣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教育部、共青團中央六部門聯合下發《關於在黨員、幹部、群眾和青少年中開展中共黨史學習教育的通知》,目的要在全國掀起學習黨史熱潮。4月21日重慶舉行「學黨史、強黨性」《二卷》專題導讀報告會,100多個市級機關的2000餘名幹部參會學習。 法廣該篇專文評論說,被強制學習的《黨史》二卷是江澤民、胡錦濤前後兩屆中共中央,為統一全黨思想,聯手搞出的天字一號的思想理論工程。

但這是不是一部實事求是的中共黨史呢?香港明鏡出版社最近連載了署名柳江關於《黨史》二卷的專題研究,柳江文章指出,歷史經過三十年,今天中共的「道德文章」甚至遠遠不如胡喬木的中共的「黨史專家」們,更不用說胡繩等人在上世紀90年代開始編寫的《中共黨史中卷》的水平了。他說:「現代中共黨史權威們竟然繼續搬著鄧小平當年為毛澤東文過飾非的「決議」,繼續為「毛家祠堂」塗脂抹粉。」

「不能否定毛澤東」是鄧小平定下的共產黨家規

柳江的研究披露:鄧小平在1979年決定要像40年代的毛澤東一樣,搞一個《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統一全黨對毛澤東的評價,並用黨的決議把華國鋒趕下臺,確立他是毛澤東接班人的黨內地位。鄧小平一再指示: 「對於毛澤東同志的錯誤不能寫過頭。寫過頭,給毛澤東同志抹黑,也就是給我們黨、我們國家抹黑。」

「不能否定毛澤東」是鄧小平定下的共產黨家規,也成為中共歷屆領導們的政治遺產,因為他們的執政「合法性」都來源於暴君毛澤東。法廣評論員肖曼形容,中共們傳遞香火的歷代大族長,首要功能是維護毫無政治合法性的「毛氏祠堂」的存在。

美國之音也在7月3、4、5日連續刊文評論《黨史》二卷。內容說,二卷寫的是1949年到1978年二十九年間的歷史,描述、評價了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中共11屆三中全會召開的歷次重大事件。而這29年也是毛澤東執掌政權時期,據說,初稿因為比較老實一點的承認了一些錯誤,黨史顯得過於黑暗,最終又被打回重修。

章立凡:毛時代讓民生變得更加惡劣

美國之音引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話說:「建國時成立民主聯合政府的這種承諾、普選的承諾,這些他都沒有兌現。《共同綱領》就被廢棄了。像私人資本主義還要長期發展,這個也廢棄了。他這個工業體系怎麼來的?一個是靠剝奪原來的工商業者,靠城鄉二元結構來剝奪農民。毛時代對民生,整個沒有什麼改善,反而變得更加惡劣了。」

章立凡則認為,毛的功過,「倒三七開」都夠不上。「毛參與了中共的成立,為中共拿下了執政地位,他對中共肯定是有功的。但是從大歷史的角度上來看,毛實際上是個歷史罪人。」

杜導正:毛澤東屢犯大錯

原國家新聞出版署署長、《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也對這段歷史持相當否定的態度。他認為除土地改革外,所有重大措施,基本上都是失敗的,「把國家搞了個稀巴爛。58年、59年,‘大躍進’和‘人民公社’,餓死幾千萬人。‘文化大革命’是中國自古以來最大的一次破壞。」

《黨史》二卷的爭議遠不止如何評價毛澤東一事。其他爭議還包括:大飢荒、1957年的反右運動、朝鮮戰爭如何爆發的、「文革」等歷次政治運動有多少人死於非命、毛澤東和「四人幫」的關係等等。

美國之音報導指,爭論較大的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困難時期」到底餓死了多少人。對於那段歷史,《黨史》二卷未否認,但是表述方法耐人尋味。

《黨史》承認一年內人口減少1000萬

書中說,由於出生率大幅度大面積降低,死亡率顯著增高。據正式統計,1960年全國總人口比上年減少1000萬。

所謂「困難時期」是三年,可是書裡只提到一年,而且沒有把自然死亡和非正常死亡加以區分。美國之音指,對於和平時期出現上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慘劇,幾十年過去了,為什麼就不能直截了當給一個交待而非要採取這種迂迴的敘述方式呢?

