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由之路》連載之四

2014-02-09 04:22 作者: 郭天劍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4年02月09日訊】( 2 )訪民和維權運動

首先要說,訪民是中國的國粹之一,自古就有。但是中共犯罪集團在其蹂躪中國的六十幾年裡,製造出千百萬訪民隊伍卻是中國訪民隊伍的登峰造極。正是在訪民運動的推動下,催生了與之相應的公民維權運動。一大批義士和良知律師獻身充當起法律義工。無論是訪民還是維權義士,都是試圖在中共的法律體系內來撬動這個體系。但是所有訪民都是因為自己的經濟利益受到中共匪幫的劫奪,而維權義士們所要維護的也是被害者的經濟利益。所以都只是侷限在有限的經濟訴求上,而沒有或者不能夠提出任何政治的訴求。而中華民族的民主自由憲政的事業,中國人民人身解放的果實,是必須在政治上完全打倒,在組織上完全消滅中共犯罪集團才能收穫到的。企望在中共的法律體系內爭取自身權益的人們,被中共法律的表面字句所迷惑。他們忘記了馬克思在嘲笑杜伊勒裡宮的憲法時說它「在一般詞句中標榜自由,在附加條件中廢除自由」的話。中共法律體系的本質正是它的憲法規定了「黨領導一切」。就是說,黨可以做一切它想做的事情,或者說,黨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合法的!——人類歷史上就不曾有過這樣無恥的所謂《憲法》。既然「黨領導一切」是中共《憲法》的本質,那麼,這個憲法和其它中共程序法中所規定的公民權利就只能是這個憲法本質的陪襯和裝飾,因為一切對中國人民的鎮壓都是合法的,都是在維護他們的憲法的最高本質——「黨領導一切」。顯然,在他們的這個法律體系內我們是無法來撼動他們的。那麼,除了對訪民們的不幸予以同情,對他們的抗爭予以聲援,對維權義士們的義舉表達敬意和給予支持以外,我們也不能將民主自由的事業寄託於他們。

(  3  )茉莉花運動

最典型的茉莉花革命,要數埃及人和突尼西亞人成功的民主革命運動了。就其主要特點來說,我們也可以稱之為「街頭運動」。——成千上萬的民眾湧上街頭,從而癱瘓了獨裁者的權力,進而實現了民主革命這個推翻獨裁者的主要目的。

當許多人對中東的茉莉花革命的成功歡呼雀躍的時候,當他們急不可奈的要將其引入中國以圖在大陸掀起一場類似的茉莉花革命的時候,他們似乎忘記了中國才正是茉莉花革命的源頭。二十年前,令人尊敬的方勵之先生們在中國掀起、推動的那場聲勢浩大的民主運動,當時,他們腦子裡構想的就是茉莉花的概念。為了維護這朵花兒的純潔性,為了一廂情願地要避免給中共恐怖主義犯罪組織以鎮壓的「口實」,他們甚至做到了拒絕任何其它社會階層和社會力量進入這場運動,並且也成功地阻止了這場運動的向前發展。(他們完全不瞭解,面臨威脅的時候,中共的鎮壓是不需要任何「口實」的,它就敢赤裸裸地開著坦克從孩子們的軀體上輾過)。可是儘管這樣,這場運動還是以慘痛結局收場,以至到今天,它的慘痛場景還在折磨著中國人的心靈。然而,接過這朵花兒的俄羅斯人乃至整個東歐都栽活了它。他們成功地消滅了列寧、斯大林類的共產集團。同樣的,這個概念若干年後在突尼西亞、在埃及,都獲得了成功。只有在中國,這朵花兒在它的發祥地、誕生地遭到的卻只是機槍掃射和坦克輾壓的命運。它的結局竟然是坦克履帶下的了無痕跡。(說它了無痕跡,不僅是說這場轟轟烈烈的運動基本上沒有動搖恐怖犯罪組織的統治,同時我們也痛苦的發現,時至今日,這場運動的峰尖人物竟然沒有一個人有一個像樣的總結和反思來交給歷史和未來。反而是它的敵人深刻地總結了這場運動,從而更完備地發展了他們的社會管控系統,反而是它強化了大眾的恐懼,使得這株茉莉更難以在中國開出花來)。

為什麼同樣的理念和實踐在不同地區會有完全相反的結局呢?

我們不妨設想,如果突尼西亞的阿里和埃及的穆巴拉克當局一開始就用機槍把聚集的廣場掃它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埃及和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還會是這個結局嗎?我們也不妨設想,如果沒有葉利欽站到坦克上振臂一呼,從而表明統治者的核心領導層同樣有另一種意見的話,或者紅場上的軍人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而開著坦克朝人群輾壓過去的話,蘇聯和東歐的那一系列童話還會誕生嗎?

