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中共政權不是中國人自己的政權(圖)


2013/09/13/20130913215242970.jpg

【看中國2013年11月17日訊】主持人﹕共產黨統治中國50多年了﹐這五十多年來中國人經歷了太多的鬥爭﹐已是傷痕纍纍。那中共政權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政權﹖是不是我們中華民族歷史發展中必然產物﹖

辛灝年﹕你這個問題問得非常好﹐我也正想講這個問題。在海外﹐我們有很多朋友在不知不覺當中把愛中國變成了維護中共﹐說愛中共也行。其實他們不知道﹐他們愛中國﹐愛我們自己的祖國﹐愛中華民族的中國﹐當然沒有錯。可是他們由於不知不覺中把愛中國變成了愛中共﹐這恰恰是愛反了。愛了一個長期以來﹐或者是說八十多年來實實在在地出賣了民族﹐坑害了國家﹐迫害了我們中國人民的一個政權。我為什麼這樣說﹖這就牽涉到你剛才問的問題﹐中共政權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政權﹖中共政權所代表的這個中國到底是什麼樣的中國﹖我的理解﹐我作為一個中國人﹐我認為中共政權不是中國人民自己的政權。

中共在1949年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華民族的中國。誰的中國呢﹖是馬列子孫的中國。為什麼﹖我舉個簡單例子。大家都知道世界上各種宗教都有﹐基督教、伊斯蘭教。我們中國還有道教、佛教﹐各種各樣的大宗教﹐在全世界許多國家中都存在著發展著﹐幫助他們發展文化。可是我想問一句﹕今天在世界上存在的任何一種宗教﹐就以基督教為例吧﹐他可以到別的國家去宣傳他的教義﹐可以引導別的國家的人民甚至於這個民族相信這個宗教是個善良的宗教、是個優秀的宗教、是個引導人向善的宗教、向上的宗教。可是如果基督教到一個國家去﹐在這個國家建立了一個政權叫基督教政權﹐不僅建立了這個政權﹐而且這個基督教政權還是個專政的政權﹐一旦建立了這個政權後﹐就不容許這個國家的任何一個有信其他宗教的權利﹐有其他思想思考的權利﹐有任何一個說話可以不符合它們宗教教理的權利﹐並且誰要不信它﹐它就關﹐就殺﹐就迫害﹐那你說這樣一個外來的宗教在這個國家建立的政權能夠在這個國家受到人民的歡迎和愛戴嗎﹖那如果這個政權是個獨裁政權﹐外來獨裁宗教所建立的獨裁政權。它還是個專制政權﹐並且是個專制復辟的政權﹐是在一個已經有過共和民主的國家裡面﹐因為它而復辟了專制統治﹐那麼這個宗教一定是要遭到這個國家和人民的反對的﹐要推翻的。

如果基督教不行﹐那麼馬克思列寧主義只需把宗教改成主義﹐把基督教改成馬克思列寧主義﹐就可以在中國建立一個政權﹐而且讓大家必須相信它。誰不信它﹐誰不歌唱它、歌頌它﹐就一定要殺誰、關誰、打誰的這樣一個政權。對中國人是幸事還是禍事﹖何況特別是在我們中國﹐這個由外來洋教 — 「馬教」在中國建立的政權﹐不僅阻斷了我們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優秀文化﹐而且在現代世界上不允許我們中華民族﹐中國人民學習現代的進步文化﹐進步文明和思想﹐把這稱為西方資產階級思想是精神污染。一方面不許我們繼承好的﹐一方面不許我們學習別人好的﹐只把它自己這個在西方根本不承認﹐不要的﹐被拋棄的「馬教」﹐拿到中國來做為至尊的東西﹐至上的東西﹐做為所謂的理論基礎用它來成為中華民族和當代中國的絕對統治思想。在反馬克思主義﹐反毛始皇思想﹐反列寧思想等等的罪名下﹐我們多少中華民族的優秀兒女﹐被共殘黨這個馬列子孫的政黨拿去了生命﹗

