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紀蘭代表,您老該歇歇了!(圖)

2013-02-05 15:00 作者: 月灑軒尼詩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2年,《南方都市報》上一篇題為《申紀蘭:金正恩這個人挺自強自立的》的文章中有這麼一段文字,不禁令人啞然失笑:

申紀蘭不上網,但是對網路有些意見。她說有些人在網上看了不正當的東西,就毒害青年了。「我有個想法,網也應該有人管,不是誰想弄就能弄,就跟《人民日報》一樣,外國那些人那是瞎弄的。咱不能這樣,咱要按照原則去弄,不要好的弄成壞的了,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咱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個網,你誰想上就能上?還是要組織批准呢?」申紀蘭設問之後,表示對這個問題沒有想出答案。

申紀蘭說自己不願意上網。她也沒有電腦,獲取信息主要是看電視和報紙,也學材料。

筆者非常納悶,這位老人在《人民網》開有認證微博啊,並傾力推銷其「紀蘭核桃露」,難道又是商家「盜用」其名義?以下是原文內容截屏:

申紀蘭在網上傾力推銷「紀蘭核桃露」

此前,中國「唯一的」第一屆至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平順縣西溝村農民申紀蘭,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她想的最多的還是農業、農村和農民。申紀蘭是聞名全國的老勞模,古稀之年的她仍在與鄉親們忙碌著建設「新農村」。(《中國新聞網》)

看到這則消息,首先要對申紀蘭老人表示最「崇高的」敬意!但作為已經79歲的古稀老人,卻肩負著山西幾千萬人口的使命去最高權利機構商討國家大事,您肩上承受的擔子實在是太重了,後輩們選您為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雖然表現出對您的普遍尊重,可他們還是不該這樣推薦您。你已經連續當選過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為國家大事操勞了大半輩子,到了這個年紀理所當然該好好歇歇了。

中國有了「人民代表」大會以來,申紀蘭就一直是全國人大代表,並且是截至2013年唯一連續十二屆當選的代表。這一現象究竟是正常,還是不正常?

其一,在十一屆全國人大那大約三千名代表當中,別說連任十一屆,就是連任五屆的恐怕也是為數甚少呢。申紀蘭老人的當選,可以說創造了中國政治生活的神話,或許也創造出了社會主義國家政治生活的一個神話。而作為最高權力機構的全國人大,這樣的奇蹟其實是人大選舉制度不夠科學、不夠合理的集中表現之一。選舉申紀蘭老人為本屆全國人大代表,更多可能還是慣性思維在作怪。官員不能搞終身制已經成為社會的共識,可人大代表照樣也不能搞終身制。

其二,申紀蘭老人作為農民代表參會,肯定會給大會帶去第一手「三農」信息。但因為申紀蘭老人受自身文化素養的限制,可能很難從深度挖掘解決「三農」問題的根本途徑。也就是說,老人家可能無法很好地為農民說話,也不太容易做一名合格的農民代言人。我不知道申紀蘭老人在前十一屆全國人大會議上是否提交過議案,也不知道這位老人是如何參與討論國家大事的。

其三,80歲的農村老太太,本應在家安度晚年、享受天倫之樂,可80歲的申紀蘭老人卻於2013年再次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到卸任時就是85歲高齡了。我想,全國人大代表也應該有個年齡限制吧。讓這樣的老人去體察民情,去瞭解民生,去上達民意,去下傳會議精神,我們那麼多的青壯年難道就能「心安理得」?再說,一個選區長期都找不出第二位能代表民意且有參政議政能力的人大代表,真說的過去?

其四,連申紀蘭自己都說「文化低,說不清楚」,這樣的人又如何能夠起到參政議政的作用? 申紀蘭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個文盲式人物,卻接二連三的屆屆當選,簡直就是個笑話。搞連選連任終身制,也得高明點,讓有文化有能力的上啊?一個大字不識幾個的農民老太年年大老遠跑到京城坐在冠冕堂皇的議事廳發呆,像個機器人一樣按表決機器,看上去是不是有些滑稽?

我們一直在反對將「人代會」弄成「官代會」,也一直反對明星、大款成人大代表,可那些老實巴交、漢字認不識幾個的勞動模範就應該當選人大代表嗎?顯然也不應該。因為人大代表不是拿來犒賞的,是需要他們實實在在去反映社情民意、實施民主監督、商討國家大事、行使民主監督權利的,除了有強烈的社會責任心以外,參政議政能力才是最為重要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