楊繼繩:三年非正常死亡3000多萬人

對於那三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數,原新華社記者楊繼繩的估計是,在三千萬到四千萬之間。楊繼繩在香港出過一本書,題目叫《墓碑》,專門講那場大飢荒。

楊繼繩根據《黨史》二卷的表述做了一番計算。他說,正常年景下,每年人口是要增加的,出生率減死亡率就是人口自然增長率。在沒有飢荒的1957年,自然增長率為千分之23.23。

他說:「1959年總人口6.72億,按照千分之23.23的增長,那麼1960年應該增加1561萬人。但是因為大飢荒,不但沒有增加1561萬,而且減少了1000萬。所以《中共黨史》二卷基本就承認了1960年的人口損失為2561萬。」

楊奎松:死亡人數並非查不清

有人說,當時到底死了多少人,現已很難查清,只好模糊表達了。不過,黨史專家、北大教授楊奎松不這樣認為。

他說:「用黨史研究室的這樣一個名義,經過中央同意,全國去蒐集材料、去調查。按道理,通過這樣組織的力量是沒有問題,是肯定可以做到的。但是,沒有人做。」

韓戰如何爆發《黨史》語焉不詳

對於一些歷史事件的描述,中共確有難言之隱。比如朝鮮戰爭是怎樣爆發的,《黨史》二卷語焉不詳,只說「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沒有據實說出北朝鮮軍隊首先發起攻擊入侵韓國的真相。

《黨史》二卷這個提法實際上是中國學術界現在通常採用的說法,比原來所說的「南朝鮮入侵」有所改變。

「文革」對與錯

為了不給中共帶來過大傷害,官方學者費盡心思在尋找「平衡點」。對於文化大革命,《黨史》二卷一方面採取否定的態度,另一方面又試圖把「文化大革命」和「文革十年」加以區分,以便自我肯定這十年中的某些所謂成就。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評論說:「文革的損失到底有多大,它也是繞來繞去地說,形式上也說國民經濟受到如何如何大的損失,但是它又說取得了經濟成就,反正是兩邊都說。」

10年前版本好於「二卷」

對於中共黨史,作家戴晴抱怨說,一些原始檔案不公開,也讓各方研究帶來障礙。特別是,「有個警察告我,黨內紀律就是,凡是不利於共產黨執政的言行,不管你的地位多高,不管你的功勞多大,不管你有什麼樣的背景,都一定要嚴懲。所以根本今天沒有可能有一部公正的對歷史的評價問世。」

美國之音評論,《黨史》二卷這部近百萬字的著作在今年推出,是為了慶祝中共建黨90週年,瞭解內情的人說,這本書是各方妥協的產物,是政治的產物,談不上創新和突破;並有學者認為,10年前的版本要好於現在的二卷。

歷史是人民寫的

網友「中國人」回應美國之音報導《黨史》二卷各方看法指:共產黨沒有勇氣,沒有膽量,沒有遠見,沒有智慧不敢實事求是面對自己的歷史錯誤和失誤,千方百計掩蓋真相,歪曲,隱瞞,捏造,篡改歷史,雖然騙不了學者和年老的過來人,但是對年青人毒害很深,繼續餵狼奶養出一個個五毛憤青為其充當打手,實在太卑鄙無恥。這本「黨史」沒有價值,應該徹底揭露和批判;另一網友「中共是怪胎」則說:寫黨史猶如希特勒寫自傳,不是怪胎就是怪物。

然而,不管官修黨史怎麼說,作家高瑜表示,她相信「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