我想在海外的許多華僑在海外的許多留學生朋友只要你們稍微回顧一下歷史﹐稍稍的問一問自己的父母﹐自從1949年以後這個外來的洋教獨裁政權在中國50年的歷史中所犯下的罪行﹐所欠下的血債﹐你們就知道這個洋教是一個殺人的洋教﹐是一個專制的洋教﹐是一個復辟了專制的洋教。所以我想﹐今天海外的中國人要愛中國﹐你真心愛中國就要驅除這個洋教﹐就要推翻這個洋教的專制統治﹐就要把這個洋教在中國復辟了的專制制度徹底瓦解掉﹐這樣你就是真正的愛中國。真正地幫助中國人民從這個洋教專制統治之下自己解放出來。那才算是真正的愛民族、愛國家、愛自己的同胞﹐否則你就愛錯了。

主持人﹕在您的黃花崗雜誌上﹐有一篇文章叫《討北京洋教政權》也闡述了這個觀點。就是說中共政權本身就是一個洋教政權﹐是這個意思嗎﹖

辛灝年﹕對﹐中共政權是個什麼政權呢﹖像我剛才講的﹐是一個外來的洋教政權﹐是一個外來的洋教專制政權﹐是一個外來的洋教專制復辟政權。我們有了這個充分的證據以後我們就要問了﹕為什麼這家洋教能夠在中國建立這樣一個政權呢﹖這樣一個非常歹毒的政權呢﹖那是因為中國有一批這個洋教的子孫﹐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講就是馬列子孫。為什麼叫它們馬列子孫呢﹖大家都知道﹐因為他們不是按照我們中國的傳統順序承繼了我們自己民族的傳統和國家傳統的﹐它不是從孔夫子、秦皇、漢武、唐宗、宋祖﹐一直到孫中山﹐它自稱自己是馬、恩、列、斯、毛、鄧、江﹐它承繼的完全不是我們自己民族的這個歷史傳統﹐它承繼的是馬教的傳統﹐這是一個。

第二點大家知道在中國大陸﹐許多老幹部在退休以後身體不好了﹐他們都會哀哀鳴鳴的說﹕「我要去馬克思那裡報到去了。」他向一個連德國人自己都不承認的都不要的馬克思去報到。他從來沒有說過向孫中山報到﹐沒有說過向孔夫子報到﹐沒有說過向唐宗宋祖報到﹐你說它是中華民族的子孫嗎﹖是中華的子孫嗎﹖所以這個洋教政權是通過一批中國的馬列子孫所建立的政權﹐這批子孫從它們80多年來的歷史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一它不認祖宗﹐二它不認我們祖宗傳下來的好文化﹐第三它把我們這個古老民族的文化裡的不好成份吸收起來馬列化﹐然後變成一個最壞的文化來統治我們。它反對現代世界上所有進步文明和文化﹐並把他們打入資產階級反動文化的禁地﹐不允許我們中國人民學習﹐這樣一個政權﹐有這樣一批馬列子孫來建立﹐並且有這樣一群馬列子孫來維護﹐就使它失去了他所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個中國。它在根本的意義上不是中華民族的中國而是馬列子孫的中國。愛這樣一個馬列子孫建立的中國﹐愛這樣一個馬列子孫在中國蹂躪著我們民族和人民的國家﹐不是真正的愛國﹐更不是真正的愛中國。

不要以為我們是奇談怪論﹐這個說法和想法在今天中國大陸的知識界﹐特別是青年知識界已經引起了廣泛的和普遍的覺醒了。正因為如此我也想告訴大家﹐在黃花崗雜誌上刊登的這篇文章就是中國大陸的一位大學生寫的﹐叫《討北京洋教政權》。而我正在撰寫驅除馬列﹐恢復我們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我就是想從我們中華民族優秀傳統的好文化裡來區別馬列的壞文化、髒文化、專制文化對我們的遺毒和污染。我們消除掉馬列的文化﹐消除了馬列的思想﹐讓我們民族的好東西重新在現代樹立起來﹐重新為我們建立一個中華民族自己的新中國、好中國而奠定基礎﹐繼續努力。

