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完成了65.3%」!

2013-12-01 16:51 作者: 方慧文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2月01日訊】國家發改委宏觀經濟研究院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楊宜勇近日發布最新數據顯示,2012年中華民族復興指數由2010年的62.7%增至65.3%。他表示,今年發布新指數並不擔心被罵,幸福都可用指數測量,中華民族復興也應該可以。去年8月3日,他稱2010年完成了「62%的復興任務」;而2005年完成了「46%的復興任務」。

真是「震撼人心」的好消息!不會是當年的畝產十萬斤!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2010年的62.7%增至65.3%。中國人自豪吧!

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非常「偉大神聖」的事情!這樣的偉大工程,首先應該由我們「偉大的院士」來完成。

根據媒體報導:我們的院士,主要由官員組成。兩院新增院士超8成為現任官員引髮質疑(2009年12月17日 中國新聞週刊)

我們的院士,主要由官員組成,這樣的「偉大院士」,一定能夠為民族的偉大復興做巨大的貢獻!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完成了65.3%,一定離不開這些偉大院士的「辛勤汗水」。 

根據媒體報導:山西潞安礦業集團副總經理劉仁生、湖北交通廳總工程師經德良、四川交通廳原副廳長鄭道訪,鐵道部副總工程師張曙光,這些在各自領域位高權重的官員,都曾一再衝刺院士頭銜,好的是他們都因貪腐落馬,衝刺院士功敗垂成。(2013年10月18日中國青年報)

很可惜,這樣的人才,因貪腐落馬,才衝刺院士功敗垂成。否則,他們會成為我們「偉大的院士」,能夠為我們的偉大民族復興做「巨大的貢獻」,讓我們的民族偉大復興的步伐更快!

根據媒體報導:施一公現任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醫學院常務副院長,落選中國科學院院士,他卻當選美國雙院士。落選中國科學院院士的他,引起輿論的嘩然。

施一公當選美國雙院士,落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很正常!我們這個「偉大的」國家,對院士的要求比美國「嚴格」。

2007年9月,饒毅放棄美國西北大學醫學院神經科教授的崗位回國。饒毅卻落選院士。他落選並非學術原因,而是海歸學者「不會搞關係」。(中科院回應施一公、饒毅等落選院士:與國籍無關 2011年12月17日 15:22來源:中國廣播網)

我們「偉大的」國家,人才濟濟,並不需要施一公、饒毅這樣的所謂人才。我們民族的偉大復興,不需要他們這樣的科學家來做什麼貢獻。我們「偉大的」國家,有的是世界一流的人才。

十八大以來,中國反腐被提上前所未有政治高度:中央頒布各種規定,領導也就反腐頻頻發聲。現在平均每天有396名黨員和公職人員受處分,每兩天一個廳級幹部「中箭」,每月一名省部級幹部「落馬」。反腐鬥爭高壓態勢已基本形成(2013年11月10日京華時報)。

每月一名省部級幹部「落馬」,在這樣腐敗的社會,我們偉大的民族復興了,多麼的了不起!我們真是偉大的中國人!能夠在腐敗的土壤中,進行偉大的民族復興!世界上,哪一個民族敢在腐敗的土壤進行偉大的民族復興?我們的民族就是勇敢!能夠在腐敗的土地上,建築民族偉大復興的千秋偉業!

美籍著名經濟學家陳志武曾感嘆:我們的政府是真狠!他測算,1995年至2010年,如果把通貨膨脹的影響去掉,在這15年裡,中國政府預算內財政稅收翻了整整10倍!而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增長了2.2倍,農民的收入更是可憐才僅僅增長了1.7倍!

為了偉大的民族復興,我們老百姓應該「做犧牲」。

公費醫療造成的浪費不亞於餐桌上的浪費。山西一家三甲醫院的副院長說,享受公費醫療的一些領導幹部本人往往要求用最好的藥,最好的檢查、最好的服務等。有的領導僅得了一個普通感冒,就要求吃好幾種藥,並且要求住院輸液。前幾年,有一位退休省級幹部住一次院花費高達300萬元。(雲南信息報)

高官為我們民族的「偉大復興」,「日夜操勞,積勞成疾」。住一次院花費高達300萬元,也很應該,他們是人民的真正公僕。沒有偉大的公僕心血流淌,哪裡有我們偉大的「民族復興」呢?

