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文明史上最大災難(圖)

三年飢荒

2014-11-18 00:01 作者: 王靜雯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3/07/23/20130723095633343.jpg
一九五零年代末期大躍進期間,一畝地產幾萬斤米的浮誇假新聞。事實上這時期中國正發生全世界最慘重的大飢荒,餓死四千萬人。

據氣象水文資料,一九五九至六一年風調雨順,然而這三年中國卻上演著「家家餓死人,村村人吃人」的悲劇。近年來,中國官方一些報章已把「三年自然災害」改稱為「三年困難時期」,暗示這場人類文明史上絕無僅有的災難,純屬人禍。

說起一九四九年以來中國十大天災,很多人第一想到的就是一九五九至六一年遍及全中國的「三年自然災害」,包括八十後、九十後的年輕人都聽說餓死了不少人。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餓死人數一千八百萬,而紅旗出版社一九九四年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稱這三年「中國人口減少四千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飢荒。」海內外學者估計餓死人數在三千萬至四千五百萬之間。

也有人注意到最近十多年來,中國官方一些報章已把這個「三年自然災害」改稱為「三年困難時期」,暗示這場人類文明史上絕無僅有的災難與天災沒有關係,純屬人禍。據氣象水文資料記載,這三年總體上是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颶風、海嘯、地震、霜、凍、雹、蝗災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個別地區出現的災害也只是中等,連一九五四年的氣候都比這三年惡劣,然而這三年中國竟然出現了「家家餓死人,村村人吃人」的悲劇。

假如我們從一、二、三開始數起,閉目設想下三千萬個人被活活餓死,那是怎樣的悲哀。據目擊者描述,人在飢餓時最初階段是明顯瘦弱,腹部塌陷,第二階段身體開始腫脹:「我們看見的那已不是一張張人臉。在人們頸椎上蠕動的是一副副白紙面具,面具上毫無人血,也無人氣,更無人相。人皮只似一層透明薄紙,一扯就破。最具悲劇性的是雙眼,深深凹陷,兩粒眼珠如兩顆念珠,每副人相全是淒淒慘慘而形象有點猙獰。他們死的時候一般很平靜,因為已經餓得沒有力氣掙紮了。」

災害過去快五十年了,很多人早已忘記自己爺爺的父親、或爺爺的爺爺那輩人是怎樣慘死的,彷彿悲劇跟自己一點關係也沒有。《聖經》上說:鳥兒不種地也不會餓死。毫無疑問,餓死了那麼多人的社會是個吃人的社會。儘管悲劇的製造者總是想讓人忘記,有人掙紮著總想記住。人們不禁要問,那時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預防類似的人禍再次發生?假如災害再次來臨,我怎麼逃生?讓封存的歷史告訴未來吧。

大躍進的「幸福時光」

網上流傳著一個四川中學老師的親身經歷,其實那個年代的人都有類似的經歷:「加入人民公社那天,父母高高興興的把家裡所有的陳谷新麥胡豆豌豆上繳了集體。從那以後每天天剛亮,大家帶著碗筷去吃‘公共食堂’。上千人一起吃飯,那個氣派喲。雪白的大米飯隨便吃,吃不了的隨便倒。我們小學生也有公共食堂,放學回家的路上還可吃上兩三頓飯;先在父親的耕牛班吃,再到母親插秧的婦女連吃,然後到老年人的晚飯桌上接著吃。無憂無慮的我們聽大人們說,這叫 ‘共產主義供給制,公共食堂最安逸’……

要超英趕美,‘奮戰六十天提前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於是半軍事化的人民公社和各種增收科學方法出現了。如熏土、深耕、密植,後來才明白這些方法其實並不科學。深耕把地下的石頭瓦塊翻上來,土壤反而沒了。密植把種子密密麻麻的擺在一起,互相影響生長。當時改一季稻為雙季稻,結果糧食產量反而降了。‘與其三三見九,不如二五一十’……

‘莊稼一枝花,全靠肥當家,豬多肥多糧才多’,然而消滅了私有制,私人養豬早已被禁止,集體伙食團只能辦一個養豬場。沒有了足夠的豬肥,莊稼全種在未下糞的‘衛生田’,大減產或絕收在所難免。實在不行了,就靠灑石灰、積草皮渣肥來養莊稼,那時還沒有化肥,這些土肥料肥力有限,對上千畝莊稼來說仍是杯水車薪。灑石灰倒能在當季起一些作用,但第二季土就板結了,無疑於挖肉補瘡。‘人哄地皮,地哄肚皮’,結果地裡草比禾苗高,有的地頭甚至長不出莊稼了。我們那裡的農民都認為,這就是三年大飢荒的根本原因,哪有什麼自然災害!