主持人﹕在您的演講會上我們看到好多人聽得流下了眼淚﹐很多人非常認同您這種愛國思想。孫中山先生曾有16字綱領﹕「驅除韃擄,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我們看到最近您也有個新16字綱領叫﹕驅除馬列………﹐您能不能解釋一下您為什麼提出這個綱領。

辛灝年﹕我是這樣想﹐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我們每個人都不能說自己的理論都是正確的﹐但是我們可以借鑒歷史。 我出國之前在北京和一些朋友聊天的時候就說﹐今天中國需要一個新的綱領和道路﹐我們就想到了孫中山的「驅除韃擄,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這十六字綱領。那麼我們今天要走什麼路呢﹖我做了一個比較﹐為什么孫中山先生當年要驅除韃擄呢﹖孫中山先生這樣解釋﹐他說﹕驅除韃擄就是驅除那個滿族貴族的那個專制統治者﹐並不是驅除滿人。因為滿人已經成為了中華民族的一份子﹐這講的很好。第二﹐驅除韃擄是要發動中國的國民革命﹐即使是今天漢人當君主我們也要驅除﹐因為其一貫之精神是要「平等博愛」這是孫中山先生講的話。

那麼我們今天為什麼要講驅除馬列呢﹖我講驅除馬列的意思就是繼承了孫中山先生驅除韃擄。我們要重新恢復中華民族的民族精神。為什麼﹖因為滿族人作為當時中國的異族﹐他滅掉了一個漢族正宗王朝—明朝﹐建立了一個少數民族進行專制統治的王朝--大清王朝。所以孫中山先生認為要推翻專制制度就必然要推翻這個少數民族滿清貴族的專制統治。我們今天講驅除馬列就是要驅除用馬列的專制思想對中國人民的統治﹐並且馬列的專制的國家學說、社會學說所建立的這個不民主的、真專制的、搞獨裁的、進行專制復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這個意義上應該說今天的驅除馬列和當時的驅除韃擄其有完全的一致性﹐並且具有相當的傳承性。只不過滿族少數民族是用一小撮的滿族貴族統治了整個漢族和整個中國﹐而今天馬列的專制復辟思想是通過中國共產黨這一群馬列子孫統治了我們的民族和國家人民。

所以我在這篇文章里特別點明瞭有兩條﹕第一﹐驅除馬列是一場革命﹐我們當代中國的一場民族革命﹐是我們中華民族一場巨大的思想革命。我們中華民族只要把這場害了我們中華民族﹐害了我們中國人民50多年的馬列思想﹐從思想裡﹐從靈魂裡﹐從心理上徹底的清除出去﹐我們才可能真正認識自己的好文化﹐才可能認識到這個世界上還有許許多多的好文明﹐從而建立一個真正進步的現代化的文明的新中國。這就是我們「驅除馬列」的意思。

那麼驅除馬列的第二層意思就是驅除今天的馬列子孫在中國按照馬列思想建立的這個國家政權﹐獨裁政權和反動的社會制度﹐不是要驅除共產黨員。因為今天一﹐許多的共產黨員今天已經不信馬列了。他們只不過是跟馬列造成的權利與利益有關係而已﹐他們在維護這個權力和利益。所以我們不能說驅除馬列是驅除共產黨員。第二﹐我們要讓所有的共產黨員﹐絕大多數的共產黨員都能認識到﹐他們走錯了一條道路﹐他們所走的路是一條背叛自己國家、民族和人民的道路。是用一個外來的邪教思想﹐用壞的宗教思想﹐在中國顛覆了中國民主共和的道路﹐而建立一個專制獨裁政權的一個壞的國家﹐壞的政權。