媒體報導:保定硬漢鄭艷良,用一把鋼鋸、一把小水果刀、一個裹著毛巾的痒痒撓,這三樣簡單的工具,在家中床上將自己患怪病的整條右腿鋸下,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顆槽牙(河北男子無錢手術自鋸病腿:鋼鋸崩斷成兩截 2013年10月10日 燕趙晚報)。

我們「偉大的」民族,就能夠出現這樣勇敢的人!這樣「自鋸病腿,鋼鋸崩斷成兩截」的勇敢中國人,就能夠震撼世界!是我們偉大民族的一個閃光點,照亮我們的民族偉大復興路!讓我們偉大的民族復興走得更快!更寬!更平!

據中國青年報,陝西醫生老柯成了當地人眼中的「異類」:家裡裝著攝像頭,出門戴鋼盔拿擀麵杖。自2003年起,老柯就不斷舉報寧陝本地的官員。為此,第二任妻子因為壓力大離了婚;而這次實名舉報寧陝縣副縣長葉慶春公款出國旅遊後,老柯的第三任妻子也倍感壓力。

我們的民族,已經完成了65%的復興了,怎麼會這樣呢?反腐人,要過「出門戴鋼盔拿擀麵杖」的日子呢?我們的社會,沒有正義嗎?沒有正義的社會,能夠有什麼偉大的民族復興呢?

資中筠在《清華精神的演變》中指出,清華大學的前身是留美預備學校,現在有人說清華又變成留美預備學校了。不過當年出國留學的青年大多回國,帶回來先進思想,要為中國現代化做貢獻;現在多數人一去不回,即使回來,也是準備著要走進既得利益者的圈子,不是改造社會,而是遷就現狀,甚至和醜惡同流合污。

我們的民族進行了偉大的復興了,為什麼和「醜惡同流合污」呢?社會沒有公平正義嗎?為什麼美好的要這樣和醜惡同流合污?是這樣進行偉大的民族復興的嗎?

希拉里在哈佛大學演講時,這樣評論中國大陸:「大多數中國大陸人從來就沒有學到過什麼是體面和尊敬的生活意義!對民眾而言,唯有獲取權力或金錢才是生活的一切,就是成功!全民腐敗、墮落、茫然的現象,在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

希拉里是這樣評價當今中國,而我們卻在進行著「偉大的民族復興」!

一個偉大的民族,應該讓中國人知道高級領導是可以乘坐經濟艙的;一個偉大的民族,應該讓中國人知道領導出行是不需要一大撥隨從的;一個偉大的民族,應該讓中國人知道做官不需要天天山珍海味,可以到便利店就餐;一個偉大的民族,應該讓中國人知道官員是必須公開自己財產的!偉大的民族,讓這些成為現實了嗎?讓這些成為現實,再說民族的偉大復興吧!

實現了「人人生而平等」和「民有、民治、民享」的國家,再說偉大的民族復興,一點也不會遲到。民族的偉大復興,不是說出來的,而是用事實來證明。

一個腐敗出名的國家,說偉大的民族復興,不是自欺欺人嗎?又是什麼?難道今天,需要文革的「震撼人心」的豪情壯語嗎?

「統制思想,以求安於一尊;箝制言論,以使莫敢予毒,這是中國過去專制時代的愚民政策,這是歐洲中古黑暗時代的現象,這是法西斯主義的辦法,這是促使文化的倒退,決不適於今日民主的世界,尤不適於必須力求進步的中國……言論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1945年3月31日《新華日報》社論)

這是20世紀40年代《新華日報》的社論,已經過去60多年了。現在我們讀起來,不知有什麼感慨?「力求進步的中國……言論出版的自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要件」,不知在哪裡?這樣的現狀,卻能夠完成一個民族的偉大復興65%!

我們完成了一個民族的「偉大復興」的65%!我們的社會,應該有公平正義!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