顯然,茉莉花革命只有在其邪惡、歹毒的程度和對社會、對軍隊的管控水平都遠不如中共這個「集一切惡的元素於一身」的魔鬼的條件下才有可能獲得成功,所以呂秀蓮女士的姐姐呂秀英在大陸因不滿和反抗而被中共槍斃,而妹妹呂秀蓮對專制的反抗卻讓她成為了中華民國的副總統。在中共這裡,正如我們在解剖中共這個毒瘤的過程中所看到的,同時歷史也一再表明瞭的,我們前面所作的那些設想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他們只會瘋狂的朝我們掃射。他們內部也不可能產生葉利欽那樣的人物(對此,我們在後面還要加以論述),並且,即使有的話,也不可能有那樣大的能量。經過六•四以後,如同我們剛才說的,經過他們深刻地總結六•四以後,哪怕是趙紫陽那樣比葉利欽差了十萬八千里的人物出現的任何可能性也都被他們徹底地從體制內排除掉了。而他們的黨衛軍比起當年來也只會更加凶殘,更加完美地表現為這個恐怖組織的殺戮機器。因為二十年前,雙手沾滿孩子們的鮮血和這個民族屈辱的淚水的軍頭們,今天正是中共黨衛軍的各軍政首長!

雖然我們這裡並不負責來反思中國的那場茉莉花革命,但是如果要我們用一句話來總結那場運動失敗的最主要原因,那我們只能說,缺乏一個堅強有力的政黨組織的領導使那場運動必然會歸於失敗,必然要歸於失敗!

人類基本的理性告訴我們,相同的原因必然導致相同的結果。那我們必須睜開眼睛看一看,使它歸於失敗的諸多原因今天有任何的改變嗎?中共沒那麼凶殘了嗎?黨衛軍有離心傾向了嗎?內訌也好,良知也罷,他們內部會出現一個葉利欽了嗎?再一次血洗的時候,國際力量會不顧一切地加以介入了嗎?民眾更富有精神了嗎?有一個堅強有力的組織來進行同步動員和全國調度了嗎?沒有,什麼也沒有。那場運動悲劇性的結局的一切因素都沒有任何改變,不僅沒有被弱化,反而得到了強化。那麼,每一個抱持「茉莉花」概念的人們都有責任來問自己:我們能不能、如何才能避免六四屠城的再一次重演?當年他們的口號是「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的平安」,那麼,今天誰能保證他們不會殺五十萬再保他五十年的「紅色江山」呢??

當有人無恥地攻擊對革命強制力的理性分析和探討是要忽悠人們去當炮灰的時候(說它是無恥的,是因為它對人類歷史上一切有價值的奉獻,一切前仆後繼為了別人的福祉而壯烈犧牲的先烈都進行了攻擊),它們不去想一想,天安門廣場那些被履帶輾成了肉泥的孩子們又有誰去忽悠了呢?他們在茉莉「花兒」的方式裡,在絕對和平非暴力的路徑上,甚至於連做「炮灰」的機會都沒有。如果我們要找出歷史最典型的「忽悠」那沒有人超過林肯的了。他當年把整個美國人都「忽悠」進了南北戰爭,卻決絕地阻止他兒子當兵去加入北方軍,可我們從來不見有哪個美國人在談到林肯總統解放黑奴的功業時罵他當年是「忽悠」了美國人民的。在人類歷史上,如果沒有諾曼底海灘上的那些美軍「炮灰」,希特勒的勝利不用懷疑;如果沒有伊拉克沙漠裡的多國部隊「炮灰」,科威特這個國家也早已不存在。褻瀆人類歷史上無數這樣的炮灰,你的良知何在!

何況,如果說對民主革命方式的研究是在忽悠人們去當炮灰的話,那麼按照中共的所謂「法律」,提出、探討和擁護各種武裝革命的理論主張的那些人們自己就首先勇敢地充當了炮灰。《憲章運動》的劉曉波先生可以優遊地蹲他們「人性化」了的監獄,而僅僅是不排除這種選項的王炳章先生就只能充當這樣的炮灰而實質上被他們消滅了。