如果我們許多共產黨員都能夠意識到這一點﹐馬列是要不得的﹐馬列是必須清除掉的﹐和全國人民一起來驅除馬列﹐驅除馬列在中國製造的種種的罪惡﹐那麼不就是為我們中國﹐我們的人民將來建一個真正文明的、現代化的中國擴清了思想上的道路嗎﹖所以我所說的驅除馬列就是一場我們的民族革命﹐就是一場我們漢民族和中華民族的一場思想革命。他的目的就是使我們的中華文化重新得到發揚﹐使中華子孫能夠重建自己民族﹐真正中華民族的中國。這一點我想海外的朋友如果能夠理解﹐他會對坑害了我們祖國50多年的馬列也應該升起驅除之心了。

主持人﹕許多人也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共產黨這個在別的國家都沒有的﹐被厭棄的東西會在中國能夠生存那麼久﹖我想馬列主義思想能夠存在於許多中國人的頭腦中就是它生存的一個根基和土壤。

辛灝年﹕王若望先生曾經說過一句非常漂亮的話﹐說﹕「我們中國人﹐人人心裏都有一個小毛始皇﹐一天不把這個小毛始皇消滅掉﹐我們中國人民在思想上、感情上就不能重新真正站起來。而這個小毛始皇的基礎就是馬列。」

主持人﹕那馬列主義和我們中國文化有什麼相牴觸的地方嗎﹖

辛灝年﹕太多了。我隨便舉個例子﹐比如說﹕我們中國的主體文化﹐我們儒家思想的主體就是講仁義。仁、義、理、智、信﹐第一個字就是「仁」﹐馬列文化第一個字是「斗」﹐講階級鬥爭﹐並且要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你想講仁義和講鬥爭是不是對立的﹖我們中華民族主體文化歷來提倡中庸﹐中庸之道。什麼叫「中」呢﹖中者天下之正道﹔什麼叫「庸」呢﹖不變之天理。我們按照常性、常理、天理在做事﹐按照天下正道來做事﹐這是中華民族主體文化所提倡的一個極其科學的形式行為方法。

而馬列呢﹖不論對人對事都講專政﹐講無產階級專政﹐講永遠的無產階級專政﹐講專政下的繼續革命﹐繼續革命下的專政。它總是把事物和對人推向極端﹐這是事實吧﹖我們古代的人民早就崇尚一個理想﹐那就是「王道樂土」。什麼叫「王道」就是行「仁政」的﹐就是有民本思想的﹐有初步的民主意識的王道。因為有王道的國家才是一片樂土。可馬列主義追求的是血醒霸道﹐講究的是暴力革命﹐無產階級專政。用血醒霸道的思想解釋了共殘主義﹐玷污我們古人所講的科學文明的大同思想。

再有我們古代文化裡孟子就說過叫「治民之產」﹐「有恆產者有恆心」就是說一個普通老百姓有了自己的財產他就有了一顆穩定的心﹐穩定的社會生存和發展的心﹐這話完全對。用今天的話來解釋就是不僅承認私有制﹐而且還要保護私有制﹐還要促進私有制的發展。而馬列文化用公有制消滅了私有制﹐把30年的中國﹐毛始皇死以前的中國弄的一窮二白﹐即使到了今天共產黨似乎也在羞羞答答的承認私人佔有﹐承認私營企業了。可是它所承認下的是什麼呢﹖它在承認所謂私有的時候﹐首先承認黨有。它搞的是黨治、黨有、黨想﹐從而把中國當今的財富﹐極大部分佔據在自己的手裡。所以一部分也就是極少數的人富起來了。可是大多數人卻在繼續地貧窮下去。所以如果像這樣的例子我可以舉出許多條﹐中華的優秀文化和馬列的害人文化的區別和本質的差異。

如果今天的中國人和海外的朋友、知識份子們能認真地思索一下﹐對我們中華文化的優秀成份﹔馬列文化給我們所帶來的災難﹐都能認真地思考一下﹐並且進行比較﹐我們就一定會真正熱愛自己傳統的優秀文化﹐而厭棄和摒棄馬列文化﹐這就是驅除馬列的具體內容﹐也就是我所講的我們民族革命和思想革命的具體道路。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