大躍進使得‘一天等於二十年’,蘇聯人衛星上了天,咱也要放「衛星」。於是就有了稻穗緊密得上面放個雞蛋掉不下的景象,但這奇蹟是人們把十多畝快成熟的水稻連根拔起,連夜移栽在一塊田裡創造出來的。新聞裡也播了畝產幾萬斤的喜訊,檢查組來了也不怕,他們也知道滿倉滿囤的黃谷大米只有上面薄薄一層是真的,下面全是稻草麥草。這就是人們說的‘浮誇風’……

那時還大煉鋼鐵。公社的院壩裡,學校的操場上,到處是‘土法上馬’的小高爐。人們日夜奮戰,燒了很多煤才煉出一點點鐵水。後來原材料沒了,就砸鍋賣鐵、連家裡的菜刀,傢俱上的銅鐵飾件都用上了。沒有炭就砍樹,樹沒了就拆房。人們跟瘋了一樣。那時農民們被抽調去修水庫、煉鋼鐵,不少些地方沒有人手收割,很多糧食爛在了地裡。這就是三年大飢荒的前奏前因。」

故意謀殺造成的餓死

當局稱這三年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寫黨史的人還拿出一九九五年國家統計局、民政部編的《一九四九至一九九五中國災情報告》來指責批評當局的人「偏激」,然而他們解釋不了的是:當年能把畝產糧食幾百斤「統計」成幾萬斤的國家統計局,他們說的受災面積到底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地方官員為推卸餓死人的責任所做的虛假數據,因為氣象資料表明那三年氣候基本正常,甚至可以說是種莊稼難得的好年景。

在浮誇風作用下,當局公布的一九五八年糧食產量為四千二百五十億公斤,而實際只有二千億公斤,誇大了兩倍多。在這個人均糧食產量六百五十公斤的虛假數據指導下,當局制定了六個政策,直接導致的絕無僅有的大飢荒:大辦免費食堂,調高糧食徵購額,增加糧食出口,五九年比五八年減少糧食播種面積9.1%,增加城鎮職工,抽調三千萬農村勞動力搞水利建設和大煉鐵鋼等。

據統計,一九六零年一月全國農村已有公共食堂三百九十一萬九千個,四億農民吃大鍋飯,佔人民公社總人數的72.6%,其中主要產糧區的河南、湖南、四川等七省市區達90%以上。常年農民一家一灶個體吃飯,瓜菜代、低標準,老、少、年平均吃二百斤糧。而公共食堂不到三個月便把一年的口糧吃掉了。

人民公社成立前,國家對農村的糧食統購只佔總產量的25%左右。儘管一九五九年的糧食產量實際上比一九五八年下降了30%之多,當局仍將一九五九年和一九六零年糧食統購率猛增至總產量的39.7%和35.6%。一九五九年全國糧食徵購量、出口量達到建政以來最高的六百七十四點六億公斤,即使大量人餓死的一九六零年,年徵購量和出口量仍高達五百一十點五億公斤和二十六點五億公斤,而一九五七年的出口糧食才十九點二億公斤。(《中國統計年鑑》,一九八三)

當局增加糧食收購,主要是為了以出口糧食換回外匯來搞核武器。當時當局跟蘇共的赫魯曉夫鬧僵了,蘇共停止了對華一切援助。為爭回面子和爭奪霸權,當局黨魁提出以糧食換黃金的口號。當飢餓發生時,中國很多倉庫裡囤滿了等待出口的糧食和其他食品,由軍隊或民兵把守。波蘭學生羅文斯基親眼看見 「水果成噸的爛掉」,可上面有規定:「餓死也不開倉。」而那時的當局幹部寧可餓死人也要執行黨的命令。

作家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第四十章裡指出,大躍進中非正常死亡的三千萬人民,並非死於當局無意造成的「錯政策」,而是被當局蓄意謀殺造成的。僅一九五八、一九五九兩年中國的糧食出口就高達七百萬噸,可以為死去的三千八百萬人每天提供八百四十熱卡。這還不包括肉類、食油、蛋品等大量的出口。假如停止出口,中國一個人也不會餓死。

