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傳奇中的警世內涵(一)


【看中國2013年10月06日訊】自古以來,在中國民間一直流傳著許多傳奇故事,一些有識之士將它們編撰成書,成為今天古代文學經典中的筆記、傳奇、話本、和各類章回小說。比如人們所熟知的四大名著、封神演義、八仙故事、說岳全傳,三言二拍、唐宋傳奇等等,這些小說故事中貫穿著傳統文化中的仁義道德、因果報應、以及佛道兩家的修煉文化,還記載了很多另外空間的奇聞異事。這些傳奇,或勸世警世,或喻世諷世,或令人拍案叫絕,或令人悚然一驚,靜心讀來,在人物的嘻笑怒罵間,常常體會到真實嚴肅的內涵。

中國傳統文化包羅萬象,古典小說中的內容也非常豐富,我們就幾個主題與大家分享一些傳奇故事:

人生如夢

在莊子齊物論中有這樣一段話:

「莊周夢見他是一隻蝴蝶,翩躚自在地飛舞在花間,覺得特別愜意,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原來是莊周。醒過來之後,又悠然自得地認為自己是莊周。真不知道到底蝴蝶是莊周的一個夢,還是莊周是蝴蝶的一場夢?」

還有另外的一個故事。從前,東平有個人叫淳於棼,他任俠豪放,喜歡喝酒,曾作過一名副將,因為得罪長官被貶了職,從此放蕩落魄,飲酒過度而得了酒病。

淳於棼的家在廣陵郡東,家裡有棵枝葉繁茂的老槐樹。這一天,兩個朋友扶他回家,說:「你好好休息,我們去餵馬、洗腳,等你好些了再走。」淳於棼於是倒頭大睡,迷迷糊糊中,好像正在做夢,看見兩個紫衣使者向他跪拜,說:「槐安國王派遣我們來邀請您。」淳於棼不知不覺中跟著它們上了一輛青油車,向老槐樹駛去,到了樹邊,車子就從樹洞裡進去。進去後,沿途的山川、道路都和人間不一樣,儼然另一個世界,進了大城,城樓上題有「大槐安國」四個字。前來迎接的官員帶著他來到宮中,殿上坐著一位高大威武的國君,國君對他說:「你的父親不嫌棄我們國家小,為你定下了姻親,我將把我的女兒嫁給你。」淳於棼的父親在邊境打仗,被敵人俘獲已經許久不知消息了,他心中覺得奇怪,卻不敢問什麼。這天晚上,淳於棼和美若天仙的公主舉行了盛大的婚禮,一切禮儀都和人間沒有差別。就這樣,淳於棼在這裡幸福地生活下去。

這個世界山川秀麗,水澤豐沛,淳於棼與王室的情誼也非常深厚。一天,他對國王說:「臣與家父已十七八年沒有聯繫了,如果大王知道他在哪裡,臣請求見他一面。」國王說:「你可寄信我來轉達,你不用親自去。」於是淳於棼修書一封,不久就得到了父親的回信,信中殷殷關切之意一如從前,說自己住處遙遠,不讓他去見面,最後說:「到丁醜年,自會和你相見。」

後來,淳於棼官拜南柯太守,威權日重,卻不妨公主忽然病死,這時有人上書說天將降災,是因為淳於的權勢太大的緣故,國王心裏猜疑,對淳於棼說:「你離開家鄉很久了,回家見一見親族吧。」淳於棼說:「這就是我的家,要回到哪裡去?」國王說:「你本在人間,你的家不在這裡。」淳於棼忽然覺得自己像在做夢似的,迷迷糊糊很久,終於想起以前的事情,流著淚請求回鄉。

於是他又和那兩名使者沿著來路出了樹洞,看到自己正躺在廂房裡,他聽見使者大喊自己的名字,就醒了過來。醒來後,看見朋友在床上洗腳,太陽還沒有落下,喝剩的清酒還在東窗的杯子裡。人間一會兒,夢裡已經過了一輩子。

後來淳於棼與朋友找到老槐樹下的洞穴,砍開樹幹,發現裡面有幾石的螞蟻,聚集在一張床大的地方。土壤作成台階的樣子,一群螞蟻護衛著兩隻大螞蟻。原來這就是槐安國的都城啊。

淳於棼回憶以前的事情,一切蹤跡都和夢裡相符,於是恍然大悟人世的虛幻,從此虔通道教,戒絕酒色。過了三載,他匆匆離世,那一年,正是父親信裡說的丁醜年。

這則故事是唐代小說家李公佐撰寫的《南柯太守傳》,它詮釋了「人生如夢」這個生命永恆的謎題,為後人留下了「南柯一夢」的典故。
另一篇為人熟知的故事是《枕中記》,它的另一個名字叫做《黃梁夢》,故事說有個叫盧生的讀書人,渴望求得功名,但應舉不第,路途中遇一道士點化,讓他做了一場夢,在夢中他歷經大起大落的一生,等到醒來,卻發現店主人蒸的黃粱飯還沒有熟。故事的最後盧生對道士拜謝說:「所有得寵和受辱的原因,窮困和通達的機運,得與失的道理,生與死的滋味,我都已經完全明瞭了。這是您用來了斷我慾望的方法吧,我怎麼敢不接受教訓?!」說完,飄然而去,入山修道,得悟真機。

在紅樓夢一書中,講述了青埂峰下補天石,被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攜入紅塵,托生人身,遍歷一場「紅塵遊戲」,最後悟道舍情,引登彼岸的故事。「夢」者,一切皆虛幻也;「紅樓夢」者,紅塵夢幻也。《好了歌》更是道出了人們沈迷人世的悲哀:「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智慧的人能夠通過紛擾的紅塵事看到作者想要表達的真正含義:「反認他鄉作故鄉,甚荒唐」,「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原來虛幻的紅塵,並不是我們真正的家鄉。

如果整個人類社會在宇宙中,也像《南柯太守》中的螞蟻國一樣渺小。那麼,在紅塵繾綣、黃粱夢香中,我們是否能記起自己來時的地方,在名利情恨、躊躇滿志中,我們是否還盼望回到從前的家鄉。如果人生只是一場虛假的愛恨悲歡,那麼我們應該相信在宇宙的高處,有慈悲偉大的力量等待著我們踏上歸航。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