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到底解放了誰?

2011-07-19 01:34 作者: 汪園斐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共產黨軍隊自稱「中國人民放軍」,從名字來看,這個軍隊應該是以解放中國人民為己任的。那麼共產黨建政後,人民有沒有得到解放呢?筆者就此來做一個簡單的檢視。

工人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工人可以自由組建工會、自由組黨和加入不同政黨,可以依靠自己的工會維護自己的權益,一個工人的薪金往往可以養一大家子人。

「解放」後,工人沒有組建工會的權利,只能被迫面對共產黨一手操控的偽工會,沒有任何實質的參與權,更不用提組建政黨和自由入黨了。工人不但受到殘酷的剝削和壓榨,並且沒有任何實質的維權渠道。工人的薪金遠低於世界平均水平,根本無法養家餬口。在21世紀的今天,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就連富士康這樣著名的廠商都頻頻被曝虐待工人,其他小企業更不用提了。敢於反抗的工人,要麼被老闆威脅甚至毆打,要麼被共產黨「維穩」、監控甚至抓捕、判刑。

農民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農民如果有自己的土地,可以自由耕種,也可以租給別人,自己當「地主」。如果沒有自己的土地,可以租種別家的土地謀生。如果上述情況都不適合自己,可以去當工人。農民只是一種職業,不是一種身份的標誌,也沒有所謂的戶籍制度,想遷徙到城市或別的地方,都是自然而然、十分簡單的。

「解放」後,有地的農民被共產黨以「公有制」的名義把土地給搶去了,所謂的「改革開放」後,農民雖然「分」到了土地,但所有權居然不是自己的,自己不過是「承包」而已,說白了就是:土地是共產黨的,大家只能從共產黨手裡租地來種。農民有時候連想種什麼都不是自由的,共產黨政府命令你種什麼就得種什麼,但虧錢了他們卻不負任何責任。所有的農民都被共產黨費盡心思弄出來的戶籍制度綁在土地上,無法自由遷徙,「農民」成了身份的標誌,成了下等人,去哪裡都要看所謂幹部和城裡人的眼色。

知識份子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知識份子享有充分的輿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可以自由創辦各種報刊、雜誌,可以自由發表各種文章,可以自由組黨、結社等等。知識份子德高望重,是人民的表率,是最受尊重的人群之一,知識份子的收入在社會當中也處於上層,享有優越的物質生活條件。(可參考汪園斐《民國的知識份子》一文)

「解放」後,知識份子先是被共產黨羅織各種罪名進行屠殺和迫害,而後剝奪自由創作、自由出版、自己辦報、自由發表的權利,沒有任何實質的政治自由,舉手投足都要看共產黨的臉色,絕大部分知識份子的收入處於社會中下層,難以養家餬口。大部分知識份子失去了靈魂,有的成了犬儒,有的成了「叫獸」,甚至有的成了「五毛」……大家得不到社會的尊重。

商人得到解放了嗎?

「解放」前,商人為國也好、為民也好、為己也好,興辦實業、走南闖北、自由交易、經營家業……一切都安然自在,辛辛苦苦積攢的財產也得到充分的保護,可以安安然然的世代繼承、擁有和享受,也可以自由舉辦慈善事業,扶殘濟困。

「解放」後,商人財產被迫「充公」(實際上落入共產黨的口袋),商人被禁止經商做生意,商人的地位處於社會最底層。所謂的「改革開放」之後,雖然可以經商了,但能賺錢的行業都被共產黨家族壟斷,商人只能去幹最苦、最累、利潤最微薄的行業。而且還要被共產黨榨取重稅,商人被壓得喘不過氣來。而辛辛苦苦積累的財產也得不到保護,隨時存在被共產黨強行「徵收」甚至羅織罪名「沒收」的風險。在21世紀的今天,功夫巨星李連杰的「壹基金」居然只能挂靠在共產黨的所謂官方慈善機構下面才能運作,並且還有簽約期限,出現慈善義舉可能無法繼續進行的荒唐局面。2011年,在社會壓力下,「壹基金」得「破例」以成立,但仍然受到種種或明或暗的限制。

可見,所謂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只不過是未經人民同意、擅自盜用「人民」名號的一個土匪軍隊。他們不是人民的軍隊,不是國家的軍隊,而是聽命於共產黨獨裁暴政集團的私家軍、黨衛軍。他們解放的不是工人、農民,也不是知識份子、商人,他們解放的僅僅是他們的主人:殺人成性、荒淫無度、專制戀權、貪污墮落的共產黨暴政集團成員及其子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