我們可憐這些軟弱的人,他們寧願去做奴隸也不肯去哪怕是充當炮灰也要搏回自己的自由。「好死不如賴活著」,中國人已經這樣選擇了幾千年了。所以,儘管這樣的選擇是完全無視生命價值和意義的選擇(因為它完全無視自由和尊嚴這些生命最核心的內容),我們還是會同情他們。你儘管去「圍觀」,你盡可以只是「忽悠」人們去當訪民甚至順民。至於我們,如果歷史的進步需要「炮灰」,那就請將我們「輾作塵泥」。先賢早就沉毅、堅定而豪邁地宣告過了:「不自由,毋寧死」!至於共產黨豢養的一些人的別有用心的攻擊,並且,如果這種攻擊會阻擋自由的腳步,那當然需要另外處理了。

(   4   )各種形形色色的等待論

還有許多要求我們要「等待」的思想,我們也把這些思想一一列舉出來並逐一地加以審視。

A 只要我們耐心地等待下去,中共體制內部必有內訌,這種內訌會導致犯罪集團解體。

B 許多人清醒地看到繁榮的假象背後深刻的經濟危機。他們認為,只要這個危機暴發開來,這個犯罪集團就一定會自行崩潰;

C 中共黨衛軍內的腐敗遠比地方要嚴重,這也使得軍隊內部越來越存在自己獨立的利益,他們也必然越來越看重這種利益。到時候,這種利益衝突極有可能引發軍隊的嘩變。到時候,只要順水推舟,中國這艘船就駛向了民主的彼岸了;

D 更加荒誕的思想是認為,目前中國社會普遍的墮落,或者中共犯罪組織的邪惡並不是它本身不好,根本原因在於社會發展程度不高。因此,只要努力發展經濟,提高社會的物質文明水平,那麼「衣食足而後知榮辱」,一切都就自然都會好起來,中共集團也就自然而然地改惡從善了。

由於所列舉的這些思想都沒有很深的內涵,所以我們只簡單地加以討論。

第一:  關於他們的內訌,我們不應寄予任何期盼,因為這個犯罪集團從第一天起就沒有停止過這種內訌,從井崗山到延安再到北京,你只要看看他們屠殺了多少自己人就會明白。可是這種內部的纏鬥、絞殺一天也沒妨礙他們實現對全體中國人民進行奴役的罪惡目的,絲毫也沒影響他們在奴役國人的綱領下,依據對它的黨徒逐級進行精神控制和人身控制的章程組織起來,對中國人民進行曠古未聞並且無日無之的恐怖主義暴力犯罪。那麼,我們有什麼理由說,它們今天的內訌就一定會導致它自己的解體呢?

第二:的確,今天中國大陸的經濟狀況已經惡化到了它的新任教父甚至不願接手的程度。無論是它的各種泡沫還是各產業領域的諸多癌症,或者是它的各級政府的債務規模,無不像山一樣的壓向他們。於是天真的人們以為,只要這個危機爆發開來,那麼危機引發的大規模貨幣貶值和失業,必將引至嚴重的社會動亂,也會削弱他們對社會的控制能力。由此引起的骨牌效應自然會將他們壓垮。

讓我們把歷史翻回到五十四年前吧。然後我們來推論,今後可能產生的任何經濟危機給大陸民眾的生活所造成的最壞的影響,能夠達到那場餓死了幾千萬的大飢荒的程度嗎?答案恐怕是否定的概率居大。那麼,餓死了三千幾百萬人的、使幾億人口全部處在飢餓中幾年這樣的經濟後果都沒能絲毫動搖他們的統治,那為什麼現在的經濟危機就一定壓垮他們呢?如果說,茉莉花運動不會終結掉他們的暴政是因為造成六•四失敗的那些因素依然存在的話,那麼,大規模經濟危機無法打垮他們的統治同樣是因為五十年前那場持續了三年以上的慘烈大飢荒中他們仍然穩操權柄的各種因素今天同樣沒有本質的、根本的變化。誰也不會壞疑,在中國的餐桌上,當中共匪徒們把槍往桌上一擺時,叫你吃糠你就得吃糠,叫你吃屎你就得吃屎!對這一點,中共恐怖主義犯罪集團是從來就沒有什麼價錢可講的。對此,朝鮮的金氏共產政權做了最好的詮釋!

第四:中共的黨衛軍會嘩變嗎?

