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財富大爆發背後的中國民生相

2013-03-20 02:30 作者: 蟲子先生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今日中國,今非昔比。國富背景大紅大紫,國家在「大富」的路上越走越遠。一個以近10%的速度增長著財富的國家,財富在短時間迅速膨脹和分配,我們正集體從「初步小康」邁向「全面小康」。

2000年,中國的經濟總量排名世界第八,人均GDP為849美元,實現了「初步小康」,並制定了新的目標到2020年經濟總量再翻兩番、人均GDP達到3000美元,實現「全面小康」。然而,中國經濟奔跑的速度超過了藍圖上的夢想,僅僅8年,3000美元就被甩在了身後。

一切跡象表明,中國人從此脫貧致富過上的幸福美滿的生活。但回到現實,拋去那些繁雜的數字遊戲和讓你感動流淚的畫面不說,你就會發現其實你身邊的每個人都在這個時代生活的苦海裡悶著腦瓜子拚命掙扎,很多人即便是迂迴了幾百次,也依舊沒有逃脫無常時事的變化,悲傷漸次滅頂。

高昂的房價,把全社會拖入一種莫名的緊張氛圍裡,許久不見的親朋好友見面的第一句話不是噓寒問暖,而是你買房了嗎?炒房也從此成為了中國獲利最多的事業,但也同時造就了成千上百萬的房奴,兒女的一間房吸乾了父母身上的最後一滴血。

目前大力度推行的保障房政策,由於城鄉二元的結構沒有根本改變,戶籍制度改革停滯,根本無法解決目前非本地戶籍人口的住房問題。像一些一線大城市,非本地戶籍的白領人口,規模相當龐大,加上非本地戶籍的藍領工人,以及外地攤販和其他人員,正是這些人,才使得城市能夠正常運轉,可是他們卻很難享受到這樣的政策。

醫療方面,醫療改革波瀾壯闊,潮頭潮尾喧囂不止,但有什麼別有病的擔憂有增無減,「看病貴,看病難」仍然橫亙在大多數人通往幸福的軌道上,有恃無恐的與其對峙。

看病貴,不是誰一個人的抱怨,而是很多人的普遍感受。衛生部門統計,2008年門診病人平均醫藥費用為146.5元/人次,住院病人平均醫藥費用5463.8元/人次。個人支付比重費用所佔比例呈上漲趨勢,衛生總費用中,個人支出比重由1978年的20.4%上升到2007年的45.2%。2005年第三次全國衛生服務調查顯示,我國有48.9%的群眾有病不去就診,29.6%的病人應住院而不去住院。

最初的醫療改革,公立醫院實行自主經營,財政撥款極少,根本無法維持醫院的正常運營。「藥品加成」於是就成了醫院的主要收入來源,醫生也就由專業技術人才搖身一變成了賣藥的郎中。這就間接導致了曾經「救死扶傷」的醫院,再也很難冠冕堂皇的把人道主義精神掛在嘴上了。

社會養老方面,1997年,我國開始實施養老保險制度。制度規定,職工的養老保險由兩部分組成。一部分是個人賬戶養老金,由企業和個人繳納;另一部分是基礎養老基金,為各地區職工平均工資的20%,由企業依照個人工資總額的5%繳納。

個人賬戶式養老保險金的實施,有利於緩解養老壓力,但由於實施時間比較晚,受困於歷史欠賬。實施社會養老保障制度前已經退休的員工和已經參加工作的在職公職的個人,並未進行前期的繳費積累,缺失的這部分養老金不得不由社會和後來繳納者承擔,從而增加了養老保險制度的隱性負擔。另外,一些企業由於效益差沒有繳納足夠的養老保險基金,或為降低成本惡意拖欠,也會導致養老保險費的缺口越來越大。

從1998年起,國家建立養老保險資金專項轉移支付制度清償歷史債務,補助力度也在不斷增大,從1998年的24億元增長到2009年的873億元,12年間共補助4483億元,但這還遠遠不夠,這個缺口高達上萬億。

老來的殘酷,或許比青春的殘酷更令人不安,歲月已剝奪了你承擔殘酷的精力,財力和時間,而養老保障正在從火星往地球的的路上搖搖晃晃的奔跑著,更或許它連個影子都沒有……

教育方面,本來教育是最能體現機會公平與社會財富分配正義原則的,可隨著時代的發展,其身影卻變得愈加黯淡。

2010年,某教育頻道聯合調查機構發布的「中國家庭教育消費報告」稱,有61.9%的網民不滿意自身現在的處境,他們急切盼望通過接受教育來改變現狀。「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是很多父母的角色期望,也是他們延續個人理想最順理成章的方式,他們期待通過高考改變整個家庭的社會地位,打開板結的階層,實現各階層的垂直流動。「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的口號愈加響亮,孩子教育支出也成為很多父母錢包迅速癟下去的重要催化劑。除了操心孩子的學費,還有花樣新奇的操心名目——擇校費、書費等名目繁多的學校收費,以及奧數、鋼琴、國畫等等各類培訓費層出不窮。而這些所有的費用中,以擇校費漲勢最猛。初中和高中的花費不菲,拋去擇校費,學費,還有每小時上百元的家教費,數千上萬元的培訓班,高中考衝刺班輔導費等等。這樣積累下來,從初一到高三也要少則十幾萬多則幾十萬的費用。而且大學的費用也不低,四年下來最起碼也得六七萬吧。

然而,重金打造出來的教育,卻未必就是一輛直達成功巔峰的列車。高校不斷擴張,高校教育與市場脫軌,教育與市場出現結構性不平衡,中國經濟結構不平衡等一系列因素,使得那些當年拚命從高考線上衝過來滿帶期望的孩子就業變得愈加艱難。象牙塔裡的憧憬,在殘酷的現實面前變成難以安放的妄想。迷茫、憂傷與無措,在這群朝氣蓬勃的年輕人身上瀰漫,這種現象讓有些人甚至產生抑鬱、仇視等更為偏激的情緒。由於就業狀態不佳,他們被貼上「啃老族」、「校漂族」、「蟻族」等多個標籤,每個標籤都看起來不是那麼的光彩與體面。

古語有云:國富才能民強。今天,國家是富裕了,可多數人的幸福卻依舊高高的懸浮在空中,看得見卻摸不著,還有一大部分人,他們正走在努力掙錢養家的故事中。琥珀色的夢想,「誰說我不在乎」的尊嚴以及光影斑駁交織的物質生活品質,在無聲無息地交織中編織著幸福的模樣,無論缺了哪一個,幸福就那麼半依半靠著生活殘缺著。有的時候,升騰起幾分心酸;有的時候,不喜不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