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君子之交淡如水

2012-10-28 12:20 作者: 張成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國自古對朋友關係重視。所以把人與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自上到下為:天地君親師友,即排在第七位。

「解放前」「解放」初期,把「朋友」也作為社會關係的一項。在調查某個人歷史問題及現行問題時,也會去到這人的「好朋友」那裡去瞭解。但後來逐漸把好朋友這一項從社會關係中剔除出去了。這也說,中國人已把「朋友」關係看淡了,而至今「朋友」也只是從自己利益出發而互相利用而已,真正不為利益所動的知心朋友則愈來愈少。

講到「朋友」,中國古人重視的是關係密切,互相深度瞭解的好朋友。因而出現了許多描述「好朋友」的代名詞:如知己、知交、知心、知音、忘年之交等名詞。另外為了更加強調朋友之間的關係,就出現了 二朋友或數朋友結拜為兄弟或姐妹,這就是他(她)們結為異姓弟兄,即所謂「八拜之交」「共結金蘭」等的關係。

中國民間流傳最廣婦孺皆知的結拜兄弟,就是三國時的劉備、關羽和張飛的桃園三結義。他誓願「不能同日生,但願同日死」。他們的義薄雲天的故事,感動著一代一代的中國人。他們之間首先是道義結合,再是政治結合、以生死來實現他們間的「患難與共,互相扶持的金蘭關係。

春秋戰國時期的管鮑之交流傳最廣。齊國有一對很要好的朋友,一個叫管仲;另外一個叫鮑叔牙。年輕的時候,管仲家裡很窮,又要奉養母親,鮑叔牙知道了,就找管仲一起投資做生意。做生意的時候,因為管仲沒有錢,所以本錢幾乎都是鮑叔牙拿出來投資的,可是,當賺了錢以後,管仲卻拿的比鮑叔牙還多。鮑叔牙的僕人看了就說:「這個管仲真奇怪,本錢拿的比我們主人少,分錢的時候卻拿的比我們主人還多!」,鮑叔牙卻對僕人說:「不可以這麼說!管仲家裡窮又要奉養母親,多拿一點沒有關係的。」後來鮑叔牙又舉薦管仲當齊國宰相。

伯牙絕弦,是講述知音難求的一個故事。俞伯牙與鐘子期是一對千古傳誦的至交典範。俞伯牙善於演奏,鐘子期善於欣賞。這就是「知音」一詞的由來。後鐘子期因病亡故,俞伯牙悲痛萬分,認為知音已死,天下再不會有人像鐘子期一樣能體會他演奏的意境。所以就「破琴絕弦」,終生不再彈琴了。

從李白與杜甫在古都洛陽千古一遇,詩仙與詩聖,到二人在東魯大地上的聯袂暢遊,直至兩位大師的離別永訣,相識已是太晚,分別又是那麼匆忙。此後李白與杜甫沒能再次聚首,但兩人均留下了不少彼此思念的詩歌。

如杜甫詩:「夢李白 」:死別已吞聲,生別常惻惻; 江南瘴癘地,逐客無消息。 故人入我夢,明我常相憶;君今在羅網,何以有羽翼? 恐非平生魂,路遠不可測; 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 落月滿屋樑,猶疑照顏色; 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

他們之間知音相逢,成為古今多少文人墨客心馳神往的精神之夢。

中國古代在文人之間以詩酬唱,已是成為佳話。但更多的是:有朝之日故友能再度重逢,這時可以促膝長談,可以「共剪西窗燭」,這對文人來說也是一大幸事。

中國古人總是把距離的遙遠不能隔開知交之間疏遠之情來稱頌。初唐詩人王勃「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同樣張九齡的「相知無遠近,萬里尚為鄰」早已成為千古絕唱。

在古代中國社會,結拜之交,不僅是朋友之間友誼的深化,並也是有社會法律效應的。

因此一人犯罪,其結拜兄弟也可以以親屬身份給予辯護。如果一男一女如己結為結拜兄妹,再也不能結婚,否則就是違法,就是沾染社會風氣。法律認為,二人雖無血緣關係,但已結為兄妹,就是一家人了,當然就不能談婚論嫁了。這最好的例子即如「西廂記」裡的張生與崔鶯鶯,崔家有權有勢,朝中大官;張生是普通人家,崔媽自然不願將女兒嫁給張生,但後來崔家遇難,崔媽提出:誰能解救崔家之難,就將女兒嫁給誰;後來張生成功解救後,見崔媽,崔媽要他們以兄妹相稱,張生則不從,因為他叫鶯鶯一聲「妹妹」,就表明他們是兄妹關係了,就不能結婚了。

有詩「一雙冷眼看主人,滿腔熱血酬知己」這說明我們的古人對待一般朋友和引為知己關係的朋友差別很大,一個人可以為「知己」拋棄一切,甚至生命,即「士為知己者死」

中國古人對相知甚深的朋友之間講一個「君子之交淡如水。這意思絕不是把知己朋友看成如一杯茶水一樣無所謂的,而是他們之間的交往是純潔高尚,絕非利益所致,互相之間表達友情,不是以贈送物質多少,貴賤來表達,而是一顆心來示意自己的「珍重」。如南北朝陸凱在(贈範曄)一詩中 「 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陸凱率兵南征度梅嶺。他在戎馬倥傯中登上梅嶺,正值梅花怒放,立馬於梅花叢中,回首北望,想起了隴頭好友範嘩,又正好碰上北去的驛使,就出現了折梅賦詩贈友人的一幕。他那「雖統軍眾,手不釋書」的儒將風度躍然出現在讀者眼前。

簡樸中道出了真摯的友情,平淡中顯出了高雅的意境。「一枝春」作為梅花的象徵,向人們預示著美好的春天即將來臨,祝願人們的美好祈望定能實現。範曄被陸凱這種一身清白、忠心愛國、盼望祖國早日統一的精神所感動,潸然淚下。

在現在中國這「金錢至上,物質至上」的「拜金教」社會裏,人們眼睛裡看到的都是實實在在看得到的物質上的東西。一般人也以物質貴賤、多少來表示關係深厚程度,東西送少了,人家也要「挑禮」,送東西一定與你的身份與對方的關係相適應,這已成為大家普遍認同的「公共準則」了。

 

親戚朋友之間的來往的密切程度也以雙方利益相關的程度而定,不少早已撕開溫情脈脈的人際關係,而取而代之是冷冰冰的現實利益的人際關係了。

中國古人的「知己之交淡如水」的高尚,純潔無所求的友誼早已只能到中國古書堆裡去尋找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