這可真的值得等待。若果如當年希持勒的軍人們發動政變那樣,或者如羅馬尼亞共產黨的軍人們一樣,一顆炸彈把他們的教父送上天或者乾脆逮起來斃了,然後吹著鎖吶、唱著歌,敲鑼打鼓地大步跨進民主社會,那是多麼萬福的事情啊。我們有一萬個理由到寺廟去燒香拜佛,祈求菩薩成全這樣足夠和平,足夠非暴力的,簡直就是天上掉下來的民主餡餅。可是菩薩不這樣看,菩薩比我們清醒得多。第三帝國的高級將領們的政變就不用說了,因為希特勒的黨衛軍只佔當時德國武裝力量的很小部分。它的主要軍事力量仍然是第三帝國的國防軍。而中共犯罪組織控制的一切武裝力量(包括它的准軍事力量,如城管隊,民兵,治安聯防隊等組織)都是它的黨衛軍,是它的「衝鋒隊」。至於羅馬尼亞和東歐各國的共產黨對軍隊的組織控制、精神控制和人身控制都遠不如中共犯罪集團這麼有效。這一點,我們在第一部分解剖中共這隻毒獸的時候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事實上,人類歷史上沒有任何暴政對自己的軍隊控制得像中共這麼成功,要不怎麼說它是「集人類歷史上的一切惡之大成」的毒獸呢?試問,有哪個暴政統治者敢於堂而皇之地噴出「槍桿子裡面出政權」、「落後是要挨打的」(這直接地就是說「打不贏是要挨打的」,所以一切弱小、老幼、婦孺、病殘是要挨打的,一切「隸民」都是要挨打的——他們只相信一樣東西,這就是「打得贏」)這樣的毒液並且還被它的黨徒奉為圭臬呢?再試問,歷史上又有誰竟然做得出、做得到讓自己的軍隊常年處在人槍分離、槍彈分離的狀態呢?在這樣的狀態下,別說不可能有什麼軍隊的嘩變、政變,就是發生了任何的嘩變、政變,也立刻會被蜂擁而至的黨衛軍絞殺個干乾淨淨!

但是注意,我們說沒有軍隊的政變、嘩變而從天上掉下民主餡餅的可能,我們說他們對軍隊的控制是最成功、最有效的,卻絕不是說它的軍隊就是絕對的鐵板一塊。(包括我們上面所討論的中共集團內部核心層的內訌也是這種情形)。當「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這個恐怖主義犯罪組織的精神武器之唯一對立面,唯一剋星,即「槍桿子裡面出人權」也成為中國人民自由解放的精神武器登上歷史舞臺的時候,並且只有當這樣的時刻到來的時候,它的核心層和黨衛軍才會發生分裂和倒戈。

是的,沒有所謂的政變、內訌,只有倒戈。並且隨著進程的深入,這種倒戈會是一個加速度的過程。 

還有一點要加以澄清。當我們逐一討論了各種可能出現的機會、變局,並且說它們沒有根本意義,在埋葬共產黨的偉大歷史進程中不具有第一位的價值,就如同我們已經討論過、後面還要加以討論的維權、上訪、茉莉花運動等各種被人提出過的鬥爭理念、鬥爭方式不具有根本意義,不足以撼動恐怖統治一樣。但這並不是說它們都完全是無效的,是沒有絲毫價值的。從前者來講,時機始終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戰術問題。當這個歷史進程開始的時候,它自然會去利用、去製造各種有利於這個進程的機會和變局;從後者來講,只要不去成為它的幫凶,那麼任何射向這個邪惡肌體的子彈都是值得敬佩,應該讚美的。因為這些沒有根本意義的方式至少可以消耗它們的能量,增加它的維穩成本。所以,當這個歷史進程開始的時候,它也必然會去爭取、去發動維權、上訪、圍觀等一切有效的鬥爭方式。我們要說的只是如果僅有這些,那它們都還只是些沒有意義的零。只有當它們的前面出現了一個「1」的時候,排在後面的這些「零」才成了有效數字!

這裡,我們先把這個原理擺明出來,後面我們還要詳加論述。

最後

值得說一下的就是很多人倡導的公開的、實名的反抗方式。有些人把公開自己的姓名當作勇氣。殊不知,你盡可以公開自己的姓名身份來給共黨黑幫「添麻煩」,但是當威脅真正出現的時候,那麼所有的反對人物就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這使得他們可以在事態還在萌芽狀態時就將所有的中堅力量控制起來,你立刻就失去了幾乎全部的同步動員能力和機制。也就是說,你還沒開始就已經失敗了。因此,對於中共當局來說,你盡可以去「圍觀」,去簽名,去聲援,去「飯醉」,去「同城」。只要你還在他的掌控之中你就翻不了天,你就不可能形成威脅。何況哪怕你「飯醉」了,「同城」了,上街了,茉莉花了,然後,他們坦克了,機槍了,接下來就回到了我們前面論述過的必然結局——再一次的鴉雀無聲了。

(待續)
(作者為中國聯邦革命黨政策研究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