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十年:中國重大信息披露沒進步


《中國新聞週刊》最新一期刊登有關SARS危機發生十週年記憶與反思的長篇報導。報導認為,當年SARS的發生對中國政府重大信息披露起到了「重大促進作用,成為中國公共衛生史上的一個轉折點和里程碑」。

發生在2003年初的SARS之所以當時導致中國5327人感染,349人死亡和許多人現在患有骨頭壞死、肺纖維化和抑鬱症為主要症狀的非典後遺症,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SARS發生伊始,疫情真實信息被有關政府隱瞞,結果導致疫情沒有被及時有效地控制。北京律師和「後改革思想網」主編陳永苗認為,當年SARS的發生並沒有促使中國政府在重大信息披露方面有所進步:

「非典(即SARS)疫情當時最終被披露是因為政府處於太大的政治壓力,被迫的。非典是一個很偶然和很特殊的案例,並沒有普遍性,不會在政府信息披露方面有所促進,因為重大信息披露涉及政治安全,政府害怕披露意外的東西威脅自己的統治。由此,當年的非典並沒有使政府在重大信息披露方面有制度上的建設。」

當年的SARS發生與廣東。在廣東深圳的雜文家朱建國表示,他本人並沒有看到中國政府在重大信息披露方面因為SARS而有所進步。朱先生以廣東星期四一則相關消息和《南方都市報》評論版面的壓縮說起:

「我今天在報上讀到廣東有一個地方出現口蹄疫的報導。報導雖然說疫情現在已經非常嚴重,但疫情在剛剛出現苗頭時卻沒有信息公開。這就像當年的非典(即SARS),最初也沒有披露,當疫情發展到無法隱瞞時,政府才向公眾披露。重大信息披露實際上比以前還差。十年前廣東的媒體環境多好。現在可好,《南方都市報》春節前每天有兩個版的評論,春節後就壓縮成一個版面。習近平雖然說政府要多聽聽批評,但我們實際看到的卻是評論和批評的版面卻越來越少。中國領導人提出的口號與我們在實際生活中的感受根本不一樣。」

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胡永華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現在中國的公共衛生機構很硬,建了很多大樓、購買了很多先進的設備,但觀念、制度、政策、人員等軟體則相對落後」;北京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自非典發生以來的十年,科研經費投入幾乎沒有什麼增長。陳永苗表示,中國政府並沒有從當年SARS爆發的程度與信息披露兩者間的關係中吸取什麼教訓:

「政府可能在個案上做得看上去挺進步,但政府並沒有將做得進步的個案像對待判例那樣,以其為標本,繼續往下走,逐步推進,是進步的個案成為普遍。《中國新聞週刊》的說法並不屬實,SARS根本不是什麼中國公共衛生史上的轉折點。」

深圳的朱先生認為,在重大信息披露方面,中國只是制定了一批看上去很好看的披露程序,但實際上還要看領導的意圖行事:

「主要領導不開口,沒有誰敢披露重大信息。制定的信息披露程序是假的,是空的。這就像中國的《憲法》和相關法律都制定的不錯,但實際貫徹得如何?像深圳,市政府公開宣布,凡是在深圳有居住證的,民工子女都可以在深圳享受義務教育,但實際上沒有深圳戶口,深圳的公辦學校根本不接受你的孩子」。

《中國新聞週刊》有關SARS的長篇報導冠以「非典十年反思:專家稱隱瞞疫情慣性至今仍然存在」。按照以上朱建國和陳永苗兩位的觀點推論,中國政府在重大信息披露方面瞞報和謊報的慣性也仍然存在。

(原題目:SARS發生十週年反思 中國重大信息披露沒進步)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