餓殍遍野的人間悲劇

《大飢荒:1959-1961年的中國人口》一書給出了各省餓死人數比例,其中產糧大省安徽死亡率最高,四川死亡人數最多。二零零五年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原重慶市委辦公廳主任兼團市委書記廖伯康的回憶錄,稱四川非正常死亡人數是一千萬甚至一千二百萬,而不是人們常說的九百多萬。僅四川省滎經縣全縣,五八年加上外來人口近十二萬人,六二年後統計只剩五點七萬人,死了一半。

網路上有這樣一件發生在成都平原的真人真事。「那時爸爸在中學上學,按規定中學生每個月定量供應十五斤大米。這十五斤大米不僅是爸爸的 ‘保命糧’,還是奶奶全家的生命線。當時爺爺已經餓死了,爸爸每月省下三分之一的口糧,走上五十多里的山路帶回去給奶奶和姑姑和著糠粉與紅薯煮著吃。

一天爸爸在家裡幫著幹了一整天的農活正準備返回學校,突然發現自己衣袋裡的糧食本不翼而飛,頓時嚇呆了,怎麼也找不到。奶奶猜測偷糧本的人一定會到糧站買糧,於是他們趕到糧站等‘小偷’。終於等來了小偷,一看竟是奶奶的親妹妹。奶奶哭喊罵著:‘你這不是要了侄兒的命嗎?你還配當孩子的姨媽嗎?’姨媽開始捂著臉一句話不說,後來她也大哭起來:‘姐,你罵我打我吧,我不是人!可我的孩子幾天沒吃的了,他們就要餓死了!我這個當媽的怎麼辦啊!’後來爸爸靠糧本活了下來,而姨媽的孩子卻餓死了。從那以後,奶奶和妹妹形同路人,至死不再往來。」

作家白樺是河南信陽人,他記下來一個老鄉講的事。「我剛從咱們家鄉回來……俺家裡的人都餓死光了……只剩下俺姑,她的兒子也死了……她咋活下來的呢?……有一天夜裡,一隻餓得只剩兩張皮的豬衝進她的院子,她連忙關上門,一棒就把餓昏了的豬敲死了,連夜剝了那頭豬埋在地下,每天下半夜起來挖出一塊燒著吃。她不敢給她那個五歲的孩子吃,怕他說出去。一說出來,村子裡還活著的人就會衝進來和她拚命,會打死她,要她把豬肉拿出來。她眼睜睜地看著兒子叫著‘餓呀!媽媽!餓呀!媽媽!’一直到死……連當媽的都變得那麼狠心。」

報告文學《依稀大地灣》裡講述了這樣一件事。「有一戶農家,吃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裡浮著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灶邊扔著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裡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 大大(爸爸),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活。’」

悲劇還會重演

當局守著滿滿的出口糧倉卻餓死了四千萬人,並把罪責推給「自然災害」與「蘇修撤走專家」。後來當局還把堅決執行命令的基層幹部,以「反革命 」罪名槍斃了。如今很多人在問,人都餓死了為什麼沒人反抗?當時餓死的主要是農民。剛「翻身解放」的農民不相信共產黨會置他們於不顧,相信只要政府瞭解實情後就會來解救他們。等他們到了餓死邊緣時,想反抗也沒有能力反抗了。

人們發現,一九三二到三三年是蘇聯大飢荒,一九五九到六一年是中國大飢荒,九○年代中期後是朝鮮大飢荒,七○年代中期柬埔寨死了三分之一人口,非洲也有大飢荒,例如衣索比亞、蘇丹等推行具有非洲特色馬列主義的國家。有評論稱,這些鬧飢荒的地方都是共產國家,由此可見大飢荒與共產專制制度有關,因為共chan黨從來就沒有真正關心過百姓的死活,黨的利益永遠高於一切,包括人的性命。

有人說三年飢荒早已過去,當局再也不會幹這樣的蠢事了,然而當局真的認為當年幹的是蠢事嗎?以河南信陽為例。當年「謊言大躍進」的第一先鋒、直接導致河南餓死二百萬百姓的特級罪犯、河南省委書記吳芝圃,在一九六二年被劉少奇降職處理後自願寫了「認罪書」,稱自己是對河南人民「犯了大罪」 的「引頸受戮之人」,在其誕生一百週年的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卻被現任河南省委盛讚為「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共產主義的忠誠戰士」,人們不禁要問,假如吳芝圃生還,必為「保先模範」,當選十七大代表無疑。誰能保證當年的悲劇不會變個形式再發生嗎?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